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二章 唐藏的两柄剑

第四十二章 唐藏的两柄剑

  冬去春来,草长莺飞,万物变化,不管是细微还是宏大,总有既定的轨迹可循。

  抛起的石头,不管往天空丢得多高,终究会落下,同样大小的黄金,比起同样大小的白馒头,总归是沉重,水流总归会往低处流…这些都是天地之间的轨迹和道理,生长在这个世间的万物灵长,不管有多强大,都不能脱离这个本源。

  一千普通重铠,尚且可以耗尽一名圣师的魂力,可以堆死一名圣师,更何况是一支全部身穿夜魔重铠这样的魂兵重铠的千人军队。

  这支军队,已经是大莽主军中最为重要的一支战力。

  这就像大人和小孩打架,大人怎么会反而被小孩一拳打倒?

  在钟城和林夕相继出现时,手持橘黄色短剑的黑衫男子信心的确已经动摇,他也直承了自己没有足够信心,但若是基本的道理都被推翻,那对于他而言,这个世界,他的修行,也根本没有意义,如果不战,难道去怀疑这整个世界,怀疑自己过往的整个人生?

  修行者的力量来源于自身和天地,而即便是自身,也只是立足于这天地间的灵长,若是连这天地都无法依靠,那如何还能在这天地间立足?

  所以这名手持橘黄色短剑的圣师,最终还是决定一战。

  他身旁的蓝衫圣师亦然。

  ……

  一尊尊钢铁侠般的夜魔重铠已经进入虫鸣巷。

  手持橘黄色短剑的黑衫男子看到林夕还在和夜莺、钟城等人说话,只是声音极其低微,又侧转着身体,在雨雾夜色之中,这名黑衫圣师也不可能通过读唇等手段,看得出林夕此刻在说什么。

  让魂兵重铠军先行消磨一些对方的魂力,应该是此刻最好的对敌方式,然而这名持剑的黑衫圣师觉得已经不能再等,因为再等下去,他的信心会更加不足,意志和剑势将会更加软弱。

  于是就在此时,在他深深的一个呼吸之间,他松开了手。

  他手中的橘黄色小剑,便一振飞起,直往高空射出,一闪消失在雨丝中,再一闪,就已经化成了一道惊虹,出现在林夕的头顶上空,在空中绕出弯曲的弧线,切向林夕后侧脖颈。

  林夕没有动作。

  他身旁的高亚楠和姜笑依也没有动作。

  因为他们还没有这种和圣师直面为敌的能力,这两名御剑圣师的对手,是钟城和夜莺。他们需要做的,只是不让那些大莽魂兵重铠来阻扰钟城和夜莺与对方两名圣师间的战斗。

  动的是钟城。

  这一道剑光对于一般修行者而言已经快到了极点,如从秋雨中直接透出,但他却偏偏还来得及往前跨出一步。

  一步跨出,便烟火气大作。

  他的身外激起了一道道狂风,无数细小的雨珠往外吹出,旋转着,形成了一面面透明的镜子,使得他和林夕等人身外的空间,都变得朦胧且不太真切。

  同时,他的双手抬起,虚抱,双手间尽是光华,如同抱起了一轮明月。

  一击道,明月锤。

  他很简单干脆的,一锤砸向了这道橘黄色飞剑。

  然而就在此时,在林夕等人已然来不及反应的极短时间里,这道橘黄色飞剑的光华急速黯淡,两团更为猛烈的元气波动,如同两朵莲花一般,在黑衫圣师和蓝衫圣师的面前同时泛开。

  凌冽的剑气将雨丝激成了一道道白色的细丝,在空中蔓延,且因为带着的力量,在空中经久不消,形成了一副副凝固的画面。

  一道象牙小剑,和一道蓝色的小剑,同时从黑衫圣师和蓝衫圣师的袖中飞出,带着磅礴的力量,贴地疾飞,一齐刺向夜莺!

  黑衫圣师面上的黑巾和蓝衫圣师脸上的白色面具在此时都已被两人身上狂暴的气息所震碎,然而此时两人的身份,也已经用不着掩饰。

  在昔日谷心音和云海联手刺杀唐藏皇叔时,这两柄飞剑也曾出现过。

  象牙小剑名为“圣天象”,蓝色小剑名为“智慧海”,皆出自唐藏。

  所以这名黑衫圣师便是昔日唐藏皇叔萧湘座下第一高手,唐藏第一剑师韩胥子。蓝衫圣师,自然便是萧湘的养子,萧慧海。

  无论是韩胥子还是萧惠海,在萧湘被谷心音所杀,唐藏新皇和夏副院长之间达成了一些秘密协定之后,在唐藏便已无立足之地,所以这两人,便最终加入了大莽和云秦,炼狱山和青鸾学院的战争之中。

