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窃世盗名者和真正贤者

第十三章 窃世盗名者和真正贤者

  微风吹拂着金黄色的沙砾,轻轻的撞击在更为金黄的厚重铠甲上,沿着一些繁琐和细致的花纹滑落下来,堆砌起来。

  然而堆砌了很久,却依旧无法将金甲掩埋。

  因为这些金甲,都穿戴在白色巨象的身上。

  这些庞大的唐藏神象,即便是死去,倒下了,依旧拥有着惊心动魄的震撼力。

  林夕就站在这样的一具象尸的背风处,仔细的看着手中的一块皂膏。

  即便身在帝国的最西端,此刻更是身在般若走廊之后,严格意义而言已经处于云秦帝国之外,站立于唐藏古国的版图之中,似乎远离中州城和南陵行省那诸多的风云变化,但来自青鸾学院、周首辅和大德祥三方面的消息,却还是始终让他和这个帝国紧紧的联系在一起,让他始终能够知道此刻整个帝国之中正在发生和即将要发生的一些大事。

  高亚楠和边凌涵就站在林夕的身后,看着林夕将手中那块皂膏震成粉末之后,高亚楠才问道:“有什么最新的消息?”

  “这次主要是湛台浅唐和南宫未央告诉了我一些事情。”林夕应声了一句,却是有些感慨般说了一句废话,“真是有些遗憾不在中州城里。”

  边凌涵也是十分了解林夕心性的人,听到林夕这么说,她顿时轻哼了一声:“肯定是觉得中州城如此风云变幻,如此精彩,你却不能亲身经历这种精彩。”

  “这种时候…中州城的确是最符合我想象中的江湖的地方,这是一种平时不会看到也体会不到的气息…令人神往。”林夕点了点头,微笑了起来,“不过还有一个原因,是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世间第一雄城,感觉之中的江湖气息便更浓。”

  “那的确是一座很大,很壮观的城。”已经不止一次进过中州城的高亚楠点了点头,想象着其间正在发生的剧变,她却是有些默然。

  “湛台浅唐和南宫未央比我想得还要快,而且比我的想象还要胆大。”林夕看了高亚楠一眼,道:“他们为了找到足够的匠师和找到一些其余方面有用的人,他们居然直接就劫了刑司的一个又又一个大牢。要人就直接从牢房里面去抢…竟然乘乱连皇城中的天牢都直接劫了。”

  高亚楠好看的睫毛微微的跳动着,她居然也没有丝毫的吃惊,说道:“南宫未央就是一个小李苦,是想到什么就无视规则去做的人,只是她比李苦入世更深,更为懂得利用一些资源,估计李苦的死也会给她一些有用的经验。”

  林夕看着两人,说道:“其实最重要的不是她和湛台浅唐成功劫了天牢,最大的事情,是她乘乱进入了真龙山。”

  高亚楠和边凌涵怔住。

  “虽然在真龙山里遭遇了一个没死的真龙卫,接下来又有皇帝的那名影子圣师追来,她并没有能够在真龙山之中停留很久,但是她还是发现了一个真龙山的秘密。”林夕沉吟了一下,觉得目前只告诉高亚楠和边凌涵这些最好。于是他看着两人接着道:“南宫未央很肯定,真龙山中所谓的真龙宝石矿脉,只是来源于其中一具龙骸的身上,真龙宝石已经断绝。”

  高亚楠和边凌涵的脸色微白,并不是因为惊恐而只是因为这消息有些震撼。

  像她们这种级别的人,自然十分清楚真龙宝石除了是长孙氏起家的基石,相当于长孙氏的一个宝库之外,最为重要的,真龙宝石本身代表着便是强大的雷霆力量。很大程度上,也是整个云秦敬畏皇城的来源。

  想象之中,如果长孙氏拥有惊人数量的真龙宝石,就意味着有许多恐怖级数的强大魂兵。但张秋玄身上的那种宝衣,其实最多也只有一件两件,甚至今后再也没有真龙宝石的话,那这种无形的敬畏,自然会大大的削减。

  “这就像一个土财主,到了长孙锦瑟这代,钱却花光了。”林夕刻意的笑了笑,“这恐怕也是长孙锦瑟这些年为什么这么着急的真正原因之一。”

  “可能这些年他即便对青鸾学院诸多压制,但雷霆学院没有能够达到他的预期,青鸾学院他也压不下,而今后雷霆学院恐怕又要走下坡路。所以他才做出了许多不能让人理解的事情。”边凌涵点了点头。

  “他的性情是有些扭曲和疯狂,不计后果,但不能否认他的确是很聪明和很懂得玩弄权术的一个人。”林夕取出水囊喝了一口气,缓声道:“其实真龙宝石只是相当于他的一个宝库,但长孙氏的真正底蕴,却是来自于云秦这几十年的盛世。这几十年里面,绝大多数云秦人都过得不错,尤其和云秦立国前相比更是过得非常好,所以所有云秦人都有很强烈的归属感和荣耀感,都觉得云秦好,皇帝圣明,哪怕最近有些不满,也只是不满,谁要是公开说将皇帝反了去,那却是不成的。”

  “再拖个许多年下来,要是吏治和云秦因为和外敌的征战,弄得民怨越来越大,民心彻底失了,他就没有了本钱。”微微一顿后,林夕接着说道,“所以在这个时候这么疯狂行事,的确也是个不错的机会,还是抓住了云秦最大的力量。”

  “皇帝的最大力量,来自于云秦这几十年的盛世。”边凌涵有些恼怒的冷笑道:“但云秦这几十年的盛世,大多还不是因为张院长?”

