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一章 申屠之笑

第五十一章 申屠之笑

  唐初晴很能理解这句话,所以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伸出了手,抓起了旁边靠在墙角的一根木扁担。

  这根扁担是之前某个挑夫从河里小船上往岸上挑东西所用,被随意的丢弃在了这个角落。

  唐初晴抓起了这根微湿的木扁担,魂力从他的掌指间急剧的析出,摩擦着这根扁担的表面,产生的热力便使得这根扁担很快的燃烧了起来。

  他就拿着这根燃烧着的扁担,烫在自己的断臂上。

  一阵阵青烟伴随着兹兹的声音,从他的断臂伤口处涌起。

  用这种手段,他至少能够将自己的伤口封合得更加好一些,到时剧烈的动用魂力起来,伤口流出的血,也会更少一些。

  申屠念和白衣剑师都没有阻止唐初晴的这一举动。

  等到唐初晴放下了手中的扁担,白衣剑师才看着他,微微颔首,然后出剑。

  雨夜里骤然响起一道宏大的剑鸣,一柄淡绿色的薄剑,不知何时出现在白衣剑师的身前,闪电般朝着唐初晴疾飞!

  在这柄剑出现在白衣剑师身前的一瞬间,白衣剑师和唐初晴之间的所有雨滴,便被这柄剑启动时带起的力量,带得全部朝着唐初晴射去。

  这一滴滴透明的细小雨珠,在急速的飞行之中也被拉得细长,也就像一柄柄的透明小剑。

  所有这成千上万的透明小剑,在距离唐初晴身前数尺之处,却又遭遇了一堵无形的墙,全部震碎,化成更细的微粒。

  唐初晴的身前,出现了一道白色的雾墙。

  白衣剑师的淡绿色薄剑,从白色雾墙中穿过。

  唐初晴眼瞳微缩,身前那柄悬浮着的铁尺般小剑一声清吟飞出,后加速,然而却变得比白衣剑师的淡绿色薄剑还要快,“当”的一声,准确无误的捉住了淡绿色薄剑的轨迹,狠狠的斩击在淡绿色薄剑的中段。

  唐初晴的身体一震。

  白衣剑师的身体也一震,脚下的泥地出现了两个凹坑。

  他看着唐初晴断臂处裂开的几道伤口,看着焦黑之中再次显露鲜红,轻声叹道:“好快的倚天剑。”

  唐初晴的这柄剑外表就像粗陋的剑胎,然而用于御剑,却天生要比一般的飞剑快出许多。

  在坠星陵一战之中,张院长从某位云秦修行者的手中看到了这柄剑,发现了这柄剑的厉害,他便惊讶的说了一声,“想不到这柄看起来这么丑的剑,居然这么厉害…,好牛笔,索性叫倚天剑得了。”

  当时的坠星陵没有人知道张院长说的好牛笔和倚天剑是什么意思。

  但既然他这么说了,所有人便都称这柄剑为倚天剑。

  最早拥有这柄剑的云秦修行者,在坠星陵战死了,然后某位跟随着张院长的青鸾学院强者,便用这柄剑镇守坠星陵的北侧墙头,杀得血流成河,那名青鸾学院强者最终战死,然而这柄剑也被当时许多参与了这一战的云秦和大莽修行者记住。

  这柄被张院长戏称为倚天剑的小剑,也承载着这名白衣剑师年幼时的刻骨铭心的记忆。

  他的淡绿色薄剑,剑身上有数条深深的符线。

  就在他轻声叹息的同时,这数条符线间隙骤然变大,这一柄淡绿色薄剑,沿着这些符线分解,一化为七。

  一柄薄剑,化成了七片更薄的剑片,淡绿得近乎透明。

  ……

  这世间,没有人能够同时御使两柄以上的飞剑,因为某一个瞬间,一个人不可能有两个截然不同的思想,一个人的精神,只有可能集中在某一个点上,无法同时去感知两柄剑的符文,将魂力精准的隔空分别沿着这两柄剑的符文中行走。

  精神和意志融于一柄剑中,要用另一柄剑,就必须将先前的一柄剑松开。

  唐藏第一剑师韩胥子的真剑和假剑,便是基于这样的道理。

  这世间,也唯有韩胥子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完成不露行迹的切换,让同等阶的对手都来不及反应。

  大莽剑斋的主人君先生,自然也不能同时御使七柄飞剑。

  但他的这七片剑片,却并不是七柄飞剑,而依旧是一柄飞剑。

  那先前的数道纹理,并不是这柄剑的符纹。

  这七片薄薄的剑片本身,才是这柄剑的七道符纹。

  白衫剑师的魂力贯入这七片薄薄剑片之中,意念只是同时击于一处,但这七片剑片互相影响,却是凌乱飞舞,就像七人在同时御剑攻击唐初晴,组成一个飞剑和飞剑不会相互撞击影响的剑阵。

  这七片剑片,在空中的飞行自有轨迹,如在空中延伸符纹,但这七片锋利至极的剑片,对于修行者而言,自然拥有同等杀伤,只要被一片剑片入体,便足以致命。

  这是比韩胥子的真假剑还要精彩百倍的一剑。

  若是倪鹤年和贺白荷这样的人物亲眼见到这样的剑,也必定会觉得惊艳。

  面对此种明明一剑刺向自己的胸口,但七片剑片却会以各种路线刺向自己身体各处的剑势,唐初晴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些,他的右手五指巨颤,倚天小剑围绕着他的身体呼啸旋转,只见一片火花四溅,瞬息之间竟是不知和七片剑片相击了多少次!

