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叛

第十二章 叛

  中州城是世间第一大雄城,一共有十九处城门楼。

  其中十二处是平时寻常车马进出,两外七处,是应急疏通,朝堂机务、军队进出所用。

  若是平时这十二处寻常车马进出的城门楼只要有一两处关闭,便不知道有多少商旅车队会怒骂连声,因为绕路出行,恐怕会至少耽误一天的行程,然而此刻,这些城门楼全部关闭,积压着的商队,不管是小商行的,还是在云秦数一数二的大商行的商队,却根本没有人出声。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州卫不停进入城巷道间,所有积压在城门内的人们,心情都越来越紧张,纷纷想即便是上次皇城对付江家和钟家,都没有这么多中州军进入中州城,眼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

  ……

  “出什么事了?”

  中州城主道上的一间茶楼上,许多人都已经凑到了茶楼的栏边。

  金属的震鸣声由远及近,一列身上银甲闪闪发光的中州卫沿着这条主道,从他们的眼皮底下走过。这列中州卫面容的冰冷肃杀,让这些茶客面面相觑。

  “又来了!”

  一名年轻人失声叫喊了起来。

  顺着他手指望去,只见远处的街巷之中,又有一面银光闪动,又有一支中州卫,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只是盏茶的工夫,已经有三批中州卫出现在这一片区域之中。

  十几处城关附近的惊恐和紧张,开始朝着中州城内里扩散。

  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乎全城的人,都可以隐隐听得到或远或近的中州卫行进时的脚步声和马蹄声。

  这声音十分整齐,以至于显得十分平静,但这种平静的推进,却使得整个中州城都开始陷入一种未知的恐惧和茫然之中。

  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必将是中州城有史以来的最大变故。

  很多人开始发现,所有这些中州军行进的方向,都是朝着中州皇城,朝着皇宫而行。

  “咚!咚!咚!”

  在接近正午之时,中州城所有角楼里的大鼓,发出了缓慢、沉闷而震人心魄的鼓声。

  凉沁沁的威严皇宫里早已乱成了一团。

  这些最接近天子和最高权贵的人们,对于阴谋和动荡的气息天生分外的敏感,许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文玄枢告天伐罪的消息,然而仅凭一丝猜测便已经隐隐知道发生了什么。许多嫔妃的宫里隐隐传出哭泣的声音。

  宫门都已经关闭了,皇城的城楼很高,然而比起中州城的外城和内城的城墙,却要矮上许多。

  这样的城墙,能够抵挡得住外面的那么多中州军么?

  然而在满城的银甲逼近死瓮一样的皇城,皇宫里到处都是隐隐的哭声和慌乱的脚步声时,云秦皇帝长孙锦瑟却是平静的坐在御书房里。

  他冷漠威严的脸上,似乎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放松解脱之意。似乎他一直等待着的事情,终于到了一样。

  随着他抬起的手落下,御书房门口垂首等待着的数名云秦官员躬身退行离开。

  殿宇回廊里,一些宫女和嫔妃从门窗的缝隙之中看到,出现许多之前没有见过,身穿淡黄侍官服的人,这些人手里提着寒光闪闪的刀剑,不是朝着外面的皇宫城墙,而是快速穿行在殿阁楼宇之中。

  有兵刃相交和鲜血喷洒的声音传来,这些人开始杀人,开始在皇城内里杀人。

  ……

  许箴言站在皇城的阴影里。

  他身前的刑司差官们在皇城外的鼓声和皇城内里的杀声里面色惨白,双手都在不停的发抖。

  他的面色也很白,只是面上的平静却使得他的脸上好像镀着一层白瓷般的光泽一般,即便他并不算是个强大的修行者,在此时也显得分外强大。

  两台原本用来救火的水龙车已经运到了天牢门口。

  在数名刑司人员的合力转动绞盘之下,轰隆一声,沉重的铁闸门落了下来,激起了一蓬尘土。

  天牢的两扇大门也全部关闭了。

  一些水牢原本用于排水的排水口,也全部被用乱石和油布堵塞住。

  两架水龙车开始运作,不停的将水流沿着天牢的两个通气孔贯入。

  让所有在场的刑司官员的脸色更加惨白的是,随着水流的不断涌入,死寂的天牢之中,传出了无数蓬蓬的巨响声。

  这声音,是铁索、巨石、手掌包裹他们其他想象不出的器具砸在千钧铁闸上的声音。

  就像一头头恐怖的蛮牛,在不停的撞击着极厚的铁墙。

  尤其是那种肉掌、拳头狠狠敲击在铁闸上,发出的恐怖声响,更是让这些刑司官员浑身的毛细孔都在不停的流淌出冷意。

  天牢里的犯人之中,的确是修行者占大多数,然而无论是镣铐还是药物,或者其它刑具,都应该让这些犯人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牢房之中,不可能冲出来,更不可能在铁闸面前还有这种恐怖的战力。

