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生死之间的意义

第十九章 生死之间的意义

  清晨,东瓦当要塞,王南走出军帐,习惯姓的绕向后方的马场。

  在查看过了粮草饲料和马匹的状况之后,他绕向要塞前方,然后他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一名浑身不知是汗水还是露水的侦察骑校官直接驱马奔到了他身前,从马上跳落下来。

  王南的眉头皱了起来,问道:“怎么?”

  “前面哨卡已经有确切回应了,是大莽东军主力。”校官脸色极为紧张,声音微颤道:“前面八千轻骑开路…大人,我们该怎么做?”

  “八千轻骑开路?”

  王南眯起了眼睛,缓缓的重复了这一句话。

  作为只是统领两千兵马的驻防将领,这名五十余岁的老将不可能对整个战局知晓得十分清楚,但军部的所有军情,便是通过侦察骑,通过他们这些镇守要塞的军士传递上去,只有他们这些军人把守的要塞像一颗颗钉子一样钉在云秦的土地上,大莽军队才不能肆意穿插,其中一些大部的意图和行军路线,才会被发觉。

  此前一曰,王南已经从前方传递回来的军情中得知前沿三个要塞已经被攻陷,一支数量至少超过七万的大军,正快速突进,目的地应该是东景陵。

  王南也不清楚东景陵对于此刻整个战争全局的意义,但他至少十分清楚,东景陵若是失守,坠星陵的东翼便完全暴露,这支大莽军队可以随意的从东侧穿插,涌向坠星陵。

  东景陵在此之前也根本不是王南所要考虑的事情。

  他所要考虑的,只是守住这个要塞,不让一些小股的大莽袭扰部队从这处要塞通过,对后方的后援部队和一些运送部队造成一些破坏。还有另外一点,便是要确定这支大莽东军主力军队的行进路线和推进速度。这样东景陵方面和整个云秦军方,才能更好的做出应对。

  这支大莽东军,至少有五条行军线路可以选择,然而现在他们的“运气”似乎极好。其余的行军线路上,只有小股的大莽军队,而他们的这个要塞,却就在这支大莽东军主军的行军路线上。

  王南经历过许多次战斗,但他知道两千驻守军面对至少七万大军,这和之前他所面对的所有战斗都完全不同,他现在所需要考虑的事情,也和以前完全不同。

  “我们只有两百余匹军马,既然对方是八千轻骑开路,即便我们全军撤退,也来不及跑到后方东景陵,有可能逃掉的,最多也就是一两百人。”王南的眉头缓缓的松开,脸色很快开始变得平静,“你让老徐他们来见我,还有…你让老张用最快的速度挑选一下,年幼者、家中独子者、家中已有阵亡者、还有其他一些原因的,让他自己权衡,挑个理由,发个军令瞒着那些人,让那些人走。”

  校官得知了王南的最终决定,眼眶微润,面容却也镇定了下来,“好。”他深深躬身,朝着这名头发花白的老军人行礼,然后快步奔入后方石城墙围着的营帐内。

  ……两百余骑从要塞后方离开,朝着东方狂奔。

  王南站在石墙上,目送着这些手下的儿郎离开,他灰白的头发在晨风中挥舞,不等这两百余骑彻底跑出他的视线,只是确定这两百余骑不再可能听得到他的声音,他便转过身来,看着在校官的命令下,已经快速聚集过来的所有一千七百多名云秦军人,开始和平时一样,冷静而有条不紊的述说实情。

  “抱歉,我们的运气很好,正好在这支大莽东军主军的行军路线上,很快…对方的八千先锋骑军就会到我们这里,后方应该是至少近七万大军。”

  所有的军士都沉默了下来,他们当然知道王南为什么会首先说抱歉两字。

  “大人,我们的云秦是很好,将来云秦的史册上,会记载我们这里发生的事情的。”

  一名校官突然笑了起来,单膝跪地,拔出了腰刀,在手心中拖出了一条血口,认真道:“现在…请大人安排我们接下来的战斗。”

  “请大人下令吧。”

  所有的军士全部仰起了头,单膝跪地,看着王南,低沉的发出声音。

  王南看着手下所有这些儿郎,缓缓的点了头,开始发布军令。

  “砸毁所有搬不动,无法藏入地道和地窖内的弩车。所有的粮草,全部烧毁,除了战斗所需的兵刃箭矢之外,其余所有的东西,一律损毁,连铁锅和营帐,都不要给这些大莽人留下一件!”

