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章 胜利的讯息

第六十章 胜利的讯息

  一群云秦黑甲军士在一间杂货铺子里睡觉。

  地上只是铺着一层薄薄的棉被,睡在上面依旧会觉得十分冷硬,然而这些云秦军人却是睡得极沉。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声浪。

  这声音十分巨大,地面首先颤抖,然后屋檐间落下许多的灰尘。

  数名军人首先在地面的震颤中醒来,这些云秦军人第一时间警觉的抓起了身边的兵刃,但随即弥漫于这个铺子里的灰尘,却呛得他们剧烈的咳嗽起来。

  然后所有这里面的云秦军人便都醒了。

  “这是什么声音?”

  一名看上去入伍时间并不长,连手上都没有被刀柄磨出老茧,应该只是周遭的预备役军士的年轻云秦军人用黑布遮住了口鼻,问身旁的一名四十余岁的平头军士。

  这是似乎是这些人的校官的平头军士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冷峻道:“有大莽蛮子的欢呼声,应该是南边有大段的城墙又崩倒了。”

  “这些大莽蛮子吃的到底是什么药,怎么可以两天了,都不睡觉还这么欢的。”一名云秦军士愤愤道。

  “继续睡吧,不管他们吃什么药。我们不睡,更没有力气去砍他们的脑袋。”四十余岁的平头军士看了周围这些坐起的云秦军人,“我们在这里的每一息睡觉时间,都是前面的那些兄弟拿命换回来的。”

  远处的喊杀声和震天的欢呼声,还在不断的传来。

  这声音比集镇里的叫卖声还要大无数倍。

  然而听到这名平头军士的这句话,这间杂货铺子里所有的云秦军人,却是都不再说话,默默的将自己的耳朵塞起,闭上眼睛,继续睡觉,哪怕他们距离倒塌的城墙都不会超过三里。

  ……

  坠星陵的南墙,崩塌了一段百余米的缺口。

  大块大块的碎石矗立得如同一个乱石山谷,城外的大莽军队,像海浪一般朝着这个地方涌来。

  距离这个缺口不远的城墙上,一名云秦军人正在搬着一根贯月弩箭,想要将之装配进旁边的弩机里面。

  然而在弯腰搬起木箱底部的这根弩箭时,这名云秦军人突然觉得头顶的阳光分外的白,他眼前有些看不清了,大脑在这一刻眩晕,他用力搬起的沉重弩箭,砸在了他自己的脚上,让他的脚上瞬间发出了骨裂的声音。

  他晃了晃,下意识的咬牙想要再次搬起这根弩箭,但是再度弯腰时,他却晕倒在了地上。

  一名校官大声疾呼,让人替上他的位置,但接替他的人,明显动作也比平时迟缓,显得有些麻木。

  和东景陵、韶华陵的性质不同,坠星陵是整个云秦南部最为重要的喉舌之地,陵城是大量军粮和军械中转之地,内里建有许多军需大仓库,这些资源对于整个云秦军方都极其重要,所以坠星陵的战斗,对于守城者而言更为艰难,必须牢牢的将敌军阻挡在城墙之外。

  即便是顾云静,先前的预计,也只是能够将坠星陵苦守三日,超过三日,东景陵和韶华陵被攻破其中之一,云秦的援军不至,来的反而是大莽军队的话,那坠星陵便会失守。

  然而这战斗,比顾云静最差的预计还要艰苦。

  在魔眼花药物的支持下,大莽军队的绝大多数人,即便两天两夜都没有合眼,却都还保持着亢奋的状态,而云秦军人即便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面,还采取了一些轮换休息的手段,但还是不可避免的陷入了极度的疲惫和体力透支,一些几乎没有得到休息的军士,精神都甚至已经有些恍惚,反应也已经下降到了很危险的程度。

  刚刚呼唤着替换了一名配装军士的云秦校官,眼睛就瞬间红了。

  那段崩塌的城墙缺口太大,对方涌入的人太多,刚刚填补上去的五百多名云秦轻铠军瞬间就光了。

  而此刻,对方大军中的一支重铠骑军,已经冲近断墙处。

  缺口后方云秦步军中射出的羽箭,冲击在这支大莽骑军古铜色的重铠上,发出密集如雨的打铁声,但根本无法对其造成威胁。

  此刻缺口后方的大多数都是普通步军,坠星陵中的重铠骑军和魂兵重铠军等部队,在前两日已经几乎全部牺牲。

  而此刻,大莽军队之中,竟然还能杀出一千几百重骑。

  这名云秦校官此时的思维也有些麻木,他没有去考虑以城内的军力还能不能阻止这些重骑突入,他只是再次发出了一声声沙哑的厉吼:“快一些!”“我们快一些!兄弟们就能少死几个!”

