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四章 大莽的箭,云秦的箭

第三十四章 大莽的箭,云秦的箭

  申屠念的面容十分平静。

  即便是在四座角楼塌掉的时候亦然。

  因为他和此刻大莽大军后列那架七名宫廷剑师环卫着的马车中人的看法一模一样。

  要攻克东景陵的城墙,本身就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这些步军的死伤,原本就在他的预计之中,最终能够决定东景陵这场大战的胜负归属的,除了双方强大修行者之外,只在于双方出奇制胜的一些手段,只在于双方军士最后的体力和意志、士气。

  大莽军队一刻不能贯通全城,不能杀死城中绝大多数的云秦人,这战斗便一刻不会结束。

  所以这场战斗的持续时间不会短。

  现在云秦军方的这些手段,这些持续到鼓师牺牲的鼓声,角楼的崩塌,都大大的影响了大莽军队的士气,但不管这些大莽军士的意志和士气到最后如何低落,他的手中都拥有可以到时让这些大莽军士的意志和士气重新变得疯狂的力量。

  所以在他看来,云秦军方这些摧残大莽军队意志和士气的手段,根本就是白费力气。

  他的目光,一直聚集在空中那道淡淡的黄光上。

  “这是青鸾学院的神木飞鹤。青鸾学院根本不缺强大的箭手,在这种时候他们不可能不出现。”

  他微微往后侧转着头,缓声说道:“而且就算不去考虑箭手的因素,这种东西,也始终是个悬在空中的最高瞭望塔,看见我们的动向越快,他们的调动就越快…最为关键的是,这神木飞鹤可以带着对方最为强大的人物,随时降临到某个地点。在前期的大军之中,利用这种东西降落刺杀是自寻死路,但在战斗的后期,这种东西却是十分致命…所以这神木飞鹤,始终是个大麻烦,必须要先解决掉。”

  此刻他的身后,站着的除了那一名身穿天魔重铠的将领之外,还站立这一名身穿着蓑衣,带着竹笠的男子,连面目都隐匿在竹笠的阴影里面。

  听到申屠念这样的声音,却是这名男子出声,听上去声音平和且充满磁性,是名中年男子的声音:“要飞得近了,才有可能将之击毁。”

  “可以把它引过来。”申屠念平淡道。

  身穿蓑衣的男子道:“但未必只有一只神木飞鹤。”

  申屠念道:“按照情报,青鸾学院在内变之后才有神木飞鹤,得到神木飞鹤的制造之法时间尚短,即便已经能够制造神木飞鹤,短时间内神木飞鹤的数量不会太多,到现在也唯有一只神木飞鹤出现,这便值得一赌。你现在就出手,接下来可以马上冥想恢复魂力,在战斗的最后阶段,你便还会有足够的魂力可以出手。”

  身穿蓑衣的男子想了想,点了点头,“好,赌一赌。”

  ……

  林夕走在东景陵的城巷之中。

  此时东景陵的各处城巷已经被堵得彻底像个迷宫,即便是驻扎在一处的一些军队,没有其余地方的将领指引的话,进入别的区域的街巷,也会不可避免的迷路,除非全部在屋顶上面翻阅,或者一路破墙而行。

  然而因为有着唐初晴的城防布置图,林夕行走在东景陵的街巷之中没有任何的障碍,他一路走向接下来会最早遭遇大莽军队的最外围。

  云秦的大祭司袍自然能够第一时间吸引云秦军士的视线。

  当看清楚火红的大祭司袍上的花纹,看清这名大祭司还背着一个很大的木箱,又看清林夕的面目是如此的年轻,所有沿途看到林夕的云秦低阶军士,也都马上反应了过来这是谁。

  他们瞬间变得激动、振奋。

  在一处街巷,数名军士正在奋力搬动一块厚门板,想要将之覆到一处掩体的孔洞上去。

  陡然之间,他们觉得这块厚门板一轻,惊讶的抬起身来时,他们发现是一名身穿着大祭司袍的年轻人帮了他们一把。

  他们看到了祭司袍上的花纹,也看到了周围军士激动、尊敬的神色,他们也顿时反应了过来这名年轻人是谁。

  “林大人…”在纷纷心头震颤着对林夕行礼之后,有一名军士忍不住问道:“林大人,我们这一战,会胜利的吧?”

