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章 阵中的巾帼

第二十章 阵中的巾帼

  这个世上的修行者,可以轻易抛起巨石。

  可以仅凭双足轻点,便可以登上笔直的城墙。

  可以将身体变得如钢铁般坚硬。

  甚至像闻人苍月这个级别的修行者,可以用飞剑尽情的斩杀数百步之外的战士,可以轰飞极重极沉的城门。

  这个世界的战争和林夕一开始觉得的冷兵器时代的世界的战争是完全不同的。

  正是因为有着各种各样强大的修行者的存在,这个世界城池的城墙便分外的高,分外的厚…然而即便如此,这个世上依旧几乎没有守得住的城池。

  ……

  “东景陵方面不会有我们的接应军队过来了。”

  靳特镇,谢赢脸色极其难看的对着身旁的另外一名将领黄霆迟沉声说道。

  黄霆迟看着远处那支密密麻麻的大莽重骑军,沉重的点了点头。

  靳铁镇是东景陵北侧的一处云秦重镇,原先只是一处有数个炼铁工坊的普通市镇,在之前的数个月时间,围绕着这个集镇的外围,云秦军方修筑了一道城墙,使之也变成了驻军的要塞之一。

  谢赢和黄霆迟便是此处驻军的统领和副统领。

  在半日之前,一支运送重型军械的云秦军队便已抵达靳铁镇要塞,但这支大莽重骑军便也随即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靳铁镇原有守军两千三百名,押送军械到来的云秦军队建制在两千五百,加起来人数是接近五千,而这支大莽重骑军的数量在三千名左右,人数上面他们一方是绝对占优,但关键在于,他们这五千军士,是以普通步军、轻骑和箭军为主,纯粹的重骑军,完全是云秦这样构制的军队的克星。

  若是这支大莽重骑主动进攻,他们还能够利用要塞之中的军械解决这支大莽重骑,然后此刻这支大莽重骑只是始终游离在他们军械的射程之外,只是看住他们,看住了这支运送军械的车队。

  现在半日过去,东景陵方向早就应该察觉了这批军械的运送出了问题,然而到目前为止,连侦察骑甚至信鸽都没有见到,这便说明东景陵方面本身就已经吃紧。

  “如果情况更糟糕一些,可能东景陵方面已经开战了。”谢赢咬牙道:“这些大莽重骑完全可以等到合适的时候再离开,跑去东景陵,他们的速度始终在车队之上,到时候他们能来得及投入战斗,或者已经不需要投入战斗,但我们运送军队的车队,不可能在战斗中投入东景陵…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

  黄霆迟紧锁着眉头点了点头,“我们的确不能再等下去了,关键你准备怎么做?”

  谢赢沉声道:“拆封一部分军械,和这支大莽重骑拼了。”

  黄霆迟看了谢赢一眼:“私自下令动用封装军械,这是重罪。”

  “顾大将军不是迂腐之人。”谢赢冷笑了起来,“且出去拼命,能不能活下来还未可知,哪里还顾得上这些条条框框。”

  黄霆迟也笑了起来,笑容之中带着某种令人心颤的肃然和铁血:“也对,哪怕这批军械最终来不及运送得到东景陵,拼光这支大莽重骑,让他们不可能加入东景陵之战,也总是有意义的。我们全军出击?”

  “全军出击。”谢赢重重的点了点头,冷笑道:“除了拆封的,我们能用的军械之外,车队也全部跟上,逼着这支重骑必须拦截我们!”

  ……

  “终于忍不住了么?”

  大莽重骑军中,一名大莽中年将领卸下了头上的头盔,摸了摸满是胡茬的下巴,冷冷的笑了起来。

  视线之中镇区内的云秦军人,以毫不掩饰的态度快速的集结起来,那扇石制的闸门也在数十名云秦军人的呼喝声中,通过绞盘的绞动徐徐上升,打开了镇区和外面的通道。

  “莫轻敌。”

  他身旁一名和他一样同样身穿锁甲,但头盔内面目却是苍老的男子,淡淡的提醒道。

  这名大莽中年将领冷笑收敛,面容却是变得肃然:“一千七步军尚能灭轻骑近三千…面对云秦军队,谁敢轻敌?”

  他身旁面容苍老的男子沉下了眼睑,点头,不再出声。

  ……

  神木飞鹤依旧在天空之中,朝着东景陵疾掠。

  骤然,林夕脸上的神情变得十分凝重。

  此时无论是靳铁镇中涌出的云秦军队,还是列阵的大莽重骑,都还没有办法看到远处的高空之中,正有一只神木飞鹤飞临,然而林夕在高空之中,视野极其开阔,且他的目力,远超常人,所以他已然发现,靳铁镇外,黑压压的大莽重骑,至少有数千之众!

  他也看清楚,云秦军队正护着一支车流,开始朝着这支大莽重骑逼近。

  依稀可依看清这支云秦军队的构成,看着并没有大量重铠的反光,他的眉头便深深的蹙了起来,他不认为这样军力构成的云秦军队,可以击溃这一支大莽重骑。

  “李五老师,能不能再快一些?”

