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二章 不浪费

第二十二章 不浪费

  秦惜月退出了一步。

  这是她从出战至今退的第一步。

  这一步退出,她就咳出了一口血。

  随着这口血从口中震出的一些破碎的魂力,也彻底撕裂了她脸上蒙着的黑巾。

  她的身后退路已经被重骑堵住,一名重骑看到她受伤咳血,倒退,便认为机会来临,驱马,重剑一剑刺向她的后背。

  然而这名重骑的眼神瞬间凝固,他看到空气中依旧有淡淡的绿色符线出现。

  他只觉得自己的肌肤和心脏同时巨震,然后心脏破裂,这名重骑眼睛瞬间变得血红,鲜血以极高的压力从口中喷出,坠落,死去。

  面容苍老的修行者掌指之间依旧有耀眼的淡黄色光华在剧烈的震荡,他这只右手的肌肤,却是变成了黑青色,就像僵硬的岩石。

  在淡淡的绿色符线的切割下,他这一剑依旧没有能够真正刺出,没有能够落在秦惜月的身上,但看着秦惜月脸上的黑巾碎裂,看着她的咳血,看着她苍白却依旧美丽得惊心动魄的容颜,这名面容苍老的修行者却是惋惜的轻叹了一声,再次朝前跨出一步,递出一剑。

  这一刹那,刚刚跃上对方一匹战马,一肩将一名重骑撞飞出去的谢赢大吼了起来。

  刚刚背上被一柄重剑斩出了一道血口,但同时长枪狠狠的扎入了那名重骑眼眶,硬生生的扭断了那名重骑脖子的黄霆迟,也厉吼了起来。

  许多的云秦军人,也叫了起来。

  因为无论是这些军中的修行者,普通的精锐军人,他们都已然看出,秦惜月已经不可能抵挡得住这一剑。

  ……

  秦惜月平静的仰起了头。

  她没有看刺向自己的这一剑,她的眼中似乎根本没有这一剑的存在,哪怕这柄千魔窟的宝剑上光华极其的璀璨,如同无数颗色泽不同的宝石在阳光下闪耀。

  她只是看向那名手中持着斑驳长枪,还兀自在调息和指挥着整支重骑军的大莽将领。

  这名大莽将领悚然一惊。

  他感觉出了秦惜月的意图,体内魂力拼命的涌出,压得他座下马匹的骨骼都发出了响声,他的身体,就要脱离马鞍,往后倒飞而出。

  面容苍老的修行者也感觉出了秦惜月的意图,面容一肃,由他的手臂涌入长剑的魂力,瞬间又剧烈了数分,剑芒大盛。

  这一瞬间,秦惜月将自己剩余的魂力肆意的贯入手腕上如绿色小花般的铃铛,让淡绿色的符线在惨烈的空气中朝着那名大莽将领蔓延,同时准备迎接死亡。

  在这一瞬间,她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许多的画面,出现了很多人的面容。

  她即将和那名大莽将领同归于尽。

  ……

  然而这个时候,林夕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对于热爱美景,热爱这个世间的很多事情的林夕来说,生命,尤其是自己的生命,都是最值得珍惜的东西。

  如果要救一个人,代价是要付出自己的命,你救不救?

  曾经这样的问题,林夕自己也不能给出肯定的回答,除非自己真正的面临这样的时刻。但在碧落陵里面,姜钰儿挡在他身后,她死,他活下来,醒过来之后的一刹那,那种心痛,他便根本不需要再考虑这样的问题,他可以十分肯定,如果将来还有这样的时刻,除非他先死了,否则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他在意的好友死在他的前面。

  神木飞鹤距离战场还极远。

  甚至在这名面容苍老,应该是出身于千魔窟的大莽修行者前面第二剑递出之时,除了林夕之外,高亚楠和边凌涵还甚至看不清秦惜月和这名大莽修行者的对敌状况。

  战场上的重骑,在高空中看起来都非常细小。

  在这样的距离之下,尤其是在高空风流中施射这种以前没有过的战斗方式之下,即便是佟韦,都几乎不可能精准的命中目标。

  但是林夕可以。

  他心情平静着,用自己的最佳状态,从边凌涵的手中接过了“大黑”,然后勾动了三弦,射出了一箭。

  ……

  天地间好像骤然出现了一道裂口。

  一股诡异的力量,如黑线从空中坠落。

  这道在空中蔓延的黑线速度太快,快得超过一般人甚至一般低阶修行者目力的极限,所以战场上绝大多数人都根本无所察觉,都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的变化。

