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七章 雪花神剑

第五十七章 雪花神剑

  天微亮时。

  一名云秦军士在数间已成废墟的酒楼之后,斩掉了一名大莽军士的头颅。

  他的身旁左右,全部都是云秦军人和大莽军人的尸体。

  在这里厮杀的一队云秦军人和大莽军人,在此时,已经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还活着。

  这是在韶华陵。

  至少有小半个韶华陵已经变成了废墟。

  因为死的人太多,还活着的人却已经不多,所以此时这座因为人之间的战斗而破坏得满目苍夷的陵城,却反而显得比平时还安静。

  死的人太多,许多原本有的联络,便早已中断。

  在这样沉重而寂静的黎明里,这名肩上的黑甲里在渗出血水的云秦军士,甚至不知道这场战争此刻是谁占据了上风,不知道这场战争会在何时结束,以谁的胜利结束。

  因为出汗太多,他有些脱水。

  他发现身上的水囊早已掉落,所以第一时间想要看看周围那些尸体的身上有没有水囊。

  就在此时,一名身穿帅铠,帅铠上系着长长的红色披风的如铁铸般的高大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他用力的咽了口口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看着这名走来的铁铸般的将领,举起了手中的黑色边军长刀,冲了上去。

  根本没有看清对方是如何动作,他手中的长刀折断了,然后他倒飞了出去,跌倒在地。

  他的骨头断了数根,但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死。

  “我记得你,你在碧落陵帮我洗过马。”浓眉如墨,唇红如血的威严将领平静的出声,他继续往前行,没有理会这名摔在地上的云秦军人,声音从他身影消失处,清晰的传到这名云秦军人的耳中。

  这名云秦军人神色复杂的看着这名将领消失的方向。

  云秦军方始终在猜测,闻人苍月这样的强者,最终会降临在哪个城池。

  现在这名普通的云秦军人,也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见过闻人苍月。就如同闻人苍月所说一样,他曾经在碧落陵帮闻人苍月洗过战马。

  他曾经是碧落陵的一名边军。

  但他也只是见过闻人苍月一次,也就是闻人苍月在碧落陵巡查他们军队时,随意点中了他,让他帮忙刷洗他的战马。

  闻人苍月在碧落陵,也不知道见过多少部下的军士,竟然会记得住一名像他这样普通的低阶军士。

  闻人苍月没有杀死他,就是因为认出了他曾经是碧落陵的边军,曾经是他的部属。

  事实上他在这里的战斗中能够活下来,最大的原因,也是因为他在碧落边军接受过的那些训练…碧落边军,本身就是云秦战斗经验最足,最会战斗的军人。

  若是在碧落陵时,闻人大将军能够记得只见过一面的自己,他必定会感到极其的荣幸和幸福。

  然而此时,看着周围那些死去的战友,这名云秦军人却是不领情。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朝着闻人苍月背影消失的地方,狠狠的呸了一声,吐了声口水,然后他举起半截的断刀,重重的斩向了自己的喉咙。

  ……

  闻人苍月感知到了身后发生的事情,但他的生姓冷漠,一时的不杀也只是因为一丝的怀旧,所以这名云秦军人用这样最强烈的手段表明自己对他的态度,也没有让他的心神出现丝毫的波动。

  他冷漠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在他强大的感知世界里,出现了一些冰冷的雪花。

  这样的感知让他冷漠的面容上却是出现了一丝兴奋的笑意。

  他直直的朝着他感知到的地方走去。

  一路有鲜血和尸体,却是没有任何一个活人出现在他的身前,阻挡他的前行。

  李苦已死,夏副院长老去,炼狱山掌教在遥远的大莽看着他,那么,这世间,还有谁能够阻止他的前行?

  废墟渐少,尸身渐少,他的面前出现了完整的街巷。

  一名身穿银衫的文士,在一条被细雨冲刷得干净的石子路上等着他。

  天已暂时放晴。

  关闭<广告>

  空气非常新鲜,传来周遭院落间芭蕉叶和青草的气味。

  天空中,却是有一片片晶莹的雪花在飘落。

  闻人苍月越加兴奋。

  他体内的魂力开始奔行,身上的气息震荡得他身前的房屋都出现了裂纹,崩塌。

  他便直直的从倒塌的房屋中穿过,他需要身体做好准备,进入自己最巅峰的状态,他需要这样的锐气。

  “周若海,很多年前,我统领碧落边军时开始,我就一直怀疑中州城里最强的不是倪鹤年,而是你,于是我便一直想和你战一场,只是像你我这样的人,不到真正的生死对决,又如何能看出谁强谁弱。不分生死的对决,便如同一盘只是做出来看,却不能吃的菜,令人想想便索然无味。想不到今曰,却是能够一偿多年的夙愿。”他在崩塌的房屋中,片尘不染的走过,走到周首辅所在的石子路上,笑着说道。

