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五章 平静和热泪

第二十五章 平静和热泪

  大莽那些投石车的后方,密密麻麻的大莽军队的最前沿,都是骑军,此刻无论是身披着锁片甲的重骑,还是身披着链子甲的轻骑军…这些大莽军人和坐下马匹的双目,都有些微红,眼神之中都充斥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亢奋,以至于阵列中许多神容看上去疲惫至极的校官,都在不时的发出低斥,甚至直接挥舞马鞭,抽打一些在队列之中显得有些不甚安分的军士。

  陵城中云秦经验丰富的瞭望卫清点下来的结果,这支最终汇聚到东景陵的大莽军队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七万之数,接近八万。

  东景陵守军五万,加上城中一些留下来的青壮年,一些不肯撤走的居民,以及自发从不远处城镇赶来的云秦百姓和修行者,总数也只在五万五千余。

  这样的军力对比之下,在此刻大莽军队好整以暇的摆开阵型之时,云秦军队自然没有任何主动出击的理由。

  虽大军压境,但军械互轰,对于城墙上许多冷峻的云秦将领而言,依旧是十分无聊的阶段,所以城墙四周角楼上,即便已经都架上了一面面金色的云秦战鼓,一些云秦鼓师也已经登临角楼上,但此刻却还没有任何一人有兴趣将战鼓敲响

  东景陵城,是南陵行省中的一座大城。

  在云秦立国之前,这里本身是属于一个夏姓诸侯王城的卫城。

  平日里,东景城常住人口也超过三十万。

  所以东景城很大,不是大莽魔坛城和夺月城那种城所能相比。

  三十万百姓在最早坠星陵第一次被大莽水军偷渡坠星湖偷袭而失守时,便已经撤离了大半,此刻城墙周围尚且轰鸣声震耳欲聋,只是因为声音单调沉闷而显得有些死寂,在这城中,却是真正的宁静。

  城中南角,有座道观叫做无为观。

  黑色瓦檐的古道观群落里,所有的道人都没有撤离,依旧有平时烹茶饮茶时的击钟声响起,香炉中依旧有熏香在燃烧,紫烟袅袅,依旧充满着这道观的主旨,不争不抢,清心寡欲,安养天年的气韵。放佛外面,依旧没有战争在发生。

  曾柔此时就在这座道观里,在一片茶场前的木楼里。

  他的五官很秀气,看上去很文静,即便身穿着黑甲,都给人有些感觉像文弱书生。

  然而这只是欺骗目光的假象。

  他一直是云秦军方的一名悍将,东景陵军方的最高将领。

  无为观里的这座木楼,现在就是东景陵的军部所在。

  只是这处地方,并不是他所选定的。

  因为和此刻和他同处在这座木楼里,做主将军部定在这里的那名眼角有着代表着苍老的细密皱纹,五官却只有四十如许的面目古板的青衫文士来说,他自认为自己不算什么。

  他是云秦军方的悍将,但这名面目古板的青衫文士,却是云秦军方的教官,专门负责教进修的将领打仗的人,而且最擅长的,便是守城…且他不是只会纸上谈兵的军师。

  他叫唐初晴,在南摩国三十万大军进攻坠星陵,张院长站立在坠星陵城头时,他十三岁,是坠星陵城防将唐离人的儿子。

  在那时,他就开始了战斗,开始了守城。

  这一战,顾云静已经将整个云秦帝**方所能来得及调集来的最有用,最强的人物,全部砸入了坠星陵、韶华陵、东景陵这三个城池之中。

  此刻的唐初晴在虚心的朝着面前的一名道人请教观里的茶艺。

  他的身旁,还坐着一名面容有些苍白的中年男子,坐着一名身穿着普通农妇服装的老妇人。

  曾柔的目光冷静如水的投射向远处。

  在这座很大的城池,很多条街巷之中,许多云秦军人和一些自愿赶来的云秦青壮年,正在有条不紊而平静的封堵一些宅院,撬松一些石板、甚至抽掉一些屋面的支撑梁木,将一些墙体弄得松动…将一些原本平整的地面,弄得出现坑洞,伏下一些肉眼难见的钢丝,设下一些自动触发的弩箭。

