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章 多年以前,你在城内,我在城外

第五十章 多年以前,你在城内,我在城外

  有些人指天画地的毒誓,却往往说过就算,不见踪影。

  有些人的轻轻一句,却是以命相守。

  生死之前的情意最真,最浓。

  在距离林夕等人不到百步的一间破屋上,静静的伏着一个娇小的身躯,但因为她身外的黑色大袍很大,吸收着她身上散发的一切气息,且似乎像这个世界的一些蜥蜴的表皮一样,会和周围的色泽变得一样,所以这件黑袍笼罩在她的身上,却是令即便在她身侧唯有二十余步的一处刃车旁的云秦军士,都根本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

  她独自处在黑夜之中。

  没有任何人觉察到她的存在。

  然而她却并不觉得自己孤单…尤其在见过那些普通的云秦军人平静而壮烈的迎接死亡之后。

  此刻她的耳廓微微的震动着,听得见林夕和高亚楠、姜笑依最后这几句不算低声的对话,虽然她无法加入林夕等人的对话,且她也知道,如同这座城守不住,灭亡的话,她也会和林夕他们一起死在这里,但她此刻,还是因为这几句话而高兴

  申屠念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的街巷。

  虽然雨丝还在飘洒着,他根本无法看清前方街巷中的具体景象,然而那些细碎但有序的声音,却让他可以肯定,云秦军队根本没有陷入混乱之中。

  他身后那七名宫廷剑师护卫的马车中人,也同样在内倾听着此时前方街巷中发出的声音,慢慢的传出了一声叹息。

  “师尊!”

  七名宫廷剑师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申屠念霍然转身,只见这辆马车的车帘无风自动,往外掀开。

  一名唯有三十余岁面目的白衣剑师,从马车之中走了出来,他的面容很英俊,但更加吸引人的,却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精气神,那种超凡的气息。

  如果说这战场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柄兵刃的话,那他便是那种一眼便可看出不凡的神兵,但又不锋芒毕露。

  他的身上不见任何的佩剑,但给人的第一观感,便是他就是个用剑之人,就是一名剑师。

  七名宫廷剑师十分清楚此刻自己的这名师尊走出马车代表着的是什么意思,然而让他们更为震惊和失声的是,这名面有感慨之色的白衣剑师看了他们一眼,平静而温和的道:“你们回大莽吧。回花盘山里去闭关练剑,若是你们七人此生不能全至圣师,你们便永远也不要出来了。”

  “师尊!”

  这七名宫廷剑师齐齐发出了一声悲鸣,全部拜伏在地。

  “我意已决。”白衣剑师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道:“除非你们不认我这个老师。”

  七名宫廷剑师悲泣着离开。

  申屠念没有阻止。

  只是等到这七名宫廷剑师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他才看着白衣剑师,语气微寒道:“君先生也认为我们此战已然必败?”

  白衣剑师摇了摇头,微笑道:“若是我认为已然必败,便也会直接离开,我留在这里,便是认为不管生死,最终还有一搏的可能。”

  申屠念眉头缓缓挑起,道:“如何搏?”

  “从没有在这世上出现过的事物,便不可能有人了解。将军你这一击,按理绝不可能落空,等到云秦军队醒悟的时候,应该为时已晚,能够直接作出防备,自身不乱,是毫无道理的事情。然而这种毫无道理却偏偏发生了。”白衣剑师淡淡的看着申屠念,道:“所以有关林夕的传说是真的,他的确是和张院长一样,拥有将神天赋的人。唯有将神,才能做得出这种根本不合世间道理的事情。”

  申屠念的脸色恢复了平静,看着他:“君先生的意思,林夕此刻应该在面前的这片街巷之中?”

  “不能说肯定,但此处是最为关键之地,又刚刚遭遇此变,他在此处的可能姓自然极大。”白衣剑师看着他,道:“他当然也有可能离开,所以我们要快。所以我才在此刻出来。唯有杀死他,唯有打开这个缺口,此战才有可能获胜。”

  申屠念明明知道此时的确需要快一些,但他还是皱起了眉头,些微犹豫道:“此时一战而定,会不会太快了些?”

