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四章 最深的黑

第五十四章 最深的黑

  白色的蒸汽带着炙热的气息如浪潮般席卷。

  高亚楠一声惊呼,急拉着林夕倒退。

  一层层细密的青色金属在姜笑依的身上蔓延。

  神威至极的青鸾战神甲再现。

  姜笑依身后的那一条条青色金属长翎再度分解,化成一片片的飞刃。

  “轰!”

  但只是白色蒸汽一炸,还未真正的和申屠念身上翻滚的火焰相触,姜笑依就已一声闷哼,双足在地上擦出长痕,往后连连倒滑而出。

  楚夜晗先前很欣喜,很振奋,然而他此时很紧张。

  大莽第一箭师公孙羊来了东景陵。

  很多年前就已经进阶圣师的大莽剑斋主人君先生也来了东景陵。

  还有唐藏的两柄剑。

  大莽出现在这里的圣师,都并非许天望那种很普通的圣师,都是足以让倪鹤年觉得精彩的修行者。

  这样的几名圣师,可能相当于平时的六七名普通圣阶修行者。

  大莽东景陵方面的力量,因为这些人的出现,已经远远超出了云秦军方事先的想象。因为如果只有两三名圣师的话,那钟城、夜莺和唐初晴等人已经足够应付。

  可以说没有林夕的调度,根本对付不了那唐藏双剑,但即便如此,钟城和夜莺已无再战之力,唐初晴也已经无法出手。现在对方君先生虽然也已经和唐初晴两败俱伤,但申屠念…却也是一名圣师。

  东景陵之中,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出手的圣师。

  且申屠念是炼狱山申屠氏,他同样不是一般的圣师。

  他有信心阻挡住一名普通的圣师,但是对于阻止一名将来甚至有资格成为炼狱山大长老的圣师,他却是没有丝毫的信心。

  面对着瞬间冷凝时会释放出恐怖温度的白色蒸汽,他掠到了倒飞的姜笑依的身前。

  此时申屠念已经距离他不到三十步。

  即便有着魂力的保护,他身上的肌肤也已经被周围的热力蒸得发红,甚至有些地方已经撩起了水泡。但他依旧稳定的将一股魂力,贯入到他背着的大箱子上。

  一股气流冲出。

  又一根银白色的短棍从他大箱子的顶部一个孔洞中飞出。

  只是一飞出来,这根银白色的短棍就马上展开,原来只是由一张极大的银白色金属薄膜,折叠卷曲而成。

  申屠念已经距离他不到十步。

  他的眉毛和头发,都已经焦黄,燃烧起火星。

  这张巨大的金属薄膜,就在此时,像一个被风吹起的帐篷,罩向申屠念。

  申屠念的右手手掌只剩下了一根大拇指。

  此时,这根大拇指上飘起了一朵紫红色的火花,就像蜡烛上燃起的一条小小的烛火。

  “轰!”

  只是这一条小小的火焰,他身周的空气便是再度一炸,楚夜晗无法睁得开眼睛,他的眉毛和头发彻底的燃烧起来。

  急剧上升的热气,将罩落的巨大金属薄膜似要吹起。

  然而这一张巨大的金属膜薄,在这一瞬间,却反而朝着翻滚的元气急剧的收缩,“嗤”的一声,形成了一个数米直径的金属口袋,将申屠念囚在其中。

  直到此时,楚夜晗才开始发出了一声呼痛声,才飞速的倒退,扑打着自己头上的火焰。

  …….

  楚夜晗的战斗方式自然也让林夕感到十分的新奇。

  这种战斗方式甚至让他觉得就像一个普通特种兵在依靠一些独特的装备,对决一个异能者。

  闪亮的银色金属薄膜还在飞快的收缩着,往申屠念的身上继续贴紧。

  他看得很紧张。

  所有人也都很紧张。

  一般的圣师和温度那么高的火焰和蒸汽困在这样小的空间里,也恐怕已经被烫熟了。可是所有这温度和热力都本身来自于申屠念的身上,谁也不知道这样的一张银色金属薄膜能不能真正的困死他。

  ……

  有雨丝在此时飘洒到了银色的金属薄膜上,发出了嗤嗤的声响,马上又被烫成了一缕缕的蒸汽。

  “咚!”

  收缩的银色金属薄膜骤然往外猛的一鼓,发出了一声敲鼓般的响声。

  没有破。

  但林夕等人依旧没有丝毫的欣喜,因为他们所有人都感觉出来,内里有一股更为可怕的力量,正在震荡。

  “你们快乘神木飞鹤离开!”

  楚夜晗回头,对着身后的林夕等人厉喝道。

  “咚!”

  他的声音才刚刚发出,第一个“你”字才刚刚出口,不到一息,银色金属薄膜便已经再次巨震。

  一秒钟的时间,就足以让圣师做很多的事情。

  有几条明亮的火线出现在了银色金属薄膜上,从金属薄膜上透出,化成了裂缝。

  金属薄膜裂了开来。

  申屠念浑身缠绕着紫色的火烟,从裂开的金属薄膜中走出。

  一道炽烈的火气,凝结成束,涌向还在厉喝的楚夜晗。

  楚夜晗这一瞬间,只来得及转身。

  “当!”