  ……

  一百余米的缺口,已经是很长的一段缺口,已经能够容纳两百骑重骑并排着冲入。

  此刻这支上千的大莽重骑军,便是近两百人一列,分成了七八列,并排着冲向这个缺口。

  每一并排的前一列和后一列之间,大约隔着五米左右的距离,这样即便前面的重骑被对方军械所杀,倒下,后方的重骑便依旧有时间反应,马匹可以踩踏着尸体冲过,或者直接跳跃而过。

  这种一千几百骑排成整整齐齐的七八个并排,践踏着大地冲锋,是十分震撼的画面,会给任何人带来很强的压迫感和冲击力。

  如乱石山谷的断口中,已然密密麻麻的躺倒了上千具尸体。

  此刻在这些尸体和乱石之中,还站着十余名活着的云秦轻铠军士。

  不知是已然彻底力竭,还是因为已经一天半的时间没有合眼,精神已然恍惚,这十余名刚刚在一场绞杀之中活下来的云秦军人都是依旧显得有些麻木的站着。

  在这样狂涌而来的一排排重骑面前,这十几名云秦军人,弱小得有如狂风中的烛火。

  “快跑啊!”

  “跑!”

  后方无数的云秦军人疯狂的叫了起来。

  此时无关士气,只关乎生死。

  马蹄翻飞,蹄声如雷般惊心。

  只是这短短瞬息之间,很多人已经看出,以这些重骑的速度,即便这十几名云秦军人马上往后跑,也已经根本来不及了。

  ……

  这一段城墙处,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冲锋的重骑上。

  所以没有多少人发觉,天空之中有一道淡淡的黄光,正在疾掠而下。

  直到这道淡淡的黄光,降落到这十几名已经不准备再跑的云秦军人头顶上空数十米时,所有人才发现了这道从韶华陵方向的天空中疾赶而来的神木飞鹤。

  “韶华陵,我们赢了。”

  “闻人苍月被我军重创,败走。”

  两声冰冷的声音,从神木飞鹤上落下,清晰的在战场上传出。

  “轰!”

  两种包含着截然不同意义的巨大声响,同时从城中和城外炸响。

  一名身穿青鸾学院黑袍的讲师,在神木飞鹤离地还有六七米时,轻飘飘的落了下来,站在一块碎石的顶端。

  这是一名看上去就像孤鹫一样,面上没有多少表情,好像谁都欠了他许多银两的男子。

  冲锋的大莽重骑也在为这名青鸾学院黑袍讲师喝出的话而惊惧。

  但是他们不能肯定对方这样的话是不是真的。

  而且他们这个时候的冲锋,自然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两句话而停止。

  即便韶华陵真的败了,还有东景陵…此刻所有的大莽将领,心中还都浮现着这样的声音。

  “一群蠢货!”

  面对距离自己已然很近的重骑,石上如孤鹫的黑袍讲师先是对着这些重骑狠狠的骂出了这两个字。

  “不知道将我丢得后面更远一些会更安全些么,真怀疑你是不是得了佟韦的什么好处,故意这么做的。”同时,这名黑袍讲师还很无聊的用唯有自己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了一句。

  ……

  冲锋在最前的一列近两百骑重骑,忽然全部消失在城墙后云秦步军的视线之中。

  沉重的撞击声响得让人的心脏都要从喉间跳出来,烟尘大起。

  所有这些重骑军士座下的马匹,前蹄都少了一个。

  平时有些受过训练的军马,哪怕提起一只脚,也能保持平衡,但在高速的冲锋时,少了一只脚,便唯有狠狠的倒地。

  造成这一切的,是一道从这名黑袍讲师身前飞出的剑光。

  这一道剑光,准确的从一匹匹战马的蹄上铠甲间隙中斩过。

  这其中自然有先后之分。

  然后因为这剑光实在太快,快得让人几乎根本无法看清。

  快得几乎是有些人才来得及眨了眨眼睛。

  这最前的两百重骑,就好像在同一时间狠狠坠倒在地。

  沉重的战马惨嘶冲地,将地上砸起一个个巨大的凹坑,上方的骑军一个个飞跌出去,撞在前面的乱石间,就像一只只被人提起来,狠狠扔到石头上的蛤蟆,肢断骨碎,鲜血四溅!

  很多石头上,瞬间堆砌了一堆堆血肉和破碎盔甲筑成的小山。

  第二排的重骑全部浑身都在冒出寒气。

  “又一群蠢货。”

  也不管这第二排重骑此刻来不来得及思考,石上的黑袍讲师又冷冷的骂出了一句。

  他的脸色略白了一些,剑光却已经再次极速的切割而过。

  砰…砰…砰…

  乱石上,又多了一堆堆破碎的血肉和盔甲堆砌而成的小山。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