  “道理是这个道理。”林夕笑笑:“但皇帝借势而为,在他而言自然也没有什么错。”

  边凌涵看着林夕,“那湛台浅唐和你是什么想法,要将这个秘密传播出去么?”

  “湛台浅唐和南宫未央只是告诉我,我想他们的意思便也是不想。我也是这样觉得。”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身前庞大的象尸,微微沉吟道:“那批军械…我有些改变主意了。”

  高亚楠和边凌涵同时蹙起了眉头,“你是想?…”

  “对于我而言,目前最大的敌人,自然是闻人苍月。文玄枢也比皇帝要危险得多,皇帝最多只是想打乱了重整,他还是想将云秦帝国治理得更为强盛,自然不想云秦帝国分崩离析。但文玄枢呢,他的野心暂时只是坐上那张王位,即便坐上那张王位,他恐怕也镇不住整个云秦…所以谁知道他到底会打什么样的主意,云秦崩成几块,他只取其中一块,或者到时又和闻人苍月等人联手图谋什么,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要对付,也是先对付闻人苍月,对付文玄枢。”林夕看着两人,他的嘴角带上了一丝莫名的意味,“要对付皇帝一时也不一定对付得了…而且还有一个你们知道的小原因,我必须给他留一线。”

  高亚楠和边凌涵都点了点头,她们都在碧落陵中经历过刻骨铭心的事情,当然知道林夕说的这个小原因,就是因为长孙无疆临死前的请求,就是因为长孙锦瑟是长孙无疆的父亲。

  “你父亲前面那封密件讲述得特别详细,闻人苍月已经觉得机会来临,大举进攻,现在的云秦朝堂就是四处漏水的船,即便做出各种应对措施…但闻人苍月的能力,我们都很清楚,所以顾云静很危险。”林夕转头看着高亚楠,“你父亲应该就是通过这个,传递他请求学院对皇帝再行容忍的意思。”

  “我父亲一直是保皇派。”高亚楠的睫毛跳动着,道:“但我明白他的心性,光是他走出来之时,杀死了皇城一些监管他的人,便已经充分说明了他的态度…他至少是开始对皇帝施压,应该不可能会站在皇帝一边了。”

  “你有些误解了我的意思。”林夕摇了摇头,认真道:“学院先前传来的一些消息之中,就已明确指出钟家以及其余几家的一些势力能够撤出中州城,以及一些官员能够保全,就是他在其中出力。他已经表现出了站在那些老人一边的明确态度…这样做,对于他并没有什么好处。所以他是那种将云秦和一些事情始终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的人。我只是担心他的安危,担心我的老丈人的安危。”

  听到林夕堂而皇之的吐出老丈人三字,高亚楠面色微微一红,但她的心情有些沉重,并没有像先前一样羞涩,“你认为他会先安外?”

  “他和顾云静是一类人,他当然不忍见到数个行省饿孵遍地、白骨累累的景象,所以他必定会将自己最大的力量砸到南陵行省去,如果局势实在险恶,他说不定都会去南陵行省。这也是皇帝和文玄枢对付他的机会。皇帝依旧放着文玄枢,就是想让文玄枢和他们拼个两败俱伤。”林夕深吸了一口气,道:“鳌角山有足够的时间,可南陵行省没有足够的时间。私军装备得再好,不对付敌人,也只是金属堆砌起来的废物。”

  “所以你想设法把军械运送到顾云静那去?”边凌涵眉头皱了起来,“可是时间上来不及。”

  “能到哪里到哪里,就走那边路线,万一会用得到,我会让湛台浅唐和南宫未央去想办法和衡量。”林夕的目光转到了面前象尸身上的铠甲上,沉吟道:“这些铠甲的材质极佳,我也会设法运送出去,这些铠甲可以送去鳌角山,或许将来能派些大用。”

  边凌涵看了林夕一眼,“所以你也和周首辅他们是一类人。”

  林夕坚决的摇了摇头,“我怎么能和他们比…我比他们可是自私多了。东林行省距离那些个行省也并不算太远,我可是不想让闻人苍月能够打到东林行省去。”

  高亚楠的脸色略白了一些,轻声道:“我要去南陵行省。”

  林夕明白她的心思,当即也挺了挺胸:“妇唱夫随,我当然也去。”

  高亚楠心中感动,但是却真是羞恼了,顿时踩了林夕脚板一脚,“你这人,面皮就不能稍微薄一些么?”

  林夕雪雪呼痛,求助般看向边凌涵。

  边凌涵却是面无表情,狠狠踩了林夕另外脚板一脚。

  “你…”林夕目瞪口呆,欲哭无泪。

  “能不能顾虑一下别人的感受,不要这么肉麻?”边凌涵一副你自作自受,少肉麻当有趣的样子,说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