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章 你原本就想占有一切

第八章 你原本就想占有一切

  秋风起。

  中州城上空的乌云越来越厚。

  一场足以砸落所有黄叶的大雨倾盆而下,洒落在中州城的每一条街巷。

  华美富贵,但没有什么人间气息,分外凉沁沁的真龙山殿宇楼阁里,一名坐在塌上的长发女子缓缓抬头,平静的看向门口。

  这名女子的面目,和长公主甚至有**分相像,就连在很多人显得有些薄情,但却又十分好看的薄唇,都极其相似,唯一不同,只是她的双唇要红润一些。

  宫门在吱呀声响中被推开,一名面容苍白瘦削的中年男子缓缓走了进来,他身上金黄色龙袍上绣着的龙,在这阴郁的天气里,似乎显得分外狰狞,就要冲出来。

  没有雷声。

  然而唰的一声,殿宇里雷光大作,金色的闪电将这殿宇立所有的一切都照耀得明亮无比。

  整座殿宇都似乎颤抖起来。

  云秦皇帝愤怒而压抑的身体,显得分外的霸道和强大。

  然而同时站在门口,也显得分外的孤独。

  门在他后面咯吱一声关上。

  他缓缓的向前走着,走到了这名长发女子面前。

  他的面容,已经彻底扭曲。

  “她去了哪里?”

  他看着这名就如长公主孪生姐妹一样的美丽女子,一字一字的问道。

  “不知道。”

  这名女子摇了摇头,看着云秦皇帝,歉然道:“圣上,我是真的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会去哪里。您要明白,她既然想逃出这座城,就会尽可能的做到万无一失,不会留下什么让圣上您将她抓回来的线索。”

  云秦皇帝沉默的看着她,半响后缓缓说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为她卖命?你总该知道,你代替她骗过一些人,代替她留在这里,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连这样的事情你都敢做,你难道疯了?”

  “我不想这么做,但我没有选择,我不能看着她死在中州城里。”拥有长公主一样的美丽容颜,但却少了些长公主高高在上的气息的女子,看着云秦皇帝,平静的摇了摇头,“我没疯,是圣上您疯了…她是您的亲妹妹,您居然想要占有她,将她当成替您繁殖后代的工具,这是乱|伦理五常的事情。父不淫其女,兄不侵其妹…这是没读过书的云秦人都懂得的道理,圣上您若不是疯了,怎么连这都会不管不顾?”

  “放肆,圣天子岂是你能妄加评论!”

  殿宇中又亮起一片闪电,耀得任何东西都闪闪发光,便在这一瞬中,愤怒的云秦皇帝伸出了手,死死的扼住了这名美丽女子的咽喉,往前推着,踩过床榻,撕裂了垂幔,一直将这名女子顶在了宫墙上!

  这名美丽女子洁白如天鹅细颈被皇帝的手扼住,白皙的脸慢慢憋红,然而却是没有任何乞怜的神情,只是喘息道:“圣上为什么要一意孤行,连自己最亲的人都容不下,变成真正的孤家寡人呢?”

  云秦皇帝的手上青筋涌起,似要再度用力,然而从这句话里,他却是听出了什么,手略微缓了一些。

  “我记得你这双眼睛了,你是洛云灵,是她小时的玩伴。”他看着这名美丽女子的面目,厉声喝道。

  “圣上竟然连这都记得清楚,居然连我这样微不足道的人都还记得。”美丽女子喘息着说道。

  云秦皇帝阴厉的端详着这名美丽女子的面目,“这么多年不见,想不到她居然花了这么大功夫,将你变得和她这么相像。可是她会以为,你和她相像到这种地步,朕就会舍不得杀你么?”

  “你当然舍得。”和长公主面容十分相像的美丽女子喘息着说道:“连那些为云秦为长孙氏出生入死的人,你都可以杀掉,还有什么人你舍不得杀?”

  “放肆!”

  云秦皇帝怒斥了一声,手上用力,将这名美丽女子提得近乎离地,只有脚尖才能接触到地上。

  他嘲讽和怨毒的看着这名因为双唇张开喘息,脸上潮红而显得有些莫名的魅惑的女子,残忍的俯身上前,说道:“朕不会杀你,既然你敢代替她,朕就让你代替她。”