  此时的声音,只能说明这天牢里已经被人早就做了手脚。若是他们这些人下去杀死这些犯人,或者这些犯人冲出的话,那他们就会像被丢入狼群的小白兔一样,被撕成碎片。

  许箴言冷冷的听着那一声声垂死挣扎的轰然巨响声。

  这些刑司官员根本不知道这天牢里被人做了什么样的安排,但他却是十分清楚。

  而且他十分清楚,在这鼓声三巡之时,他便要安排这些天牢里的人冲出来,指引他们让他们出现在此刻要在的地方。

  天牢,是皇宫里配合外面中州军,里应外合,砍出的第一把刀子。

  然而许箴言却直接折断了这把刀子。

  所以在这场中州城的告天伐罪之战里,他便成了第一个叛卒。

  文玄枢信任他,不是信任他的忠诚,而是信任他的野心和冷酷。

  因为许箴言可以为了权力和野心,甚至杀死自己的父亲许天望。

  他可以比皇帝给许箴言更多的权力…而且皇帝这样的人,谁都看得很清楚,即便是九道帷幕,都不能容忍,更不可能出现比九道帷幕中权势更大的人物。

  鸡要吃米,狼要吃肉。

  像许箴言这样的人,必定会选择吃肉,这是天性。

  然而这世间有太多的变化,本该肯定站在文玄枢一边的许箴言,在这场大战,在无数个这样的阴影角楼的阴谋里,他却成了第一个反叛文玄枢的叛卒。

  ……

  中州城里鼓响三停后,正武司巡察使洪六度面色沉重的走到了司衙门口。

  洪六度虽官阶正二品,在整个中州城中平时并不算特别高位的人物,但此时,整个中州城里,唯有他一支平日里配合刑司的巡察军是不属于中州军管制,巡察军本身零散分落于中州城各区,配合一些其余各司的人,也能进行许多巷战,对中州军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此时他的地位,在整个中州城里,便显得尤为重要起来。

  便在十数个呼吸之后,脚步声如雷而至,身穿中州卫统领银甲的狄愁飞和大批银甲军士如潮水般行来,涌到他的面前。

  洪六度脸色微白,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狄愁飞平和的看着他,问道:“文首辅令我来问洪大人,洪大人此刻想好了没有?”

  洪六度微垂下头,点了点头:“臣之巡察军,愿听文首辅调遣。”

  说出这一句话时,他的鼻梁微酸,几近落泪。

  他心中想着自己实在是迫不得已,自己的三个儿子,全部都在中州军中,且自己的官印,在夜间被窃,等到今日日出大变,他发现之时,一些命令已经用他的名义发了下去,许多地方的巡察军甚至已经在搜捕一些忠于圣上的刑司和正武司低阶官员。

  在这样的大乱之中,恐怕没有人会听自己辩解,皇帝一方肯定会认为自己已经倒向了文玄枢。

  所以他只能做出这样的决定,若是文玄枢能胜,自己和三个儿子,还会有条活路。

  而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文玄枢没有任何道理不胜。

  在先前对付江家和钟家时,文玄枢已经乘势对着中州军尤其是城门守军进行了一次大清洗,现在中州军几乎已经全部都在文玄枢的彻底掌握之中。

  南陵行省战事剧烈,中州城中的那些圣师们,在江家和钟家之乱后,大多都已经在南陵行省战斗。

  从南陵行省到中州城这一条线路上,那些省份的后备军,地方军,重心都彻底集中在南陵行省,根本没有任何军队会来得及赶回来威胁到中州军…所以别说会有军队能够及时赶到对皇宫增援,恐怕在这场讨伐之战结束后十余天,都未必能够有和中州军相提并论,数量级接近的军队,能够赶到中州军的边缘驻守地带。

  还有什么能够阻止圣上的退位?

  向文玄枢屈服的洪六度,满怀悲戚的想着,他只是想不明白,圣上虽然这些年的确太过激进,甚至疯狂,但绝对不是愚蠢之人,他难道会对文玄枢彻底放心,放心让文玄枢对整个中州军换血,都不做防备?怎么会反而让文玄枢动手在前?

  狄愁飞让身后的部属上前签署一些文书和军令,他转身,默然的看着皇城的方向,看着真龙山的方向,心想此刻在这种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背叛。

  ***

  (接下来一章在晚上晚些时候)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