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五章 你不懂

第五十五章 你不懂

  三十万大军从四面八方围向一个城池的景象,光是想象就令人觉得震撼和充满真正史诗的感觉。

  对于任何亲身经历过当年坠星陵一战的人而言,很多战争中的场景,都是深刻于内心深处,永不会磨灭的画面。

  唐初晴当年也在这样的一场史诗之战里面,但当时还很幼小的他,大多数时候只是在协助照顾伤员和搬运箭矢等军械,他没有时刻在战斗的最前线,所以他看到的震撼的画面,要比白衫剑师少得多。

  他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黑。

  然而这名白衫剑师的老师,在当年的坠星陵一战之中,也和这两日的白衫剑师一样,想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弟子多看到些东西,多学到些东西,所以这名白衫剑师当年虽然在坠星陵一战之中也和唐初晴一样年幼,但他绝大多数时候,却都跟随着自己的老师,处在战场的前沿。

  他见过许多跟随着张院长的强大云秦修行者的出手…在那场大战里面,因为云秦一方的普通军士数量太少,而跟随着张院长的强大修行者数量太多,所以战场上的主角,始终便是那些强大到非人的云秦修行者。

  从那些云秦修行者的出手,从那一战的许多画面中,这名白衫剑师也得到了许多感悟,才有了今日这样的成就。

  也就在那某一个画面之中,他见过这样的黑。

  正是在当时烈日下的一抹这样的黑暗,同时顷刻间化成弥漫数里的亿万黑色微粒,将当时南摩国的两千魂兵重铠军士和数十名其中有许多圣师存在的强大修行者,体内的魂力顷刻间如冰雪般消融。

  失去魂力支持的两千魂兵重铠在高速中坠倒,像一块块废铁跌撞在一起,那数十名足以令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仰视的强者,便如同普通人一样,在钢铁的挤压、撞击之中血肉模糊的死去。

  这是他脑海之中许多的画面之中,最为震撼的画面之一。

  ……

  跟着着自己的老师,这名白衫剑师是亲眼见到了南摩国的大军当日何等浩荡无敌,何等风光的直逼坠星陵,又亲眼见证了南摩国的大军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节节失利,最终胆寒、陷入必败之中的全过程。当时他的老师和那些同一时代的南摩国最强的修行者,也不知道这样的一片足以让所有敌人的心头陷入最深沉的黑的东西,到底是药物,还是魂兵,唯一能够确定的,必定不是这个世间的任何匠师能够制造,肯定是和大黑一样,是来自一些不可知之地的遗留之物。

  在利用这样的一样东西,杀死了当时南摩国大军最为重要和强大的一股力量之后,整个坠星陵,还有很多更危急的时刻。

  在那种时刻里,一些跟随着张院长的修行者,张院长的朋友,甚至是硬生生的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填补着城墙的一些缺口,直至耗尽最后的一丝魂力,流尽体内最后的鲜血,身上带着无数的伤口倒下。

  但在很多这些对于张院长至关重要的朋友战死的最危急时刻,也没有再次出现这样最深沉的黑,所以对于当时的南摩国,后来的大莽的修行者而言,这样的东西,便只有一件,已经耗尽,世间再也没有这样的东西。

  然而在这东景陵,他却又见到了这样最深沉的黑。

  让所有修行者,瞬间由云端跌落成普通人的黑。

  这一刻,体内所有残余魂力消散的这名白衫剑师,就像是真的见到了自己的宿命,见到自己的前世今生一般,他如同再次来到了当日的坠星陵前。

  他的心中微苦。

  他知道当时的张院长肯定的确已经没有这样的东西了,他有,当时肯定也会用掉了…肯定是后来的青鸾学院,在这云秦立国之后的漫长岁月里,又找到了这样的一件东西。

  而青鸾学院也并没有过分托大,过分看重将神的能力。

  青鸾学院,也始终将自己最强的力量,放在林夕的身上。

  所以东景陵,便就是这战中,青鸾学院放诸力量最强的一个城。

  ……

  从超脱这时间的圣阶,到直接被打落凡尘,身上所有火焰和光华熄灭的申屠念,脸上的神色,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一个踉跄,前冲的身体差点站立不稳,直接摔倒在地。

  林夕也十分的震撼。

  这种变化的第一感觉,便让他觉得好像被瞬间废了修为。

  但他也很快看到了在河畔凉亭顶端站起的那条披着黑袍的娇小身影,他便知道了这是自己人,他便顿时有些心安,不再彻底的恐慌。

  然后他便很快感知出来,自己的身体除了魂力消散之外,没有其余任何的变化,他便明白,这样的一件东西,只是能够摧毁笼罩范围内所有的修行者积蓄在体内的魂力,就像瞬间排空一片片池塘的水,但没有损坏池塘本身…所以只是耗光了魂力,并非是废除了修为,只要有时间冥想修行,魂力便还能慢慢的积蓄起来。

