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人间易老,将军已白发

第九章 人间易老,将军已白发

  韶华陵中,燃起了一蓬大火。

  一名名为贺白荷的男子的尸身,在他战斗过的石子长街上,燃成了灰烬。

  在东景陵中,唐藏折了两柄剑,而在韶华陵中,云秦也折了一把足以代表整个云秦人的精神的剑。

  周首辅和无数军士聚集在这蓬开始燃烧得越来越旺,然后渐渐熄灭的大火之前,送这名在仙一学院时默默无名,但可以称为真正的侠之大者,称为大宗师的人离开尘世。

  很多人都在思考,是什么使得这名强大的,足以笑傲天地间,过着游戏人生的生活的圣师,在身负重伤之后还来到这里,最终为了重创闻人苍月,赢得这一战而死去。

  这一柄剑折了。

  天人剑并没有流传,今后便成绝响。

  然而所有在韶华陵活下来的这些云秦人,他们都深深的记住了贺白荷的名字,他们的脑海里,都深深的烙印下了这一柄天人剑。

  ……

  同一时间。

  一名身穿黑甲,神容憔悴但神情坚毅的云秦将领在眺望着远处若隐若现的千霞山。

  他身旁另外一名云秦将领也眺望着远处的千霞山,感叹道:“听镇南营的兄弟们说,顾大将军的一支奇军已经渡过了坠星湖,连克了对方三个要塞,夺了对方一个重要粮仓,想必这次可以乘势一举收复千霞山了。”

  神容憔悴但神情坚毅的云秦将领却摇了摇头,“恐怕未必。”

  “为什么?”他身旁的将领皱眉道。

  “闻人苍月毕竟还未死去…即便是我来应对,我都会尽快将所有军队撤到千霞各处边关之后,带不走的粮草,我会选择全部焚毁。”神容憔悴的将领默然道:“我军虽大胜,但后方保障却无法跟上,后劲不足…若是国内安定,和先前一样供给没有问题,这次非但能够一举收复千霞各边关,恐怕还能一路南进,打得大莽彻底一蹶不振。但这一场大胜,已经用尽了后方数省的力量,如涸泽而渔之胜,如果攻克千霞山没有实质性的战略意义,又何必要在我方准备不足的情况下,以很大的牺牲强行收复千霞边关?”

  “顾大将军不是好大喜功之人。所以此时战,何时能真正收复千霞边关,何时能让大莽认败,主因已不在我们军方,而在国内之局势。”神容憔悴的云秦将领再度摇了摇头,“内乱不止,何以平外敌。”

  “基石都没有….脚都断了,手上的兵刃哪怕还要砸向敌人的身上,自己的身体是会马上倒下的。”

  大多数人的脚断了,自然无法站得稳,无法再和人去战斗。

  这名某个南陵行省边塞的普通云秦将领的比喻没有任何的错误,但对于世上已经超脱了普通人范畴的强大圣阶修行者而言,没有脚,也依旧可以行走,也依旧可以强大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在大莽真正的权力至高处的炼狱山黑玉大殿里,沐浴在红光里的炼狱山掌教看着手中一页密谏,微讽的对着拜伏在殿外的数名炼狱山红袍神官发出了命令:“既然这样,那就不要让申屠宗辛去炼狱山之后的不可知之地去了,让他去中州城吧。虽然是断了腿的,至少比起现在中州城那些长了腿的人要强一些。至于炼狱山之后…每月再多派些人去。”

  数名平日里已经在炼狱山地位极高的红袍神官全部称是,敬畏的退下。

  “割南陵、南令、东林三个行省给我,来换取我的些许帮助?”

  大殿里,宝座上的炼狱山掌教戏谑的自言自语道:“文玄枢你倒是有些胆魄,敢和我谈这样的价码,也不怕我觉得你太过轻视我…不过我对于这种价码没有兴趣,却对皇帝和真龙山有些兴趣,现在也是让云秦人认识一下炼狱山的时候,哪怕只是一名断腿的蠢货。”

  ……

  湛台浅唐在思考着。

  每每在感知之时,他都似乎能感觉到自己面前横亘着一座大山。

  这座大山,就是他和圣师的距离。

  可以感知到圣阶的强大,但却知道自己距离这种强大依旧还有很长的距离,这就是他这种大国师巅峰修为的修行者所处的境地。

  平日数日的修行,自己面前这座大山都似乎感觉不到明显的缩小,似乎站在大山的哪个位置,就依旧站在大山的哪个位置。

  然而在带着这五万余大莽军队行进的数日,他只是在每日夜间休憩时修行,却感到自己在这座大山上,前进了一大步。

  湛台浅唐是这个世间最为睿智的人之一。

  他听着身后沉重的脚步声,便很快想出了原因。

  是因为他的精神上,之前从未有过这数日这样大的压力。之前他的老师,大莽老皇帝湛台莽将亲手打下的王朝交给他,但一个王朝,更多时候在脑海中是虚幻空泛的幻影,不像此刻这五万多名大莽军人这么真实。

