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章 不要质疑我的权威

第七章 不要质疑我的权威

  “药药药,切克闹…”

  林夕嘴角流淌着血丝,咳嗽着,笑着,唱着无人能懂的歌谣,抱着花寂月走在坠星陵外的道上,走向这座对于云秦而言意义非凡的城池。

  花寂月听着林夕这有趣的歌谣,笑了起来:“你又唱些什么胡话。”

  她笑着,眼睛里却是流出了泪水,在她微黑的皮肤上,显得分外的晶莹。

  坠星城城楼上的人,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惊心动魄的事情,但他们看到林夕怒放的光明。

  看着林夕和花寂月的笑容,看着两人身上的血迹,嘴角还在流淌的血丝,城楼上的许多人,先是震惊,然后不知为何,眼角也是忍不住微涩起来。

  ……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十枝花。”

  在世间最大,最雄伟的中州城里,有孩童也在唱着朗朗上口的歌谣。

  一辆马车穿行在中州城的街巷里,来到了中州城的一处城关口,例行接受出城查检。

  一名黑脸中年城关守将本身只是在随意的走动,漠然的看着从城门口进入的形形色色人群,但不经意间看到这辆马车掀开的车帘缝隙中的容颜,他的黑脸却是微微一白,接着他快步的走到了这名马车面前,示意两名军士将赶车的老人带到一边盘查,而他却是走到了车帘旁,用极低的,凝重且微颤的声音,对着马车中的女子道:“长公主殿下,圣上已经颁下特别口谕,不准长公主殿下出城,违者斩立决。”

  “刘孝。”

  马车中的长公主通过车帘的缝隙看着他,“我不想让你违背圣上的命令,但我留在皇城里,便活不了。所以我才选择从这里出城…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不会查到你的头上。我知道你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所以我让你看到我的面目,希望你能让我出城,接下来几个关卡,你帮我关照一二。”

  黑脸中年城关守将身体微僵,不再出声,只是从马车旁走过,漠然的对着那两名在盘查赶车老人的军士挥了挥手,示意没什么问题,让马车出城。

  赶车老人狠狠的瞪了这名黑脸中年城关一眼,心想自己一个月都不知道要进出城门多少次,城门关上的有些军士都认得他这张脸了,此刻还有什么好查。

  马车辘辘,驶出了中州城。

  在城楼上连黄铜鹰眼都已经不可能看到她面目的古道上,长公主让赶车老人停下车来,她走出了马车,转身回望这座世上第一雄城。

  她深深的看着这座她深爱着的,无比壮观的大城影子,她的眼角出现了泪痕。

  “皇兄,你怎么能疯成这样子呢?你现在这样做…即便有后,这座城今后还会是长孙氏的么?”

  赶车老人看到了她远眺中州城的样子,看到她眼角的泪痕,他不仅想到,生得这么好看,嘴唇这么薄,相貌薄情…不是个戏子或许就是个柳巷红牌,兴许是入了什么富户,又被大房赶了出来吧。

  ……

  天下入秋。

  炼狱山中却依旧是到处都是冲天的烟柱,呛人的气息。

  这一日,许多农奴,甚至许多身穿红袍的炼狱山弟子,都不顾身下的尘土和污垢,惶恐至极的拜伏在地,恨不得将自己的整个面目,埋在漆黑的尘土之中,来显得自己的畏惧和虔诚。

  因为六名炼狱山长老,在这一日再次各自走出了自己平时所居的洞窟、殿宇,朝着炼狱山中最高的火山口上那座殿宇走去。

  这六条身影,因为浑身散发的浓厚黑烟和火焰,而显得无比的高大。

  除了那最高火山口殿宇中的炼狱山掌教之中,其余所有的炼狱山弟子和长老,都没有见过这六名炼狱山大长老的面目,甚至绝大多数人,都甚至不知道这六名炼狱山大长老活了多少年。

  因为在他们的师尊、师叔入门时期,这六名炼狱山大长老便已经在炼狱山中存在。

  但所有炼狱山弟子却都清楚,这六名炼狱山大长老,和炼狱山掌教一样,是大莽乃至这个世间最为尊贵的人,就连大莽皇帝,都不如这六名炼狱山大长老尊贵,他们所有人的命,加起来都恐怕不及这六名大长老的命宝贵。

  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要是触犯了这六名大长老的威严,恐怕便立时会被丢到不见天日的采矿洞窟之中,再也见不到阳光,受尽万般苦痛后死去。

  六名手握着镶嵌着黑宝石骨杖的炼狱山长老从拜伏在地上的农奴和炼狱山弟子身前走过,走向以一块块墨黑色光洁玉石雕刻堆砌而成,用和红宝石一样耀眼的红色晶石镶嵌出无数火焰符文的大殿。

  张平也是拜伏在地的人的其中之一。

  他的额头和脸,也几乎埋在污黑的道边泥土中,但是在一名炼狱山长老走过他的身边之后,他却是微抬起头,眼睛的余光,贪婪的看着那名炼狱山大长老手中的权杖,拼命的看着那权杖上的符纹。

