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九章 如果我们能活着

第四十九章 如果我们能活着

  鲜血从肩部断口中狂涌而出,唐初晴的脸色却反而恢复了平静,他的剑落回了自己的袖中,然后手掌按住了自己的伤口。

  鲜血渐止。

  他伸脚连挑,将被他杀死的这八条双头犬,以及自己的一条断臂全部挑飞而起,落入了旁边燃烧着的茅屋之中。

  然后他的身影再度化为流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

  宁静的街巷之中,再度响起了无数的声响。

  挑夫里前沿的某处偏巷之中,四名大莽军士浑身上下都已经插满了箭矢,但却依旧朝着前方的数十名云秦黑甲军人奔行着。

  在奔行之间,有些箭矢从创口中掉落下来,拖出了这些大莽军士体内的一些破碎的血肉,甚至牵连出了一些内脏,这种景象,异常的恐怖。

  这些人,显然已经不能用活人两字来形容。

  然而他们面前的这些云秦黑甲军人却是依旧十分冷静。

  “全部射腿!喵准一些!”

  一名校官沉着的指挥着,在这四名大莽军士距离他们还有十余步之遥时,他用力的握拳挥手,发布了命令。

  三十余枝黑色黑色羽箭准确无误的射中这四名大莽军士的腿部,沉闷的血肉撕裂和骨碎声连续响起。

  这些黑色羽箭自然依旧无法杀死这些大莽军士,但却使得这些腿骨碎裂的大莽军士无法站稳,行动彻底迟缓。

  数名持盾持刀的云秦军人飞速逼近,就如同伐木一般,将这四名大莽军士彻底砍倒,头颅斩下。

  这样的过程对于这些云秦军人而言非常轻松,然而想到若是林夕不发出那样的军令,此刻自己人里面,也会爆发无数这样如同怪物一般的存在,所有这些云秦军人,便依旧觉得心头缠绕着一丝挥斥不去的寒意。

  ……

  林夕依旧在挑夫里的那条大街上。

  他的周围依旧有许多云秦军人,有许多重型军械的闪光。

  他的面前,躺着一名大莽军人。

  这名大莽军人的眼睛是血红的,完全没有人气,他身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创伤,但是身上的大部分骨头都已经被击碎了,所以他此刻虽然还没有死去,然而却无法爬起,只是口中不停的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声。

  林夕的手指点在他的心口处。

  他的指尖在闪耀着淡淡的黄光,一丝丝魂力不停的涌入这名大莽军人的心脉附近,推动着这名大莽军人的气血更快的行动。

  这名大莽军人的目光越来越为血红,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为狂躁和暴戾,然而随着林夕魂力的不断注入,他眼中的红光又开始黯淡,最终身体变得冰冷,僵硬。

  高亚楠就在林夕的身旁蹲着,她的手也依旧握着林夕的手。

  因为林夕的脸色依旧很苍白,她知道林夕已然十分疲惫,然而他又绝对不能在此时软弱和倒下,那些为了这座城而死去的云秦军人,更加使得他必须守住这座城。所以她只有用这种方式,给他温暖和支持,陪着他一起战斗。

  “即便不杀死,还是会发作死的?”

  此刻看着这名大莽军人的死去,她轻声的问道:“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姜笑依也就在林夕的旁边,他看着林夕有些干涩的样子,没有出声,递了一个水囊在林夕的手中。

  林夕喝了一口水,道:“在发作后,差不多能够有二十停左右的时间。”

  “二十停左右的时间?”高亚楠咬了咬嘴唇,忍不住重复了这一句话。

  她是修行者,自然十分清楚一个人外在显现的力量,都是体内积蓄的一些力量的迸发,云秦故事书里的僵尸之流,在她看来自然是毫无道理,不存在的东西。这种发狂,她原本也只是觉得是如同一些癔症发狂一样,只是体内的潜能被激发出来,当潜能彻底激发出来,机能彻底衰竭之后,自然会支持不住而死去。这些大莽军人不知疼痛,身受重创也不死,也似乎只是大脑已经大部分死亡,身体只是在一些最简单的噬咬意识的支配下行动而已。现在林夕的试验已经证实了她的这些猜测,但在战场上,数停的时间便都是十分漫长的,若是那些双头犬不被击杀,先前那些云秦军人也全部如此发狂,恐怕不需要二十停的时间,这片区域中便不会有多少正常的活人。

  “现在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大莽军方早就应该已经可以知道我们云秦阵地没有陷入混乱。”林夕微微的抬起了头,看着高亚楠和姜笑依,道:“他们当然知道投这样几百个人进来已经没有用。要想真的吃下这里,突破我们的这片阵地,恐怕现下至少要一次性投个数千这样的大莽军士进来才有用。”

