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八章 断墙、炊烟、手中的剑

第五十八章 断墙、炊烟、手中的剑

  天刚亮时,云秦军方最为忌惮的闻人苍月已然最终出现在韶华陵,试图杀死自己最想杀死的对手,同时以一人之力彻底改变韶华陵的结局。

  东景陵的天刚亮时,林夕倚靠在挑夫里的一座断墙上休憩。

  他手上的淡青色长剑的符文里,都淤满了干结的血迹,他身上的大祭司长袍没有丝毫的破损,但是却有许多的污垢,明显有剑锋和刀锋拖曳的痕迹。

  此时秦惜月也在他身旁不远处,靠着断墙休息。

  高亚楠、姜笑依、边凌涵,还有似乎已经习惯黑暗,而不太习惯日光的艾绮兰,也都靠在这座断墙上。

  这群学院的年轻人,身上大多带着看得见的伤或者看不见的隐伤,样子都很凄惨,都疲惫得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林夕觉得自己就好像在刚入青鸾学院时,在直击矛阵之中被刺得爬不起来之后,又被拖进去刺了数遍。

  他看着自己这一群人,都有气无力的靠在一条断墙边蹲着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有些觉得好笑,觉得自己这一群人就像是一群为了一颗葡萄干打得你死我活,最终惨得爬都爬不起来,只能一起蹲在这里看日出的马猴。

  然而即便是马猴,也是占住了这座城的马猴。

  挑夫里是东景陵战斗最惨烈的地方。

  有一条原本最多只能塞下两三百个人的小市集街道里,就倒下了两千几百名双方的军士。

  在他们靠着的这座断墙周围,放眼所及,甚至难以找得出一座还完好的,可以遮风挡雨的屋子。

  但是此刻这片街巷已经安静了下来。

  更远处的城里,此时甚至有淡淡的炊烟燃起。

  那是有云秦人在做早饭。

  然而看着平时这样再普通不过的远处烟囱里冒出的淡淡炊烟,再看着自己身旁这些和自己并排如蹲坐看日出的马猴一般的同学们,林夕却只觉得无比的感动。

  “你最后用出的,消耗光申屠念和我们体内所有魂力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动着酸疼的颈部,看着身旁高亚楠旁边的艾绮兰,问道。

  艾绮兰有些紧张。

  她很久没有这样和人交谈,尤其是知道林夕的身份之后,她一直是用追星小女孩般的仰慕和敬畏眼光看着林夕的。“是….张…张…”所以陡然听到林夕这么发问,她说话不由得十分结巴。

  “张张?”林夕和高亚楠等人愣住:“这名字这么古怪?”

  “不…不是的。”艾绮兰红着脸,轻声道:“张…张院长把这个叫做众生平等。”

  “众生平等?”林夕微怔。

  艾绮兰点了点头,说道:“因为这件东西,能够将很大一片地方,至少四五里左右范围内的所有修行者,体内的魂力彻底消散,就像突然变成普通人。”

  “好名字。可是为什么学院有这样的东西,不早些拿出来对付闻人苍月?”林夕说了这一句,突然又马上不好意思的疲惫一笑,自嘲道:“这真是个愚蠢的问题。”

  边凌涵撇了撇嘴。

  她本来就想说这一句话的,只是她身体略微一动,两条手臂的疼痛,便让她差点直接痛呼出声。

  这的确是个很愚蠢的问题。

  如果能用,学院怎么会不用。

  这显然是件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动用的东西。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战,不是因为林夕,这件东西恐怕还根本不会再次出现在世间。

  “只有一件,用完就没有了。”艾绮兰没有因为林夕的自嘲而真的觉得林夕愚蠢,她依旧有些紧张的轻声解释道:“这件东西,计划上,最好是要留给炼狱山掌教的。”

  林夕和高亚楠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云秦和大莽的战争背后,还有炼狱山和青鸾学院的战争。

  炼狱山,炼狱山掌教,才是青鸾学院最为强大的敌人。

  “闻人苍月修为不如李苦,李苦不如炼狱山掌教…炼狱山掌教,的确才是最配得上这一件东西的人。”林夕轻呼了一口气,“这算是魂兵还是什么?学院又是从哪里得到的?”

  “不知道。按照一些传说和古籍记载,这和一些不可知之地的遗迹中的东西一样,是很古远的修行者遗留下来的武器。”艾绮兰轻声道:“早先在坠星陵一战中动用的这件东西,是张院长在早点游历时得到的,后来学院一直在追查这种东西的具体来源,直到云秦立国后二十年,学院最终才查到,那片东西是某个商队从唐藏带出,后来又细查到,是有唐藏人在前去虔诚的参拜般若寺般若大佛时,无意中在黄沙中触到。后来学院便在般若大佛的头部,又找到了这样的一片东西。”

  林夕眉头微蹙,惊讶道:“难道般若大佛,也是如同不可知之地的遗迹一样的古迹?”