  对于韩胥子而言,在和云海的一战中,他输掉的不只是立足之地,输掉的还有骄傲和勇气。

  在面对修行和战斗都会产生畏惧之时,即便是圣师,也就像是越过了自己一生中的最高峰,然后已经开始走向末路。

  恐怕只有击败一名名强大的对手,才能令自己恢复先前的境界,才能将自己从末路上拉回来…所以韩胥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谨慎,他和萧惠海脸上的黑巾和面具,不只是要掩饰他们的身份,而是要掩饰他的这出手一剑。

  那一道橘黄色小剑,看似凌厉,实则只是“假剑”。

  这种瞬间放开一柄飞剑,将全部的力量“切”到另外一柄飞剑,说起来简单,但实则就像将水贯入一个大缸的瞬间,又要将那个大缸的水马上弄出来,放到另外一个缸里。要做到行云流水,不露痕迹,不知要多困难。

  韩胥子不知道除了自己,这天下间还有谁能够做到。

  且他也从未在世间正式动用过这样的假以致真剑…钟城的明月锤一击便动用全身的力量,最为暴烈,如将自己都搬了起来,砸出去,在已经被他假剑所吸引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来得及变势的。而夜莺虽强,却依旧不是倪鹤年的对手,自然不可能抵挡住他们两人的全力一剑。

  所以在他的心中,这一剑,夜莺已然必死。

  两道飞剑,极为默契,一前一后的分别飞刺夜莺的心口和后腰,且其间间隔出了一丝极小的,圣师都不可能反应的时间差。

  面对这两柄飞剑,夜莺做出了选择,她一指敲击在了手中提着的长刀的刀尖上。

  数十条细如蛛网的裂纹沿着刀身弥漫,如同骤然形成了许多条符文,当的一声响起的同时,无数丝力量震荡出的音波,骤然降临她的后方,击中那一柄先至的蓝色飞剑。

  夜莺只可能阻挡一剑。

  她选择了阻挡先至的蓝色飞剑。

  韩胥子的象牙小剑如魅影落向夜莺的心脉,感到成功就在眼前,感觉如自己指掌一般的飞剑已经要刺入对方的血肉之中,韩胥子难以抑制的振奋起来。

  然而下一刻,他的眼中充斥极为复杂的情绪。

  因为他感知到,钟城的所有力量,从怀中喷薄而出,如一轮明月压下,钟城的明月捶砸下,砸的不是他的那一道“假剑”,而是重重的砸在了他的真剑,和他身体魂力气息相通的圣天象剑上!

  这一瞬,已然无法更改。

  蓝色小剑猛的一震,剑身上出现了无数透明的丝缕。

  萧惠海的脸色变得雪白,手指间洒落数滴鲜血,蓝色小剑急剧的掠回。

  明月崩散,钟城的两道袖口全部裂开,破碎,肌肤上出现一条条极细的割裂伤口。

  他吐出了一口血。

  同时,象牙小剑全部碎裂。

  一些碎片倒飞落在远处韩胥子的身上,无形的力量顺着他的魂力通道,震荡着,冲入他的体内,如一些明月的碎片,也打入了他的体内。

  韩胥子的身上出现了五六个细小孔洞,象牙小剑的碎片从他的身后飞出,掉落。

  他身上的这几个细小孔洞都射出了一道细细血箭,他的口鼻之中,也同时流出粘稠的鲜血。

  钟城摇了摇头,直接坐了下来。

  他和倪鹤年的一战,已然受了严重的内伤,这一击之下,他也已无再战之力。只是他能肯定,自己也至少换了对方的韩胥子,所以他虽有些遗憾,脸上却还是浮出了一丝满足的笑意。

  韩胥子也跌坐了下来。

  飞剑碎,内腑重创,他的伤势比钟城更重,然而伤得更重的,是他的内心。

  越是高阶的修行者,尤其是到了圣师这一阶,战斗往往是表面上看似简单,实则玄奥,极快便轻则负伤,重则分出生死。

  圣师之间,一两个呼吸,一个回合之间便分出生死,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在旁人看来的一两个呼吸的时间里面,圣师却是将自己一生所悟,一生修为都砸在了里面。

  所以在这极短的时间内重创到不可收拾,对于韩胥子而言不难接受,让他无法接受的是没有道理。

  所以此时他的大脑还是空白的。

  ……

  萧惠海受的内伤要略轻一些,依旧能够出手,且双方各去一名圣师,这整体局势依旧对他们这方有利,所以他的内心激荡也要略轻一些。

  此时他更多的只是恐惧。

  “他们只有这几个人,杀死他们!”

  他召回自己的蓝色飞剑,悬于身前,同时对着身后已经涌至的一尊尊夜魔重铠厉声发出了命令。

  他不会再选择自己去拼命,而会选择依靠这些重铠,磨死眼前的这些敌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