  嗤啦一声。

  空旷清冷的殿宇中再次闪现耀眼的雷光。

  这名美丽女子下身的所有衣物,被云秦皇帝一手扯得粉碎,洁白的胴|体,在电光之中显得更加的耀眼。

  云秦皇帝伏在了她的身上,像野兽一样粗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狠狠的撞击着。

  这名美丽女子依旧没有发出任何乞怜的声音,她只是目光空洞的看着上方的殿顶。

  云秦皇帝发出了如同野兽一般的声音,似乎痛苦之中夹杂着无尽的欢愉。

  这名美丽女子听到了他这样的声音。

  她低下头来,看着这名将自己顶在墙上,满脸也尽是血红,拼命揉捏着自己身体的云秦皇帝。她空洞的双眸中顿时流露出浓浓的鄙夷和讥讽的神色,“原来你根本不只是想要替长孙氏传宗接代…你根本就是野心太大,**太大,太想占有一切。越是难得到的,美好的东西,你心中的野心,都驱使你想要占有。所以你心里,恐怕早就有想要占有长公主的**…只是正常人都会感到羞耻,将这种**消磨掉,但你却是真正的疯了,你却想做这样的事情。”

  “那又怎么样。”

  云秦皇帝放开了她被掐红的脖子,用自己的身体将这名美丽女子顶得悬空压在墙上,他不停的发泄着,喘息着,含糊道:“这整个云秦都是朕的!任凭你说朕疯了又怎么样,朕今后每天,还是能像今天这样对你!朕每天都会来这里,像今天这样对你。”

  “那又怎么样?”美丽的女子也笑了起来,她反而夹|紧了双腿,勾住了云秦皇帝的腰,配合起他来,“皇兄…皇帝哥哥…”她在他耳边轻轻的呻吟着,当云秦皇帝的喉咙里发出海啸般的咆哮时,整个人都似要爆发时,她在他耳边平静的轻声道:“不管你怎么想象,我毕竟不是真的长公主,你逼得她离开了中州城,你今后在我身上这样的时候,或许便有男人在她身上这样,而你却连她的手指头都碰不到。”

  云秦皇帝的身体骤然绷直,他僵硬着,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尖叫声,就如真正的疯子。

  ……

  冰凉的雨水顺着雨檐滴落,落在下面地上的水洼之中,发出啪啪的声响。

  云秦皇帝走出了真龙山。

  所有的雨丝都被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排开,没有一滴冰凉的雨水能够滴落到他的身上。

  他的身体是干燥的,然而他的身体似乎比雨水还要冰寒,他就像行走在皇宫里的一座威严的冰冷雕塑,没有生气。

  一名身穿着黄布衣衫,头颅用一块黄布兜起,面容和云秦人有些明显区别的年轻人在一间偏殿中等着他。

  看着他最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名年轻人冷厉的看着他,微讽道:“既然是陛下您想要见我,想必要摆出一些礼贤下士,招揽的诚意,又为何还要让我等待这么长的时间?”

  “梵明宁,朕知道你一路过来十分危险,但朕认为你到我面前,是对双方都十分有利的事情。”云秦皇帝看了这名面容冷厉的年轻人一眼,冷漠道:“既然如此,便不要计较于耽搁的一点时间,朕的直接,可以免去更多不必要的时间。”

  “文玄枢能给你们的,朕可以给得更多,他们能够给你们的,朕能给,他不能给你们的,朕也能给。”微微一顿后,云秦皇帝看着这名神象军的新统领,接着说道。

  神象军的新统领梵明宁微沉下头,自嘲般道:“你和文玄枢现在之争,不知鹿死谁手,神象军现在太过弱小,我们所想的事情,只是尽快变得更强大,拥有可以自保和被利用的能力。若是确定被某一方所用,这一方若是败亡,那我们神象军,便会彻底消失在世间。尤其我们此刻若是答应你的要求,文玄枢恐怕会第一时间除去我们,我们便会成为他登天的第一块磨刀石。”

  云秦皇帝冷酷的摇了摇头,“朕不需要你们现在就倒在朕一边,朕只知道你们和朕有同样强大的敌人,青鸾学院。所以朕只需要你们一个承诺,在你们认为合适的时机,加入朕的阵营。在这段时间里,朕会让你们变得更强大,朕会给出你们需要的东西。”

  梵明宁没有马上回答,他看了一眼面容瘦削孤冷如雕塑的云秦皇帝,道:“我不明白陛下明知道文玄枢之变,为何还不动手,任凭他布局,只是图谋今后之事。我不明白,陛下何来的信心。”

  “朕的信心来自何处,你们不需要知道。”云秦皇帝看了一眼这名神象军的新统领,“你们只要看结果。”

  梵明宁微躬身,按云秦礼对着云秦皇帝行了一礼,“陛下你说得不错,我们只要看结果…陛下你也说得不错,我们终究有同样的敌人,所以我们只需要等着陛下的结果。”

  ***

  (先来一章,接下来一章在晚上晚些时候)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