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章 死的和活的

第三章 死的和活的

  所有的人看着林夕,看着这名老文官模样的大莽圣师,神色都非常复杂。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大黑是什么样的一件魂兵…因为云秦有许多关于大黑的传说,所以这座城在秋风中变得沉寂和冷。

  “大黑是闻人苍月此刻最害怕的东西。以闻人苍月的伤势,在今后很长的时间里,都不敢正面大黑,只要有大黑在的地方,他就只能像老鼠一样躲着。”面戴暗红色金属面罩的冷峻将领在这名大莽圣师的感慨之中,冰冷的,用唯有他和顾云静才能听见的声音,对着顾云静,说道:“绝对不能让大黑毁掉。”

  顾云静在清冷的秋风里转头,看着这名冷峻将领,同样用唯有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轻叹道:“昔日张院长带着大黑进入中州城,神鬼莫敌…这世间怕大黑的,又不只是闻人苍月一个人。南摩国坠星陵一战,炼狱山的那几个老不死的长老和炼狱山掌教没有在坠星陵出现,还不是因为害怕张院长和张院长手中的这大黑。这大黑,始终是遮挡在这些人头顶的阴影。”

  冷峻将领眼睛微眯道:“所以更不能让大黑毁掉。”

  “你说的这话很有道理。”顾云静微微的摇了摇头,悲悯的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的林夕,轻声道:“但我不得不提醒你,大黑从来不属于云秦帝国,只属于青鸾学院,如何处置,我们根本没有权力发表任何意见,我们所做的事情便只有看着。”

  冷峻将领身体一僵,还要再说什么,顾云静却是已经又平静的出声道:“城里有的是青鸾学院的大人物,要说反对,他们自然会反对,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凑热闹?…而且,青鸾学院有自己的行事道理,他们或许会认为这样的一个将神,比一名铁血的杀神或者一件大黑这样的神兵更为重要。”

  冷峻将领目光闪动,微垂下头,不再说什么。

  ……

  徐生沫不在城墙上,自从林夕来到坠星陵,他便一直在看得见城墙的某条小胡同里呆着。

  在这样的胡同里,普通人已经听不清城墙外那名大莽圣师的声音,但是徐生沫的耳朵要比普通人灵敏许多倍,他一直在听着城墙上和城外的动静。

  当这座城沉寂下来之时,他便面无表情的走出了先前休憩的小屋,行走在这个小胡同里。

  他很快停了下来,因为他的面前站了一名他很不愿意见到的人。

  “佟韦,好狗不挡道,你挡在我面前做什么?”他很没耐心的沉下了脸,沉声骂道。

  就像一棵黑色的树一样,静立在他面前巷口的佟韦看着他,没有回答他的话,反问道:“你想做什么?”

  “你是和我一样明知故问。”徐生沫恼怒的喝出了一句在平时听起来好笑,但此时却绝不好笑的话。他微抬起头,目光越过佟韦高大的身影,落到后方的城墙上:“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白痴的学生很容易做出愚蠢的事情?”

  佟韦看着他,冷笑道:“他也是你的学生。”

  徐生沫更加恼怒,尖声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白痴?难道你不知道现在说这样的话就是废话?”

  “我只是希望这些废话可以让你不要这么冲动。”佟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呼了出来,“你不要忘记,是明哥将大黑交到他手里的…明哥既然这么做,便也承认了他的身份,大黑是他的,他如何处置,我们便都无权干涉。”

  “你这是屁话。”徐生沫怒极反笑道:“我不管你那么多道理,大黑就算是他的,我也要阻止他做出愚蠢的事情。我只管价值…大黑的价值,别说是一名止戈系新生的命,就算是我们的命,都根本比不上。”

  佟韦冷冷的摇头,“我不会让你插手他的决定。”

  徐生沫厉声道:“那我就杀了你!你应该明白,这个时候,我绝对杀得了你。”

  佟韦看了他一眼,缓声道:“如果他此刻决定用大黑救花寂月,那换了你落在闻人苍月的手里,他也会这样救你。”

  徐生沫脸上怒容顿消,皱起了眉头,“你确定?”

  “我确定。”佟韦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因为和你说的一样,他有时候的确很白痴。”

  徐生沫有些入神的点了点头,“他是很白痴。”

  “夏副院长不护犊子,你最后会站在他一边么?”佟韦微讽道:“你还会平时对他极度不满意,但不管怎么不满意,还是站在他一边?你难道忘记张院长和夏副院长说的,不管值不值,自己人的人命最大?”

