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一章 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二十一章 美人如玉剑如虹

  “她是谁?”

  同一时刻,头发花白,身材佝偻的龙蛇方面老将刘坤的身旁,也有数名将领心中震撼着,在问同样的问题。

  “秦家小女,青鸾的学生。”手持着一柄缠满染血粗布条的长刀的老将应声,又轻叹着自语了一句,“秦家的小女,了不起啊。”

  秦家的小女,青鸾学院的学生,便是秦惜月。

  秦惜月了不起的地方有很多。

  能进入青鸾学院,在云秦帝国就已经很了不起。

  毅然从军,立志成为前线将领,这也很了不起。

  尤其她是一名极美的女子,是拒绝了地方大员柳家和掌管工司的周家的提亲之后,再加入军旅的,这便更加了不起。

  只是此刻这名老将感叹的了不起,只是因为这名连背影都极其美丽的女子的勇气,为她此刻所散发出来的荣光。

  ……

  美貌,是一种天生的资本,因为爱美,是人之天性。

  但美貌,有时候却也是一种负担,也会成为祸水,带来很多的压力和烦恼。

  秦惜月此时脸上蒙着黑巾,穿着普通的云秦黑甲,然而即便如此,在狂奔之中,她的身姿也依然极美。

  她凌厉却依旧给人曼妙之感的身影,看上去就像是一朵在风中摇曳飘荡的美丽花朵。

  她的神情十分平静,但同时她迈步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已经微凉的空气,擦着她美丽的眉角往后掠过,带出呼啸的响声,吹得她的一些发丝不停的舞动,吹得她的蒙面黑巾紧紧的贴在她的脸上,皱纹冷厉坚硬得如同一条条刻上去的铁线。

  碧落陵一役之后,她和边凌涵、姜笑依等一众林夕的好友,全部被召回了青鸾学院。

  因为夏副院长已经坚信这是一个新的时代,她们这些人将来注定伴随着将神林夕这颗耀眼的星辰一起成长,将来必定会改变云秦这方天空…夏副院长认为时候已到,所以他将青鸾学院自张院长离开以后,这十几年来隐忍积蓄的力量,全部放在了这些年轻人的身上,哪怕在皇帝断绝了一些材料的供应之后,青鸾学院的一些魂兵,一些灵丹将来甚至会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彻底绝迹,他和整个学院也没有丝毫的吝啬。

  所以她和边凌涵等人的修为,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提升,都到了这个世间针石药物手段所能到达的极限,都跟随在林夕的身后,突破了国士的修为。

  哪怕在之前中州城那些个流血的街巷之中,有不少圣师的战斗,哪怕此刻南陵行省之中,修行者的数量很多…但绝大多数,依旧是魂师、大魂师阶的修行者,国士阶之所以称为国士,便是因为稀少,便也已经是极强的修行者。

  只是哪怕是再厉害的国士,也不可能是上千重铠军的对手。

  此刻她的冲阵,对于身后云秦军队的意义,便只是吸引这些重骑的箭矢,只是扰乱一些这些重骑的节奏,可以让云秦的军械有更大程度的发挥。

  ……

  秦惜月的美也让大莽重骑有更多的震撼与茫然。

  一名在如此情形下都显得极美的女子的冲阵,总比一名普通的男子云秦将领的冲阵要显得更加惊心动魄一些。

  但这是事关生死的事情,所以这支大莽重骑之中,无论是校官还是普通军士,都很快的做出了反应,密集的箭雨准确的预判了她前进的方位,覆盖性的将她的身影完全笼罩。

  秦惜月不可能闪避过所有的箭矢。

  所以她只是微微的垂下头,避免自己的双目等最脆弱的部位被箭矢击伤,同时将体内的魂力,源源不断的沁出身体,弥漫在她身体的表面。

  急剧破风的箭矢带着沉重的力量,重重的坠击在她的身上!

  一枝枝箭矢刺穿、钉在了她身上的厚皮甲上,无法刺入她的身体。

  数枝箭矢击乱了她盘着的青丝,甚至在她面上的黑巾上切开了两条裂口,使得她的头发散开,如流瀑在她身后狂舞。

  所有云秦军人的心脏中似乎有巨鼓在擂动,热血全部涌上头颅。

  即便秦惜月此刻的魂力还足够,即便在魂力没有耗尽之前,她的修为使得她能够不被这些箭矢刺入身体,但是所有这些军人都十分清楚,这些箭矢冷硬的箭簇冲击在修行者身上时,修行者的身体依然会感觉到剧烈的疼痛。

  然而秦惜月依旧平静,动作依旧没有任何的停顿。

  她快得就像一个妖灵,顶着密集的箭雨,冲入了这四百余骑的阵营!

