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七章 不需为我们伤心

第四十七章 不需为我们伤心

  高亚楠长长的眼睫毛微颤。

  因为她是这世上最了解林夕的人,所以她能感觉得出林夕此刻的反常和这双头犬有关,只是她不明白林夕的反常,怎么会到如此的程度。

  连一座城,那么多云秦人的生死都压在他的身上,他还有什么承受不住的事情呢?

  唐初晴想问为什么,然而他看着林夕连说话都很困难的样子,想了想,只是问了三个字:“很紧急?”

  林夕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般修行者很难杀。”唐初晴看着林夕的目光,点头,没有任何的停留,转身离开,“我亲自去杀。”

  “小心…被咬到必死!”

  林夕用力的吞下泛到喉间的苦水,艰难的对着他的背影,说道。

  唐初晴的身影微微一顿,然而便化为道道虚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在林夕身旁的姜笑依和高亚楠听清楚了林夕的这句话,两人的身体也更加寒冷了些。

  …….

  大莽那十几头双头黑犬都放在了东景陵西南挑夫里这一带,再加上林夕发出的又是军中最高级别的紧急军令,所以很快,一道道急速奔跑的身影冲破了朦胧的雨帘,跑入了这条街巷,出现在林夕的视线之中。

  看着这一名名严格遵循军令的云秦军人矫健有力的身影,林夕的眼眸之中,便又多了几分痛苦神色。

  被双头黑犬咬伤的云秦军人很多,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有超过四百名被咬伤的云秦军人聚集在了这条长街之中,聚集在了林夕的面前。

  林夕止住了呕吐,他的身体也停止了颤抖,但却依旧显得有些无助…因为他的面容过于苍白,所以此刻他的身体,在宽大的大祭司长袍中,显得有些过于单薄。

  所有人都看着林夕。

  林夕留给这些云秦军人的所有印象,都是坚定和强大、无畏,然而此刻,他们见到了林夕的脆弱。

  他们在等着林夕出声。

  林夕没有先行出声,他深深躬身,对着所有这些云秦军人行礼。

  “对不起。”

  林夕出声。

  他面前的长街一震,所有的云秦军人有些哗然,他们没有想到林夕一开口,第一句出口的,竟然是这三个字。

  “对不起。”

  林夕艰难的重复了这一句,看着所有这些云秦军人惊愕不解但真实的面目,痛苦的致歉道:“我救不了你们…我已经尽力了。”

  更是一片哗然。

  一名手臂上有咬伤的云秦将领怔住,他的脸上浮出了一丝苦笑,随即他越前,尊敬的对林夕躬身行礼,“林大人,您的意思是,大莽的这犬有古怪,被咬伤者,无药可治?”

  林夕看着这名平静而真挚的云秦将领,胸口如同被人割开,塞进了许多小石子,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是的。”

  这名云秦将领可以看得出林夕眼中的痛苦,然而他却是反而洒脱的一笑,道:“为云秦战死,是我等的荣光,林大人何必自责。”

  “就是,死就死,怕什么。”

  这名云秦将领的声音刚落,外面那些云秦军人还是一片死寂,这些被咬伤的云秦军人,却是已经纷纷痛快的呼出声来。“林大人,能和你一起守城,已是我们的荣耀,我们能够为国捐躯,大人应该为我们觉得荣耀才对!”

  “林大人。”这名林夕不知名字的云秦将领恭声问道,“不知这毒什么时候才发?不若乘着我们还有战力,将我们派去前沿,我们便能多杀几个大莽蛮子。”

  所有这些云秦军人全部轰然响应,觉得林夕必然不会拒绝他们的这个请求,然而他们看到,林夕摇了摇头。

  “我不能派你们去前沿杀敌。”林夕看着他们,艰难道:“这并非是毒…你们可以理解为类似某种瘟疫一般的东西,在数停的时间过后,你们就会发病,然后你们就会丧失神智,不分敌我…且被你们咬到的人,也会很快发病,再会攻击旁人,且发病发狂的人,气力会和一般魂士的气力一般,且身体不知疼痛,除非切断脊椎,才会很快死去。”

  这名云秦将领怔住。

  这条街上所有的云秦军人也都怔住。

  一片死寂,唯有屋檐上的水滴滴落到水洼之中的声音。

  “所以我们将会很快变成一名名发疯的修行者…然后乱扑乱咬,将会使得整个东景陵都乱掉,这城里所有我们的人,反而会死在我们手里。”片刻之后,林夕面前云秦将领的声音再度响起,他认真的看着林夕,“所以林大人,才会发布这样最紧急的军令,令我们这些被咬伤的人,全部到这里。”

  林夕看着他,点了点头。

  这名云秦将领再度对着林夕深深躬身行礼:“林大人您将我们召来此处,是要给我们一个交待,要对我们致歉…但林大人您何歉之有?按照此时的情形,大人您的军令中,便应该直接将我们就地处死…所以我们所有人都要谢谢林大人对我们这一份心意…我们很荣幸和您一起守这座城。”

