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三章 过了保质期么

第五十三章 过了保质期么

  林夕此时说话的语气和做派,自然会让对手觉得很不舒服,但申屠念却是反而笑了笑。

  “其实你和我说这么多话,一直是在拖延时间。”

  他看着林夕笑着,看着林夕后方东景陵的深深街巷,看着那些屋面上抖动着的蒿草,平静而自负的说道:“因为我虽然将所有的总军力砸了进来,但毕竟大军被你们所遏,在这条街巷里,我和君先生等人还算是孤军深入,你们有神木飞鹤,调动起来又比我们更快,所以你拖延时间,便是想要曾柔那些修行者,能够解决掉我们那些炼狱山使徒,可以有更多的人出现在我们这里。但我和你说这么多,甚至让君先生施出真空剑,负这样的伤,我也同样是在拖延时间。”

  高亚楠等人听到这一句,脸色都是微变,林夕眉头微微蹙起,平静道:“所以你还有手段,且这应该是寄托你这战最后希望的手段,否则你也不会亲自出现在这里。现在你这手段,已经准备好了?”

  “你很聪明。”

  申屠念缓缓的伸出了手,“只是再聪明也是人,不能和仙魔并论。”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申屠念的手中。

  除了白衫剑师之外,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斥着惊异的神色。

  他的手中,有一颗透明的珠子。

  透明得不带任何的色泽和光华,然而表面,却是有着无数细密的纹理,像是一条条符文。

  在这颗龙眼大小的透明珠子的最中心,有一颗米粒大小的光星在闪动。

  一闪一闪,像是遥远星空中的一颗星辰,又像是遥远星空之中,一个人发光的眼睛。

  这一颗珠子上,散发着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气息,宛如不是该这世间所有。

  ……

  高亚楠的秀眉挑起,她看着这颗珠子,一步想要走到林夕身前。

  她根本没有想到,申屠念最后寄希望改变这一战结果的,竟然是这样一颗珠子。

  她也根本不知道这是一颗什么样的珠子,是魂兵还是别的什么,但她此刻的唯一意识,就是想要挡在林夕身前。

  只是她的脚步方动,林夕已经握住了她的手,然后对着她摇了摇头。

  高亚楠的心微微的一颤。

  从青鸾学院第一次见到林夕开始,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显得要比林夕强势,甚至在青鸾学院,她还可以“痛殴”林夕…然而自从林夕在她们御药系的新生殿后放了一把火开始,她心里就很清楚,她和林夕之间,就一直是林夕比较强势。

  她一直习惯于听从林夕,尤其在这样的战争之中,林夕是将神…她便更无法拒绝林夕。

  她想要上前,却又被林夕这一扯,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她看到林夕决然的朝前跨出了一步,站在她的身前。

  “就这样吧。”

  申屠念也感到了疲惫。无论是谁做统帅,在面对这样的战争,面对这些将荣光视得比生命还重的云秦人时,都会感到由心的无力和疲惫。所以他此时在心中说了这样一句,不想再多耗更多的时间。

  他手中的珠子开始发光,开始发出一种很清淡的光华。

  这光华,是由这颗珠子最中心那一点米粒大小的光星扩散而来。

  这片清淡的,如同秋天清晨里洒落的阳光一样的光华,落在了林夕的身上。

  没有人来得及阻挡。

  就连唐初晴快到可以一息间不知贴着自身做多少次飞舞的倚天小剑,都根本不可能抵挡。

  因为这世间没有任何一柄飞剑,可以和真正的光一样快。

  没有飞剑,可以超越光的速度。

  他手中的这颗珠子,发出的是真正的光。

  林夕就好像站在地平线上的一片树林里,看着一轮初秋的太阳,在自己面前升起。

  这轮太阳很大,就像是将他融入了进去。

  这些清淡的光华,进入了林夕的脑海之中。

  林夕的脑海之中,有一个青色的“轮盘”。

  此时这个青色的“轮盘”已经因为他的耗用,而变得十分的黯淡,就像乌云夜里的暗月。

  这些清淡的光华扫过林夕的脑海,虽然没有令林夕这个青色“轮盘”有任何的改变,但却好像吹走了所有的乌云,甚至吹走了夜空之中所有漂浮的尘埃,让这夜空里面一片澄清,干净到了极点。

  林夕感到一片清明,他甚至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干净。

  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而且他的头脑,似乎变得比平时更为清醒。

  他不由得微怔,心中原先的紧张和恐惧,也不自觉的开始消散。

  高亚楠等人的目光,此刻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她和姜笑依等人看到了林夕被光华扫过,然后光华消失,林夕却是安然无恙,而且似乎眼瞳还变得更加干净明亮。

  ……

  申屠念也微怔。

  似乎不能理解和确定目前这状况,他看了一眼林夕,看到林夕微怔着,似乎在感知自己身体的变化,又感知不出来,他的面容便不由得微僵。

  “喀”的一声轻响,从他的手中发出。

  他惊醒过来,垂下头,目光落在他手心里托着的珠子上。

  透明的珠子,已经没有任何的光华,内里那一颗细小的光星已经荡然无存,这一颗珠子,纯净和透明得就像是清晨草叶上的一颗露珠。

  而此刻,这颗珠子上数条极细的符文中,掉落出了不少透明的粉末,数条裂纹,就像冰川崩裂一般,迅速蔓延,深入到了珠子的最中心。

  他僵住的面容骤然变得精彩。

  他的嘴唇变得异常苍白,颤抖着,每一丝微小的颤抖都显得异常艰难,他的眼中,全部都是不敢相信和失魂落魄的神色。

  “怎么可能!”

