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六章 血战

第二十六章 血战

  寻常时候,云秦军人对于军马伺候得比自己都要好,不仅是夜晚都要上一次草料添食,平时还会有不少军士执勤,帮战马梳洗毛发,驱赶蚊虫等等,就是生怕战马在用时出问题。

  军中的战马,在一些紧要的时候,就相当于是军人的命。

  平时李开云自然也是对军马爱护有加,甚至和其中数头常用军马感情极好,然而今日他的马鞭,却是第一次落在了身下的马身上。

  军马吃痛,便感觉得出来急切,也是拼命的发足狂奔。

  蹄声如雷,眼中景物急速倒退,李开云心中唯有一个念头,若是冷秋语已然出了意外,那他便也不活了。

  ……

  时间在这个时候对于李开云已经完全不准确了。

  军马已经速度如电,但每一步对于李开云来说都是十分的漫长。

  他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长的时间,在换了一匹马之后,他视线中的地上开始到处都是散的旗帜、兵刃、破碎的马车、尸体、砍得支离破碎的残肢…空气之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马蹄不时踩踏到软绵绵的血肉残肢。云秦军人和大莽军人的尸体都有,但却见不到一个站着的人。

  李开云的身体晃了一晃,他大声的喊了起来:“冷秋语!秋语!…”

  声音在空旷的战场上回荡,却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李开云的脸色异常苍白,他强迫着自己将目光聚集到地上那些身穿黑甲的云秦军人的尸身上,陡然,他听到了没有死去的伤员发出的呻吟声。

  那是一名胸口插了两根云秦黑色羽箭的大莽军人。

  李开云掠到了这名大莽军人的面前,身体几乎趴了下来,双手用力抓着这名意识已经在溃散的大莽军人,发出了厉吼:“还有活着的云秦军人么!往哪里去了!你们大莽军往哪里去了!”

  这名大莽军人的手抬了起来,似乎想要指一个方向,但只是抬起了数寸,便无力的垂落了下去,呼吸断绝。

  他的呼吸停顿,李开云的呼吸,也是骤然停顿。

  就在此时,李开云陡然听到,远处的风声,还有隐隐约约的刀剑相击声传来。

  一股气从他的口中如箭一般射出,在下一息的时间里,他已经跃上了旁边的战马,朝着那声音发出的方位,狂奔而出。

  也不知道狂奔了多久,地面都似乎在隐隐的震动,刀剑声大作,李开云看到,有两股各两百余人左右的云秦和大莽军队,在原本的一片稻田中战斗。

  此时双方已经战至白热化的程度,许多军士都是在贴身砍杀,很多人甚至已经都跌倒在地,在泥浆之中滚爬,用自己一切可以动用的工具,和对方对敌。双方都是没有想到在此处还会陡然冲来一名李开云这样的落单云秦军士,都是大为吃惊。

  一瞬间,就有一名大莽军人驱马,朝着李开云冲了过来。

  这名大莽军人手持一柄青褐色长刀,身形威猛悍勇,那股铁血杀气一看便知道是经过了诸多生死大战。

  李开云原本身形还微顿,目光还停留在那些身穿黑甲的云秦军人身上,此刻这名大莽军人一冲来,他却是啊的一声狂吼,驱马朝着这名大莽军人狂冲。

  这名大莽军人目光一闪,有些不明所以,用并不顺畅的云秦话厉喝道:“让你们知道,杀你们的是大莽铁翎军下骁骑校藏青雄!”

  “死!”