  这样的确定感知,便让他心情更加平静和冷静。

  申屠念站稳了,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面孔扭曲得出现了深刻的皱纹,他也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想到了在炼狱山典籍之中的某个记载。

  “这样的东西…青鸾学院居然还有。”

  他喃喃自语的,说道。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你们炼狱山有疯狗,我们青鸾学院,当然也会有好东西。”林夕想着这一件东西的强大,感慨着说了一句,又陡然觉得和申屠念说这些没有意思,也喃喃自语道:“不过你也是白天不懂夜的黑,和你说了也是废话,你也听不懂。”

  申屠念的确是白天不懂夜的黑,他当然不可能知道什么是张良计,什么是过墙梯。但听到林夕此句浓浓嘲讽的话,他却就像是炼狱山中那些已经被折磨的彻底麻木的农奴一样,已经根本生不出多少愤怒的情绪。

  他只是抬起了头,看着林夕,“那又如何?即便大家没有魂力,我依旧是圣师的身体,我的气力,依旧要比你强大。”

  林夕反手拔出了自己的剑,用一种莫名的语气,带着一丝隐隐的伤感,看着申屠念,“你可以来试试。”

  申屠念的身体微顿。

  此时看着林夕的面容,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个世界。

  林夕平静而略带伤感的面容,让人可以看到强大的自信。

  所以即便按理没有魂力的圣师绝对比没有魂力的国士要强许多,且申屠念修炼的时间更长,经历的战斗更多,但没有人想要上前帮他,只是看着他提起长剑,单独面对申屠念。

  申屠念深吸了一口气,此时他强迫自己将所有的情绪,将对这个世界的怀疑全部抛开脑外,他弯下腰,捡起了一截银白色的金属空心断管。

  这是楚夜晗最早用出的,抵挡白衫剑师飞剑的兵器毁坏后的一截,但只要刺入人的体内,同样可以杀人。

  申屠念开始小步的奔跑,他的动作依旧很快,一声空气炸响,他手中的银白色空心断管骤然脱手,直飞林夕的颈部,与此同时,他的身体绷直,一脚,踢向林夕的小腹。

  这一瞬间,虚实变幻。

  以他一脚的力量,也足以能够踢得没有魂力护体的林夕重伤,或者至少直接失去战力。

  然而在他手中的空心断管脱手之时,林夕就已经开始转身。

  所以这一瞬间的画面,申屠念的每一个动作,都好像是在配合林夕。

  林夕转身,沉剑往下。

  空中呜呜作响的银白色空心断管从他的脖侧掠过,申屠念的膝盖,自己撞上了林夕的剑。

  所以申屠念这一脚踢出,他的整条小腿,就断了下来。

  林夕的身体从申屠念身旁滑步而过。

  他的动作在所有人的眼中显得并不算迅疾,但身体的某一部分重量骤然和身体脱离之下,申屠念此时也无法保持平衡,所以他的身体在倾倒。林夕没有客气,在申屠念的一拳击出,却因为身体的失去平衡而显得姿势怪异且没有威胁的同时,他的剑再撩起,轻易的切下了申屠念这一条手臂。

  他站在了申屠念的身后。

  失去了一条手臂和一条小腿的申屠念,在他身后重重倒地。

  申屠念的身体已经麻木。

  摔倒在地的时候他甚至没有感到痛苦。

  他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太过不合道理。

  “我真是不懂么?还是这只是一个噩梦?”

  他咳嗽了一声,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将自己的头颅狠狠的撞在湿润的石板露面上。

  粘稠的热血从他破裂的头颅之中飞洒而出。

  “你错了,错得很离谱。”

  林夕还没有回头,但通过声音,他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他在心中说了这一句,缓缓转身。

  他的视线之中,如最浓水墨画的东景陵黑暗街巷之中,有许多鲜血在飞洒。

  这个世界,一切都是真实的。

  因为许多云秦人在这里面流下的热血,前所未有的真实。

  “不是没道理,只是有些道理,你不懂。”

  他又轻声的在心中说了一句。

  白衫剑师看着林夕,谁也不知道他此刻看懂了什么,又看明白了什么,他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无声的苦笑,往前躬身。

  他双掌夹着,竖起的剑,刺破了他的心脏,从他的背后透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