  他从不需要掩饰自己的情绪,他的笑,也是威严的大笑。

  “只是为了自己的一个心念,便造成这么多的杀戮,造成这么多人流离失所,值得么?”周首辅平静的目光中,出现了一丝痛惜的神色:“你难道不觉得生活在许多人真心爱戴的目光里,看着那些人快乐的生活会比较快乐?”

  “曾经我有过这样的想法,但人的一生之中会有许多不同的阶段,这个阶段的我,便是想越过世上所有最高的山峰,成为那座最高的山峰,至于我成为世上那座最高的山峰之后,会不会有你现在所说的想法,那也是未知之数。”闻人苍月笑容收敛,冷漠道:“对于你我这样的人而言,前面便本身没有几座高峰,且这样的时代,便是登顶的最好机会,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抗拒自己心中这种诱惑,但对于我而言,唯有成为最高的山峰,才有可能畅快淋漓的做事情。到时做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情,才不会有人阻碍,捆缚住手脚。你看看你,空有绝世之才,治国之贤,你忠于君,结果到头来,却还不是落得如此下场?”

  周首辅平静的说道:“在你的眼中,我的境况可能落寞,但我做的事情,对于我而言便有意义。而你,心中没有敬畏,将自己脱离众生,到最后便自然不容于这世上。”

  “这便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闻人苍月大笑,道:“对于我而言,你此刻唯一的意义,便是整个云秦帝国,尤其是这片战场上所有人之中,我最想杀死的人。”

  周首辅看着他,道:“不是林夕么?”

  “他?”闻人苍月讥笑道:“他太弱…杀死你之后,我有很多年的时间可以杀死他。”

  周首辅不再说话。

  他确信自己根本无法改变闻人苍月的心意。

  除非有人能将闻人苍月彻底打服,闻人苍月的心意,才或许有可能改变。

  他叹了口气。

  呼出来的气温暖,但天空之中飘洒的雪花,却是每一片都变大。

  每一片雪花,都变成了一片片梧桐叶般大小。

  韶华陵这个平时极少下雪的南方城里,在这条平凡的石子路上,开始下一场云秦立国以来,最大的暴雪。

  大到令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雪花极其的美丽,每一片美丽到令人惊艳的雪花,却是飘落的异常缓慢,近乎停滞。

  闻人苍月微仰着头。

  在第一片雪花产生变化的时,他便已经仰起了头。

  七曜魔剑从他的手中飞了出来,围绕着他高速旋转,切碎一片片接近他的雪花,将每一片雪花中爆发的凛冽寒气震荡出去。

  自创近身剑道,从来都是只知进击的闻人大将军,在这一战中,直接被逼得先行采取了守势。

  周首辅在这云秦最大的一场雪中,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

  这片雪花在他的手中消失。

  一朵月季般的透明冰花,却是在闻人苍月的身后绽放,在空气中生长出来。

  闻人苍月的眉头微微皱起。

  他的头发和眉毛上出现了白色的浓霜。

  他身后长长的红色披风冻得比铁片还要坚硬,隐隐出现了裂痕。

  “喀”的一声裂响。

  七曜魔剑击碎了这朵冰花。

  一朵雪花落在了闻人苍月的肩头。

  一条血痕直接从闻人苍月肩头的铠甲上渗出,瞬间冻结,如同在铠甲上,多出了一条鲜红的符纹。

  在这一瞬间,周首辅并指为剑,一道惊人的剑意,贯穿于漫天的雪花之中。

  无数雪花高速震鸣,凝成了一柄透明的寒冰小剑,顺着他的目光,刺像闻人苍月的双眉之间。

  闻人苍月的目光落在这柄寒冰小剑上。

  七曜魔剑倏然悬浮在了他的身前,就悬浮在他的双眉之前,等着这柄寒冰小剑。

  然而这柄寒冰小剑却并未像他感知中的预判一样,很快的到来。

  一片片雪花,依旧不停的覆盖在这柄寒冰小剑的剑身上。

  这柄寒冰小剑飞遁的速度越来越慢,剑身却是变得越来越为庞大。

  闻人苍月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一抹凝重,代替了他先前嘴角之间的冷漠。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