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章 城在手中

第三十章 城在手中

  黄光的降落地点是城中心某处,在阴郁压城的乌云和雨丝的遮掩下,城外的人即便能够看到一些隐隐的黄光,也看不清黄光到底是什么,更无法看清其中到底是些什么人。

  但随着神木飞鹤越来越为接近地面,城中却是有越来越多的云秦人意识到这是谁来了…在一些将领和校官的命令传达和约束之下,所有这些人都理解是尽可能不让大莽军队知道,他们保持了绝对的安静,没有发出任何大的呼喝,但因为激动,很多人的身体都在沉默中颤抖着。

  姜笑依还在城巷中穿行,指挥着。

  他知道距离大莽军队进攻恐怕只差一个契机,一个命令,大的厮杀随时有可能开始。为了保证自己的精神状态和体力,他拿着一块干布在擦拭着脸上和滴到脖颈中的雨水。然后他也看到了空中降落下来的神木飞鹤。“好久不见。”和秦惜月意识到是林夕来了的时候一样,他微笑着,却是有些肃穆和难言感慨的在心中说了这一句。

  “来了?”

  无为观里,接到消息的唐初晴也撑了一把黄油纸伞走出了木楼,在观中空地迎接林夕的到来。

  他的脸上虽然没有多少岁月的痕迹,但他实则却是和顾云静一样,是整个云秦军方最有资格和最有实力的存在。

  只是在这场决战里面,可歌可泣的人太多,唐初晴自觉即便是在一些普通军士的面前,自己也没有什么资格自傲,而现在这名在风雨之中到达东景陵的人,更是值得他放下所有的身段去尊敬,甚至敬畏。

  ……

  林夕没有浪费什么时间。

  在一名云秦将领的指引下,神木飞鹤直接飞入了无为观,落在了这名曾参与过坠星陵守城,所以眼中的沧桑便似乎永远比一般人更多一些的老人面前。

  林夕第一个跨下神木飞鹤。

  高亚楠和边凌涵在他的身后走下。

  李五直接撑开了一柄伞,躬身朝着唐初晴行礼,然后直接将伞柄搁在神木飞鹤上,自己马上在伞下开始休憩。

  林夕对着唐初晴行礼,行的是云秦弟子礼。

  唐初晴并没有任何惊异的表情,他先对着林夕和身后的高亚楠、边凌涵行礼,然后又看了一眼边凌涵背着的那个箱子,郑重的又对那个大箱子躬身行了一礼。

  因为他感觉得出那个箱子里大黑的气息。

  这样,才能代表他心中对于张院长的敬意。

  “你有什么想说的,和想问的?”在郑重行礼之后,抬起身之时,他便平和冷静的看着林夕,说道。

  “我是和靳铁镇的驻守军以及运送军械的军队一齐来的。军械没有什么损失,还有四千多人能投入战斗,他们在迂回朝着东景城前进着…接下来的雨会冲刷掉他们的一些痕迹,最终他们会到达五柳镇附近,目前肯定无法突破大莽军队到达城中,我和他们约好了,以烽烟为号,看到我发出的烽烟,他们就会全速朝着东景城突击。”在先前青鸾学院的密报之中,林夕早已经知道了唐初晴的身份,也知道了这是整个云秦最会守城的人,所以他也没有任何有关身份的寒暄,只是以请教问题的姿态,先行说了这一句。

  “先前我们得知有一支重骑军已经去拦截靳铁镇出发的我方军队,只是城外已经全部被大莽军队控制。现在你能令他们保存这样的战力,接近到五柳镇这样的地方,这便又给我多了分信心。”唐初晴真诚的赞赏道:“你的安排很好,在必要的时候投入这支军队,应该会起到不小作用。”

  关闭<广告>

  林夕点了点头,“我在高空看,大莽军队似乎还不急着进攻,您也根本不浪费军人的力气去堵那些城墙缺口,是想直接进行巷战?”