  所以他虽然知道持续不断的沁出魂力是一件极其枯燥且极其耗费精神,极其劳累的事情,但他还是忍不住对着李五出声,说道。

  …….

  浑身黑甲的谢赢略落后于整个云秦军队队列最前方的十余名云秦军人,他的手隐蔽性的伸了出来,准备发出军令。

  只要再过二十余米的距离,列阵的大莽重骑便会彻底落入贯月弩车的射程,许多刚刚拆封,还在散发着油脂和金属混杂的独特气味的弩箭,将会第一时间给这支大莽重骑沉重的打击。

  然而就在这一刻,地面陡然一震,一阵整齐的金属轰鸣声在他们的前方震响。

  大莽重骑动了。

  原本以方形阵列排在最前方的五百大莽重骑急速的开始狂奔,散开。

  与此同时,一阵金属弓弦的震鸣声也同时响起。

  谢赢的瞳孔骤然收缩。

  所有这五百重骑挽弓射箭,一枝枝箭矢发出凄厉的风声,抛飞在空中,坠落下来。

  这一瞬间,拥有足够经验的谢赢可以极其肯定的判断出来,这些箭矢的射程足以落到他们的阵中!

  “御!”

  “放!”

  就在这一瞬间,谢赢的手握拳往下挥出,两道截然不同的军令,急剧的从他的口中喷出。

  “当…”

  弩车的金属销扣脱开时的响声响起。

  同时,带着森冷气息的箭矢,带着一道道气流,坠入阵中,发出各种各样的撞击声,带出了一声声厉吼声和沉闷的喝声…以及溅射出一条条血浪。

  有更剧烈的破空声响起。

  随即,是一声声战马的凄厉嘶鸣声和重重的倒地声。

  一支支强劲的巨型弩箭,直接洞穿了许多骑士和马匹的身体,将这些骑士和马匹掀翻在地,溅起一蓬蓬的草屑和泥土。

  然而在这极短的时间里,谢赢、黄霆以及许多校官的脸色都已经变得有些发白。

  那些射出了一箭的重骑没有继续突进,只是在两侧迂回着,始终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且所有这剩余的四百多名重骑,全部将弓身挂在了马脖上,弓弦朝着下方,然后双脚缩起,猛的往下蹬踏在弓弦上。

  弓身上有卡槽。

  一根细细的原本折叠的金属圆杆,随着弓身的弯曲,在弓身一侧的卡槽中滑落,支撑在弓弦上。

  这是个精巧的设计。

  在这些大莽骑军的双脚脱离已经被拉扯到一定程度的弓弦时,这一根金属细杆并直撑住了弓弦,使得弓弦保持着不松脱的状态。

  这已经不算是弓…对于军方的概念而言,这就是脚弩,重型脚弩!

  但之前的制式脚弩,都是需要军士半躺在地上,用双脚不停撑开弓弦,然后半躺着发射,根本无法像现在的这种大莽脚弩一样,做到可以如同弓箭一般激发。

  最为关键的是,这种脚弩的射程,已经接近了这些弩车的射程。

  现在云秦这方虽然因为拆封运送到东景陵的军械,而拥有着上百架的贯月弩机,还有数百的重型臂弩,但在对方这么多重型脚弩的压制下,他们这一方,在军械方面几乎没有太大的优势!

  这一刻,谢赢将自己的牙齿咬出了血,但却陷入了微微的犹豫。

  如果在这种硬拼之下,不能拼掉这支大莽重骑军,最后活下来的不是少数云秦军人,而是不少大莽重骑的话,这便不只是这些对于东景陵十分重要的军械不能在关键时刻送到东景陵的问题,而是这些军械反而会落到大莽手中的问题。

  也就在这一短短的一瞬间,云秦阵中,陡然发出了一阵急剧的惊呼。

  谢赢的瞳孔,又急剧的收缩、放大。

  一名云秦这方的将领,已经脱离了阵营,急速的朝着那四百多重骑狂奔而去。

  这名身穿黑甲的云秦将领,身后带出了一条条的残影,脚下溅出的草皮和泥土,就像一片片的浪花,奔跑得比最快的战马还要快。

  这显然是一名修行者。

  而且还是一名女子。

  这是一名即便穿了黑甲,看上去身材也是极其窈窕、背影也是极其曼妙的云秦女将。

  此刻是这样一名女子,在舍生忘死的冲向敌阵,便更加显得惊心动魄。

  “她是谁?”

  谢赢震撼且有着说不出的激动,他自身是修行者,所以他看得出,这名应该很年轻的女子是比他修为更高…已经到了国士阶的修行者。

  “不知道,是随着押送军械的刘坤大人来的。”黄霆也震撼的看着那名女子,他也只知道这名女子是护送军械车队的将领之一,却不知道更多。

  ***

  (年关杂事多了起来,这一更更新时间晚了点,略歉)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