  倚天小剑的速度远超一般的飞剑,此刻面临死亡的威胁,唐初晴在强大斗志的支持下,感知也超出了往日的极限,他的飞剑,紧贴着他的身体旋转,组成了铁幕,竟是挡住了所有袭向他要害的剑片。

  然而他毕竟也只能阻挡住所有对自己损伤最大的剑片割刺,而不能完全将所有飞旋的剑片彻底的阻绝出去。

  只是这一刹那间,他身上便多了无数道口子,虽然这些伤口都入肉不深,但此刻他在更急剧的调用魂力的情形下,鲜血从这些伤口中不停渗出,他便变成了一个浴血的血人。

  白衫剑师面容平静,七片剑片依旧在雨夜中高速飞行,发出各种不同的啸鸣,和唐初晴的飞剑不停的斩击,敲打出令人头皮发麻的急剧声音。

  唐初晴身上的鲜血流淌得更多,血滴被剑片震碎,融化在周围的白雾之中,就像盛开了一朵朵血红色的蒲公英。

  就在此时,许多名云秦军人的脚步声和厉喝声响起。

  数十枝箭矢朝着白衫剑师狠狠坠落而至。

  白衫剑师未动。

  他的身旁有申屠念。

  贵为这一路大军总统帅的申屠念此刻在他的身旁,就像是一名近侍。

  数十枝箭矢落到他身前还有五六米时,便彻底的燃烧了起来,箭羽和箭杆都迅速烧成灰烬,失去平衡的箭簇轻易的被他身上涌出的炙热气息震飞。

  数十名第一时间赶至的云秦军人目光同时凝固了。

  他们可以不惧生死的冲向对方的两名圣师,但是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唐初晴恐怕马上就会死去,他们冲上去,也根本改变这样的结果。

  就在此时,天空中飘下了许多真正的银白色蒲公英花。

  一朵朵细小的,可以被风吹动,飘荡在空中的金属蒲公英花。

  这些金属蒲公英花很轻,对于疾飞在空中的飞剑本身没有任何阻碍,然而却像无数道符线,切割和吸收着空气中的魂力。

  白衣剑师的七片剑片上的光华同时变得黯淡下来。

  然而白衣剑师却十分清楚这样的异状是代表着谁的到来,他平静的伸手,七片剑片迅速的合为一剑,飞回他的身前。

  一名身穿暗青色薄甲,背着一个和他身体差不多大小的扁平铁箱的中年人,从数十名云秦军人的身后快步跃出,阻止了这数十名云秦军人的继续向前。

  他身上的铁箱十分奇特,布满了许多个孔洞,内里似乎装着很多东西,但却没有任何一件东西掉出来。

  除了这个铁箱之外,他的手臂上,腿上,也有许多金属的管线和方型的扁盒、圆形的长筒。

  这使得他比那些重铠军士还像一个机械人。

  他在这个世间的外号,便是金铁人。

  他是楚夜晗,是整个云秦帝国之中,制造魂兵技艺最高的数名大匠师之一。

  而且,他也是这数名大匠师之中,最懂得战斗的人。

  楚夜晗一出现,申屠念便开始前行。

  然而他又马上停住。

  因为就在此时,漆黑的夜空上,出现了一道淡淡的黄光。

  他仰头。

  他身上的炼狱山神袍上浮现出许多火焰,这些火焰从他的身上,飞洒蔓延。

  空气变得炙热,形成了一股股上升的气流,卷走了楚夜晗施出的无数金属蒲公英,反而朝着那一道淡淡的黄光吹去。

  楚夜晗眼中闪过一丝紧张的神色,但他却没有任何的停留,走到了唐初晴的身旁,熟练的取出一瓶药膏和一卷纱布,飞快的帮唐初晴包扎身上的伤口。

  天空之中,突然下起了白色的雪花。

  白色的雪花,让炙热的空气变得冰冷,让那些金属蒲公英再度落下。

  神木飞鹤从鹅毛大雪之中透下,降落下来,落在楚夜晗和唐初晴的身旁。

  申屠念看着这架落下的神木飞鹤,看着神木飞鹤上的人,笑了起来。

  自攻城以来,他第一次笑了起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