  徐生沫眉头皱得更深,他看了一眼佟韦,又看了一眼佟韦身后的城墙,摇了摇头,骂了一声不知道什么,开始转身走回自己先前呆着的小屋。

  ……

  林夕沉默了很长的时间。

  对于很多人而言,此刻就在他身后箱子里的大黑,就是属于他的。

  但对于他而言,这柄大黑是张院长留给学院的,是明哥用最后的生命换来的。

  这件东西,本身便足以让这世间几乎所有的修行者都感到敬畏。

  但是在沉默中,他还是想明白了一些道理。

  于是他的心便骤然平静了下来。

  他抬起了头,安静的看向老文官模样的大莽圣师。

  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已经下了决定,心脏骤然收紧。

  “兵器是死的,人是活的。”

  林夕的声音很平静。

  他先说出了一句听上去似乎很废很废的废话。

  然而老文官模样的大莽圣师面容微喜。

  林夕的声音十分平静,清晰,他接着说道:“闻人苍月认为兵器比人更重要,但我却认为人比兵器更重要。一名青鸾学院的学生,会比一件死的兵器,更有用,更强大。”

  老文官模样的大莽圣师明白了林夕的意思,但是他心中的喜悦却是莫名的淡了许多,眉头不自觉的蹙起。

  “连谁更有用都分不清,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明白,闻人苍月还想和天下为敌?他一个人,能够战天下人?”林夕平静的看着这名老文官,道:“他提出这样的要求,只能说明他的状况很凄凉,说明他很害怕,连面对大黑的信心都没有了,他还能在这世上立足?”

  “像他这样的人,你值得为他而死?”林夕嘲讽的接着道。

  老文官模样的大莽圣师摇了摇头,和声道:“我为大莽,且我本身已经很老。”

  林夕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这名老文官模样的大莽圣师,心头却是有些莫名的烦躁,沉声道:“多说无益,我只想知道你是否接受闻人将军的要求。”

  “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林夕点了点头,冷然道:“我会答应他的条件。”

  虽然此前谁都听出了林夕的意思,但是此刻听到他这句明确的表态,许多云秦军人和云秦将领,还是忍不住的身形一颤,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老文官模样的大莽圣师心中烦躁之意顿消,清声道:“既然如此,便请你听听我们的交换方式,看是否有什么异议。”

  “没有这个必要。”林夕冷淡的摇了摇头,“我可以先将大黑给你,你将她交还给我们便是。”

  “直接将大黑给我?”老文官模样的大莽圣师怔怔的抬起了头,他不能理解的看着林夕,想不明白林夕这么做,难道不担心他食言,接到大黑的同时,直接将花寂月也杀死?

  “你不要忘记我的身份。”林夕冷漠的看着他,道:“然后你再想想你的使命。”

  林夕根本没有任何恫吓的话语,然而这名大莽圣师却是瞬间浑身冷汗。

  他想到了林夕的身份,又想到了某些传说。

  难道所谓的将神,真的有传说中某种惊人的直觉,甚至可以预感一些即将发生的事情?

  他彻底明白了为什么林夕此刻为什么会用这样最简单的交换方式….林夕的这种把握,实际只是想要让闻人苍月知道,他的人,永远比大黑更为强大。

  他抬着头,看着林夕,一时说不出话来。

  很多云秦军人不能理解这名大莽圣师这样的反应,在他们看来,这名大莽圣师是威胁林夕,达成了他所想达成的事情,那为何,此时这名大莽圣师却反而不见欣喜,反而像是被威胁的人一样?

  “让他过来。”林夕出声。

  一些严阵以待的云秦军队缓缓的后退,退入城中,并在一些将领的示意下,将城门开着。

  老文官看着前方的道路,苦笑了一下,知道此时已经根本不可能有回头路可走。

  马车继续前行,一直到城楼下方,才缓缓停住。

  许多人的呼吸骤然停顿。

  就连这名老文官的呼吸,也陡然一停。

  一道黑光从城楼上坠落。

  林夕直接将身后箱中的大黑取出,丢向这名老文官。

  老文官接住了这具奇特的三弦魂兵。

  他的双手不停的颤抖。

  他此刻还充满震惊和不可置信的感觉,但是这具黑色魂兵上散发出的某种惊心动魄的气息,让他知道,这便是大黑,便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大黑。

  他将大黑抱在怀里。

  他身后衣衫的下摆陡然开始抖动。

  五根细小的锁链,从花寂月的身上退出。

  这五根细小的锁链,连着花寂月和他的身体。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块边缘很锋利的天蓝色晶石。

  他握住这块边缘极其锋利的天蓝色晶石,狠狠的割在三根黑色的弦上。

  三根黑色的弦断裂了开来。

  天蓝色的晶石也在他的手中崩裂。

  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将他的这只手都直接震成了片片飞散的血肉。

  琴身上也骤然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裂纹。

  一条条黑色的光华,从这些裂纹中冲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