  “林大人,您不需要为我们伤心,因为我们和当年守坠星陵而战死的那些人一样,云秦会记住我们的名字。”一个年轻却坚定的声音响了起来,发出这声音的,却正是那一名年轻的侦察卫。此刻他年轻的面容上,闪耀着令人心颤的光芒。

  “兄弟们,为我们报仇,守住这座城。我先走一步了。”对着林夕行礼的云秦将领直起了身体,对着外围那些沉默的云秦军人笑着说了这一句,然后狠狠的反手一刀,刀光掠过,他的头颅跳跃而起。

  “手有些软,真孬。兄弟,拜托你送我一程了。”

  一名头发花白的军士对着林夕行了一礼,然后对着身旁一名壮硕的军士,摇了摇头,笑道。

  “好。”

  他身旁的这名军士点头,眼中有热泪留下。

  …

  刀光飞洒,有男儿大好头颅落下。

  高亚楠终于明白了林夕为反常到如此地步。

  在这座城里,最艰难的不是看着一些云秦人的战死,而是要亲手将他们送上死亡。

  哪怕是让他们去前线,填补在某个必须守住的阵地战死,对于林夕而言还会好受一些,但林夕要做的,却是必须让这些忠诚于帝国,对他无比尊敬的军人,死在他的面前。

  一名名视死如归的云秦军人对着林夕庄严的行过军礼,然后坦然的迎接死亡,将自己的热血,洒落在湿冷的长街上。

  外围所有的云秦军人,没有人阻止他们这些兄弟的自尽,他们只是全部对着这些云秦军人,行着军礼。

  “他带着麒麟和神鸳云游天下,他到过没有人到过的荒漠,他斩过妖魔的头颅,他在千军万马中轻取大将的头颅,他在坠星湖的荣光无人可及…”

  肃穆的,记载张院长事迹,同样是感染数代云秦人,追寻荣光的歌声再次响了起来。

  雨丝绵绵洒下。

  林夕的泪水,沿着脸庞无声的不断落下。

  高亚楠握住了他的手。

  如何能够不伤心?

  他已经尽力。

  然而就和张院长留给他的话一样,这个世上,谁都不是无敌的。

  这些军士都是在十余停的时间之前就已经被咬伤,他的时间,只足够将军令传递下去,不让这些被咬伤的云秦军人成为像生化危机中的第一批丧尸一般的存在,然而却已经不够时间救下这些忠贞无畏的军人。

  他强大,但又无力改变,所以他无助,悲伤。他握着高亚楠冰冷的手,在这条湿冷的街中,无声的大哭一场。

  ……

  数百名大莽军士聚集在数名身穿红色神官袍,带着高帽的炼狱山神官面前,隐隐可以听到空中不断传来的云秦歌声。

  那些双头犬不止是攻击云秦军人,这数百名大莽军士,也是被双头犬咬伤,然后按照军令聚集在了这里。

  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名大莽军士也开始觉得身体发热。

  在感觉到身体发热之后,他们很快感觉到了非常的干渴,然后开始感觉身体的极度不适,感觉到了异常的心慌,感觉到心脏跳动得快要从口中跳出来,一股股剧烈的头疼,也使得他们的脑袋像是中了箭一般。

  看着面前这些炼狱山神官依旧没有丝毫的动静,其中的一名身体已经十分不适的大莽将领鼓足了勇气,上前行礼,问道:“大人…我们的身体已然极度不适,不知何时开始发放解药?”

  “没有解药。”

  为首的一名面容雪白的年轻炼狱山神官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漠的说道。

  “没有解药?”这名大莽将领一呆,一时根本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年轻的炼狱山神官冷漠道:“这种燥死病…根本没有解药。”

  这名大莽将领彻底的呆住,“那为何还让我们…”

  年轻炼狱山神官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似乎觉得根本没有解释的必要。

  这名大莽将领面容扭曲了起来。

  他很想扑上去,杀死这名炼狱山神官,然而不知多少年积累的敬畏却使得他依旧不敢冲上去,只是数息的时间,他的五官变得扭曲,他的眼睛彻底发红,他终于朝着这名炼狱山神官扑了上去,然而此时,他已经没有丝毫的人气,已经就像一头野兽。

  年轻的炼狱山神官皱着眉头伸出了手,他的手上和袖袍之中有些独特的气味飘洒出来。

  这名已经丧失了理智的大莽将领在逼近他的身体时,却是陡然畏缩的僵住,然后咆哮着转身,朝着云秦军队所在的街巷逃离。

  此时,他身旁的那些大莽军士,也已经纷纷的在痛苦的嘶吼着,在开始和他一样的变化。

  ***

  (这月还没有求过月票~~~今天三更了,看看有月票的砸两张?还有上月投月票的可以看看,有没有中奖到月票)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