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三章 战之落幕

第六十三章 战之落幕

  湛台浅唐的话音未落,数枝箭矢便已经呼啸着,落向了齐启云。

  其中一枝声音如鬼哭狼嚎,箭速特别惊人,还是修行者射出的箭矢。

  湛台浅唐从未有一天真正在位,在大莽军方也没有任何底蕴,没有任何亲信。

  然而他是老皇帝指定的大莽新皇。

  在大莽,那些忠于老皇帝的人都似乎已经死光了,被清洗光了,但实际上,他们的许多人只是见不到希望而蛰伏了起来。湛台浅唐,便是承载着他们忠诚和希望的人。

  齐启云抽出了一柄圆月般的弯刀,一刀斩飞了飞得最快、落得最准的箭矢。

  他勃然变色。

  因为与此同时,他身旁的一名将官,不久之前还无比忠诚的在执行着他的命令的幕僚,悄然的抽出一根黑色的长刺,刺向他的后背。

  这种来自自己身边战友的暗杀,最让人心寒,让人极冷。

  齐启云左手往后拍出,拍向这根黑色长刺的侧面,与此同时,他的一脚,却已带着真实的杀意,狠狠的往后反踢而出。

  他虽然不是圣师,是大莽七军统帅中修为最弱的一个,然而他毕竟也是十分接近圣师的存在。

  在他的左手还未触碰到黑色长刺之时,他的脚已经狠狠的踢在了后方将官的腹部,将这名将官的身体瞬间弓了起来,脊骨断裂,往后飞出。

  “时谦…你!”

  然而因为湛台浅唐的一句喝令而出手刺杀的还有其他人,就在齐启云踢断身后将官脊骨的同时,他的前方,两辆战车的空隙中,一名修行者如风而至,贴在了他前方一名将官的身上。这名将官只觉得心口一凉,在发出了这一声呼喝之时,他的心口已经被时谦一柄细长的短剑刺穿。

  这名将官瞬间迎来死亡。

  时谦顶着他的身体,撞向齐启云。

  他手中的细长微红的剑拔了出来,从下方斜斜挑向齐启云的腹部。

  齐启云面色极寒,一声厉叱,身体卷缩起来,头顶数枝箭矢掠过,与此同时,手中圆月般短刀狠狠斩向挑向自己小腹的细长微红的剑。

  刀光落在剑身上。

  小剑如同一只飞不动的蜻蜓被直接砍落,掉下地去。

  齐启云的瞳孔瞬间收缩。

  因为就在这时,那名因为心脏瞬间碎裂成无数瓣而死去的将官,双头突然抬了起来,带着强大的力量,狠狠的锤击在了他的胸口。

  死人是不会动的。

  更不可能发出这样强大的力量。

  这名死去的将官之所以能动,是因为此时的时谦,左手牵着几根金属的幽蓝色丝线,刺入在和他紧贴着的将官尸体之中。

  他的剑,只是虚招。

  他手中的这些诡奇的丝线,才是他的真正杀招。

  ……

  砰!砰!

  齐启云的胸口,瞬间发出两记巨大而沉闷的锤击声。

  死去将官的双手血肉模糊。

  齐启云的胸口将铠微微凹陷下去,往后踉跄退出。

  “时谦!不要!”

  数名大莽将领同时发出失神惊叫。

  他们没有想到,在他们先前眼中十分普通的这名大莽修行者竟然拥有如此恐怖战力。

  此时他们所有人都看出,已然身受重创的齐启云已经难以再抵挡时谦的下一击,在这极短的一瞬间里,他们分不清楚自己手中的兵刃,是要击向时谦的身体,还是击向时谦身前的那具尸体,才能挽救齐启云的生命。

  “嗤…嗤…嗤…”

