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三章 到底是谁可惜

第四十三章 到底是谁可惜

  屋毁、墙碎、瓦飞。

  顷刻之间,虫鸣巷的两侧民宅、院墙,便被一尊尊浑身闪光的魂兵重铠野蛮的冲撞崩塌,数十尊高大的金属身影在碎石碎瓦碎土飞扬中悍勇的从四面袭来。

  钟城坐在湿漉漉的地上,已经没办法动。

  夜莺也没有动,因为她的对手,始终是那柄蓝色小剑,且先前林夕对她和钟城说的每一句话,都准确无误,所以她更加确信将神的传说是真的,她此刻的眼中便只有萧惠海和那柄蓝色小剑,没有周围涌来的重铠军士,她便等于将自己的性命全部托付给了林夕等人。

  因为谁都清楚在对方飞剑的牵制下,在很短的时间内,他们这些人就会被团团包围,成为这支重铠大军的中心,前后左后全部都是一样,所以林夕、高亚楠和姜笑依三人只是随意的品字形站立,将钟城和夜莺护在了中心。

  ……

  魂兵重铠,本身就是战场上对付强大修行者的最强大手段。

  即便是从这些铠甲中的最薄弱处攻入,同样要消耗不少魂力,圣师的千人敌,其自身的魂力,也只够杀死千名普通重铠军士。所以如果圣师要是不逃,就站着和一千尊魂兵重铠打,是绝对打不过的,在杀死一千尊魂兵重铠之前,圣师的魂力,也早已经耗尽了。

  圣师当然可以比一般修行者更精准的控制魂力的消耗,只是打破一块豆腐,就只需要很少的力量,但要打破一块钢板,不管怎么控制,却势必要有那么大的力量才行。这是个很容易理解的道理。

  一千尊魂兵重铠…是极其恐惧的力量,也唯有在这种六七万数量级的军队,且在这种重要的战役之中,才有可能出现。

  在数十尊夜魔重铠像一具具通电的机器人从四面八方涌至的瞬间,后方稍远一些的地方,汇聚而来的夜魔重铠也已经形成了一道环形的金属围墙。

  这是会令圣师都惊悸和绝望的景象。

  然而林夕和高亚楠的面容却十分平静,青鸾战神铠的内里,姜笑依的面容也十分平静。

  细细的雨丝落在林夕身上的大祭司袍上,凝结成一颗颗的水珠,显得十分美丽。

  林夕反手打开了身上负着的很大木箱,从中取出了一件黑色的东西。

  夜莺和钟城动容。

  远处的萧惠海面容微僵,后退了半步。

  这世间,唯有一件魂兵,在展露的瞬间,就可以让三名强大的圣师如此表情。

  所以林夕手中这件黑色的东西,只可能是大黑。

  林夕的三根手指落在了三根黑色的弦上。

  一道极细的黑光随着三根黑弦的震荡,倏然飞出,连一丝风声都没有带起,准确的绕到了距离他最近的一尊夜魔重铠的后颈,从两片铠甲的嵌合处钻了进去。

  一蓬血雾震开,这尊急速前冲的夜魔重铠骤然失去了力量,随着惯性,堕落在地,在一地的碎石和泥水中滑行,直到林夕面前三尺处才停住。

  林夕的三指不停的在三弦上跳动,淡黄色的魂力光华在黑色的弦上就像精灵般跳动,他就像在奏琴一般,不停射出一道道细细的黑光,每一道黑光飞出,他身前便都有一尊夜魔重铠在惨嚎中倒地。

  他这种对敌的景象很优雅。

  相比他,吉祥和高亚楠的对敌便很野蛮、暴戾。

  吉祥黑黑的,肥嘟嘟的爪子在高亚楠的肩膀后面伸了出来。

  然后它面前的所有雨滴,便全部变成了一片片鹅毛大小的雪花。

  数名夜魔重铠军士的身上爬满了藤蔓般的白霜,不知因为寒冷还是惊惧,动作骤然变得缓慢而僵硬。

  高亚楠的动作更加的粗暴,她毫无淑女风范的一拳击出。

  那一片片雪花,在她的一拳之下,便变得更加寒意大作,变成了一小片薄薄的兵刃,随着狂风,冲击在一尊尊夜魔重铠军士的身上,从铠甲的最薄弱处,切了进去。

  姜笑依的对敌,相比之下,看起来很效率。

  他先用手中的长枪刺杀了三尊夜魔重铠,等到他面前的夜魔重铠已经聚得十分多了,他身后的七条青色金属尾翎便飞绕到了他的身前,解体,变成无数的青色飞刃,激射而出,将他面前聚集的十几尊夜魔重铠全部击倒。

