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六章 呕吐着的林夕

第四十六章 呕吐着的林夕

  高亚楠看着林夕,她知道林夕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然而林夕的神情却依旧让她很紧张。

  林夕看着自己流血的手指。

  在他的感知之中,除了正常锐器割伤的痛楚之外,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

  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他出声。

  但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他陷入了沉默。

  所有的人看着他的神色,都知道他找不出答案,且眼神中有种面对未知之物的莫名无助。

  一名面容忠厚的云秦黑甲军士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出声,“林大人…我的浑身似乎有点发烫。”

  这名普通的云秦军士十分淳朴,他出声的目的十分单纯,只是不想见到自己敬爱的林大人这么为难,只是想要尽可能的帮一帮林大人。

  然而他这一声声音,在这一瞬间,却使得这条街道中的空气变得更加冷凝。

  林夕霍然抬起了头,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唐初晴的眼睛些微眯起,一步跨出,狂风大作,一息间,便已到了这名面容忠厚的云秦黑甲军士面前。

  这名云秦黑甲军士连直觉的动作都来不及做出,唐初期的右手已经触碰到了他的额头上。

  唐初晴的脸色骤然大变。

  这名云秦黑甲军士只是自觉浑身有些发烫,但他触手上去,这名云秦黑甲军士的额头,却是滚烫,比起受了风寒,发了高烧的病人的额头,还要烫!

  他的手没有缩回。

  圣师阶的强大感知,使得他的手掌只是通过这名云秦黑甲军士额头上一些血管内的气血流动,就让他确定,此刻这名云秦黑甲军士体内气血的流动,甚至超出一般低阶魂士动用魂力时,体内气血流淌的速度。

  这名云秦黑甲军士此刻自然已经反应过来唐初晴是在探查他的身体状况,所以只是有些拘谨的不好意思的笑着,一动不动。

  唐初期的心颤了一下,他的手也微微的颤了一下。

  若是毒药,气血流淌得越快,毒效表现得也就越快,此刻他可以用魂力催动着名云秦黑甲军士体内的气血流动得更快,但这样做的结果…却使得这名云秦军士就是试验品,或许比平时更快毒发而亡。

  他自然明白此时该如何取舍,然而这名云秦黑甲军士质朴的笑容,却是让他产生了犹豫。

  就在此时,他的身旁有风雨轻拂。

  脸色苍白的林夕也已然到了他的身边。

  林夕的手指也落在了这名云秦黑甲军士的额头上,在唐初晴转头看向他时,林夕的手指已然发出淡淡的黄光,他体内的魂力,已然丝丝的侵入这名黑甲云秦军士的体内,推动着这名黑甲军士的气血,更快速的在体内奔行。

  这名云秦黑甲军士一声闷哼,感到了痛苦。

  只是数息的时间,他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目上,却是开始充斥一股难言的暴戾和狂躁的神色,他的眼睛,开始变得血红。

  唐初晴深吸了一口气。

  此刻他感觉到的,更多的反而是林夕的痛苦。所以他此时只是在心中佩服林夕的坚强,以及震惊于这名云秦黑甲军士的变化。

  “吼!”

  这名云秦黑甲军士陡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他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任何一分人气,任何一分神色,陡然伸出了双手,就要抱住林夕,张口一口朝着林夕的脖颈狠狠的咬下!

  “朱北!你疯了!”

  数十名云秦军人的惊呼声和大叫声同时响起。

  在这些云秦军人的心目中,哪怕这名云秦黑甲军士的痛苦是因林夕而起,此时对于林夕这么做,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

  林夕的嘴唇微微颤抖。

  他抓住了这名云秦黑甲军人的双手。

  其中传来的力量,使得他甚至必须动用魂力,才能够克制。

  “不要动!”

  他对着唐初晴发出了一声低声,但决然的声音。

  喀嚓一声,他的双手上黄光大作,这名云秦黑甲军人的双臂被他像两根棍子般往前推出,两条手臂肩膀处的骨骼一震之间全部碎裂,这名云秦黑甲军士的身体,也往后翻出,跌入后方数名军士怀中。

  他的出手远比那些云秦军人的惊呼声还要快。

  此时惊呼声才刚响起,这名双臂折断的云秦黑甲军人撞入后方数名云秦军士怀中,在这几名云秦军士想要搀扶住他的瞬间,喉咙里却是赫赫出声,直接一口咬在了其中一名军士的手上。

  这名军士一声惊呼,想要按住这名双臂折断的云秦黑甲军人,却是发现怎么都按不住,一挣之下,竟是都被掀得往后跌倒。

  “你们让开。”

