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父子

第十三章 父子

  天麒大道,只是中州城八横八纵十六条主道之中的其中之一。

  然而此时,这条街道却是成了中州城中分量最重的一条街道。

  因为文玄枢的车驾,此时正行进在这条街道上。

  他乘坐的只是普通的车马,然而此刻整个中州城流淌着耀眼的银光,他身后的一些马车里,还震荡着一些强大的气息,所以此刻的中州城里,还有谁敢阻?

  然而却又有人敢阻。

  一名身穿黑衣的长发年轻人站在这条大道的正中,正对着文玄枢的车驾。

  他是文轩宇。

  他和林夕、高亚楠一样,是这一代青鸾学生的“天选”。

  尤其随着云秦皇帝和青鸾学院之间的决裂,青鸾学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恢复大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次出现天选学生。

  这名面目和文玄枢有七八分相像,但更为俊美,瘦削一些的年轻人,自然在整个云秦而言都是极其优秀的,只是因为和林夕生在同一个时代,被林夕遮了锋芒,再加上他平时行事十分低调,所以他的名字在这两年间都甚至有些被人遗忘的趋势。

  然而他一直在朝堂之中任职,许多人都知道,他在中州城中…正因为他在中州城中,又是文玄枢的儿子,所以此时他的名字,便已经被许多人再次提及。

  ……

  文玄枢远远的看着和自己年轻时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儿子,微微的叹了口气。

  然后他朝着身旁一名中州卫的将领点了点头。

  那些身穿银甲的军人和车队依旧不停的前进,只是在接近文轩宇的时候,银潮朝着两边分开,谁也不去干扰这名站在正中的首辅之子。

  文玄枢的车驾在文轩宇的面前停了下来。

  其余的车驾继续前行。

  文轩宇走上了文玄枢的马车。

  用一种深沉且溺爱的目光看着他的文玄枢微微的一怔,眉头微微蹙起。

  原本他觉得自己了解自己儿子的一切,哪怕文轩宇站在这条街道的正中,然而文轩宇只是这样一个动作,便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不能真正了解自己的儿子。

  “你可以继续走。”

  文轩宇这名近年来实际修行的速度比绝大多数青鸾学生要快,但却有些慢慢淡出所有云秦人视线的年轻人,看着自己的父亲,平静的说道。

  文玄枢眼睛微眯,却不多说,手指在身前车厢上轻敲了一记。

  马车继续前行。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文轩宇直接在车头上坐了下来,面对着文玄枢,背对着马匹,黑色长发随着马车的颠簸而在身后冷寂的飘洒。

  “我以为你第一句会问,你为什么这么做。”文玄枢看着他,笑了起来。

  文轩宇冷淡的说道:“有区别么?”

  “知子莫若父。”文玄枢微笑道:“我既然这么问,当然有区别。”

  “不管有没有区别。”文轩宇怒声道:“我只想你回答我的问题。”

  “因为告不告诉你,已经没有什么区别。”文玄枢摇了摇头,感慨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因为今日之事,甚至在你懂事之前,便已经开始,一条没有后路的路,便只有不停的往前走下去。”

  文轩宇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你应该早些告诉我这些事情。”

  文玄枢摇了摇头,“我比这世上任何人更了解你,你必定会设法阻止我这么做,在木已成舟之前,你或许会尝试着做很多的事情,我不提前告诉你,便是不想你做出什么傻事。”

  文轩宇再次沉默。

  文玄枢看着他,感叹道:“我之所以选择送你去青鸾学院,便是想让你接受些青鸾学院的思想,便是为了今后你面对这样的事情时,能够容易接受些…我知道你一向忠君爱国,恨不得在前线死战,但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皇帝,真值得为他这么做,这样的皇帝,难道不应该反么?”

  “你误解了我的意思。”

  文轩宇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我说你应该早些告诉我这些事情,是你应该信任我,毕竟我是你的儿子。”

  文玄枢皱了皱眉头,他此刻的确有些不明白自己儿子的意思。

  “若是你告诉了我,我或许可以让你变得更加耐心,或许我们可以等待更好的机会。”文轩宇看着他,沉声道:“现在军方无人可阻中州军,这看起来的确是最好的机会…然而即便是胜了,云秦会怎么样?南陵前线更加得不到支持,将会怎么样?会有多少云秦人因之死去。即便父亲您胜了,您又何以堵天下悠悠之口?”