  “不知道。”

  面对这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林夕摇了摇头,看着他和其余的军士,道:“但不管如何,我们不会让出这座城…除非我们都战死在这里面。”

  没有得到肯定的回答…但这个回答,更是让这些军士心情更加激动难言,他们都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都对着林夕肃穆的行了一个军礼。

  就在此时,林夕的眉头蹙了起来。

  一声尖锐的箭啸声如鹰啸般在空中响起。

  他眼睛的余光里,始终注意着的那道黄光,开始略微往下降落。

  这是他和边凌涵约好的,发现敌军主帅时的讯号…在他和边凌涵的约定里面,发现对方主帅,便可以尝试刺杀,毕竟边凌涵所有力量配合大黑发动一击的话,即便不能直接杀死一名圣师,也能让圣师受不轻的伤势。

  只是在林夕此刻的直觉里,现在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哪怕他相信边凌涵的判断力,但他直觉对方的主帅露面的时间太快。

  只是觉得有些不对,他也没有时间太多的思考,便行云流水般掀开了背上的木箱…木箱里面,有两具弓。只是一息的时间,他便拿起了那柄相对略微节省魂力的深红色巨弓,朝着黄光的方位,射出了一枝响箭。

  ……

  一道火光出现在云秦城墙上方。

  出现在那面很老很破的南摩**旗下方。

  申屠念展示自己身份的方式十分简单,只是释放出了一道唯有炼狱山申屠氏才能释放出的恐怖火焰,将一架残破的云秦守城弩车直接烧成了融化的铁汁,顺着城墙像熔岩流下,在细雨中冷却,灼得雨丝发出刺耳的嘶嘶声。

  此刻大莽大军中,身穿炼狱山神袍的修行者有不少,然而拥有这样强大力量的,却唯有他一人。

  这便足以证明,他便是大莽七军统帅之一的申屠念。

  他认为在自己身份的吸引力之下,神木飞鹤上的人自然会找到他露面的理由,譬如说此刻大莽军队的士气,需要他的出现来提振。

  事实上,在他身上发出耀眼火光,身上红袍的符文如同熔岩一般散发出火星和浓烟之时,神木飞鹤上负责瞭望的一名云秦将领,就已经断定了他的身份。

  对于边凌涵而言,申屠念至少是圣师,即便不是总统帅,也至少是副总统帅,已经满足了她出手刺杀的条件。

  但她此刻不是她自己,她是林夕的眼,是林夕的手,所以听到林夕发出的那一声响箭声,原本已经取出大黑的她没有任何犹豫,停止了出手的准备,神木飞鹤马上朝着林夕发出响箭的方位飞掠了过去。

  ……

  大莽的步军已经彻底占领东景陵城墙,后继的部队也已经到了城下。

  七名佩剑的宫廷剑师此刻都皱着眉头,看那只神木飞鹤掉头飞走。

  他们环卫着的马车之中,又传出了温和的声音,“你们现在又看到了什么?”

  这七名修行者互相望望,都是面露尴尬和羞愧之色。

  他们明白马车中他们的老师当然不想听到他们回答看到神木飞鹤飞走这样浅显的东西,此时他们也已明白,他们马车中的老师是担心不能在东景陵一战中活下来,所以这一路上,这一战开始之后,才会比平时多许多话,想要尽可能的多教他们一些东西。但他们此时却是谁都想不出这只神木飞鹤掉头飞走,其中蕴含的深层次的意思。

  “中州城里的修行者,曾用烟火气来形容修行者的战斗。修行者的战斗,也有如做菜,色香味俱全。”马车中人一声轻叹:“方才两声响箭,你们也都应该隐约听见,只是你们只是听见响箭,却没有注意到两声响箭间隔极短,唯有控弦纯熟到了极点的,才会如此流畅的马上回应一响箭…所以那发出第二声响箭的,便极有可能是一名强大的箭手,再观这神木飞鹤往那处响箭处去,这个可能性便更加大了数分,再做推测的话,便极有可能是去接那名强大的箭手过来,一齐刺杀申屠将军。”

  七名俊逸的剑师互望了一眼,细想之下,心中既是尊敬,又是羞愧。

  “观烟火气,同样是立身保命之道。能够知道有强大的对手来临,才能做出选择,逃离或者应战。否则已有风吹草动而尚且不知,等到一名超出你许多的修行者突然杀到你面前,再跑就来不及了。修行这种东西,不仅靠毅力,还靠活得长。你们能再活个三四十年,即便际遇差一点,也至少能够成就圣师吧。”马车中人语重心长的轻叹道。

  一名剑师尊敬道:“多谢师尊指点…既然如此,申屠将军会不会有危险?”

  “他当然是主动吸引对方出来,有什么危险。”马车中人一笑,道:“接下来,当然只是要欣赏我们大莽公孙先生的箭技,或者欣赏这名云秦箭手的箭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