  炼狱山掌教坐在宝石王座上,沐浴在宝石王座上散发的红光之中。

  六名炼狱山大长老走进了这座大殿。

  在走进这座大殿的瞬间,他们身上的火焰和黑烟便顿时熄灭。

  他们身上的黑色神袍在光滑的黑色地面上拖动,其中一名瞳孔之中似有火焰符文在不停闪耀的大长老出声,恭谨道:“掌教,连申屠念都兵败身死…必须杀死闻人苍月谢罪。他的野心始终太大,且已失去利用价值。他只是一个太过狂妄的废物。”

  炼狱山掌教微微抬首,冷酷而强大的目光透过红光,扫在这些拥有银灰色肌肤的炼狱山大长老的身上,“闻人苍月是我挑选,是我同意他如此做,你们这是在质疑我?”

  六名炼狱山大长老全部头颅微垂,眼中光芒闪动。

  眼中似有火焰符文不停闪耀的大长老再次出声,宏大的声音在空旷的殿宇中回荡:“我们不敢质疑掌教的决定…只是我们提供了闻人苍月这么强大的力量,他却浪费了我们这么多的付出,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哦?”炼狱山掌教发出了一声戏谑的声音,看着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如同可以看到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内心深处,“看来你们只是怀疑我是否在和李苦的对决中遭受不可恢复的重创,怀疑我是否还和以前一样强大…所以你们才会怀疑我的权威。”

  六名炼狱山长老都霍然抬头。

  炼狱山掌教身外的红光开始涌动,他戏谑的目光,盯在眼中似有火焰符文不停闪耀的那名大长老身上。

  这名大长老的身上,同时冒出滚滚的黑色浓烟和黑色火焰。

  他手中的黑色骨权杖上也在发光、发烫。

  “跪下!”

  炼狱山掌教冷酷的出声,“因为从今天起,你已经不是炼狱山大长老。”

  无数朵莲花般的赤红色火焰,带着恐怖的热力,充斥了他面前的整个天地,也充斥了这名大长老面前的整个天地。

  “啊!”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发出了一声恐惧的大叫声。

  一张魔王的脸在无穷的火焰中伸出,吞噬了他身前汹涌的浓烟和火焰,吞噬了他的双腿。

  火焰消失。

  恐怖的火焰涌动声浪消失。

  魔王的脸消失。

  他的两条小腿也齐膝消失。

  银灰色的血液从他的膝盖断口处流淌下来,就像一条条沉重的水银。

  “啪!”

  他的断腿着地,伤口处着地,跪在地上。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虽失去了两条小腿,但依旧可以不用这种方法坠地。

  然而此刻他不敢。

  他的面孔因极度的恐惧而彻底的扭曲,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威严。

  他只敢这样跪着,任凭伤口硬生生的贴在地面上,银灰色的血液在黑色的地面上泛开。

  另外五名炼狱山大长老陷入了沉默,眼中也充满了恐惧和臣服的神色。

  他们不讶异于炼狱山掌教猜测到他们的来意,他们只是没有想到,炼狱山掌教非但没有变得不强大…而似变得更为强大。

  “闻人苍月永不能至大圣师,岂不是更好,至少你们不用担心将来随时被他杀死。”

  “我留着他,自然有用。他依旧可以去杀青鸾学院的人,难道夏副院长不死,你们就敢亲自去云秦杀人?”

  炼狱山掌教平静的看着这名跪在地上的大长老和另外五名炼狱山大长老。

  “你们不该来质疑我的能力…申屠念死了,你们应该质疑,应该去查的是,为什么我们炼狱山唯一的洗魂珠,在传说中上古仙魔的战争中都起到重要作用的东西,为什么会在林夕的身上失去效应。”

  “必须加紧对我们炼狱山后的魔狱原的探索,我们炼狱山需要更强大的力量。”

  “至于你。”炼狱山掌教看着断腿跪在地上的炼狱山大长老,冷漠的说道:“你便也去探那些未知之地吧。只要你能带着有价值的东西回来,我可以赦免你的罪责。”

  说完这句,炼狱山掌教不再出声,不想说话。

  六名炼狱山大长老,全部如潮水般退出这个大殿,就连地上银灰色的血液,都被那名断腿的炼狱山大长老离开时用火焰烧掉。

  这座大殿沉寂了下来。

  沉寂了很久,然后可以听见红光中炼狱山掌教的轻咳声。

  ***

  (今天有点卡,所以这章更新才到现在是卡在情节上,关键在于一些事件的先后发生顺序,先写后写我要彻底理清,所以这一两天我彻底做完细致大纲,彻底理清之前,可能都会比较卡。主要大家也知道,这本书的确是很复杂的很多人物事件,来一点点揭示这个帝国的兴衰演变,许多大人物的逝去,小人物的兴起会比较难写。不过我也不太喜欢写太直白简单的所以就只能痛并快乐着。然后接下来两章可能会依旧消耗许多思考的时间,会比较熬夜所以给自己多一些喘息和慢慢来的感觉,充足一点的时间。明天的两章应该都会在明天晚上。先行解释和通报一声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