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三章 长歌当哭

第三十三章 长歌当哭

  “咚!”

  原本激越的战鼓声陡然一变,一声低沉,一声变得异常悠长。

  “老程,要准备走了。”

  冷峻的黑甲云秦将领转头,看着身旁依旧在调整守城弩的头发花白的老军士,沉声说道。

  “还能射出一轮,你们先走哩。”

  头发花白的老军士,看着身旁地上那一名帮他挡了数箭而死去的年轻云秦黑甲军士,依旧扛起一根弩箭,装填进守城弩中。

  黑甲云秦将领看了一眼距离他们最近的那处城墙缺口,马上摇了摇头,“不行,来不及了!”

  “我老了,拿不动刀哩,离了这守城弩,没什么用哩。你们快走,还能多杀几个大莽蛮子哩。”头发花白的老军士嘀咕着,却是依旧没有停止动作。

  冷峻的黑甲云秦将领此时明白了这名头发花白的老军士不是觉得来得及,而是根本就不想走。

  对于军人而言,这是违背军令的事情,然而此时,无论是这名黑甲云秦将领,还是身旁六七名还活着的云秦军士,却都是生不出什么怒意。

  他们都看得出这名头发花白的老军士的决心。

  “走哩!”

  头发花白的老军士陡然发出了一声怒吼。

  冷峻的黑甲云秦将领嘴角微微抽搐,“走!”他对着这名头发花白的老军士最后行了一个军礼,发出了一声厉喝,开始拼尽全力,朝着城墙的一处下口狂奔。

  “老程!”他的身后,其余几名云秦军士都是一声悲鸣,泪水夺眶而出,不再回头,也跟着开始狂奔、离开。

  头发花白的老军士没有出声,又看了地上那名帮他挡了数箭的年轻云秦军士的尸身和一旁另外几名云秦军士的尸身一眼,然后提起了重锤,稳定的一锤接着一锤,敲击在守城弩旁数架已经上好绞盘的贯月弩机的扣销上。

  数根弩箭激碎了雨雾,将十余名刚刚冲上城墙的大莽军士射得倒飞出去,但有更多的大莽军士从那处缺口爬到了城墙上。

  头发花白的老军士躲身在守城弩后。

  越来越多的大莽军人如潮水一般冲向这架守城弩。

  听着已经极近的密集脚步声,这名头发花白的老军士笑了笑,然后闪身出来,挥起了手中的重锤,砸向守城弩上的激发扣销。

  “嗤!”“嗤!”…

  数枝箭矢瞬间落在了他的身上。

  数团血雾从他的身上爆开,他的身体晃了一晃,往后倒下,但手中的重锤已然敲击在扣销上。

  “当!”扣销松脱的声音响起的瞬间,这名头发花白的老军士大叫了一声,“死哩!”

  一枝手臂粗细的守城弩箭在他最后的一声嘶吼中飞出。

  云秦士官老程玩了一辈子的守城弩,他这最后一枝弩箭,却不是射向面前的那些大莽军人,却是射向了旁边的一架弩车。

  守城弩的弩箭出口,就对着旁边的这架弩车。

  “当!”

  弩箭还未完全脱离守城弩,就撞击在了旁边的弩车上,一时无数的金属破碎声响起。弩箭断成数截…守城弩猛的一震,内里无数机括断裂,那辆贯月弩车的厚壁上,被折断的弩箭撞出了孔洞,带着巨大的力量,狠狠地撞击在旁边一辆弩车上。

  这些弩车的撞击,损毁,许多冲到前方的大莽军士面色惨白的倒退,被激飞的金属碎片洞穿身体,惨叫倒下…这一幕幕画面之中,老程嘟囔了一声,闭上了双眼。

  ……

  在这同一时刻,城墙上很多架弩车都在倾覆,损毁。

  “不要过去!快退回来!”

  一名大莽校官发出了急剧的嘶吼声。

  数十名已经占领了一架完好的守城弩车和数架穿山弩车的大莽军人惊诧的转过头,看着这名发出命令的大莽校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下一刻,他们陡然觉得头顶上方出现了巨大的阴影。

  “轰!”

