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四章 这季,你在名单上

第十四章 这季,你在名单上

  八月中,在中州皇城的梧桐树开始落叶之时,大莽七路大军结束了先前的稳守,开始全线突击,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凶猛进攻。

  云秦聚集在南陵行省境内的正规军已经超过了六十万众,在人数上比起连连增补的大莽军队反而有优势,且据守城池的一方本身占据地利,所以在数日之间,大莽军队的死伤就十分惨重。

  但即便如此,大莽军队的攻势却不见减弱,南陵行省之内云秦所有将领脸上的神色,却是越来越为冷峻和凝重。

  中州皇城的剧变非但将军方已经开始酝酿的大反攻化为泡影,而且在大莽军队这种自伤一千,伤敌八百的情况下,南陵行省境内的所有云秦大军的后备补给都会成问题。

  在大莽军队一日接着一日的凶猛进攻下,双方死伤都是十分惨重,恐怕用不了十余天,双方就将伤亡过半,那时云秦军队在南陵行省的布防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完整,就像一张雨布被击穿了诸多孔洞。到时大莽军队就有能力进行一些穿插,战局就会彻底从以正合的阶段,过度到以奇胜的阶段。

  到时大莽军队的数量虽然比云秦军队依旧少出许多,但是他们的补给没有问题,一些箭矢以及弩车等军械上面,会占有优势。而云秦方面的军粮,恐怕也会有问题,要是某些军队因为大莽军队的穿插和分割,甚至原有存粮粮仓被攻占或者焚毁的情况下,云秦其中的一些军队,肯定会出现饿肚子的情形,战力必定大减。

  按照云秦军方自己的预估和对闻人苍月以往统帅记录的评估,没有特别的支持的话,南陵行省的战局,将会极其的危险。

  最为关键的是,在闻人苍月目前完全是以光明正大的大集团军数路强攻作战的战法之下,云秦军方还尚且无力阻止战局朝着闻人苍月想要的那个方向发展。

  ……

  坠星湖的南畔,闻人苍月骑着一匹战马,看着波光粼粼的坠星湖,在沉思之中。

  他脸上先前一直有些若隐若现的蓝色已经几乎看不出来,因为他本身是极强的圣师,即便是倪鹤年这种已近超脱出圣师概念的修行者,和他真正对敌时,真正谁会活着,谁会死去恐怕也不能光凭想象,也要真正生命相决之后才能知道,所以为了不阻止他的魂力喷涌,他身上穿着的只是没有完全密封的大统帅铠,防御力并不能说极其强横,但此刻他身上披着的一条长长的血红色披风,却是火焰山符文缭绕,分外的夺目和威武。

  十数名大莽将军在他身后不远处,畏缩和有些心寒的看着他的背影,看着这条血红色披风。

  这些大莽将领其实大多不忍见到大莽军队近日来的惊人死伤,但是他们对于闻人苍月的军令却是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异议。

  因为在先前闻人苍月给人以龟缩之感之时,面对一名斥责的炼狱山重要神官,闻人苍月就是用了最直接的方法,将那名炼狱山的重要神官杀死,而炼狱山掌教只是送来了一条这样的披风。

  这一条如血夺目的披风,便代表着炼狱山掌教对于闻人苍月做事的满意和支持。

  所以在这前线,若是有反对之意的大莽将领,便只有两个下场,一是被直接杀死,二是被送回炼狱山,永世为奴。

  ……

  在即将逝去的夏末和即将到来的秋之间,炼狱山中依旧是一如既往的炎热少雨。

  张平已经穿上了绣有炼狱山火焰符文的红色神官服,带着血红的高帽,他已经脱离了繁重的体力杂役,每日里做的事情已经是监管一些工坊,以及配合一些唯有像他这样身穿红色神官服的炼狱山弟子才有资格进入的工坊,进行一些对于一般匠师而言难度很大,很难保证成功率的魂兵制造。

  同时一些炼狱山专门负责修行之事的老神官,也会按照炼狱山的惯例,开始传授他一些炼狱山的修行之法和战斗技巧。

  即便已经完全就像是一名真正的炼狱山弟子,和云秦完全隔绝,没有任何的联系,但只是根据一些工坊越来越多的赶工数量,一些相对于普通军队高端的军械都开始大量制造,张平就知道闻人苍月已经在替炼狱山酝酿一场大风暴,或者说,这场大风暴已然开始,大莽军队和云秦军队,正在进行一场比南伐还要残酷的大决战。

  每日里张平都已经尽量让自己忘记是云秦人的这个事实,这样他才是个合适的潜隐。

  然而即便他已经能够做到见到密密麻麻的森冷兵刃,想到这些兵刃最终会洞穿云秦人的身体,而丝毫不再心颤,但他很多时候,却依旧会忍不住响起常净香,想起这名云秦女潜隐。她让他要彻底看清楚她身体的每一处地方,他做到了,他看得十分清楚,然后他便更加难以忘记。

  许多时候他从噩梦中陡然惊醒,萦绕在她时而火热滚烫,时而冰冷的身体交缠的感觉之中,想着她最后赴死时的目光,他就分不清楚,想到她的每一个瞬间时,他的心是变得更为冷硬,还是变得柔软而脆弱。

  炼狱山又下了一场雨。

  对于苦役奴隶而言,又是一场盛宴。

  听着雨声和隐隐传来的奴隶的欢呼声,看着目光有些空洞的张平,传授张平修行之法的老炼狱山神官停了下来,摇了摇头,轻叹道:“你是个很善良的孩子,我却是很想知道,你为什么当日还是会揭发常净香?”

