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八章 闻人苍月和青鸾女学生

第二十八章 闻人苍月和青鸾女学生

  林夕和李开云都很年轻。

  但是国之兴亡,无数人的生死,却使得他们必须承担起原本并不需要他们承担的事情。

  …

  就在李开云像个孩子般的哭泣时,闻人苍月正在休憩。

  他才是大莽七军的最大支柱,这一战胜负的最大变数。

  因为在他最后真正出现在某个城池之前时,云秦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知道他最终会出现在坠星陵、还是韶华陵、还是东景陵。

  他的个人战力,太过强大,甚至足以影响一个地方的最终胜负结果。

  所以他必须保证自己以最佳的状态,出现在某座陵城最为关键的时刻。

  他需要休憩。

  同时他会乘着休憩的时间,处理一些曾经差点令他全局失败的事情。

  他在一个山坡上的一顶营帐里。

  营帐地面上都铺着大莽最好的胡狼皮毛,他缓缓的喝着一罐熬煮着很浓的血燕窝,鲜红的汁液,使得他的唇看上去更是如血。

  帐帘是分开着的,对着山坡下方。

  山坡下方,有数千军队,整齐的列阵着,而这些军队的中间,却是聚集着六七十人,其中有些是大莽的官员,有些看上去是修行者,甚至有数名身穿红袍的炼狱山神官。

  喝完了罐中的滋补药膳,闻人苍月将微烫的瓦罐放下,看着山坡下军队包围之中的那六七十人,开始平静出声。

  “你们之中绝大多数人并不明白为什么我会令军方花不少力气,将你们聚集到这里,聚集到我的面前。但你们之中有人知道原因。”

  闻人苍月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自嘲神色,“南伐,夺月城之战,是一定会记载在史册之中的一场以弱胜强的我的最得意之战,我为之也筹谋了整整一个秋冬的时间,甚至从某种程度上,直接改变了云秦和大莽国力对比,使得大莽此刻有能力收复千霞山,并逼得云秦和大莽在南陵行省决战。然而我就在二十余日前,收到的一则密报,却是让我知道,我这目前为止最得意的一战…却根本就是从一开始就差点注定失败,注定夭折。”

  闻人苍月的声音十分清晰,有力,斩钉截铁,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闻人苍月在军中,也从未说过这样的话,一时间,所有下方数千大莽精锐军人,不明闻人苍月的意思,只是心中都略有些寒意。

  “在那时,我便差点因为你们中的这人,直接就败在了胡辟易的手下。”闻人苍月嘴角冰冷自嘲的神色更浓,“我在碧落陵,面对整个云秦和青鸾学院,都没有败,而差点直接败在你们中这人手里,所以费这么多手脚,我觉得是值得的,我想亲眼看看差点成功的你…或者说,是已经成功,只是败在那些云秦军机处人手里的你。”

  依旧没有人能理解闻人苍月这些话的意思。

  闻人苍月却是依旧清晰而有力的说了下去,“我在二十余日前,收到云秦国内潜隐的一封密报,这份密报指出,早在南伐之前,就有一封密报,由云秦潜伏在大莽的某个潜隐,发送回了军部,上面指出了我可能从炼狱山调了炼狱山百年积蓄下来的黑磷和鬼油木,很有可能是要进行恐怖的火攻。但这样的一封密报,却是并没有引起云秦军部一些谋士的高度重视,因为云秦的南伐还未开始,在过了一个冬季之后,这个极有价值的消息也因为没有后继的证据,而被规划为可能是误判。”

  坡下所有的大莽军人全部悚然一惊。

  他们顿时明白,闻人苍月的意思,是此刻他们围着的这六七十人中,便有一名云秦潜隐,且在南伐之前,就将一些极有价值的消息传递到了云秦,只是没有能够引起军方的高度警觉,否则云秦南伐…或许便已能成功!

  “有一丝可能接触到我从炼狱山运送库藏消息的人,哪怕是曾经在车队运送沿途路线上,未必看得到车队的,只要有一丝可能的人,现在都已经在这里,便是你们。”闻人苍月平静的看着坡下那六七十人,他的神色和语气,使得那些原本都已经惊骇得想要跪下申辩的人,都根本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闻人苍月说完了这句,平和的朝着一列军队做了个手势。

  那列军队迅速的动作,从后方的一些营帐中,押出了一些云秦难民,几乎都是妇孺,有一百二十余名。

  “我想这世间,应该没有人会怀疑我的话,怀疑我的军令。”

  闻人苍月再度平静的开口,道:“你必须站出来…否则我会杀死你们这所有人,同时杀死所有这些云秦的妇孺。”

  一片哭喊和哀求、申辩声顿时响了起来。

  只是那批云秦妇孺,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六七十人之中,不乏大莽的高阶官员,甚至还有炼狱山的红袍神官,但是没有人会怀疑闻人苍月的决心和军令。

  坡下六七十人中,一名从一开始就垂头站着的人轻轻的叹了口气,抬起了头。

  从一开始闻人苍月说话,这人就已经明白,今日注定不可能逃脱出去。

  而就在这人叹气,抬头的瞬间,闻人苍月便也已注意到了在此时还面容平静的这人。

  他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异色。

  这是一名女子,一名皮肤有些略黑,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

  “是你?”

