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一章 仙一学院最强之剑

第十一章 仙一学院最强之剑

  仙一学院的创始人是欧阳无敌。

  早在云秦立国前数百年,这名私塾先生出身的修行者游历各国,精修剑技,成为当时最强大的剑师之一,在年老时回云秦无名山中隐居,传了数名弟子,开枝散叶,汇聚者众,最终形成仙一学院。

  在云秦立国前的数十年间,仙一学院虽然一直有出许多出名的剑客,御剑圣师,剑技也一直以迅疾凌厉独成一脉,如银河泻地而誉满天下,但在那些连倪鹤年都唯有虚心的垂下头颅,强者辈出的年代之中,仙一学院还并不算个中翘楚,也只是和云秦境内的一些宗门相差无几。

  云秦立国之后,仙一学院却是凭借着自身的底蕴和来自朝堂的扶持,脱颖而出,成为云秦帝国三大学院之一。

  原先无名的山峦早已被命名为仙一山,成为皇城赐给仙一学院的封地。

  仙一学院的学生都是主修剑技,前四年是一年斩草、一年斩木、一年斩瀑、一年闭目雕花。

  第一年不停的在山间拔剑出剑,切除荒草,荒草只断茎叶,泥上一寸,不准断根,有生长出来,便需马上斩去,要想炼剑山林之中始终荒草不生,每日里,便不知要拔剑出剑多少次。

  第二年在山林之中,按照学院要求,以剑修剪树木、花木,令山林不杂枝丛生,气韵秀美,一些树木高大,要攀爬跳跃而行,一年下来,有所成者,剑击之势比山中猿猴更要敏捷数倍。

  第三年在学院山中数条流瀑下练剑,修至身稳如岳,面对狂奔的千军万马,抑或是强大的修行者扑面而来的气势,依旧能平静而稳定的挥剑斩杀击刺。

  这三年下来的仙一学院优秀学生,便已成为强大的剑手,拥有不俗的沉冷气质,在大军掩杀时,都已然能成为强大的刺客,即便是面对修为超出自身的修行者,都依旧能够对对手造成极大的威胁。

  第四年,便是剑势由迅疾凌厉平稳而融入轻灵之道,收放自如。

  ……

  在仙一学院修行者的连年雕琢之下,仙一学院的山林清幽秀美至极,如最美的画师画出的画卷,花蝶飞舞于林间花丛,清泉流于石上,白鹤飞翔在云间和流瀑之上。

  然而因为这一切都是用不知道多少年的剑势雕琢而出,所以这清幽秀美之中,却是隐隐的流淌着无数惊人的剑意,每一株花,每一株树木之中,便似隐藏着一些透明的长剑。

  倪鹤年行走在这如画卷美景中的白色山廊上。

  他身上用数种金属丝线编织而成,有飞鹤符文,袖口和领口边有金色小蟠龙纹,肩上有龙鳞纹的大袍,在山风之中轻轻震响,声音如同悠扬的风铃。

  许多仙一学院的人已经从山门后方的各个殿宇和山林之间涌了出来。

  自皇帝和钟家决裂之后,所有仙一学院的修行者心中都十分清楚,仙一学院也必定会和千魔窟一样,迎来皇帝的一轮清洗,只是先前仙一学院的人并不像青鸾学院一样经纬分明,所以绝大多数人甚至根本分不清钟家、皇帝和云秦的区别。

  就如此刻,绝大多数仙一学院的修行者都知道倪鹤年的到来必定是彻底接管仙一学院和进行对钟家势力的清洗,但具体要清洗的是谁,绝大多数仙一学院的人,却是根本就不知晓。他们甚至在心中震惊,在此刻中州城极其紧张的局势之下,在仙一学院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违抗皇帝命令的前提下,仙一学院是什么人还值得倪鹤年冒着危险离开中州城,来到这里?

  这些震惊和疑问,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归结于一点。

  仙一学院中,有能力决定整个仙一学院走势,使得倪鹤年都不得不来到这里镇压的修行者,到底是谁?

  ……

  倪鹤年走到了白色山廊的尽头。

  聚集在山门两侧的数百名仙一学院的人如潮水一般恭立在两侧。

  便在此时,仙一学院人群中,一名面如冠玉的白衫中年男子双手微微一颤,不可置信的转身朝着山门后方,某处山林深处望去。

  他是仙一学院的圣师阶修行者。

  仙一学院自然也拥有强大的圣师,但这名圣师的魂力修为比起倪鹤年却是还大有不如,只是因为他对自身学院的山林、天地元气都十分熟悉,所以才第一个感知到了一丝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强大气息。