  艾绮兰点了点头,细声道:“唐藏没有任何古典记载,般若大佛是什么时候建造…学院的匠师也不能推断出大佛到底已经存在了多久,所以应该是这样的古迹。”

  “真的是一个文明衰亡,又一个文明兴起的世界么?”

  林夕缓缓的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废墟,决定暂时不再去考虑这些问题。

  “帮我找曾柔将军,让他找一名城中此刻魂力最多的修行者,来帮我们御使神木飞鹤。”

  他唤过了一名原本在此时负责随时听候他命令的云秦将领,说了这一句,又硬挺着站了起来。

  半夜的时间过去,他真正的强大,已经回复了不少在他体内,依靠神木飞鹤,或许还能在这场大战结束之前,赶到另外的两个城。

  只是此时,他无比希望,那两个城的云秦人也已经胜利,不需要再依靠他的一些力量。

  ……

  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韶华陵大雪纷飞的石子路上,刺向闻人苍月的寒冰小剑,已经变得比正常的长剑,还要大出一倍。

  这柄无数雪花凝成的长剑,不仅如同真正的飞剑,散发着恐怖的元气波动,而且变得比真正的金铁,还要沉重。

  这一剑距离闻人苍月还有十余步,闻人苍月身外的空气中,已经出现了一层层的坚冰。

  就连闻人苍月的脸上,都出现了冰光。

  这使得闻人苍月看起来就好像冬天浅湖里,被冻在冰里的一条鱼。

  在他的感知里面,这一柄剑,已经变成了一座冰川,一座在海里飘动,朝着他压来的冰川。

  随着这柄剑的推进,他原本已经凝重的脸色,变得越发凝重。

  七曜魔剑倏然后退数尺,回到了他的手中。

  闻人苍月的剑道,是距离身体越近,力量爆发得更为猛烈。

  所以这一退,却是代表着他最为强悍的一击。

  他身外所有的坚冰在这一瞬间全部碎裂,每一片冰片里面,都好像有一个闻人苍月的影子,也有朝着他斩来的这一柄冰雪大剑。

  他手持着七曜魔剑,一件朝着这柄冰雪大剑刺出。

  剑尖正好对着剑尖。

  两股磅礴至极的元气僵持在空中,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凝固,所以雪花也彻底悬浮在空中。

  闻人苍月的身躯,好像真的变成了铁铸。

  他强悍的往前压去。

  冰雪大剑似马上就要开始崩裂,解体。

  然而就在此时,一只白皙的手握住了这柄冰雪大剑的剑柄。

  周首辅穿过了飞雪,握住了这柄剑。

  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的温暖,整个身体,都在散发着凛冽至极的寒气,比这柄剑更寒。

  他也用力,将这柄剑往前刺出。

  七曜魔剑一声哀鸣,大震,后退。

  闻人苍月的身体,猛的一顿,在空中往后倒飞。

  强大得足以改变一个城池的最终胜负,天下几乎已经无人可阻的闻人苍月,被周首辅一剑震飞!

  闻人苍月口中发出了一声轻声闷哼。

  他的左颊在倒飞中被一片雪花割裂,脱出了一条鲜艳的血口。

  “你果然很强,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强大!你才是中州城中,最强的修行者。”

  然而他的面上却是没有丝毫的震惊,反而只有更加的兴奋和感慨。

  “生死相搏,我原本也未必是你的对手。只可惜,我的手中,还有李苦修的剑。”

  他按住了震颤,如恐惧般悲鸣,甚至结满寒冰的七曜魔剑,收入袖中,然后用双指,捏出了一柄小剑。

  一柄骨舍利小剑。

  ……

  在大莽老皇帝湛台莽决定将皇位让贤给他的学生时,便已经隐然是在挑战炼狱山千年积累的权威,于是李苦和炼狱山掌教,有过一次论道。

  那次论道,李苦知道炼狱山掌教的确如传说中的那么强大,炼狱山掌教也知道凭借自己一个人,虽然敌得过李苦,但无法阻止李苦的逃。

  所以炼狱山掌教开始在这世间寻找一名可以配合他拦住李苦的人,他最终找到了闻人苍月。

  而李苦却一直在修着一柄剑,一柄强大到足以杀死炼狱山掌教的剑。

  这是体剑,是千魔窟的人王剑,对敌时脱体而出,将会有斩魔灭神的强大。

  只是他在逃亡的路上,却最终被快了一步的炼狱山掌教追踪到。

  在最终修成这一剑之前,他便战死。

  这柄剑被炼狱山掌教赐给了闻人苍月,因为闻人苍月便是他用来对付云秦和青鸾学院的剑。

  这一剑虽然还未最终修成,但这李苦一生修行之剑,已然比闻人苍月自身强大。

  闻人苍月捏住了这一柄剑,在倒飞之中,朝着周首辅刺出。

  ***

  (白天有事要出去忙,所以晚上一更的时间可能会晚一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