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八章 断臂

第四十八章 断臂

  一名云秦黑甲观察哨趴在黑檐屋顶上,抹着脸上流淌的雨水,同时也在抹着脸上的泪水。

  就在他后方的一条巷子里,十余名沉默的云秦黑甲军士也在轻声的吟唱着那一首始终召唤云秦人追寻前人荣光的歌谣。

  他们这些人中间,也有数名被双头犬咬伤了的弟兄,而此时,随着进一步的军令传递,他们这些人,也都知晓了被双头犬咬伤意味着什么。

  陡然,这些云秦军人的身体都绷紧了。

  不远处的某间院落里,传出了一声嘶哑的犬吠。

  除了屋顶上的那名观察哨略微团紧了身体之外,其余这十余名云秦军人在下一息的时间里,便紧紧的聚拢在了一起,竖起了盾牌,尽可能的遮掩住自己的身体,并将兵刃从盾牌的缝隙中伸出,摆出了铁桶防御的姿态。

  他们不怕死,也想为死去的兄弟报仇,然而他们怕自己变成拖累全军的人,所以他们必须严格的执行军令。

  犬吠只是叫了一声便彻底停歇。

  一道流影从那处院落飞掠了出来,带着一股风流,掠过观察哨所在的屋顶。

  这道快得让观察哨都有些看不清的身影正是在亲身追杀着双头犬的唐初晴,他的手中此刻提着四头双头犬的尸体,在掠过屋面的时候,这名云秦观察哨看不清他,他却是看清楚了这名云秦观察哨眼中的泪水,看清了那些卷缩在盾牌间的云秦军士脸上的神色。

  他的魂力喷涌微顿,在那些卷缩团聚着的云秦军人身前停了下来。

  “处理掉这些狗尸吧。”他看着这些云秦军人说道:“最好烧掉。”

  说完这句话,他的身影再度化为流影,消失在前方的夜色之中。

  这些普通的云秦军人反应了过来这是自己这方在追杀双头犬的大人物,在他们不自觉的想要行礼之时,对方却已然离开。他们呆呆的看着抛落在他们身前的四头双头犬的尸体,呆了数息的时间,然后他们其中的数人,骤然挥起了刀,狠狠的朝着这几头双头犬的身上斩去。

  其余的人也开始挥刀,将所有的恨意和悲恸宣泄出来,将这几头双头犬几乎斩成了肉酱。

  一些屋内的干草和木板被搬了出来。

  即便这巷中十分潮湿,天空还在飘洒着小雨,这些军士依旧将这些干草和木板用火绳设法引燃了,将这些破碎的血肉,烧成灰烬。

  ……

  唐初晴在街巷中穿行。

  一条黑影在他面前飞奔着,本能的感到畏惧,但很快发现自己不可能跑掉,便一声低沉的咆哮,转身朝着唐初晴飞扑而至。

  这是一头炼狱山的双头犬,浑身的黑毛和黑夜几乎融为一体,在黑夜疾掠而至,看上去便只有眼中的两点红光和口中的雪白牙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四道红色的箭光和两片雪白的刀光。

  唐初晴的脚尖点在地上,前进的身影没有任何的停顿,在这条双头犬从地上猛的蹿起,往他腿上噬来的一瞬间,他正在提起的一只脚的脚尖才陡然变得更快,脚尖倏然踢在这头双头犬的颈部。

  这头双头犬的体内骤然响起了许多碎裂的声音,有血肉碎裂的声音,有骨骼碎裂的声音…整个身体就如同一条被勾起的破麻袋一般,往上飞起。

  唐初晴伸手,抓住这头双头犬的颈皮,继续前行。

  一条院墙在他面前崩塌,数条竹篱在他面前碎裂,数百片竹片激射而出,如劲弩一般射入他面前数十米处的一片草庐之中。

  一条仓皇的黑影狂奔而出,在他的追击之下,很快发现自己逃入了一条死胡同。

  这条黑影翻越不过前方两层客栈的墙面,绝望的转头,黑暗中闪耀着四点红光和两抹雪白的白光。

  然而唐初晴的身影却是在此时陡然停住。

  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缓缓转身,却是将背部卖给了这头双头犬。

  一点点红光在黑暗中隐现。

  七头双头犬在他方才行进过的区域里显现出来,快速无声的朝着他逼近,反似要将他堵在这个巷子里。

  在这七头双头犬闪亮的红色眼睛后方,一抹更浓稠的红色显现出来。

  那是一名面色雪白,但肌肤中又隐隐泛出一层诡异靛蓝的炼狱山年轻红袍神官。

  他的眼睛也很快闪现出隐隐约约的靛蓝色光华,就像有一些奇特的纹理在瞳孔中生成,“果然是云秦中州军教习,最懂得守城的唐初晴。”

  唐初晴看着他,平静道:“魔变修行不易。”

  年轻红袍神官的声音变得有些怪异,声音嘶哑但极具变粗:“这算是为我可惜?”