  在他转头抬头之后,倪鹤年和倪鹤年身后那名身穿灰袍,面带面具的瘦高修行者,也随即感知到了那一丝不凡的气息。

  倪鹤年抬起了头。

  他的双眸在被光明所伤之后,黑色的眼瞳呈现出了一些灰白色,那是眼瞳之中的某些液体被永久性的灼伤和凝固无法恢复的缘故。

  此刻仙一学院静幽秀美至极的山林,在他的眼眸之中,也只是异常模糊的一片光影,无数许多小窗聚集起来的光影。

  但那丝不凡的气息,在他的感知之中却是显得莫名的清晰。

  那片山林距离他此刻很远。

  光是平时自然的魂力激荡,不可能搅乱出如此清晰的气息,让他们距离这么远还能感知得到。

  所以那人是故意发出了这样的一道气息,是如同挑战一般,等待着他们的来临。

  倪鹤年的面目上出现了一丝期待的神色。

  他看似依旧不紧不慢的动步,然而只是几步,仙一学院的人便已发觉他已经完全越过了所有人,距离山门已经很远。

  所有仙一学院的人恍然回神,纷纷跟在了后面。

  后山的一片山林之中,有一条小小的流瀑。

  流瀑下,是一个游动着不少红鱼的碧潭。

  碧潭边上,有一名白衫赤足的中年男子,头发用一根布条简单的扎起。

  “贺白荷?”

  不少仙一学院的人在看清这名面容平和的中年男子之时,便不可置信的发出了一声低声惊呼。

  贺白荷只是仙一学院之中,教导礼法、园艺、风水之道的教师。

  这在仙一学院之中只是杂学,只是让新入学生知礼,教导学生在修炼剑术之时,怎样才能让山林变得更加好看和更有意境一些,他甚至都不算是仙一学院传授剑技的师长,在绝大多数仙一学院的学生和讲师的眼中,他只是一个十分普通,将会慢慢在仙一学院中耗过一生的修行者。

  在来时的路上,所有这些仙一学院的人,都知道这里会有一名足以挑战倪鹤年的修行者,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在这里的,竟然是这名杂学教师。

  ……

  “所以你才是欧阳伤真正的,最得意的弟子。”

  倪鹤年看着这名坐在潭边石上,手中无剑,袖中也无剑的中年男子。

  看着这名原本普通的赤足中年男子,身上的魂力如解封般自然流淌,在身外形成的一道道如剑般的清晰风流,感知着他身上越来越强的气势,缓缓的出声道。

  那名面如冠玉,身背着一柄白玉剑的仙一学院圣师,听到欧阳伤三字,面色顿时大变,眼中顿时顷刻充斥尊敬和敬畏的神色。

  欧阳伤,是仙一学院上一代修行者中,最强大的剑师。

  仙一学院这数十年间,在世间最为出名的数名修行者,都经过他的指点和调教。

  在仙一学院而言,欧阳伤的传承,更是代表着仙一学院欧阳氏的最正统传承,事关一些最玄奥的秘技。

  光是欧阳氏真传的身份,便足以和仙一学院的院长平起平坐。

  而此刻,目光又落在碧潭之中的红色游鱼身上,这名仙一学院之中的圣师,面上敬畏和震撼的神色,便又是多了数分。

  碧潭中的红色游鱼,依旧是自由自在,游动得十分自然。

  在贺白荷身上的气息已经震荡得空气凝剑的情况下,潭中的游鱼却依旧不觉恐怖,便只能说明,贺白荷的剑道已经进阶仙一学院所说的天道境界,对于周身的天地元气的感悟和掌控,已经完全超出了一般圣师的概念。

  这样的修剑境界,一剑带起的剑风,都极有可能有着强大的杀伤力,且临近身前时,敌对者还依旧不觉恐怖。

  “大供奉所说不错,在下确实是老师所收的最后一名弟子。”贺白荷微笑,平静颔首,回应道。

  “每个强大的修行之地,都会有些了不起的人物,所以你的出现,并没有让我觉得意外。”倪鹤年缓缓的摇了摇头,沉稳道:“就如我和钟城在黄雀观前交手时一样…不管如何,你和钟城都是云秦的修行者,且是一时无双,足以开宗立道,或者传宗续道的修行者。欧阳伤既然在你之后,便没有再收徒,便应该是觉得你已足够能将他所创的剑技真正传承下去。只是今日你和我为敌,却不怕从此而绝?”

  贺白荷看着倪鹤年,平静说道:“我明白大供奉的意思,但道不同,这一战,却是终究难以避免。”

  倪鹤年眉头微蹙,面上却是隐隐透出些兴奋之态,“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剑,看看仙一学院最强之剑。”

  贺白荷微笑点头。

  他的目光落向了身侧的碧潭之中,那些红色的游鱼之间。

  所有的人都自然认为,他的那柄剑,就应该藏匿在红鱼下,潭水底。

  然而他这目光一落,却只是仙一学院的一道秘剑,眼击引。

  他此刻的剑,根本就不在潭水之中,只在心中,只在这天地之间。

  在倪鹤年的心神和感知都被他这一眼落而牵动的瞬间,他的手指伸了出来,一股魂力凝成长剑,刺入了前方的地面。

  ***

  (下一章明天早上,明天尽量三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