  唐初晴看着林夕,平静而耐心的缓声解释道:“这大莽八万大军,既然有信心攻克我东景陵,必定还有些厉害手段到战时才会展示出来,对于我而言,人口越是密集,这种风险就越大。这种级数的战斗,注定是一场死战,这里绝大多数的人都会死去,无论是云秦还是大莽。我会物尽其用,会以一部分军人的死亡为代价,用完城墙上的军械…城墙在这战里面的意义也仅限于此。东景城很大,越是纵深的战场,越是可以布置更多的陷阱,即便这支大莽军队会有些厉害的杀手锏,这样大的战场,我们也会拥有更多的变数。我没有藏着掖着,我不修补城墙,一方面接下来的战斗必定不会很快结束,必定艰苦卓绝,我必须尽可能的保存军人们的体力,另外一方面,我让大莽军队很清晰的看到我的意图,他们就必定也会权衡,必定也要重新制定很多计划…眼下这样的成效已经显现,现在他们没有进攻,便说明他们在犹豫,在权衡,在布置…这样可以花去他们不少时间,我们是守方,我们有足够时间,十天半个月我们都可以守,但是他们只有三天的时间,这样一来,越耗费多时间…他们到最后时间越是不足的时候,就越是会急躁,会越没有选择,甚至做出一些为了赢取时间而损失很大的事情。对于我们而言,便是更多机会。”

  顿了顿之后,唐初晴深深的看着林夕,道:“对于守城者,对于我们云秦人而言,城其实不重要,这里面所有这些房屋,这些楼阁,全部毁了,将来都可以造。只要我们的人在,云秦的精神在,我们就能守住这座城,将来这些东西,就能重造。守城,最为关键的是意志。如果一开始就让城内所有人忘记城墙,城墙在不在,对我方反而没有任何影响,而对于对方…攻下城墙也不会有任何欣喜,反而会在接下来的巷战之中,越来越没有信心和意志。”

  有些道理林夕没有想到,有些道理林夕原本就懂,有些话,让林夕明白了更多的道理,他想了想,在这个安静得可怕的雨中大城里,看着极远处那模糊的城墙,问道:“现在需要我做什么事情么?”

  “昔曰坠星陵应对南摩国三十万大军,我的父亲是城中守军的最高将领,但实则总指挥是张院长。现在的东景陵,我是城中军方的最高将领,但实则总指挥,当然会是你。”唐初晴在这个阴郁的细雨天气里,在无为观飘洒的黄叶里,微笑了起来,从袖中取出了一卷卷轴,递给了林夕:“东景城这一张棋盘,我已经帮你铺好,一横一竖,盘上的纹路画好了,城里的所有力量,都在这份资料里,你接下来,便是要用最短的时间,看完这卷资料,然后开始下这盘棋,指挥这场战斗。从现在开始,我也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等着你在某一个时刻,将我填到某个我应该去的地方。”

  林夕沉默,面容沉静没有太大改变,但是他知道这其中的分量,接过卷轴时,手有些微微的震颤,睫毛微微跳动着。

  “我知道这对于你而言会十分艰难,即便当初张院长…在做许多决定时,也非常的艰难。”唐初晴看着林夕的眼睛,微笑道:“我从你的眼中,也只是看到了和张院长当初一样的不忍和沉重,但没有看到那种不确信自己的实力的惊惶,所以不仅是因为我了解夏副院长…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的确是和张院长是同样的人,所以你也应该明白,只有你能承担起这个使命。”

  微微一顿之后,这名十三岁那年便经历过坠星陵之战的老人,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转身和林夕并立着看着远处烟雨空蒙中东景陵的城墙,肃杀道:“当年张院长和十七名学院强者,对抗南摩国大军…现在你虽然还没有张院长那么强,我们也没有当年那么多强大的修行者,但我们有这么多云秦军人,对方也不像当年南摩国大军那么强。我们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林夕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只是因为他在很快的思索。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多说什么,走到最近的木楼里,展开了手中的卷轴,展开了这一个城,展开了这一个城的人。

  ……

  一条条雨水,顺着雨檐落下,洒在芭蕉叶上。

  数名无为观里的普通道人,开始安静的抚琴,观里另外的一些人,安静的烹煮着热茶,热羹。

  在林夕最早的一些命令中,两名军中的将领带着高等级的黄铜鹰眼和边凌涵上了神木飞鹤。

  一些军中的传令官、旗语手和烽烟手,也开始在城中重新布置。

  林夕在手中的卷轴中看到了姜笑依的名字,看到了另外一些熟悉的止戈系学生的名字,想象着他们在这座城里,林夕的嘴角出现了一丝微笑。

  而后,他又看到了很多前不久在中州城中刚刚出现的名字。

  这些名字所代表的强大,所代表的态度,让他肃然起敬,让他胸中的火,也燃烧得越来越猛烈。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