  然而在手中持着璀璨长剑的大莽修行者的感知之中,这一道黑线,却是一片几乎直接出现在他头顶的黑夜。

  并非是力量强横到就像一个天地直接降临,而是因为在这极短的时间里,他根本无法感知出这一股力量是从何而来,甚至来不及感应这一击的具体轨迹。

  所以在他的感知世界里,这是一片黑夜,一片让他根本摸不透,不知道真正的危险在哪里的黑夜。

  他的心中被无穷无尽的恐惧充斥,一声凄厉的厉啸声从他的口中发出,在这一刻他也做出了选择,他只想杀死面前的秦惜月,和秦惜月同归于尽。

  然而魂兵箭矢的速度甚至比一般的飞剑要快,当然比他的身体去势和手中的长剑要快。

  于是他的身体骤然僵住。

  在他的剑尖已然接触到秦惜月胸前的甲衣时,这片黑夜落到了他的身上,这时他才终于凭借身体肌肤的触觉,感知出了这一击落在自己身上何处,在他的感知世界之中,这一片黑夜才终于变成了一条黑线,落在他的双眉之间。

  他的身体和手中的长剑急刹车一般,顿住,然后往后仰面倒下,眉心之中出现了一道殷红的裂口,脑后也出现了一道殷红的裂口,鲜血带着强大的力量,从他脑后裂口中噗噗的喷出,射在地面上。

  淡淡绿色的符线切割在那名马身上往后倒飞的大莽将领手中的长枪上。

  长枪如迅速锈蚀般光华黯淡,大莽将领握不住这柄长枪,看着继续朝着自己胸口蔓延而来的淡淡绿意,他的眼中出现了异常决然的神色,松手,魂力全部涌聚在左手上,一拳轰出。

  绿意消失,覆盖他整条手臂上的魂力和铠甲全部碎裂,他的整条左臂,碎裂,从他的身上掉落。

  秦惜月第一时间感到失望。

  她没有能够杀死这名大莽将领,只是断了对方一条手臂。

  然而在下一瞬间,她的心中却是充满了惊喜和温暖。

  她没有死去,对方的剑尖只是在她身上的甲衣上拖出了浅浅的划痕,本来能够杀死她的人在仰面倒下,在她的感知之中,这一击来自天上。

  ……

  断臂的大莽将军惊惧而痛苦的仰头看向天空。

  直到这时,双方的军士才开始有所反应,才开始震骇。

  秦惜月转头看向天空。

  她看到了,淡淡的白云间,一只神木飞鹤,正以陨石般的速度,急剧的飞落。

  她的嘴角开始浮现出一丝更温暖的微笑。

  因为她可以肯定,只有那个家伙,才有可能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隔着这样的距离,瞬间射杀她对面的修行者。

  “好久不见。”

  她注视着这只神木飞鹤,在心中温暖和感慨的说出这句话。

  神木飞鹤对于绝大多数世人还是根本未知的东西,对于未知的东西,任何人都会有天生的恐惧感,看着天空中飞坠下来的这一道黄光,依稀看到黄光上一个个人的身影,双方激战的军士,在此刻都甚至出现了些微的停顿,被心中的惊恐所主宰。

  林夕却是没有停顿。

  他再次勾动了三弦,射出了一箭。

  他只是贯出了少许魂力,因为大黑比起小黑的好处,便是涌入多少魂力,便能激发出相应多少威力的箭矢。

  对于这名已然内外俱重创的大莽将领而言,少许的魂力,就已经足够将之杀死。

  黑线降临这名大莽将领的额头。

  大莽将领的额头和后脑裂开,往后倒下,死去。

  这一箭的速度,依旧超过普通人目力和感觉的极限,所以绝大多数军士依旧不知道这大莽将领是怎么会死的。

  这种莫名的死亡,更是让他们感到更加的震惊和恐惧。

  原本在很有章法的冲击云秦军队的大莽重骑出现了些微的骚乱,至少双方所有的人都可以肯定,这从天空中飞落下来的人,绝不是大莽一方的人,而是来自于云秦的修行者。

  但大莽重骑毕竟在大莽军中也是最精锐的部队,这些微的骚乱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得到了控制,一名将领厉喝,接替全军的指挥权,然而他的手才刚刚扬起,第一道军令还没有发出,他的整个人便已经从马背上飞了出去,倒飞出了十余米,胸口和后背飚射出的鲜血在十余米的空中形成了一片清晰的血炼。

  “有些浪费。”神木飞鹤上,边凌涵看着林夕兀自在颤抖的手指,轻声说道。

  一次消耗太多魂力的林夕认真轻声道:“不浪费,可以慑敌。”

  战场上骤然寂静了许多。

  所有大莽军士的面色都有些发白甚至发青。

  他们依旧不明白自己这方的将领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打击,而无声无息的骤然死去的,然而这倒飞十余米…空气中飘洒如长旗的血雾,却是可以让他们真切的感受到这种力量的磅礴和强大。

  “难道是林…”

  “是林大人!”

  骤然,一声叫声划破了冻结般的战场上方的空气。

  “林夕林大人!”有人认出了林夕,这样的声音,迅速如海啸般响起。

  “是林夕?!”

  一些大莽重骑手中的重剑都坠落到了地上。

  因为林夕先前在南陵行省之中的刺杀和对敌大莽修行者的种种传说,此刻他的名字对于这些大莽重骑的震慑甚至不亚于他手中的大黑。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