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一章 关闭的皇城

第十一章 关闭的皇城

  所有先前根本不知道文玄枢会在这云秦秋祭上告天伐帝的官员们心中此时都是凉沁沁的,发麻的。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

  他们知道有些事情,也知道有些事情的确如文玄枢所说。

  只是有些事情,他们也并不知情,或者所知的有些出入,然而此刻,文玄枢的这些话,却也让他们不由得去想,如果文玄枢所说的所有事情全部都是真的,那圣上便也实在是太过了。

  而且他们所有人都清楚,今日圣上不在秋祭现场,文玄枢又敢如此发难,想必是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管事后到底如何,恐怕此刻站出来,便顿时有血光之灾。

  所以一时间,老礼司官员黄中侍激愤攻心,口喷鲜血倒下,他身周的官员,竟一时无一人上前搀扶。

  刘学青此时在心中轻叹了一声。

  在文玄枢开始宣读伐帝时,他的目光,便已停留在了他身旁的工司司首周由简和周由简身前的冷镇南。

  这里的官员虽多,但他心中十分清楚,能够对这里的形势,乃至整个中州城的形势起到一些决定性作用的,便只有他和周由简、冷镇南三人。

  然而周由简和冷镇南并没有看他。

  他们甚至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

  这里没有人是瞎子。

  想看见的自然会看见,看不见的,便是不想看见。

  他摇了摇头,在叹息之中轻蔑的看了周由简和冷镇南一眼,然后由最前列,走到侧列,走到倒下的老礼司官员黄中侍身旁,将这名老礼司官员扶了起来。

  这名老礼司官员因为刺激和愤慨过度,此时已然有些中风,半边面目歪斜着,半边身体不停的抽搐着…然而平冷的扶着他站立的刘学青和他的身影,在此时却是分外的震撼人心。

  刘学青是云秦的刚正名臣,在南伐数名直臣死谏之后,他本身便已经隐然是天下清流的领袖。

  设御都科之后,他的权力和威望,甚至压过各司司首。

  此时,他自然是此处说话最有分量的人。

  “不忠不义不仁不礼,乱臣贼子就是乱臣贼子。”刘学青抬着头,轻蔑的看着祭天台上的文玄枢,“再舌灿莲花,也是乱臣贼子,天下人人人得而诛之!”

  文玄枢眉头微蹙,看着台下的刘学青,叹道:“刘大人,你是天下所知的清正不阿之臣,但你敢说,我说的不是实情?”

  “是实情又如何,不是实情又如何?”刘学青冷笑道:“天子犯错,亦是天子,臣子谏之,又岂是你这种贼子可以告天讨伐的?”

  文玄枢摇了摇头,“人有错会改之,牲畜会受谏会改么?更何况牲畜不如之辈。你们年年谏,月月谏,结果如果,碧落陵死了多少云秦男儿?南伐死了多少云秦男儿?你自谓清正,可曾听到那些孤儿寡母在深巷中的夜夜哭声?”

  “放屁!”

  刘学青原本面容平静,到此句,他却是额头青筋暴起,伸指朝着文玄枢厉声大喝:“你这贼子还敢提南伐之事!若你真如你所说为天下请命,在南伐之时,你也应该跪地死谏!逼退周首辅,你继任首辅,南伐之事,还不是你一力促成。若南伐之罪分三,你至少也占其一!还敢以此来告天伐天子?!”

  “只此一点,你便立身不住,狼子野心便昭然若揭,我又何必一一辩驳,你说的,全部都是屁话!你说圣上有罪,你说的要是有误,上天就降下闪电来劈你,现在我说你就是逆臣贼子,若我说的不实,上天就降下闪电来劈我,上天现在劈是不劈?你要反便反,何必做了婊子,还想要立牌坊!”

  “当然你做了婊子想立牌坊,自然是想蒙骗世人。”刘学青厉声冷笑道:“但我自然会揭穿你的龌龊丑事!”

  放屁,屁话,婊子…这些词语极其粗鄙,平日在刘学青这种云秦名臣口中说出,必然让人觉得太失斯文,然而此刻,却是足以让许多不怕死的硬骨头心头滚烫,脑门也滚烫。

  一名名官员走出,也走到了刘学青的身后。

  只是数息的时间,经纬分明,祭天台下的官员形成了两列,一列以刘学青为首,人数较少,一列以冷镇南和周由简为首,人数较多。

  然而人数较少的这一列,所有的人都是昂首挺胸,人多的一列,却是大多低垂着头,羞于面对对方的目光。

  文玄枢的眼神渐渐寒冷起来,一股在他身上极少散发的强横气息,随着他的出声,在祭天台上震荡开来。

  “要杀便杀…”

  有四个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刘学青的身旁发出。

  这声音,却是刘学青身旁已然中风的老礼司官员黄中侍发出。

  “诸位大人都是云秦的真正大梁,我受天意伐逆君,又怎会为难诸位大人,诸位大人一时想不明白也不要紧,就请诸位大人在斋宫之中静养,等到中州平静,要让云秦百姓安居乐业,还要诸位大展拳脚。”文玄枢摇了摇头,略带歉然般说道。

  日已初升。

  一片银色从祭天台后的原野中接近。

  “呸!”

  一名文官狠狠的口吐唾沫,吐在了接近他的中州卫的闪亮银甲上。

  ……

  日出。

  中州城的百姓们还和平日一样起居,生活。

  有人捧着一个瓢在井口旁洗漱,有人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一边胡溜溜的吃着,一边和身旁同样蹲着吃面的人闲聊。

  绝大多数的中州城百姓都没有感觉到今日和平时有什么不同,然而居住在各处城门附近的云秦百姓,原本准备进出城门的人,却是都发现这秋祭之日绝不寻常。

  他们的心中也开始变得凉沁沁的,不知道到底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许多原本让寻常百姓和过往商旅进出的城门,全部关闭了,而原本只让一些宫闱车队以及军队进出的城门,却是打开了。

  在阳光下,他们看到了大批大批的中州卫,在通过这些城门进城。

  一列列中州卫身上银甲的闪光,闪花了他们的眼睛。

  也就在此时,整个云秦皇城,所有的宫门,也死死的关闭着,将整个云秦皇宫,变得如同一个密不透风的瓮。

  ***

  (这章时间太晚了,字数少一些,下两章字数会多一些,过度章节过去,会好写一些。明天的更新依旧最快要到下午,因为实在来不及写出明天早上的章节了不过更新的时间应该不会像今天这么晚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