  这五万多条鲜活的生命背后,都还有无数的家庭。

  他自己也是大莽人,就和林夕是云秦人,无法忍心见到云秦人的死亡一样,这些大莽人和他们身后牵动的无数家庭,更多的人,让他背负着前所未有的真实压力。

  精神、意志,便是修行者的道。

  一人生死的压力,无法和无数人生死的压力相比。

  然而首先要真的在意,才会有真的压力。

  所以军队之中常出强大修行者,不只是经历的战斗更多,还因为会比别人担负更多的生死。

  在身后数万生命维系在他手中的大莽人的脚步声中,他对修行者的道,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时谦走在他的身旁,看着他渐渐松开,最终豁然的眉头,时谦又忍不住低声问道:“既然顾云静掌控的这边军方,真的原意给我们一条活路,将那处要塞的人都调空,留给了我们,那我们为什么还要离开?”

  “人以礼待之,我需以礼还之。这是中州城里私塾教导很幼小的学生时,便会说的话。”湛台浅唐解释道:“顾云静给我们留了一条活路,我们不能不给他活路。他是云秦的将领,做这样的事情,他不光明正大摆明了做,别人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是堂而皇之,毫无忌惮的做,便会给他招来祸事,让他也无法交待。所以我们岂可占据客地…顾云静会把那里当成一扇门,我们走过,他的军队,会帮我们扼守住那里,阻挡住闻人苍月的军队。”

  时谦点了点头,“那你有什么打算?现在我们朝着千霞山而行,遭遇闻人苍月军队的可能依旧很大,且更难找得到补给。”

  “我只是在等一个人。”湛台浅唐看着他,道:“她到了,才有可能让我们这些人活下来。”

  ……

  “有一支来自龙蛇方面的军队,正试图进入南陵行省南部,那支军队不属于云秦军方,要不要让它过?”

  坠星陵的一个长满桂花树的清净院落里,顾云静温和的看着坐在对面软垫上的林夕,问道。

  林夕点了点头,“让它过。”

  无论是顾云静还是林夕,都没有谈及这支军队的归属和来历,但两人只是这样的两句对话,便都再也不提及这支军队,而是转而谈论其它。

  “夜莺死了,贺白荷也死了。”顾云静看着林夕的说道。

  他没有用任何的词语修饰,只是平静的陈述着事实,生死之事,他已经经历得太多,所以根本不需要用任何掩饰。

  林夕微垂下头颅,沉默。

  “唐初晴和钟城重创,周首辅也已不能再出手….自江烟织死去开始,我们云秦的圣师们,已经死得太多,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个。”顾云静叹息了一声,脸色却慢慢肃然了起来,“多事之秋…云秦真正的危机,真正的多事,恐怕由这个秋起始。”

  “我接到消息,中州城会出问题。”微微一顿之后,顾云静看着林夕,接着说道:“文玄枢将要动手…云秦的圣师死得太多,且活着的,许多也在南陵行省之中,从这里到中州的军队,不可能赶得回去。这是中州城里圣师最少的时候。这是他的机会,也是他唯一的,最好的机会。”

  林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来,他看着顾云静,平静且有礼道:“文玄枢会反,这是我在碧落陵遭遇神象军时就已经知道的事情,迟早而已。这种时候他动手,我也不奇怪,奇怪的只是皇帝为什么会给他这么多时间。前辈您特意和我单独面谈这件事情…我想知道前辈的意思。”

  顾云静无奈般微微一笑,看着他,认真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态度,你会帮哪一边,或者说你会先对付哪个对手。”

  “您是担心我先设法对付皇帝?”林夕想了想,看着顾云静摇了摇头,“虽然皇帝已是青鸾学院最大的敌人之一,但经历了这里的战事之后,我对乘着这战事而图谋云秦的文玄枢更无什么好感。如果我能选择的话,我不会利用文玄枢的一些力量,一起对付皇帝。我会选择看着。”

  微微一顿之后,林夕看着顾云静接着说道:“毕竟皇帝还是长孙无疆的父亲…毕竟我不想和您成为敌人。我还有我的很多事情要做,而且这些事情对于我而言,比争权夺利这种事情更有意义。”

  “我从你的身上看到了容忍和退让,看到了真正的青鸾学院。”顾云静微微躬身,对着林夕行礼,他微笑着,心中却是在叹息。因为他知道任何的容忍都有限度,他知道青鸾学院等到要收回失去的东西时,必定会让敌人付出更多的代价。他也知道,容忍和退让根本无法消除有些人的野心和**。

  对于这个蹒跚而行的帝国,他对自己已经没有太多的信心。

  自己已经和很多人一样老了…这个帝国,将来便只能靠这些年轻人了。

  ***

  (明天两章依旧要在晚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