  就在此时,林夕身影一动,已经又到了这名双臂折断的云秦黑甲军人身前,发出声音。

  高亚楠和姜笑依的眉头都深深的皱了起来,林夕的声音里有种异样的冷,这种冷让他们两个觉得不同寻常的同时,也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双臂已然折断的云秦黑甲军士赫赫而呼,再次扑向来到他面前的林夕。

  林夕出剑。

  四周的空气更加冷凝。

  林夕一剑便刺入了这名云秦黑甲军士的胸口,足以致命,然而这名云秦黑甲军士却似根本无所察觉一般,连疼痛都似乎感觉不到,身体竟然依旧顶着剑身前进,血肉骨骼和剑身发出令人心悸的摩擦声。

  林夕一手拍击在这名云秦军士的胸口,将这名云秦黑甲军士胸口骨骼拍碎了数根,将之往后震退,手中长剑再次刺出,一剑刺入了这名云秦黑甲军士的额头。

  所有人的呼吸在这一瞬间停顿。

  尤其那些和这名云秦军士相熟的军人们,这一剑刺入时,感觉就和刺入他们的额头差不多。

  哪怕知道林夕这么做肯定有理由,恐怕这名云秦军士必死,但这样的画面还是让他们的心脏近乎抽搐。

  然而让他们的目光更加凝固的是…即便这一剑深深的刺入了这名云秦军士的额头,这名云秦军士竟还没有死去,他的身体还在动作,还在往前…还想撕咬林夕。

  锋利的剑尖已经从他的脑后透了出来,然而他的身体还在往前动,剑身和他头颅的骨骼摩擦着,发出更加尖锐的摩擦声,令每个人的面容都十分苍白。

  林夕的手微微的颤抖。

  但他还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拔出了剑,然后再次出剑,切断了这名云秦军士的头颅。

  这名云秦军士的动作,终于停止,倒下。

  长街上死一般的寂静。

  人人都看着林夕和林夕手中滴血的长剑。

  林夕没有停留,他走向了那名被这名死去的云秦军士咬到手的云秦军人。

  “这事关东景陵里所有云秦人的生死。”他看着这名云秦军人,说了这一句,然后他的一只手握住了这名云秦军人的手,魂力再度由他的指掌之间流淌而出。

  这名云秦军人也意识到了什么,身体不自觉的战栗起来,但是他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没有做任何的抵抗动作。

  微凉的雨丝不断的洒落。

  这名云秦军人的身体,却是不断的发烫,脸上痛苦的神色,迅速变成了暴戾和毫无人气。

  一声野兽般的低吼再度响起。

  林夕的身体微微的一晃,他没有做任何阻止的动作,只是闭上了眼睛,似乎用尽此刻浑身的力量一般,推动了他脑海中的那个“青色轮盘”。

  ……

  时间回到数停之前,回到唐初晴甚至还没有来到这条街巷,出现在他的面前之时。

  他看着面前的云秦将领,打断了对方还在陈述着的一些话,直接道:“帮我传令,传令全军,最高级别的紧急军令!所有人见到大莽放出的那些双头犬,第一时间避开,绝对不要试图近身击杀,绝对不要被咬伤…所有已经被咬伤的军士,全部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到这里来。”

  这名冷峻的云秦将领一怔,他看着林夕,不明白为什么一息之前林夕还和他好好的在谈论大莽军队从这片街区撤退的军情,为什么此时会陡然发出这样的军令。

  而且他看到,林夕的脸色很苍白,就连嘴唇都很苍白。

  这名云秦将领惊疑的转身,开始不停的发出疾喝,将林夕的军令严格的传递下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林夕十分了解的高亚楠和姜笑依的心情更加沉重,他们忍不住轻声的问林夕。

  林夕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解释什么,然而在张口的一瞬间,林夕却再也忍受不住,弯腰,不停的呕吐起来。

  他吐得似乎他的整个胃都被人揉成了一团,吐得整个人都似乎在不停的抽搐。

  所有此间的云秦军人呆呆的看着他们尊敬的林大人,他们想象不出,身为强大修行者的林夕,怎么会陡然这副样子。

  这种景象,只有在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新兵,在看到异常血腥的场景时,才有可能发生。

  “怎么了?”

  提着一头双头黑犬尸体的唐初晴从偏巷里显现出了身影,看着显然已经呕吐了许久的林夕,他紧张而急切的问道。整个人化成了一条流影,急速靠近林夕。

  “不知道。”

  高亚楠摇了摇头,此刻她也不知道答案,但她还是对着唐初期做了个手势,让他不要触碰林夕,因为她明白,林夕的事情,只有林夕自己才能解决。

  林夕抬起了头。

  他依旧有些难以控制住自己身体的抽搐和呕吐感,然而他还是看着唐初晴艰难的出声:“要尽快杀死这些所有的双头犬…而且必须在保证不被这些双头犬咬到的情况下杀死它们。”

  ***

  (下面马上有第三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