  他看着这名女子,平静的发出声音。

  这名身穿着大莽礼官官服的年轻女子没有动作,她身旁的其余许多大莽人,却是哗啦一声,都惊恐的远离她,生怕和她沾染上什么关系,她的身周,顿时空出了很大一块。

  这名年轻女子面容依旧平静,微仰头看着营帐中的闻人苍月,道:“是我。”

  闻人苍月点了点头,“给我证明。”

  年轻女子微微抬手,一股黄光从她的手上升起,然后她做了几个动作。

  “这样的年纪,已至国士…青鸾二十四式,你是青鸾的学生。”闻人苍月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只是宫廷礼官,是如何发现这件事情?”

  年轻女子平静道:“宫廷礼部库房,有许多用于防宫中盘香等物受潮的石灰石,库存骤然大量减少,我便依这条线追查,又有迹象工坊制造了大批可以用于引燃黑磷的束草线。这两个迹象,一些数量的惊人,我便怀疑是大莽军方从炼狱山暗中运送了库存的黑磷和鬼油木出来。”

  “只是从石灰石和束草线这样平时看起来和战争完全不相干的东西,便做出了其实已经准确的推断,你的细致和洞察力,便是我昔日碧落陵全军,都根本无人能及。”闻人苍月眼中和面上全是真正的赞赏之意,“只是你是青鸾的学生,这消息按理能够至青鸾…以你们哀牢后山那些人的能力,这道消息,便应该能够得到足够的重视,为什么这道消息,只到了中州军部?”

  “如果用我们青鸾学院一些讲师的话。”年轻女子看了闻人苍月一眼,“这真是个愚蠢的问题。”

  闻人苍月没有动怒,只是平静的请教般道:“请直言。”

  年轻女子微讽道:“还不是因为你刺杀了长孙无疆…皇帝和青鸾学院在你的碧落陵之变之后,便已经和青鸾学院决裂,我们青鸾学院的一些线路,有些也遭到了破坏,有些也被皇帝的人所掌控,我们学院要修复这些,当然也需要时间。而对于我们而言,将消息传递回云秦,这是我们应该和必须做的,至于最后能够起到什么作用,这不是我们所需考虑的事情。”

  闻人苍月微微颔首。

  对年轻青鸾女学生的回答致谢,同时也对这名只差一线运气便差点令他彻底败亡的年轻青鸾女学生致以敬意。

  “有这样的能力,又在云秦几乎没有什么记录,让我查了这么久,都只有这种方法将你请出来。看来你是青鸾这届的学生?你应该和林夕很熟悉了。”闻人苍月微微沉默片刻,突然抬头看了这名年轻青鸾女学生一眼,说道。

  这名身穿大莽礼官官服的青鸾女学生微微蹙眉,只是从闻人苍月此时的目光,她便敏锐的直觉出了闻人苍月此时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句话。

  “不错…所以他一定会为我报仇,杀死你。”

  她说完这句,便没有任何的犹豫,鼓动自己体内的魂力,朝着自己的心脉涌去。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就在她身外那些似乎害怕得索索发抖的人群中,一名头发花白,似乎吓得快要昏死过去的老人,却是朝着她伸出了手。

  五根细如绣花线般的极细锁链,带着令她都根本难以感知的速度,刺入了她的体内,急剧的在她体内穿行,将她体内的魂力,破碎,驱除。

  无数的细小气流和一些血腥气,从她的肌肤毛细孔中喷了出来。

  这名心细如发,已然感觉出闻人苍月的某些用意的青鸾女学生已然无法动作,心彻底沉了下去。

  兵不厌诈。

  闻人苍月并没有完全说实话。

  她身旁这些人里面,并不全部是他怀疑是奸细的人,还埋伏着大莽军中一名圣师阶的存在!

  没有能够自杀成功,她的心中却是没有太多的冰冷和沮丧,因为她也了解林夕,在外人看来,林夕自然是一个十分光明,极其重情义的人,但她也可以肯定,林夕是那种不会做出无意义的傻事的人…换句话说,如果自己在林夕面前被杀死,林夕也绝对不会选择和她一起死,而是会活下来,为她报仇。

  “只要你无法亲手杀死他,终有一天,你就会死在他的手里。”所以此时,她只是心头略微沉重的,在心中如是想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