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五章 生化危机

第四十五章 生化危机

  十几辆马车从申屠念一直没有投入战斗的大莽军队中行驶而出,这支大多由骑军组成的大莽后军之中,绝大多数将领看着这些马车,心中都开始弥漫十分异样的气氛。

  粮草等物资、尤其是军械和一些修行者,是一支军队的机密,唯有军中一些最高阶的将领,才会知道整个全军的机密。

  军中的中低阶将领,也绝对不会去管不属于自己部属的事情。

  先前看着这些都用黑雨布蒙着的马车,所有这些大莽将领自然认为也是一些强力军械,然而在先前的攻城战中没有动用,到此时寸土必争的雨夜巷战之中受命而出。而且所有大莽将领看到,赶着这十几架马车的,都是身穿血样神官袍的炼狱山神官…这便让这些用黑雨布蒙着的马车,显得分外的诡异和神秘。

  马车在街巷废墟中前行,接近大莽军队和云秦军队的交战处,周围已经偶有流矢落下的地方,才在一列大莽箭军后停了下来。

  这一列数百名大莽军士在药力的作用下,丝毫不见疲惫,十分亢奋,且没有多少恐惧,然而见到一名名身穿神官袍,头戴着高帽的炼狱山神官,这些亢奋中的大莽军士还是都陡然紧张起来。

  这些炼狱山神官冷漠的看了一眼前方的这些军士,然后掀开沉重的黑雨布,进入了车厢。

  位于最前的一辆马车车厢内里的,是一名面色雪白的年轻炼狱山神官,他缓缓的打开了车厢中唯一一个长方形赤红色金属箱子的锁扣,然后手指一弹,弹入了一些药末。

  这个赤红色金属箱子内里原本十分平静,但这些药末飘洒进去的瞬间,便响起了沉重的喘息声。

  只是两三息的时间,整个沉重的赤红色金属箱子轰然一震,两个黑色兽头从箱口探出,雪白森森的牙齿直接就往这名炼狱山神官的腿部噬去。

  这名炼狱山神官没有任何的动作。

  然而这两个兽头却似嗅到了某种令其不敢触碰的气息,猛的一僵,然后蓬的一声,一团黑影掠过这名炼狱山神官的身侧,撞在车帘和车帘外的雨布上,发出一声大响,冲撞了出去。

  ……

  所有这十几辆马车前方的大莽军人不知道车厢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只是看到这些炼狱山神官掀开雨布,进入马车之中后,这些马车之中,便响起了一些令人心悸的沉重呼吸声。

  接着,蓬蓬蓬的声音连起,一道道显得强健至极的身影,便如电般从这些马车中射出!

  一名大莽校官瞬间惊呼失声。

  他看到,这一道道黑影,全部都是一头头身上皮毛黑得近乎流油的黑犬。

  这些黑犬的身体只有普通土狗的一半大小,但身上的肌肉,却是一条条鼓起,如同钢筋一般,最为关键的是,每一条黑犬,都有两个头颅…两个极其狰狞,犬牙如同雪白锯齿,眼睛是血红色的头颅!

  只是那雪白锯齿上流淌的长长唾液,和那血红色的目光,这名大莽校官就直觉说不出的恐惧。

  也只在这一瞬间,距离他最近的这头双头黑犬便已经从他的身旁掠过,他只觉得身体一晃,腿上一麻,差点摔倒在地,低头看时,只见自己左腿覆着的皮甲已经被咬掉了一块,小腿上血肉模糊,已经被咬掉了一块血肉。

  一阵阵惊骇的呼声之中,十几头狰狞黑犬从这一支大莽箭军中如电穿过,一路低吼着消失在前方夜色笼罩的街巷之中,更远处,很快一声声惊骇的叫声不断响起。

  “传令下去…传令至全军。我军凡有被咬伤者,立时撤退,以最快速度到达此处,到我等这里准备接受药物治疗,否则必死无疑。”

  为首那名面色雪白的年轻炼狱山神官,看着面前惊恐和慌乱的这支箭军,看着数十名军士腿上或是臂上淋漓的鲜血,冷漠的对着身旁一直在等候着的数名大莽将领出声说道。

  ……

  ……

  雨夜凄冷。

  时间在不断的流逝。

  数十名身穿黑甲的云秦军士藏匿在一间杂货铺里,听着外面越来越为安静的声音,其中一名眉毛很浓的冷峻中年军人眉头皱得越来越深,忍不住低声道:“怎么这些大莽军队退了?”

  “我出去看看。”一名云秦军人低声道。

  浓眉中年军人摇了摇头,“再等等。”

  再等得片刻,这间杂货铺后门处悉索一响,一名云秦军人猫腰轻步进入了这间已经显得有些拥挤的杂货铺。

  “敌方陡然全线撤退了。”这名云秦军人喘息着,但极快的说道。

  浓眉中年军人眉头依旧不松,看着这名专门负责传递军情的侦察卫:“知道原因么?”