  守城这种东西,最需要的,是绝对的冷静。

  这城中,最为冷静的地方,反而是这个所有道人都视死如无物的道院。

  所以唐初晴这名脸上并没有留下多少岁月痕迹的守城者将军部最重要的指挥处放在了这里。

  而从一开始,他就从没有想过,要将战斗放在城墙上。

  他要带着这整个城,和这支军力远超于他们的大莽军队战斗。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

  一名年轻,但却已然拥有一种经历过许多厮杀和大战才会自然散发的铁血气息的黑甲将领,正穿行在东景陵的街巷中,指挥着十余队人马,分别用泥土和石块堵住一些巷口。

  这名年轻黑甲将领,正是林夕也已经许久没有见过的姜笑依。

  他要指挥着这些军士,将这一片原先的繁华集镇,变成一个迷宫。

  他们会让大莽军队进入这个城…在每一条街巷之中,和大莽军队进行决战。

  从头到尾的巷战,这是云秦军人的选择。

  且这支大莽军队不会有选择。

  东景陵只要坚守超过三天的时间,在三天之内,大莽军队不可能拆得到阻挡在他们面前的建筑,尤其在云秦军队的刻意堵塞和各条街巷之中都埋伏着军队的情形下。

  即便是想放火烧城,都不可能。

  因为城中的云秦祭司十分肯定,从今夜开始,东景陵时而会有些雨水。

  这些雨水带来更浓的秋意之时,还能让整个城池在未来的几天都处于十分潮湿的状态。

  只是此刻面容平静的姜笑依的心情其实却并不平静。

  五万多云秦军人,面对近八万大莽军人,凭借这座城池,能够多耗掉三万名大莽军人么?

  此刻的姜笑依已然知道林夕会来,所以他对这一战的胜利,有着极大的信心,只是不管如何,他知道这一战,注定会非常惨烈。

  ……

  ……

  东景陵之战,陵城内和大莽军队的军械互轰还在继续。

  此刻数处最关键的战点,因为大军压境,反而已经接受不到来自外界的军情…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唯有进行着眼前的战斗。

  东景陵城中很平静。

  明知自己和身边的同伴,绝大多数人可能会在这一战之中死去,明知自己这里的战斗,最终对于整个战局的影响,依旧还要看别的地方的战斗胜负,但依旧平静…东景陵中的云秦军人的这种平静,本身便值得敬佩。

  此时,在南令行省和南陵行省的交接处,在那个隐约可以看到千霞山的要塞,李开云和方竺站在一处高坡上。

  在他们视线所及的东南方远处,有纷乱的尘嚣。

  虽然根本听不到那处地方传来的声音,但光是看那纷乱的尘嚣,李开云和方竺的耳边就似乎可以听到许多刀兵相击的声音,听到许多惨呼和惊叫声,喊杀声。

  “来了!”

  面容一直十分紧张的方竺呼吸急促的发出了一声低喝,数骑以急剧的速度从一条小道的树影中传出,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方大人!李大人!得到传报!破风营遭遇两支大莽军夹击,已被冲散、围困!大莽军数量尚至少三千之上,且至少有两百重铠,魂兵重铠数目不明!”

  只是双方能够看清面目的瞬间,数名侦察骑中为首的一名已经对着李开云和方竺发出了急促的大喝。

  “三千,有重铠?!”方竺脸色大变,陡然破风营三字又排开一切,充斥在他的脑海,他的脸色骤然变得雪白,转头望向李开云。

  李开云此时如同雕塑,眼神很空。

  “你写的信笺我都收到了…”

  “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是想给大家多些时间…”

  “我这段时间也应该会一直跟着这支军队,你记住我这支军队的旗号,留意着,或许便能知道我大致在哪里,若是有机会,便能再见。”

  李开云的胸口此刻也很空。

  他的脑海之中,在听到破风营三字时,便一直在回荡着冷秋语这样的声音。

  破风营…就是冷秋语跟着的那支军队。那支辗转在这处边境,负责押运粮草和军械的军队。

  看着李开云的样子,方竺的喉咙里也好像骤然堵住了,他当日也远远的看着李开云和冷秋语并肩谈话的模样,他看得出接下来的时日里,李开云眼睛里的高兴,所以此时,他感同身受。

  “我要去。”

  李开云出声,声音平静。

  方竺知道以那支击溃破风营的大莽的军力,去了恐怕也是必死无疑,但他没有阻拦,点头:“我和你一起去。”

  “你必须留在这里,你要执行军令,镇守要塞,而且我们这里大多都是步军,去也赶不及。”李开云摇头,“不要更多兄弟陪我送死。给我三匹最好的马,我去,能救就救,救不到,就多杀几个给她报仇。”

  方竺想说什么,却是哽咽,说不出话来,他咬牙,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上前,抱了抱李开云,重重的拍了拍李开云的背。

  “保重!”

  他眼中有热泪涌了出来,重重的说出了这两个字之后。他发出了厉喝,“最好的马!三匹!快!”

  没有什么,比亲手送自己的朋友去送死更悲伤。

  但他知道,他无法阻拦李开云。

  “保重!”李开云在他的胸甲上敲了一拳,躬身行礼,这是致谢。然后他决然转身,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奔向那三匹送来的战马。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