  张平的心脏瞬间抽搐,但变得极为冷硬,他抬头,看着这名脸庞上布满一些蓝黑色斑点,额头上有数条如刀刻般皱纹,但眼神之中却是带着和蔼和怜惜之意的炼狱山老神官,又垂下了头,“我想到恐怕因为她会有很多大莽人死在云秦手里,还有…我想她即便是逃,也已经没有可能从大莽逃回云秦。”

  老炼狱山神官轻叹了一声,“最大的原因,恐怕还是后者?”

  张平的头垂得更低,却不再出声。

  “不管身份尊卑,我们始终都只是个人,炼狱山里面,像你这样的弟子不多。”老炼狱山神官看着张平,声音却是骤然低了下来,低到只有两人之间才可以听到,语气却是骤然十分严肃:“人都是有些私心,我也自然有些私心,你是我最喜欢的学生…所以你要认真听好了…你的做事态度,以及先前的表现,上面都十分满意,且你已经通过了忠诚于炼狱山的考核,所以这季,你的名字在上面。”

  张平听不明白什么季,什么名字在上面,所以他的嘴角有些微颤,忍不住又抬起头来。

  然而不等他发出任何的声音,老炼狱山神官却是又已经极其严厉的一声极低的低叱:“魔变你的名字,在修行魔变的名单上。”

  张平的呼吸骤然一顿,面色微白。

  这个消息太过震撼和令他根本没有想到,所以一时间,他只是有些麻木,根本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惊喜,或者是别的什么情绪。

  “你不要认为修行魔变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老炼狱山神官的眼睛眯了起来,低声肃冷道:“魔变…谁都知道是炼狱山最强的修行之法,修成了魔变的炼狱山弟子,便成使徒,今后更是能成为长老,不知晓的人,自然认为这是一种极大的荣耀,一步登天,今后便自然成为大莽最为尊贵的人。但你要明白,修炼魔变极难,且极为危险。十名有资格修行魔变的炼狱山弟子之中,能成功者,唯有十之一二,而且那些不成功的,大多都会直接死去,只有少数才会幸运的能够活下来。”

  张平嘴唇轻颤,看着老炼狱山神官,一时依旧发不出声音。

  “我就是运气好,活了下来的人,但这些年髓骨之中的疼痛,一般人难以体会。”看到张平似乎理解其中的利害,老炼狱山神官面容平和了一些,缓声道:“我们那季一共有二十六人修行魔变,最终成功只有三人,加上我和还有一个运气好,修炼不成却身体抗住了,没有死去的,其余二十一人全部死去了。”

  “老师,您的意思是?”张平深吸了一口气,伏下身去,对着老炼狱山神官行大礼。

  老炼狱山神官沉声道:“我们炼狱山绝对不会给弟子选择的权力…这些事情,我透露给你知道,便是属于违反炼狱山的规矩,要是被长老知晓,我便要受严厉责罚。一切核查和挑选,都是在暗中进行,你们这些上了这季名单的人,在接下来数十日里,会被安排做一些事情,你们根本不觉得有异,但是你们做这些事情的表现,将会最终决定你们会不会被挑选出来修炼魔变。这季上了名单的人,一共有五十余名,最后应该也会挑选出来二十多个。如果你因为接下来安排的任务,表现不俗,落在这最终的二十多个人里面,你就必须修行魔变,否则要么死,要么被丢进最深处的矿洞,一直至死。我告诉了你这些事情,要不要修炼魔变,你便有了自己选择的机会,都只在你的决定…你要是想修炼魔变,你便可以选择在接下来数十日,更是加倍的努力和表现,若是不想修炼魔变,你可以故意表现不佳。”

  “多谢老师厚爱,给我自己选择的机会。”张平伏在老炼狱山神官的身前,一时不起身。

  老炼狱山神官看不到他的面目,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此刻这世上,也没有人知道张平的真正心情,和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心中到底想到了些什么。

  唯一可知的,是他的决定。

  “老师,我决定要加倍努力,拥有修炼魔变的资格。”他伏了许多,最终老炼狱山神官听到了他这样一句话。

  老炼狱山神官尊重张平的决定,点了点头,一声无声的叹息。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