  一架崩塌的云秦巨型投石车砸了下来,将这些弩车和大莽军人一起砸碎,掩埋。

  所有的云秦巨型投石车都在倒塌,或倒向城中,或直接砸向城头,一蓬蓬巨大的烟尘,使得这个城池充满了史诗和毁灭的气息。

  ……

  云秦战鼓声仍在继续。

  最后城墙上的鼓声,来自于城墙上的四座角楼。

  一群群面色极其难看的大莽军人,在血与尘中涌到了这四座角楼楼下。

  角楼周围的空气,都在鼓声中震动着。

  通往角楼的楼梯门完全是洞开着的,听着依旧响起的鼓声,其中一座角楼的楼梯门处,一名大莽校官想象着角楼上面的云秦鼓师狂放而不可一世,不将他们放在眼中的姿态,想着沿途弟兄们的死伤,他的脸色阴沉难看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然而就在这名大莽校官厉声的喝骂声中,数名大莽军士才刚刚跨入角楼的楼梯,四座角楼上的云秦鼓师,便同时敲出了一记最强音。

  这声音,像是无数人在狂笑,像是无数人在怒吼,在咆哮。

  在这一声鼓声之中,四座角楼同时震颤,轰然崩塌。

  角楼上,四名云秦鼓师傲然的迎接死亡。

  角楼下的城墙上,许多大莽军士面如土色,在崩塌的角楼下陪葬。

  在四座角楼崩塌之时,东景陵的阴霾天空之中,隐隐约约,多了许多声音。

  许多大莽军人倾耳听着,然后他们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这声音,是歌声,是许多云秦人在一起歌唱,发出的肃穆的歌声。

  这是云秦人的荣光。

  一名大莽将领看着前方城墙上倒塌着的云秦巨型投石车的残骸,在这蒙蒙细雨和歌声之中,他突然很想大哭一场。

  ……

  神木飞鹤还在空中飞掠。

  神木飞鹤上面,边凌涵的双手已经按在了装着“大黑”的箱子上。

  她已经尽力按照每处城墙缺口大莽军队的登墙速度,尽可能快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然而战斗中有各种各样的偶然因素,任何人也不可能彻底的掌握全局,各段城墙上,有些云秦军士本来就承担着掩护别的云秦军士撤退的使命,还有一些云秦军士,也在大莽军队的堵截下,无法从城墙上顺利的逃入东景城中的街巷。

  此刻她下方的这一段城墙上,便是有一百五六十名云秦军士被两股大莽军队堵截住了。

  若是她用尽所有的魂力,激发大黑发出一箭的话,或许能直接射塌一段的城墙,这些云秦军士或许有机会能从一段城墙的缺口处逃生。

  然而她必须遵守林夕的命令。

  她若是耗光了自己的魂力的话,要数天不间断的冥想,才能补得回来。

  战争才刚刚开端。

  她在这场战争之中,只能全力出手一次。

  这一次出手,只能留给这支大莽军队的主将,或者圣师,只能留在可以挽救更多云秦军人生命的时刻。

  所以她的双手微微的颤抖着,触摸在了装着大黑的箱子上,却终究没有打开这个箱子。

  她看着那一百几十名云秦军士发出了歌声,决然的展开了最后一次冲锋,然后壮烈。

  雨丝一直飘洒在她的脸上。

  她冰冷白皙的脸上,一直有水在流淌下来,分不出是雨水,还是泪水。

  …….

  无为观的木楼中。

  哪怕是此刻东景陵最宁静祥和的地方,林夕也可以听到微风细雨中传来的歌声,传来的一声声云秦巨型投石车和四座角楼如山般崩塌的声音。

  林夕放下了手中的卷轴。

  这卷轴中所有城中布防,兵力布置,各处陷阱,以及城中所有的军队构成和修行者的介绍,他都已经仔细看过了,记下了。

  在这种时候,他的记忆力都似乎比平时要强出了太多。

  然而他依旧将这卷卷轴塞入了怀里。

  因为他十分清楚,唐初晴的这些布置已经足够完美,这座城拥有这些人,已经足够强大。这场仗,没有他,也能打。但既然他来到了这座城里,那他就必须让这座城里的云秦人少死一些,他就必须…赢得这场战斗,除非他死在这里。

  以前,甚至在他成为青鸾学院的学生之后,他都依旧有些不太理解,有些人为什么最终能跑,却都要和一座城池,一个要塞共存亡。他觉得自己是很灵活,很不迂腐的…真的最后还是打不过,跑了就是,青山常在,绿水长流,跑了之后再打过。

  然而此时,他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错的。

  在这样的歌声,在每一口呼吸都是呼吸到的空气都是充满了悲壮的气氛里面…在那么多人都在和敌人玉石俱焚,在那么多人都在忘却的自己保卫自己的祖国…在那么多人都不会因为怕死而离开…在那么多人都已经因为要保住这座城,要保护更多的人不被敌人杀死而已经死在这座城里的时候,充斥在一个人体内的,便唯有和对方决战到底的气息。

  林夕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灿烂的大祭司长袍上。

  以前他也总觉得祭司就像个神棍,他只觉得多一个祭司的身份,只是多一分力量。

  然而此刻,他明白了更多的意义。在碧落陵的夏天,他和边凌涵这些学院的年轻人,似乎骤然长大,而在这东景陵这初秋的雨里,他们这些年轻人,却骤然变得更加的成熟。

  他走入了细细的雨丝之中,开始行走在东景陵的街巷之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