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章 诛心

第四章 诛心

  老文官模样的圣师,从马车车头往前跃出。

  连着他身体的细小锁链和身体的花寂月全部脱开。

  从弓身裂纹中射出的一条条黑色的光华,扫在这名大莽圣师的身上,没有任何血肉横飞的景象和声音,只是无声的化成飞灰。

  被黑色光华扫到的衣物化成飞灰。

  血肉化成飞灰。

  老文官的身体在空中千疮百孔,然后被散乱的黑色光华彻底的扫成一片片飞灰。

  黑色的光华无声的湮灭。

  上方的天空高处的云彩,却都被一股强大而磅礴的气息吹开,使得一股明显比别处命令的天光罩落下来。

  如柱的明亮天光里,一片片蝴蝶般的飞灰在飞舞,那世间独一无二的大黑,在片片裂解。

  一名圣师的化灰。

  世间最为强大和最富传奇色彩的魂兵损毁。

  这每一瞬间的画面,都足以让任何一名修行者战栗难言。

  然而林夕的面容,却是始终平静。

  ……

  先前在他沉默的那段时间里,他想明白了一些道理。

  他想明白的,不是纯粹的换或者不换,而是想明白了不管自己换或不换,都是失败者。

  换了,学院便损失了一件威慑炼狱山的东西。

  在青鸾学院大变之后,青鸾学院已经到了最弱的时候,在夏副院长还没有最终离开这个世间,学院还有大黑的情形下,炼狱山那六名强大的大长老和炼狱山掌教,或许还会和昔日坠星陵一战时一样,依旧不敢正式踏入云秦帝国的版图。这些炼狱山的最高位者,最为珍惜的就是自己的羽毛…甚至不敢冒一丝危险,但若是没有了大黑,这六名终日笼罩在黑色的烟火中的炼狱山长老,以及那名炼狱山掌教,却恐怕会正式的出现在世间,进入云秦。

  到时,恐怕没有什么人,能够阻挡他们的脚步。

  若是不换,不毁掉大黑,亲眼看着花寂月在眼前死去,那他根本过不了自己感情这关。因为如果放弃了一个,今后他或许会放弃第二个,或许要放弃第三个…他会失去他的道。

  且如果真的不换,就让花寂月死在他的面前,闻人苍月也会让许多人觉得,林夕也只是为了利益和价值,而会放弃一些人的人。

  所以闻人苍月这次的所为,或许并非是想真正的毁掉大黑,他的真正意图,是诛心。

  诛许多云秦人的心,诛林夕自己的心。

  所以在不管换和不换都是败者的情形下,林夕便已经不用纠结,根本不用去想到底换还是不换,毁还是不毁,只剩下唯一一个选择,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杀死这名大莽圣师,让花寂月活下来,保住大黑!

  这样,他才能化解闻人苍月的诛心。

  才算是真正的胜。

  这才是他此刻十分冷静的真正原因!

  他的目光,始终集中在那五条似乎先前一直贯通在老文官和花寂月身上的锁链,以及花寂月的身上。

  他看到,这五条锁链从花寂月的体内抽出之后,花寂月才似乎恢复了自己的呼吸一般,身体才似乎变成了自己的。

  “还有没有事?有事就点头,没事就摇头!”

  林夕知道此刻最清楚花寂月身体状况的,便只有花寂月自己,所以他看着城楼下的花寂月,直接出声。

  花寂月神情极其复杂的看着林夕,摇了摇头。

  “那五条到底是什么锁链?”林夕没有任何的停留,转头看向顾云静身旁那名面戴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他虽然不知道这名冷峻将领到底有什么来历,但是先前的接触中,他已然发现这名将领恐怕是整个南陵行省最熟悉大莽修行界的人。

  “同心链。”

  冷峻将领看了他一眼,说道:“千魔窟的小道。传说千魔窟最早的修行者,就从千魔窟的某个古窟中发现了一截锁链。通过这截古锁链上的符文研究,千魔窟最终拥有了三件东西。一件是傀儡针,一件是魔炼,一件是同死链。傀儡针你已在先前那名千魔窟修行者刺杀齐启云的时候见过,可以通过刺入修行者的脊椎神经,像控制傀儡一般控制对方的身体,并能调用对方体内残余的魂力。魔炼早些年便和炼狱山交换一些修行之法时给出,闻人苍月和湛台浅唐修的那种锁链,便是魔炼。这两种在千魔窟都是只有一些重要人物的亲传弟子才有资格修习,至于同死链,却只是小道,用这样的锁链将自己和别人连通,自己若是被杀死,体内魂力散失的瞬间,也会将被自己锁链制住的人同时杀死。除非他自己解除锁链。”

  微微一顿之后,这名冷峻将领看着林夕,接着道:“这名大莽圣师最后还是和花寂月脱开,没有拖着花寂月一起死去,大约还是忌惮于你先前说的话,忌惮你提醒他你是将神,生怕你有什么奇特直觉,让他自己最终无法完成毁掉大黑的使命。”

  “那便只有让他自己解除这样的锁链…”林夕点了点头,又轻声自语,重复了这一句。

  冷峻将领微微皱起眉头,他不明白林夕说这一句是什么意思。

  “原来大黑毁灭时,将会是这样的力量,应该足以灭杀一名圣师?”林夕又说了这一句。

  顾云静奇怪的看了林夕一眼,觉得林夕可能是因为亲眼看到大黑这样的传承神兵毁灭而情绪有些问题,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叹息道:“大黑的确是这世上最强的神兵,便是毁灭时的这种力量,开天辟地一般,一般的圣师,便根本抵挡不住。”

  “世上只有一件大黑,所以大黑毁灭时的情景,先前应该谁都不会知道。也只是这名圣师本来就怀着必死之念而来…若是换了一名别的圣师,在别的时候毁灭这大黑时,恐怕也要为大黑陪葬。”让顾云静和周围的人觉得更加奇怪和忍不住担心起来的时,林夕在此时却是反而笑了起来,道:“或许我要感谢闻人苍月,没有他,我还不知大黑毁灭时,将会是这样的景象。”

  “今天应该不会有更多的事情了吧。”林夕没有管他们的目光,只是在心中想着时间应该还足够,然后他的手握住了袖子里的一个瓷瓶,轻轻的喊了声回去。

  ……

  ……

  老文官模样的大莽圣师坐在马车里。

  他和这世间除了林夕之外的所有人一样,不知道很多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

  五条锁链的一端刺入了花寂月的体内,另外的一端,也刺入在他的背部。

  这样的锁链刺在血肉之中,自然也会让他觉得痛苦。

  只是让他更为痛苦的,却是他体内五脏中的数颗毒瘤。

  和许多强大的修行者一样,他也不可避免的经历过许多战斗,也受过不少伤。早年某次洞穿内腑的严重伤势,便让他的脏腑出现了无法完全复原的损伤,在十余年前,便恶化,形成了数个不停的吞噬他的生命力的毒瘤。

  他是圣师,可以清晰的感知到毒瘤的生长和更加恶化…这种清晰的看着自己死期临近的痛苦,远远超过疼痛的本身。

  而现在,他终于快到了解脱的时候。

  所以他的心情此刻反而十分轻松。

  ***

  (这一章字数略少,下一章会多些。主要又熬夜写了,眼睛实在睁不开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