  数道细细的幽光,从时谦身前的将官尸体胸口射出,狠狠的刺入齐启云身上华丽银白色将铠的缝隙中,深入齐启云的血肉之中,并迅速的刺入了脊椎之中。

  齐启云的身体机能瞬间失去了控制,心脏停止跳动,呼吸断绝。

  这数名大莽将领的所有想象全部错了,时谦的这一击,即不是他自己的身体,也不是他控制的这名将官的尸体,而是几根绣花针一样的细针,以及他手中牵着的幽蓝色金属线。

  数名大莽将领脸色瞬间变得雪白。

  他们才只是刚刚反应过来,齐启云已经死去,已经被时谦刺杀…齐启云手中的弯刀,便已经朝着他们斩了过来。

  鲜血飞洒。

  这数名大莽将领全部惊恐的捂着自己的喉咙倒下。

  在时谦和齐启云之间的那名将官尸身因为失去控制而往下坠去。

  他的血肉和骨骼和闪着幽光的金属线接触,被轻而易举的切开…切成数片,崩塌在时谦和齐启云之间。

  齐启云已经死去。

  但他却是依旧站着,被时谦如同提线木偶一般牵着。

  城内城外一片死寂。

  时谦微仰起头,眼神无比复杂的望向湛台浅唐。

  他是早先进入南陵行省围杀林夕的修行者之一。

  他表面的身份,只是大莽一名地方官员的门客,然而他的真正身份,是千魔窟的核心弟子,是李苦那一脉的,得到了千魔窟一些真正强大传承的核心弟子。

  在炼狱山对千魔窟的清洗之中,千魔窟最后的抵抗者们烧毁了千魔窟最为重要的几个秘窟,也将他的秘密从世间抹去。

  大莽再无人知道,他是千魔窟大长老的唯一传人,是千魔窟最后的“余孽”。

  湛台浅唐也不知道时谦的身份。

  他甚至不知道有时谦这样的人存在,在当初走入中州城时,他便已经惘然,不知道自己还能凭借什么复国。

  然而此时,只是看到时谦的出手,只是看到时谦手中的千魔符线,他便已经明白了时谦的身份。

  他远远的看着时谦,便也感觉到了温暖,感觉到了希望。

  “齐启云都已伏诛!你们还在等什么!”

  “听我的命令,跟我离开!我会尽力让你们活下去。”

  他收起了剑和锁链,落在坚实的地面上,缓缓走向前方的大莽大军,将自己的声音,传向面前的这支大军。

  许多原本亢奋着,绝望着的大莽军人,在此时感到了无比的疲惫。

  不知为何,这名从坠星湖边走来的人,让他们想到了千霞山后面的大莽,想到了自己的家。

  他们垂下了手中的兵刃,一些人开始莫名的哭泣,后退,开始退向湛台浅唐。

  一些将领和校官的呼喝声响了起来。

  但这些将领和校官的呼喝声,却很快被周围响起的愤怒喝声和兵刃挥舞声打断。

  这些想要控制住军队撤退,想要控制住军队像湛台浅唐投诚的将领们,很快被斩杀得血肉模糊,倒下。

  绝大多数大莽军人,在此时只想回家。

  那少数的将领,根本无法阻挡得住大军这样的意志。

  潮水一般的大莽军队,开始后退

  “这就是奇迹。”坠星陵城墙上,白发飘飘的顾云静微微的一笑,说道。

  他身旁戴着暗红色金属面罩的冷峻将领,皱着眉头看着聚向湛台浅唐的密密麻麻军队,沉声道:“将军,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怎么做?”顾云静看着退却的大莽军队,微笑道:“我们什么都不用做。”

  冷峻将领明白顾云静的意思,但他还是忍不住转头看着顾云静道:“这是超过五万的大军。即便你觉得这能成为湛台浅唐的助力,但这五万大军要吃饭…而且大莽不会让湛台浅唐回大莽,这五万大军要在我们云秦找一个位置…这便始终是个极大的变数。”

  “怎样让这支残军活下去,是湛台浅唐需要考虑的问题,而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顾云静温和道:“这支残军,现在也是湛台浅唐夺回皇位的筹码和骤然出现的希望。他现在必定明白,要想这个希望不消失,便不能腹背受敌,唯一能做的,便是站在我们一方。我们自然不能光明正大和他联手…但这是个默契的问题。且他今天在这里表现出来的态度,已经让我觉得可以和他达成某种协议。”

  微微顿了顿之后,顾云静微嘲道:“难道这样的仗一直要这样打下去?打到云秦亡或者攻占大莽为止?在适当的时候,我会让圣上和湛台浅唐和谈。这样他便能够应该拥有更多的筹码,来夺取大莽的皇位,解决掉闻人苍月。”

  “中州皇城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冷峻将领冷冷的摇了摇头。

  “皇帝怎么想,那是他的事。”顾云静笑了笑,道:“我只做对云秦有益的事。至于阴奉阳违,那是你应该学会的东西。”

  戴着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

  烈日下。

  所有的云秦军人停留在城墙内,看着大莽军队撤退,撤出他们所有人的视野。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