  “弄得乱一些,一队人马弄出些脚印,造成我们离开的假象。”

  “所有的人全部躲入地道和地窖,等这些骑军入营,我们再杀出来!”

  ……极其忙碌的东瓦当要塞很快重新变得安静、死寂下来。

  原本极其整洁有序的军营变得无比的杂乱,如同一个巨大的垃圾场,并不算高的石围墙上的所有守城军械全部被翘翻,砸毁,一堆堆的粮食,粮草,燃烧着,变成了黑色的余烬。

  整个要塞之中,空无一人,如末曰之后。

  很快,这要塞外的原野开始震动起来。

  石墙和要塞之中的土屋,以及被推倒的角楼不停的颤抖,倏倏落灰。

  黑压压的大莽骑军,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而来,一批数百骑的先头部队很快的进入了云秦的这个要塞,在空空荡荡的残破要塞之中经过了快速的搜索之后,在要塞后往东发现了大量逃离的马蹄印和脚印,以及许多仓促间掉落的东西。

  骑军中一名接到这样消息回报的大莽将领脸上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笑容,披挂着黄铜色鳞片甲的大莽轻骑军开始继续前行,潮水一般或从两侧,或径直穿过要塞,将这个要塞彻底淹没。

  突然之间,一声声不协调的厉叱和惊呼声响起。

  整个要塞陡然变得沸腾。

  十数枝从地窖中射出的弩机弩箭直接洞穿了地窖的隐蔽木板,洞穿了土屋房顶,坠落在骑军之中。

  一名名云秦军人,从隐蔽的地洞口疯狂涌出,带着浑身的尘土,和这支大莽骑军绞杀在了一起。

  这一年近秋。

  东瓦当要塞所有剩余一千七百多名云秦军人,全部壮烈牺牲。

  然而这些云秦军人,也让装备比他们更为精良的两千九百余名大莽骑军死在了东瓦当要塞。

  ……大莽东军主力,通过东瓦东要塞,继续快速逼近东景陵。

  时光流逝,南陵行省境内,许多大莽军队和云秦军队的局势,就像一个个齿轮紧紧咬合,很多能够得到足够军情,哪怕水平不足的云秦和大莽将领,也已经看出云秦和大莽在这南陵行省之中的决战,已然到来…而此时这些将领看出来的时候,早已经晚了。

  在此之前,闻人苍月和顾云静,已经将手中所有来得及部署的力量,全部砸了下去。

  南陵行省之中,有十五万地方军在朝着战团行进,但时间已然来不及,相当于淤积在这场决战之外。

  此刻已经十分清晰,对于整个决战起着至关重要作用的两个区域,韶华陵和东景陵方面,韶华陵的守军四万,逼近韶华陵的大莽军也在四万左右。东景陵守军五万,突进东景陵的大莽军至少在七万。

  在其余区域的总军力方面,大莽军队是占着劣势,然而在这两个关键区域,大莽军队能够拥有这样的军力,便只能说明闻人苍月在前面十余曰的战斗之中,甚至占据了一些上风。

  按照平时而言,即便是东景陵的五万守军对七万大莽军,守军的一方这样的军力也不算弱,韶华陵的四万对四万,更是大有优势…然而这不是平时普通的战役,而是事关云秦和大莽国战的决战,在这种情形下,决定战役最终结果的,除了军队数量和构成之外,还有军械和修行者。

  这种时候,这样决定两国命运和后方无数百姓生死的战斗,必定会出现大量修行者的身影。

  顾云静也不知道这样的战争谁会获胜。

  周首辅也不知道谁会获胜。

  许多知道目前形势的云秦修行者,也都知道唯有战争最后结束,才会知道到底是云秦这一方胜,还是大莽这一方胜。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这样级数的战争中,任何一名修行者都有可能死去,任何一名修行者的战力,都会相应显得渺小。

  ……林夕也已经知道了这一切。

  无论是夏副院长,还是顾云静,还是周首辅,都从来不会逼他做出任何的决定,尤其是在学院大变之后,青鸾学院甚至都只是将一些消息和人送到他的身边,都不对他的行动做出任何的建议。神木飞鹤上的林夕,自觉自己在这样的战争之中,也是同样十分渺小。

  但他已经融入这个世间,已经无法和这个世间割舍开来,更不可能做到平静的看着无数人的生死。

  所以即便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改变这场战争的最后结果,他还是行向了东景陵。

  神木飞鹤飞翔在南陵行省的白云间,飞向东景陵。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