  真正的青鸾学生和青鸾学院讲师、教授,都是不能用一般修行者的标准来衡量的。

  这样的杀伤,使得服用了魔眼花炼制的药物的这些大莽重铠军都陷入了惊惧,位于前列的军士甚至一时不敢上前。

  然而和所有军队掩杀修行者的场景一样,前方的军士惊惧,后方没有第一时间看到前方景象的军士,却依旧士气十足,依旧在前进,尤其看着周围密密麻麻都是自己的同伴,他们便会觉得自己极其强大,所以前面的军士,即便想往后退,也根本退不了,依旧被后面的军士堵着,挤着,往林夕等人的身前压来。

  惨叫声,咆哮声,魂力在魂兵重铠符文中流动时金属的独特嗡鸣声,沉重的金属身躯洪亮的冲撞声,在林夕等人的身外不断的响起。

  倒下的重铠军士,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在他们的身外,形成了一堵金属斜坡墙,鲜血从金属的间隙中不断流出。

  夜莺的眼瞳猛地紧缩。

  倒下堆积的重铠让她的视线有一个间隙无法看到萧惠海,就在她往旁边跨出一步,再次从魂兵重铠的缝隙中看到萧惠海时,她看清楚一直悬浮在萧惠海身前的蓝色小剑已经不见了。

  萧惠海身外的雨丝全部在沸腾般的震动着,只是这种程度的磅礴魂力震荡,便足够说明他在御使着这柄飞剑。

  然而这柄飞剑去了哪里?

  在被这密密麻麻的魂兵重铠身上的魂力震荡得支离破碎的潮湿空气里,她一时无法感知到这柄飞剑。

  她的心中,寒意骤生。

  ……

  “铮”的一声轻响。

  这是林夕面前的一尊夜魔重铠后颈处铠甲内里的锁片被箭光刺透时的声音。

  这尊夜魔重铠的颈椎被切断,如同一滩烂泥般倒下。

  然而就在他倒下的瞬间,那柄蓝色的小剑,贴着他的后背铠甲,飞滑而出,挑向林夕的喉结!

  对于萧惠海而言,林夕始终是最大的威胁。

  杀死林夕,接下来重铠军自然也可以逼得夜莺出手,将这几人全部磨死…哪怕只要杀死林夕,他便退走,林夕的死亡,或许也能彻底决定整个东景陵的战局。

  夜莺没有很快感知到这柄飞剑。

  所以她没有足够的时间应对。

  这一瞬间,她的苍老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绝然的神色,手指再次狠狠的敲击在刀尖上。

  她手中这柄已经布满无数蛛网般裂纹的长刀骤然分解,每一条裂开处,都发出了一道凄厉的音浪。

  蓝色飞剑像飞蝉的翅膀一般急速震颤,往后飞退。

  “噗!”“噗!”“噗!”…数声,蓝色飞剑的退路上,林夕正前方的数尊夜魔重铠中的军士,全部肠穿肚烂而死。

  萧惠海的身体晃了晃。

  这一瞬间,他不知道连续灌输了多少道魂力,才削减掉了飞剑的震颤,令得自己的飞剑没有损毁。他的双手酸麻得都令他自己有种想要扯掉自己双手的冲动,然而远远的看着夜莺,他的眼神之中却是闪现出了一丝欣喜。

  “江家的音震之法的确很强,甚至可以隐隐克制飞剑…但可惜的是,你原本就带着伤。”他看着夜莺,遥遥的出声。

  此刻的夜莺,已经拔起了插在她面前的另外一柄刀,只是她脸上的每条皱纹中,都在渗出血水,看上去异常的惨烈和凄厉。

  林夕和姜笑依、高亚楠击杀这些夜魔重铠军士的速度很快,此时依旧没有一尊夜魔重铠能够对他们造成真正的威胁,但就算是动用大黑,使用起魂力来最为节省的林夕,魂力的消耗速度也是十分迅速…更何况林夕体内的魂力本来所余不多。接下来林夕等人的死亡,最多也只是半停之内的事情。

  “虽然我很擅长装酷这种事情,但这种时候我也没有什么心情装酷装冷漠装玄虚。”然而神色疲惫的林夕,却是反而平静的笑了笑,“可惜是可惜,只是可惜的是你们…你们的动作太慢了一些。因为你们的没有信心和一些废话,不敢决然一战,所以你们自己浪费了一些决定胜负的时间。你是圣师,你仔细听听的话,便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了。”

  萧惠海的脸色大变。

  飞回他身前的蓝色小剑倏然一低,差些直接落地。

  他耳中充斥得最多的,依旧是魂兵铠甲的震鸣声,然而此时,他终于听到了一些截然不同的震鸣声,不属于夜魔重铠的震鸣声。

  他的呼吸停顿了。

  一声声厉吼声和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在下一刻就轰然响起。就像整个天地都变成了金属,在他的脑海之中撞击、轰鸣。

  “咳…”

  他发出了一声轻咳,咳出了些血丝。

  此时,就如当天和谷心音战斗一般,他的斗志和信心已经全部瓦解。他的身体往外飘飞而出,直接不管这里的大莽夜魔重铠军,直接乘着夜色,往外逃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