  这名侦察卫摇了摇头,“原因不明…但有确切消息,就在半个时辰不到之前,虫鸣巷处,我方杀死了对方两名圣师,且重创了对方的一支夜魔重铠军!”

  “轰!”

  因为敌军已然撤退,隐匿在此间的云秦军士也不必刻意不发出声音,一时间这间拥挤的屋子里顿时一阵沸腾。

  圣师、重铠军,这都是整场大战中决定性的力量,这的确是一个极其鼓舞人心的好消息。

  “你受伤了?”在这欢腾之中,浓眉中年军人看到这名侦察卫的一条腿上绑着的厚厚黑布,依旧在渗出血来。

  “没什么事情,被大莽放出的狗咬了。”这名年轻的侦察卫毫不在意道:“你们到时当心一些…对方放出的黑狗动作快得很,且都是两个头颅,十分凶恶。”

  “两个头的狗?”屋内云秦军人都是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跑得的确快,一刀砍下去都跑得影都没了。”年轻侦察卫笑了笑,“牙也特别利,估计一口得少半两肉…不过我看也很胆小,只敢腿上咬一口就跑有什么用,我看这些大莽蛮子也是技穷了,人不敢来打,居然放点狗出来,真是人不如狗。”

  “说的是,居然人往后跑了,弄出放狗这种把戏。”浓眉中年军人忍不住也笑了笑。

  “怎么回事?”同一时间,林夕正站在距离他们这些军人不远处的一条街道之中,问着面前一名身穿黑色锁子甲的云秦将领。

  姜笑依和高亚楠,以及神木飞鹤和李五都在他身后,而他面前这条街道两侧,至少聚集着数千云秦军士,且一些屋顶上、院落间,隐隐可见弩车及旋刃车等重型军械的影子。

  这条街道,就是东景陵西南侧挑夫里的一条主街,这方圆数里的地方,就是云秦军方的一个软肋,就是双方之前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双方投入的总兵力超过三万。

  然而在六七停之前开始,大莽军队在这一带却是骤然停止了进攻,且各处侦察卫传来确切消息,大莽先前投入的军力,都在这片地区全线撤退。

  这种诡异的情况,使得林夕等人没有过多休憩,便到了这里。

  “这些军队似乎只是后退重整集结,还没有马上调集到别处的意图。”身穿锁子甲的云秦将领尊敬而快速的说道:“只是有些不对劲的是…之前他们放出了十几头黑犬,且那些黑犬都是双头,动作如风,咬伤了不少军士。”

  “这种时候不是故弄玄虚的时候。”就在此时,一个沉稳冷静的声音从一侧传了出来。

  在一些云秦军士纷纷让路的衣甲和手中兵刃的震动声中,唐初晴从那条窄巷之中走了出来。

  看似缓慢,但只是数步,便走到了林夕等人的面前。

  他的手中,提着一头黑色双头犬的尸身。

  即便是已经死亡,但这头黑色双头犬身上如钢条般的肌肉,和口中如锯刀般的雪白利齿,还是让人直觉强壮有力和凶残。

  “这其中必定有联系。”

  唐初晴看着林夕,凝重道:“申屠念是七军统帅中,唯一一名出身于炼狱山的统帅,且是申屠氏嫡系,抛开闻人苍月的关系,他都能得到甚至比大莽皇宫还多的支持。这种犬类,是炼狱山双头烈狱犬,但炼狱山双头烈狱犬,只是炼狱山用来守山,示警的犬类,外表虽凶,平素却是连最低等的妖兽都算不上。连魂士的战力都根本不如。”

  林夕的眉头微微的蹙起,他听明白了唐初晴的意思,看着那显得异常壮硕和有力的黑色小犬的尸身,他忍不住问道:“现在这种狗的战力比平时强?”

  “速度、力量,堪比大魂师,且体积比人身小,四肢灵动,和人战斗方式不同,按战力而言,恐怕比起大魂师更难对付。”唐初晴看着林夕,点了点头,“这肯定是加诸了某些手段的烈狱犬,已经是强大的妖兽,只是明明这些烈狱犬有着杀死普通修行者的能力,为什么只是轻微咬伤些人,便马上离开?”

  “这只可能是平时训练得养成了这样的习惯。”高亚楠沉吟着,语气微寒:“会不会有毒?”

  “我已经查检过了,不像是有毒,但我的感知很奇怪,连我也不敢轻易让这样一头烈狱犬咬上一口试试。”唐初晴看了她一眼,道。

  高亚楠的呼吸骤然一顿。

  圣师的感知世界,和普通的修行者有截然的不同。感知到一些危险的时候,即便不能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但必定不会出错。

  林夕的身体在此时也骤然僵硬。

  他想到了某种可能,连嘴唇也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他看了唐初晴一眼。

  唐初晴的眉头一跳。林夕伸出手来,触碰到了双头犬口中锋利的雪白牙齿,然后略微用力,让锋利的牙齿在他的手指上割出了数条伤口。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