  他失魂落魄的抬起了头,目光似乎搜寻了很久,才茫然、绝望和恐惧的落到了他要找寻的,就在他面前直直过去的林夕的身上。他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咳得他的腰都弯了下来,他用一种如小孩般哭嚎的声音叫道:“不可能!你怎么会没有一点事情的!”

  所有云秦这方的人都不能理解的看着申屠念,他们不明白这颗珠子和林夕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才使得这名大莽七军统帅,这名炼狱山申屠氏圣师竟然会失态到这种程度。

  唯有他身后的白衫剑客脸色变得雪白…原本他静修了这么多年,静修成了一柄绝世的真空剑,足以睥睨天下绝大多数御剑圣师,他将自己都如同修成了一柄温雅而不变的剑,但此时,他也是失神,他也用一种不像是看着人的目光,看着林夕。

  无论是他,还是申屠念此时的神态,都不可能是装得出来的。

  林夕在惊讶和不解中感到了欣喜。

  不管怎么样,对方好像已经用出了最强的手段,但自己却依旧好好的活着,而且对方因为失败而失态,“你们搞什么啊?浪费我这么多时间。”这种欣喜,让他甚至暂时从先前战争的惨烈中脱离了出来,让他似乎又变成了最早时那名欢快的鹿林镇少年,他忍不住装出了同情的样子,看着申屠念道:“到底什么东西啊?会不会时间太久了,过了保质期,所以不灵了?”

  这个世间,无论是云秦还是大莽,都没有什么保质期的说法。

  对于东西的好坏,人们自然有着自己最朴实的判断方法。

  申屠念不知道什么叫做保质期,但光是林夕的第一句话,便已然让他更加难以承受。

  “噗”

  一口在他体内走岔了的魂力,带着一股鲜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喀”,他手中的珠子,便因为他的身体一震,而彻底的裂开,变成了四瓣,就好像变成了四片普普通通的透明玻璃块。

  “怎么这么调皮。”

  林夕笑了笑,道:“我在和你说话,你吐这么多血出来吓人做什么?你不要以为吐着吐着我就习惯了。”

  申屠念也不可能知道“吐着吐着就习惯了”这句话的真正内涵。

  但林夕的这句话,却是让他的一口血,又到了喉间,让他的脸孔都肿胀了起来,变得紫红。

  唐初晴虽然也惊讶莫名,但他可以肯定,此刻是申屠念和白衫剑师心神波动最剧烈的时候,也是出手对付他们的最好时机。

  所以在申屠念手中的那颗珠子开始发光时,便已经蓄势待发的倚天小剑,便在这个时候,飞了出去。

  带着他体内残余的所有力量,贴着地面,挑向申屠念大腿的动脉处。

  申屠念的手往下拂了下去。

  因为比平时慢了数分,所以他直接掉下了四根手指。

  小剑刺入了他的大腿,在此时,一团赤红色,带着紫气的火焰,才在倚天小剑周围生成。

  这股唯有炼狱山申屠氏才能施展的火焰,硬生生的在瞬间灼烧掉了唐初晴流淌于剑身符文上的魂力。

  唐初晴力尽,咳出了一口血,坐了下来。

  这柄看似寻常无奇的小剑,包裹着火焰,掉落在地。

  申屠念手掌和大腿的伤口,瞬间被火焰封合,封合处光滑黝黑,如凝固的岩浆。

  申屠念的身上,也冒起了熊熊的火光。

  他彻底的变成了一个火人,朝着林夕前行。

  林夕后方的街巷中,屋面也开始震颤起来,有许多人极快的脚步声,如同云秦鼓师敲击的鼓点一般响起。

  就在此时,有数条红影堵在那些街巷之中,有一只雪白色的蜘蛛,不停的喷吐着,在那些街巷之中结出一张张白色的大网,阻挡那些已然赶过来的云秦军方修行者。

  “呼”!

  楚夜晗背上的大铁箱中又发出了一股气流。

  一根古铜色的短棍出现在他的手中。

  一根长刺,由这根短棍的棍尖射出,以根本不亚于唐初晴一击的速度,狠狠落向申屠念的胸口。

  申屠念双掌收合。

  双掌未真正接触这根带着恐怖力量的长刺,一层层挤压上去的火焰,却是硬生生的将这根长刺逼停在他胸口一寸处。

  “咿….”

  一声奶声奶气的嘶叫响起。

  一只黑乎乎的小肉爪子伸了出来。

  高亚楠的双手,也伸了出来。

  无数白色的冰花在空中生成,涌向申屠念。

  申屠念分开双掌,长刺往下掉落,压缩在他掌间的热力轰然爆发,所有的白色冰花瞬间融化成水滴,融化成蒸汽,轰然四射。

  这名绝望但依旧强大的大莽统帅,继续压向林夕。

  ***

  (下一章字数也争取多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