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四章 第二件东西

第四十四章 第二件东西

  前赴后继,几乎要将林夕等人淹没的夜魔重铠军士也发现了这种异音,这种异音就像巨大的浪潮,反而从数个方向要将他们淹没。

  在终于弥漫到全军的惊恐之中,这些大莽军士的视线之中,出现了一尊尊比他们的身躯更为庞大的青色金属身影。

  云秦的制式重铠中,比夜魔重铠一眼就看上去庞大的重铠,便唯有青王重铠。

  青王重铠的重量本身要比夜魔重铠沉重许多,平时夜魔重铠还有比较轻灵和节省魂力的优势,但此时在这种密集冲撞厮杀之中,青王重铠却绝对是夜魔重铠的克星。

  此时青王重铠的数量虽然不明,但光听外围的声音,都绝不会少,且自己一方的圣师都已经开始逃跑,中心区域的军士早就已经被杀得怕了,往外翻涌退却的军士,便很快占据了主流,这支在整个大莽前军都可以占据举足轻重地位的强大魂兵重铠军变成了互相挤压的金属潮水,然后彻底开始散乱,混乱,溃败。

  此刻的萧惠海强迫自己根本不想这一战的过程,因为他在逃跑前的那一瞬间,便已觉得,如果自己仔细去想的话,便会觉得这整个世间都欺骗和背叛了自己,他便或许逃都不想逃了。

  现在,他唯一的想法便是不想死,想活着逃离这个让他绝望和觉得毫无道理的地方。

  只是有些人不想让他逃。

  因为他毕竟是圣师。

  即便再落魄的御剑圣师,哪怕再被押着上战场,一柄剑也依旧可以杀死许多人。

  在他开始逃入黑夜之中时,夜莺便已经提着刀,开始追击。

  在混乱轰鸣的无数金色身影中,脸上的皱纹里全是血水的夜莺像最快的风一样穿行。

  她就像变成了一只真正的夜莺。

  景物在萧惠海的视线中飞速倒退,全部都是黑色的流影,他根本不管是哪条街巷,只往城墙方位逃离。

  厮杀的重铠军的滚滚声浪都被他甩在了后面。

  夜莺的身影在云秦重铠军的外围便停了下来,她身体微晃,但没有倒下,然后她一指,敲击在手中的长刀上。

  这一指落下,她的手指震得粉碎,她手中的长刀,也震得粉碎。

  萧惠海一声惊骇的大喝。

  他袖中的蓝色飞剑再度飞起,在身后一瞬间不知划出了多少道剑影,形成了一片蓝色的流瀑。

  蓝色的流瀑上瞬间出现无数条白色的丝痕。

  然后他这柄蓝色飞剑上的光华彻底黯淡,蓝色飞剑上的符文之中掉落出不少细微的金属粉末。

  这柄飞剑,就如变成了一截锈铁,就此掉落在地。

  萧惠海喷出了一口血,冲得他前面的土墙上如有无数朵红梅开放。

  他想要继续跑,想要跃过面前的土墙和宅院。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土墙上出现了一个洞。

  一双比铁还硬的双手从洞中伸出,掐住了他的喉咙。

  他的身体还在往上跃出,但是咔嚓一声,他听到了自己颈骨的碎裂,他看到了自己原先看不到的身后的夜空。

  这名唐藏御剑圣师最后的意识,便是反应过来自己的脖颈被人扭得连头颅都翻转到了后面。

  然后他便失去了意识,死在了云秦人的手中,死在了云秦的土地上。

  ……

  姜笑依和林夕、高亚楠都停留在了原地,没有追击那些溃散的,或在逃离的过程中和云秦的青王重铠厮杀的夜魔重铠,在连续不断的急剧喷涌魂力下,他们身体的每一条经络和每一块肌肉也在抽搐。

  时间虽短,但三人的身外,也已经躺下了近两百具夜魔重铠。

  这种每一击都要面对数名扑上来,近乎大魂师战力,且身体比大魂师还要强大的重铠的战斗,也让他们很快接近了极限。

  “这世间果然没有任何一名修行者是无敌的。”

  林夕将大黑装回木箱,忍不住轻声说道。

  就在此时,满是血水的乱石间,突然站起了一个人。

  他是和钟城两败俱伤的唐藏第一剑师韩胥子。

  他显然已经伤重到没有极佳的药物就会很快恶化死去的地步,连站起来都是凭着一口气在支持,也不知道在方才那些夜魔重铠的溃败中,是如何才不被那些沉重的金属身影踩中、撞中而活下来的。

  林夕揉捏着自己酸疼发麻的手指,平静的看着他。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大一个城,你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那些青王重铠会及时赶到。那些青王铠甲的魂力也所剩无几,分明是长途奔袭,直冲这里…唯有早就知道这里会有夜魔重铠军和这样的战斗发生,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韩胥子突然身体又矮了下去,他是对着林夕跪倒了下去,想要在临死前,乞求获得一些解答:“为什么,为什么钟城能知道我那一柄假剑…这根本是不合道理,没有道理的事情。”

  林夕有些怜悯的看着这名跪倒在地的唐藏第一剑师,摇了摇头,轻叹道:“如果我告诉你,我能预知这里发生的事情,你又会相信么?”