  和她相距最近的一名大莽重骑心脏剧烈收缩,再也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心情和没有任何震撼和茫然,只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他一声尖厉至极的厉喝,砸出手中的脚弩,拔出后背的褐色重剑,狠狠的朝着秦惜月斩下。

  无论是云秦还是大莽,所有能够成为重骑的军士,首先便是气力要远超一般人,能够承受身上披挂铠甲重量的武者,在披挂重甲之后,即便转身翻跃等动作会有所不便,但正面的冲击力,这种挥剑斩杀之力,却自然远超一般的军士。

  这支大莽重骑所配的重剑,也是比起普通的长剑,要长出近一半,也要宽阔许多。

  秦惜月伸出了手。

  她的手细腻如玉,和这柄重剑相比显得很是纤细,手中也没有任何兵刃,唯有手腕上缠绕着五个小小的淡绿色铃铛,好像五朵淡绿色的小花。

  她在军中,随身也没有带一般青鸾学生会带的大木箱子,所以先前甚至没有多少人将她和强大的修行者联系在一起。

  此刻她伸出了手,却是并没有直接伸向这柄斩向她的重剑,只是手腕震了震,摇了摇。

  有明显发出黄光的魂力如欢呼雀跃着缠绕、渗透进她手腕上的这些铃铛,有叮咚如水滴般的声音响起。

  她身外透明的空气之中,骤然浮现了许多淡绿色的符线。

  符线一闪即没。

  “噗!”

  手持重剑正在劈杀的大莽重骑口中的鲜血从面甲缝隙中喷出,在空中拉成了许多长长的丝缕,他的重剑已经将近接触到秦惜月的身体,但却再也没有往前递出的力气。

  他的重剑在秦惜月的面前坠落。

  他的身体也无法承受得住身上铠甲的重量,坠地。

  不止是这名重骑,秦惜月身周数米区域内的另外数名大莽重骑,也是同时口中鲜血狂喷,从马背上坠落,死去。

  战马未死,惊惶的后退。

  她的身外一时变成了一片空地,坠着几名重骑的尸体。

  青鸾学院毕竟是青鸾学院,不仅有着一些天下最强大的修行秘法,还有着天下最强的一些魂兵。

  先前那名曾卸下头盔透气的大莽将领目光微寒,他都甚至没有看清这些军士是被秦惜月用什么样的手段瞬间杀死。

  也就在此时,秦惜月仰起了头。

  她的目光穿过了无数战甲和纷乱的兵刃,也落在了正举手在发令的这名大莽将领的身上。

  然后她平静的眼眸中骤然闪现出了一丝更决烈的神色。

  擒贼先擒王。

  此刻这样的处境,唯有击杀对方的最高统帅,才有可能扰乱对方的军心和士气,改变这一战的结局。

  于是她迅速的弓下身体,再次急剧的奔跑,朝着那名大莽将领奔跑。

  她再次变成了一条魅影。

  一条条淡绿色的符线不停的闪耀在她的身外,迅速熄灭,就像有无数微小的绿色小花在生长,枯萎,同时发出无数清脆流水的声音。

  一名名在她身体前方的大莽军士,全部鲜血狂喷着倒下,死去。

  看到这样的情景,谢赢厉喝一声,高高的举起手中的长剑,带领着身后的步军和轻骑军,疯狂的往前冲锋,朝着大莽重骑军冲出。

  在他们的身后,原先那些护卫着车队的云秦军人,也全部离开车队,开始了冲锋,唯有那些使用军械的军士,还在不停的绞动绞盘,装填弩箭。

  秦惜月单人冲阵的决死勇气,早已让所有这些云秦军人的热血燃烧,此刻又见秦惜月如利剑般切开大莽重骑,直逼中军,这支云秦军队的冲锋,更是气势如虹!

  ……

  看着秦惜月朝着自己冲来,阵中的大莽将领的眼眸中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惊惶的神情,只是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做了个手势。

  秦惜月身前的大莽重骑不再接近,反而让出了一条通道。

  在这名大莽将领看来,这些大莽重骑虽然可以消耗掉对方的魂力,但在这个战局,在整个南陵行省现今的战局之中,这些大莽军人的命留着,会有更大的作用。

  大莽重骑在秦惜月的后方围合,断去了她的退路,然后如金属城墙一般,压向冲来的云秦军队。

  秦惜月没有看后路。

  她只是冲到了这名大莽将领的面前,然后再次伸出了手。

  她的眼睛明亮若星辰,无比的坚定。

  这名大莽将领的眉头深深皱起,手中一柄如生长着无数青苔般的惨白色和淡蓝绿色交杂的长枪,没有刺向秦惜月,而是刺入了一条条淡绿色的符线之中。

  符线消隐。

  长枪上的光华黯淡。

  仍有一股莫名的震荡力量,通过他的长枪,震荡在了他的体内。

  这名大莽将领一声闷喝,嘴角沁出了一缕鲜血。

  就在此时,这名大莽将领身旁一骑上的那名面容苍老的男子,从马背上飘落了下来。似是相比这些重骑而言有些羸弱的身体根本不适应身上的重铠,在未落地时,他身上的铠甲已经片片从他的身上卸脱。

  一柄属于千魔窟特有的软剑,从这名内里穿着普通素色长衫的面容苍老的修行者手中弹出,刺向秦惜月的咽喉。

  秦惜月脸色骤然雪白,一声轻咳,脚步变得异常沉重,身体也明显变得虚弱起来。

  一条淡淡的绿色符线切割在面容苍老的修行者手中五光十色的长剑上,剑身剧烈的颤抖,停顿在空中。

  面容苍老的修行者闷哼了一声,掌间和剑柄之间,一片耀眼的淡黄色光华飞洒。

  然后他再次握住了这柄散发璀璨光华的剑。

  再次朝着秦惜月刺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