  “是的。”高亚楠蹙紧了眉头,道:“既然他们能投个几百进来…以炼狱山的手段,是绝对不会怜惜几千大莽军士的。他们已经有足够时间这么做,但却并没有这么做,这唯有说明,他们能够控制少数这种行尸一般的发作军士,但没有办法控制大量的这种军士。一次性发作那么多,他们无法控制,到时候反而他们的军队先受其害,被一阵狂冲滥咬。”

  姜笑依平时并不多话,但他知道此刻自己多说些话,可以缓解一些林夕的压力,所以他也沉吟着点了点头,道:“我也是和亚楠一样的看法,这样的军士力量大于寻常军士,数量少,且没有设么协同作战能力,要对付起来不难,但是数千的军士都是这样,一下子混乱起来却不一样,没有一两万阵型齐整的军队,根本无法控制,他们自己的军队反而会直接败光。”

  “他们就算不顾一切也没有用。”林夕点了点头,“要是真他们将那两三万军队都直接变成这样的存在,我们甚至都可以大规模撤退,到时候他们大量军队死亡,我们再反杀回来,他们同样不可能占领这座城池,更不可能率不少剩余军队赶至坠星陵。”

  “所以他们这个手段应该已经失败。”高亚楠眉头微松,看着林夕道。

  林夕的神情并没有轻松多少,他看着高亚楠和姜笑依,道:“但我们还不知道申屠念有没有其他的手段。”

  “而且…”林夕微微一顿之后,用唯有他们三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从现在开始,我已经没有什么改变这里战局的能力。”

  “我已经只剩下最后几秒必须留着的时间。”他看着高亚楠和姜笑依,又在心中无声的补充了这一句。

  他是这世间越来越多的人眼中的将神,可以让唐初晴这些人都将生死,将这座城都交到他的手中。

  他和张院长一样,的确是在这个世间拥有最强大天赋的人。

  然而他毕竟只有十停的时间。

  为了灭杀对方的两名圣师和具有决定性力量的重铠军,再加上为了有足够的时间传递军令,避免就像生化危机一样的末日在云秦军中爆发,他已经尽力。

  在碧落陵遭遇了胥秋白一箭之后,从离开碧落陵到现在,林夕一定会留几秒钟的时间,这时间,是林夕留着,为了不让自己的身旁人为自己而死,他宁愿自己当姜钰儿的盾牌…这他一定留着的最后几秒的时间,已经不足以让他再处理类似的危机。

  “我知道。”高亚楠点了点头,神色很平静。

  林夕惊诧于高亚楠的反应,他难以理解的看着高亚楠:“你知道?”

  “将神也依旧是人。”高亚楠看着林夕,道:“如果张院长永远拥有掌控一切的强大力量,他也不会让跟随着他的那些朋友在坠星陵中死去…当日夏副院长他们那十七名学院强者,也不至于最终只有几个人活下来。是人都会疲惫,都会累,力量终会用光,是人就会死…我们也可以死,不过我们会和这座城共存亡。”

  她的声音很柔和,很好听,但在此时,却显得分外的坚定。

  林夕的心情莫名的平静了许多。

  “是的,把自己看成和他们一样,也会死去的普通云秦军人,心里会好受很多。”他点了点头,重复道:“是人就会死,我们也可以死,不过我们会和这座城共存亡…所以没有什么需要过多担心和害怕的。”

  姜笑依拍了拍林夕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林夕知道自己挺过了最虚弱的时候,他只觉得高亚楠微凉的小手却让他的心中无比的温暖。这个和他生死与共的女子,不懂他那个世界,却懂得他的人,懂得他的内心。在缓缓挺直身体的时候,他忍不住轻声说了这一句。

  高亚楠怔了怔,只不过在这座夜色笼罩,不知天明时将会何种景象的城里,她却没有像平时一样的羞恼,只是手心微热。

  姜笑依却笑了起来,“林夕你是我见过的脸皮最厚的朋友,虽然肉麻着肉麻着我也习惯了…只是你们毕竟还未成亲。”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意却是不自觉的收敛了,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意味,“若是我们还能在这座城里活下来…不如亚楠你便真的嫁了林夕,你们真的成亲好不好?”

  高亚楠瞪了姜笑依一眼,“狐朋狗友,你的脸皮也越来越厚了。”

  林夕却是看了她和姜笑依一眼,轻声但认真道:“好啊。”

  高亚楠手心更热,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若是我们能够守住这座城,活下来,笑依,不若你也和王姑娘成亲?”林夕转头,看着姜笑依,轻声道。

  姜笑依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也轻声和认真道:“好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