  韩胥子摇了摇头,他依旧乞求般的看着林夕,他依旧认为必定有别的原因。哪怕林夕告诉他,他的感知天生比别人奇特,能够感知到这里所有人的气息,他也还能够勉强觉得这有些道理。

  “我选择尊重你,至少尊重你的修为和成就,所以我也不想欺骗你。”林夕看着他,认真道:“这个世界的人不能飞出这个世界,但不代表着不存在这样的道理,不代表着不合道理…只是这个世界的人无法理解,不理解,不是不存在道理。”

  “不理解,不是不存在道理?”韩胥子惨笑了起来,又很快的哭了起来,“这让我怎么理解?”他哭着,声音越见低落了下来,垂下了头,慢慢再也没有声息。

  看着这名圣师最后犹如精神失常般死去,林夕摇了摇头,心想,即便我对亚楠说了那么多,解释了那么多,她都不能理解电视电脑是什么,都只能理解为我和张院长做了同样一个梦,你又怎么会能够理解什么叫做能量,更怎么可能理解什么平行世界平行宇宙,时间空间的概念呢?

  更何况,这些东西,那个叫爱因斯坦的老头都未必全部搞得懂,自己和张院长都懒得去想,你又怎么会明白?

  ……

  ……

  细雨又有些停歇。

  申屠念站在东景陵西南侧的一片街区前,他面前的街区已然成为一片废墟。废墟之前,更深处的街巷之中,却是各种兵刃声音如同潮水一般翻涌,甚至超出夜魔重铠军和青王重铠军交战的烟火气。

  这片街巷本身是一些挑夫、租住户聚集之地,但在战斗爆发之后,大莽军方将领敏锐的察觉出这一带云秦军方还没有来得及进行多少布置。

  诺大一个城池,在大莽的一些战略意图明确至今,唐初晴的时间并不宽裕,当然不可能将整个城池都布置得固若金汤。

  这西南侧,方圆数里的地方,便相当于就是云秦军方的一个软肋。

  大莽军队自然想从这个可以损伤较小的地方切入,云秦军队自然要设法封堵,在双方的调集之下,大莽军队总共砸入东景陵的七万大军,倒是有一万六七千聚集在了这里,云秦军队投入在这里的军队,恐怕也和大莽军队的数量相差无几。

  所以这一带的街巷,反倒像是成了东景陵的主战场之一。

  厮杀十分惨烈。

  大片大片的街巷在来回的抢夺和战斗之中彻底变成废墟。

  往往要街巷彻底变成废墟,无法藏匿和阻碍大规模军队穿插和阵型推进之下,云秦军队才会放弃这些地带的争夺。

  照这样下去,双方目前投入的超过三万的总军力,倒是有可能在这里到城中心的地带耗光,但在耗光之前,却恐怕无法推进到一定深度,让后继的大莽军队形成有意义的穿插分割。

  数名骑者从夜色中冲出,在距离申屠念还有百步之时,其中一名骑者便扬手开弓一箭,射向了申屠念。

  申屠念伸手,如捉一片树叶般,捉住这枝没有多少力量的箭矢,扯下箭杆上缚着的羊皮小卷。

  只是看了一眼,申屠念身外的空气,便骤然炙热了数分。

  “有何大变?”

  一个温和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发出。

  他的身后,便是七名宫廷剑师环卫着的那辆马车。

  申屠念转身,缓声道:“韩胥子和萧惠海这两柄剑折了,夜魔重铠军被城中青王重铠军击溃。”

  七名面容俊逸的剑师闻声面色都是更加苍白,马车中人一声轻微叹息,不再出声。

  申屠念对这马车中人的态度,却依旧保持着尊敬。

  他身上的气息炙热,但心中却是寒冷…这两名原本承担着突袭打通那条要道的重任的御剑圣师的死去,以及最为强力的夜魔重铠军的溃败,已经让大莽这一方陷入了劣势之中。

  现在,只有看他手中的第二股决定性的力量,能否彻底扳回这样的劣势。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申屠念伸出了手,对着后方等待着的军队发出了一道军令。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