  白衣剑师自嘲般笑笑:“申屠将军难道还需要我提醒…我们能够谋划的,便始终只有我们这座陵城之战。这是我们尽力争胜的唯一机会,其余那些陵城的事情,从一开始,便根本不是我们考虑的事情。”

  关闭<广告>

  微微一顿之后,白衣剑师看着申屠念,接着道:“我当然不知你们炼狱山申屠掌教是怎么想的,但若是换了我,我自然会认为对于炼狱山,杀死将神,比这两三个城池之间的胜负,更为重要。”

  申屠念点了点头。

  便在此时,一名**的炼狱山神官从前方黑暗中的废墟中走了出来。

  他的胸口有一道恐怖的剑伤,剑伤上,趴着一只白色的蜘蛛。

  浑身雪白绒毛的白色蜘蛛在他伤口上结出了一口网,阻止了他伤口的流血,但他每走一步,却是都要咳出些黑色的血出来。

  ……

  ……

  霏霏细雨之中,唐初晴的身影渺渺如虚影,快如风,柔如纱。

  这个世上高阶修行者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身体相对于自身的力量,却依旧很脆弱。

  像唐初晴这样的圣师,即便可以一挥袖震飞一具重铠,但大量使用魂力时,也依旧和普通人剧烈奔跑一样,也会累。

  一名圣师杀死一千名普通重铠军士,可能都不需要多少时间,然而杀死这一千名重铠军士之后,圣师也会疲惫到极点。

  所以无论是任何阶的修行者,持续战斗的时间,都不可能很长。

  这便是即便拥有两碗水潜质,魂力积蓄可以比这世间同阶修行者多出一倍的张院长,都要特意留言给后来者,说这世上从来没有无敌的人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唐初晴的面容并不太老,但他的实际年纪已经很大,身体机能,自然也无法和壮年时相比,他自断了一臂,虽然已然姓命无忧,但毕竟也失了不少血,所以他此时也已经感觉到虚弱和疲惫。

  然而他和林夕一样,知道这座城需要他的力量,所以他依旧在战斗着。

  在一条沿街的小河畔,他停了下来。

  前方的河畔石堤上,有两头炼狱山双头犬。

  因为这片城区的云秦军人密度十分密集,这种双头犬时不时遭遇云秦军人,总会弄出些动静,对于他这样的圣师而言,并不难找。

  这应该就是大莽军方放出的那些双头犬中的最后的两头了。

  这两头双头犬在普通军士和修行者面前十分凶狠,但是却似乎十分惧水,此时这条小河只不过一丈不到,河水又浅,但两头双头犬被唐初晴逼到此处,已经眼看走投无路,却还不敢跳河而逃。

  在唐初晴停下来的瞬间,这两头双头犬反而绝望的彻底发狠,朝着唐初晴狂奔了过来。

  唐初晴很疲惫,他完好的右手握住了袖中的小剑,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的目光微闪,却是改变了主意。

  他松开了袖中的小剑,并指为剑,稳稳的分别刺中两头双头犬的背部某处。

  两头双头犬的脊骨都好像瞬间被人抽掉了一般,就在他的身前一尺处软软的坠倒在地,然而却并未死去。

  他微弯下腰,就想提起这两头被他制住的双头犬。

  忽然,他挺直了腰,身体恢复原样。

  他转身,朝着后方的黑暗长巷望去,缓缓挑眉,神情渐渐凝重。

  狂风骤起,吹散了他身外所有的雨丝。

  “嗤”…

  一声轻响,他袖中的飞剑再次震荡飞起,瞬间在空中震动,极其更急切的鸣声,在夜空中,比响箭的声音还来得尖利。

  就在他这一声剑啸声响起的瞬间,挑夫里的很多处原本显得安静的街巷之中,再次充斥了无数的声音,地面和空气,都在颤抖。

  这是大军再度疯狂涌入的声音。

  唐初晴的飞剑下落,落至他的身前。

  身穿炼狱山血样神袍的申屠念从他面对的长巷中第一个走出。

  在他的身后,一名白衣剑师又走了出来。

  唐初晴的眉头皱得更深,他的目光只在申屠念的身上停留了一瞬,便落到了白衣剑师的身上,“君先生?”

  申屠念没有出声,只是冷冷的看着唐初晴,看着唐初晴身后东景陵的更深处。

  白衣剑师温和的躬身行礼,道:“正是。”

  唐初晴身前飞剑略点回礼,“君先生一直在大莽并不入世,不问战事,为何要参与这征战?”

  白衣剑师平静的看着唐初晴,道:“不入世,只为静心修剑。”

  微微一顿后,他看着唐初晴,眼中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感慨,“其实很多年前,我们便已在坠星陵相遇过…只是当曰你在和张院长等人一起在坠星陵守城,我和我师尊在南摩国的大军中,我看着坠星陵的战斗,然后被我师尊勒令回去。我没有能够参与坠星陵的战斗,我师尊战死在了坠星陵。”

  “所以,这算是为师报仇么?”唐初晴微讽的笑了笑。

  白衣剑师淡淡的笑了笑,“算和不算并不重要,最为关键的是,我生在大莽,这便是我的宿命。”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