  两人在狂风中接近,李开云只是简单至极的发出了一声厉啸。

  这名名为藏青雄的大莽骁骑校莫名的心悸,他抢先出手,手中的青褐色长刀骤然光芒大盛,浮现出一条狰狞的斑斓青色蟒蛇,一刀横扫李开云。

  李开云背上缚着一柄剑,然而在这一刀之下,他的右手反手握住了微紫色的剑柄,却是并没有任何的魂力从他的手中涌出。他的魂力,全部从他的双脚下剧烈涌出,铮的一声裂响,两个马镫全部断裂,他身下马匹一声悲鸣,四蹄都被压得往下挫去,近乎要直接被压倒。

  李开云的身体,在这一刹那脱离了马身,从横扫的长刀上跃了过去,直接双腿伸前,整个人冲撞进藏青雄的中线,一下子骑在了藏青雄的身上。

  藏青雄从未见过修行者如此战法,大惊失色,身体顺势就往后翻倒下马。

  李开云左手一肘如锥,狠狠的扎向藏青雄的面目。

  藏青雄厉吼,声音之大,压倒了所有厮杀之声,他手中长刀回旋,斩向李开云的后背。

  这一肘要是落实,他这一刀,也注定能斩下李开云的半边身体。

  然而李开云的右手,还始终握在他那柄从青鸾学院带出来的剑上。

  李开云此时出剑。

  他的剑微微的上翘,就像翘起了一根扁担,以身体肩膀为架子,挑住了藏青雄的这一刀。

  是为青鸾背剑式。

  “蓬!”

  他的肘尖如枪,狠狠扎在藏青雄的面目上,一击便将藏青雄的脸上击得血花四溅,如一个杂酱铺。

  藏青雄的刀力压下,李开云的身体继续骤然压下,肘尖再度拥有往前寸劲,在急短促的空间内,再度重击在藏青雄的面目上。

  藏青雄口鼻中的声音全部断绝,七窍都震出粘稠浓厚的血出来。

  “噗!”

  这名一息之前还极其威猛,要这战场上所有云秦人都记住他名字的大莽将领坠地、瞬死。

  李开云从藏青雄的尸身上站起。

  所有这块战场上的云秦军人和大莽军人都是被他的气势不由得一滞。

  李开云继续前行。

  战场上的大莽军人如梦初醒,数名大莽军人厉吼着,扑向李开云。

  李开云出剑。

  青鸾拔剑式。

  他的剑的剑身是墨绿色的,闪耀着晶光,而且剑身并非扁平狭长,却是近乎圆柱形,就像一根墨绿色的冰棱。

  只是一剑,便洞穿了前方两名大莽军人的身体,将两名大莽军人如同糖葫芦般串在一起,顶着撞在后方第三名大莽军人的身上。

  那第三名大莽军人也顿时如被一辆疾行的马车撞到,胸口尽是骨骼碎裂的声音,口中喷出一团血雾,往后便倒。

  一刀斩到李开云腹部的黑甲上,在刀锋切开一浅层薄甲的瞬间,李开云转身,顺着刀锋切入那名大莽军人身侧,肩膀撞在那名大莽军人的身上。

  那名大莽军人倒飞而出,狠狠坠地,李开云身上的甲衣上,只是多了一条浅浅的划痕。

  在碧落陵之后,和边凌涵姜笑依等人一起重回青鸾学院的李开云经受了止戈系最会阵中冲杀的秦疯子一对一的调教许久,即便在接下来的学院内乱之中,在秦疯子的要求下,李开云也参加了一些学院内的战斗,所以此刻的李开云,不仅极懂得战斗,而且他杀敌很快,杀敌起来,比一般的修行者更懂得节省魂力。

  又有四个人冲到李开云身边。

  然后四个人又在一瞬间倒下,喉咙全部被剑光一挥之间切开,其中甚至有一名大莽的修行者。

  剩余的大莽军人骤然胆寒。

  原本明显还是这批大莽军人占据优势的战场,瞬间失衡。

  在他们自己做出考虑之前,李开云又行了六步,六步之间,便又倒下了八名大莽军人。

  大莽军人开始四散溃逃。

  李开云一手便按住了一名方才被藏青雄斩断了半条手臂的云秦将领的伤处,以极快的速度在扯出了黑色绷带,帮助这名云秦将领止血,包扎。

  “你们是破风营?其余的人和大莽军队呢?”同时,他急切出声,问道。

  因为伤口被李开云压迫止血时的剧痛,这名三十余岁的云秦将领额头上全是冷汗,但他还是极其沉稳的回应:“我们属于游击三军,是来接应破风营的。我们来时破风营已经被打散,我们主军战场在那边。”说话之间,这名将领便伸出完好的左手,朝着一片废弃农庄之后远处点了点。

  李开云的脸色骤然更加黯淡数分,“破风营的残部也在那里?”