  和他身体同样大小的古铜色箱子挡住了这一束烟火,使得他没有直接被这一束烟火燃成灰烬,但他的身体也根本无法站稳,往前飞扑了出去,一口滚烫的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

  “在天上,我拿它无奈。但降下来,便别想再飞起来了。”

  申屠念没有看喷血往前摔出的楚夜晗,他的目光,落在了林夕和林夕身后不远处的神木飞鹤上。

  他继续前行,呼出的呼吸,都似乎带着火星。

  “发生在这座城里和你身上的事情,我不能理解。我不能理解将神到底算是什么…我也知道你同样也是毫无道理的越阶杀死了胥秋白。你让我都很绝望…但是我最后还想试试,你的毫无理由的越阶…在你的魂力都已经快要耗尽的情形下,到底还能不能越阶,杀死一名圣师。”

  他想要完整的说出这句话,所以他的动作,并不像先前的那么快。

  申屠念的这句话,完全是他最真挚的情感。

  他已经无奈和绝望到了极点,他将所有能够致胜的东西砸了出去,然而在林夕面前都没有换来胜利,最后他一无所有,只剩下了自己。

  他此时甚至想要死了算了,想死在林夕的手里。

  然而林夕十分清楚,申屠念此刻的这种方式,却反而是最有效的。

  反而在对方最绝望之时,被对方杀死的话,那对方会不会傻掉,这会不会让他觉得太过戏剧化?

  林夕此时的脑海之中,甚至也忍不住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姜笑依,牵住了高亚楠的手,口中微苦的想到了先前他们三个人的话。

  他的祭司长袍宽大的袖中,有金色的光芒闪现,那是金色的云秦小凤凰瑞瑞身上发出的光。

  它也想战斗,也想等待出手的机会,然而此时它也很绝望,因为它知道自己一冲上去,就不会再是坠星天凤,而会直接变成一个飞着的烤鸡。

  ……

  所有这些和这座城生死与共的云秦人,都已经拼尽了全力,无法再战。

  然而此时,有一个还能战的人,却还在犹豫。

  这个人就在旁边河畔一座快要烧起来的凉亭顶上,笼在一件可以让她和凉亭融为一体,连申屠念和白衫圣师都无法察觉她的很大黑袍之中。

  她的使命,就是保护林夕,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只是她此刻手中的东西,和让申屠念直接失态和绝望的珠子一样,太过宝贵,即便是在学院的内乱之中,即便在交给她这件东西的人被追杀得重伤将死时,都甚至没有动用,和明哥一样,这也是青鸾学院的真正底蕴。

  她舍不得。

  如果用她的命,可以换这件东西不用的话,那她肯定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交换,让学院的这件东西留下来。

  但是现在没办法换。

  她犹豫,希望林夕还能表现出一些奇迹,让她可以不用这件东西。

  但是这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她再也没有办法…她犹豫着,想到交给自己这件东西的人,流着泪,积蓄在手心的魂力,朝着她手心中的这件东西灌入了进去。

  她手中的这件东西,像是一片黑色的破布,但世间没有任何一种丝或者棉线,有这片“破布”的材质那么轻薄,那么柔软。所以这片“破布”更像是一片柔软至极的云彩。

  只是这片东西又有许多玄奥的符纹,又像是一道符。

  在她的魂力流淌进去的瞬间,这片东西,就骤然分解,就像一抹黑色的轻纱,打向了申屠念。

  申屠念感知到了身侧高处骤然迸发的魂力波动,他也随即感知到了从未感知过的奇特元气震荡。

  他陡然觉得无比的恐惧。

  近乎直觉,他的呼吸停顿,身体肌肤所有的毛细孔,也顿时收缩关闭。

  他的双手一合,压出了一股如刀般的火焰,倏然斩向那抹黑色的轻纱。

  黑色的轻纱在火焰的撞击下,骤然崩解成亿万细小的黑色碎屑,扩散而出,随风而散,不知弥漫多少里的范围。

  奇异的是,申屠念发出的这一股带着恐怖力量的火焰,在击散这一抹黑色轻纱之后,便也消失,就像是化成了将这些黑色碎屑吹拂出去的微风。

  这种黑色碎屑扩散的速度十分诡异惊人。

  在申屠念根本来不及做出第二个动作,甚至根本来不及思考,来不及震骇的极短时间里,便有数百粒细小的黑色碎屑落到了他的身上。

  他身体本能反应,想将这些黑色碎屑震飞出去。

  然而这些黑色碎屑,却似根本不受力,渗入他的体内。

  他体内所有的魂力,便在这些黑色碎屑和肌肤接触的地方,不受他控制的,往体外散去,瞬间消逝于空中。

  他身上的火焰全然消失,光彩神华黯淡。

  从一个掌控烈火的神,瞬间变成了一个没有丝毫魂力的普通人。

  林夕也是一样。

  他的感知无法和申屠念相比,所以他甚至感觉不到这细微的世界,他只知道在这一瞬间,体内仅有的一些魂力,也迅速的流出了体外,消散。

  他身旁的高亚楠也是一样…不仅是他身周的所有人,就连远处那些还在战斗着的云秦军中修行者和炼狱山神官,也是一样。

  一声声惊骇绝伦的叫声,从远处,从更远处不断的响起。

  所有这些人里面,唯一还算平静的,唯有白衫剑师。

  因为他见过这样的黑。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