  在两人对话之间,唐初晴一直在朝着这名年轻红袍神官走着。

  只是这三句话之间,唐初晴的身体已经越过了数十米的距离,已经到了七头双头犬和这名年轻炼狱山神官的身前不到五米。

  数片碎裂的红布如雪般朝着他飘飞而至。

  年轻炼狱山神官身上的红色神官袍碎裂成了千片,他的身体在此时完成了急速的膨胀,一条条凸显的血脉,在肌肤上犹如符文…完成了魔变。

  唐初晴眼光微闪。

  一道铁青色,戒尺般的钝头小剑,从他的衣袖中飞出,飞向完成了魔变,身躯变得比他高出了半个身体的年轻炼狱山神官的胸口。

  在他出剑之时,那七头双头犬已然发狂般朝着他袭来,然而这一瞬,这七头双头犬全部都像汪洋中的小帆船一般,直接被他身上涌出的磅礴元气往外卷飞。

  年轻炼狱山神官同时出剑。

  他的剑是一柄和湛台浅唐一样,连着锁链的长剑。

  在飞刺出的一瞬间,这柄长剑和连着的锁链,全部变得通红,如同熔融了的岩浆,一股炙热的火山气息,直接将巷子两边房屋上潮湿的茅草都瞬间炙干,烤得焦黑,甚至散发出青烟,就要燃烧起来。

  这一剑无疑十分强大。

  然而这名年轻的炼狱山神官的眉毛却是在这一瞬间往上挑起。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这一剑若是依旧按势而出,在自己的剑能够触及到唐初晴的身体时,他的身体,便已经被唐初晴的这一剑洞穿。

  这个世间,修行者的修为,很大程度也是看谁活得长,看谁修行的时间长的。

  这名炼狱山神官知道唐初晴在十余岁的孩童时,就已经经历坠星陵的守城战,他知道唐初晴很强,只是此刻唐初晴似乎比他想象得还要强大。

  唐初晴这柄看似十分普通,甚至看似就像一柄剑胚的飞剑,飞行的速度,也是远超这世间绝大多数飞剑。

  没有任何的迟疑,这名炼狱山神官改变了剑势,通红的锁链和长剑在他面前陡然旋转,卷向了唐初晴这柄外表平凡,但却十分高阶的飞剑。

  唐初晴没有改变自己飞剑的前行方向,这是一份勇气,也是基于对自己实力的强大信心。

  火焰和烧红的锁链将他这柄飞剑卷住。

  飞剑的剑尖被硬生生的遏止在炼狱山神官的胸口,剑尖几乎接触到炼狱山神官胸口的肌肤,却是震颤不能往前。

  炙热的火焰前,唐初晴的脸色依旧十分平静。

  他的身体继续前行,在飞剑被遏止的瞬间,他伸手,一拳砸出,拳头穿过了火焰和热浪,狠狠的砸在了自己外形简陋的铁尺般小剑的简陋剑柄上。

  “啪!”的一声爆响。

  火星四溅,两边茅屋的屋顶,在雨夜中彻底的燃烧了起来。

  小剑刺入了炼狱山神官的胸口,即便这名炼狱山神官的血肉已然如同钢铁一般坚硬,都依旧无法阻止剑身的深入,这柄小剑带着锁链,连剑柄都大半没入了这名炼狱山神官的胸口。

  这名炼狱山神官的双足点在地上。

  地上顿时出现了两个烧焦的凹坑。

  他魔变后庞大的身躯往后倒飞而出,烧红的锁链硬生生的从他的胸口,将飞剑拖出。

  唐初晴目光微沉,身上一股魂力,再度涌入天地之间,贯入自己的飞剑之中。

  他的飞剑,从锁链中震脱而出,就将再次一剑朝着这名炼狱山神官的伤口中刺入。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飞剑剑光微微一闪。

  一只拳头大小,长满雪白色绒毛的蜘蛛,骤然出现在一旁燃烧着的茅草屋顶上。

  火舌翻卷在这只雪白的蜘蛛身上,这只蜘蛛却似完全没有感觉,一股磅礴的元气便在此时从这只蜘蛛的腹部喷涌而出,无数丝白色细小的黏液,如同骤然出现在空中的符线,变成了一张带着强大力量的网,缚住了他的剑,甚至阻隔住了他的魂力朝着剑身的灌输。

  乘着这一间隙,炼狱山神官继续急速的倒飞着,没入黑暗。

  唐初晴伸出了手,抓住了被捆缚得雪白而掉落的飞剑。

  雪白的蜘蛛网在他的手触及到剑柄时,便纷纷断裂掉落。

  “噗!”“噗!”“噗!”…

  他的剑在他手中朝着周围刺出,顷刻间,将朝着他跃来的八头双头犬的脖颈全部切断。

  然而有一头在被他切断脖子之前,其中一个头颅,却是已然在他的左手手背上噬了一口,掀起了一片皮肉。

  在杀死这头双头犬的瞬间,他已经反应过来,这头双头犬的力量和速度,还在其余七头的双头犬之上。

  这或许便是这些双头犬中的头犬。

  面对一名魔变之后已然拥有圣师实力的炼狱山神官和其拥有些独特能力的妖兽伙伴的联手之下,又同时面对这七八头犹如大魂师阶的修行者一般的双头犬的近身,略微受些损伤,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然而此刻唐初晴已然知道被这些双头犬咬伤意味着什么。

  他所有的感知,在此时全部集中到了自己受伤的左手上。

  他外面的世界,便在这极短的一瞬间寂灭了…他的感知比林夕强出太多,所以只是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有一丝丝异样的东西,沿着自己的手臂,朝着自己的身体迅速的蔓延,连他强大的魂力,都根本无法遏制。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挥剑,一剑斩断了自己的左臂。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