  这名将领不知李开云的心情,此时他也只是想着战局,诸多人生死之下,他甚至也不问李开云的姓名,只是点头道:“破风营没有剩下多少人…那里战斗也很吃紧,你马上赶去,应该能帮得上忙。”

  这名将领的话音还未落,李开云就已经狂奔回去,飞身上马,朝着他指点的方向狂奔。

  废弃农庄之后,是一片缓和起伏的土丘陵地带。

  就在这片长满细长树木的丘陵后方的一片河滩上,一场厮杀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还站着的云秦军人和大莽军人约有两千余,已经不成阵型,分成六七个战团,在拼命绞杀着。在河滩上,河水中,树林间躺着的双方军人的尸体,却是远不止两千。

  这些战团忽分忽合,在河岸线上混乱的移动着,双方人马已经彻底敌我混杂,且交战时间已长…在这样长的时间里,光是跑步都足以耗光一个普通军人的体力,更何况还要冲杀。所以战团里绝大多数军士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手中的武器都已经挥动得不太灵便,完全是依靠求生的本能和意志在战斗。

  李开云一眼扫过,根本不可能看得清里面有没有冷秋语。

  骤然,他看到了一些未残破的车辆,聚集在一个战团的中间,他浑身的热血都在这一刻冲上了头颅,一声厉吼,便驱马从高坡上直直的朝着那处地方狂冲而去。

  ……

  李开云冲入了战团之中。

  一名名大莽军人在他的身周倒下。

  他从一个个战团中穿过,要冲向那列车队的所在。

  他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大莽军人,他坐下的马匹也倒下了,他也没有意识到,因为陡然有他这样一名强大的生力军修行者的加入,整个战场形势大变,一些重铠等在此时这支大莽军中属于最强战力的存在,也在一些命令下冲杀过来,甚至有战团围绕着他生成。

  一名面目森冷的大莽修行者无声无息的快速突进到了李开云的后侧,在李开云手中的长剑狠狠的刺入一名大莽重铠军士眼窝的瞬间,他手中一柄长枪如毒蛇般电闪,狠狠扎入李开云的后心。

  枪尖直接穿透了李开云身上的黑甲,轻松得如同穿透了一块豆腐。

  然而让这名眼中才刚刚闪现一丝欣喜之意的大莽修行者心中寒意骤然上涌的是,他的枪尖,触碰到了一层柔软的内甲,却是怎么都刺不进去。

  墨绿色的剑光从李开云的手中飞起,向他袭来,他自然的想要拔出长枪格挡,却是拔不出来。

  他的枪尖,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牢牢的吸附在李开云的身上。

  李开云反手。

  剑光脱手,洞穿这名震惊莫名的大荒修行者的额头。

  当的一声,长枪从他的背后掉落。

  李开云倒退,看也不看,拔出他的长剑,格挡住斩向他的一刀熔岩般的刀光。

  一团恐怖的力量从刀剑相交处发出,化成了一圈狂风。

  “噗!”

  李开云和从侧方袭来,斩出这一刀的大莽修行者同时喷出一口鲜血。

  然而李开云没有丝毫的停留。

  挺身,一剑刺向身穿普通大莽步军衣甲的这名大莽修行者胸口。

  这名大莽修行者双腿一软,顷刻间竟已来不及躲闪,在这一瞬间,这名大莽修行者咬牙,一刀斩向李开云的脖颈。

  李开云的身体略微往上拱起,刀光落在了他的肩头,削掉了他肩头大片的黑甲,却是根本切不进去,他手中的剑,狠狠的洞穿了这名大莽修行者的身体,往后推出。

  “噗!”李开云再喷一口血。

  但从这名大莽修行者身后的透出的剑尖,却是瞬间又扎透了一名大莽军士的身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