  文玄枢抬起头来。

  他的心头微颤。

  即便是在秋祭告天之时,他的心情也没有太大的波动,因为他所做的事情,只是射出去的一枝箭,根本没有任何回转的可能,然而此时,自己儿子的态度,却是让他的心情无法平静。他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面容微僵,然后却是笑了起来,极其欣慰的笑了起来。“原来你真的长大了,我真的没有认识到你身上的一些改变。”他认真的,歉然的对着文轩宇说道。

  “或许杀死皇帝,今后云秦的确能够好许多…在一切没有回旋余地的情况下,即便和您站在一边,会负云秦天下人,但您毕竟是我的父亲,我不能负自己的父亲。”文轩宇微微躬身:“这条路,我会和父亲一起走下去。只希望若是父亲能胜,今后能不负云秦。”

  文玄枢深吸了一口气。

  在这秋光里,他伸出了手,落在了文轩宇的肩膀上。

  他感觉出来,文轩宇的肩膀不再像他想象中和印象中的那么单薄。

  “你走吧。”

  他深深的看着这个像极了自己年轻时的孩子,缓声道。

  文轩宇霍然抬头,已经冷静的面容瞬间变得僵硬起来。

  “你此时越是不反对我,便越是要离开。”

  文玄枢看着远处皇宫顶上反射的淡淡金光,轻声道:“你现在还年轻,有些道理,即便你懂,也未必能够理解得深刻。人的一生中,眼中所见的同样事物,都会在不经意间产生很大的变化。我自认为自己一直是很有野心的人,所以在居留氏的女子和我下了一盘棋之后,我便义无反顾的走上了这条路。然而在这条路上走得越久,却越是觉得自己当时的野心浅薄得可笑…就如此刻,恐怕一名市井人物来看着中州军和皇城的话,就会觉得五千中州军就可以将皇宫湮灭,但越是走到这中州城的最顶端,便越是觉得恐惧,越是觉得自己当时怎么会选择走这样的一条路,自己的信心基于何来?”

  “皇帝一直不发动,在等着我发动,肯定有什么后手。虽然人力毕竟有穷尽之时,张院长那样的人物,都无法避免跟随着自己的亲友在坠星陵中死去。没有道理一座孤零零的皇城,能够抵挡得住这样的大军。但不到最后揭晓之时,我始终没有必胜的信心。”文玄枢看着文轩宇,充满真正的慈爱道:“所以我要你离开,若是最终胜了,你自然还可以回到中州城。但若是我败了,我们之间,至少你还能够活下来。陪着我在中州城一起死去,这是毫无意义的事。你母亲去世之后,我没有再娶,但毕竟有了一个你这样让我骄傲的儿子…你至少也要为文家留个后吧?”

  在之前的所有谈话之中,即便是面对君臣、大义之论,文轩宇都是极其的冷静,然而此刻听到文玄枢这最后只是父亲交待儿子的话语,他却是再也无法平静,眼中瞬间模糊。

  “去十三城门楼出城,你舅舅在那里,是出城最为安全的地方。应该没有人能够阻止你离开中州。”文玄枢拍了拍他的后背,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若是还能出现些意外,连你舅舅都无法保证你安全离开,那你便战死吧…我不想面对敌人拿你来要挟我的那种时刻。”

  “去吧!”

  轻声的在文轩宇的耳畔吐出这两个字之后,文玄枢发出了一声暴喝。

  “你这逆子,竟敢逆父!”

  他温和的手中瞬间涌出恐怖的气息,之前温和父亲的手,化成了重锤,狠狠的冲击在文轩宇的身上。

  文轩宇的身体像一捆柴草般被高高抛起,越过数间店铺,撞破一间屋顶,坠落下去。

  文玄枢看着自己儿子坠落的地方一眼,在心中和自己的儿子告别,希望文轩宇会一切顺利的远离中州城。

  人生如戏亦如梦。

  在这种时刻,这名云秦的枭雄心中却是有些苦笑,他此时才明白,许多野心和**,很多时候只是来自于人生某个阶段的不成熟想法。

  人的一生,总有越过了一座山头,便想再越过一座高山去看看的想法。

  哪怕越过了这座高山之后,发现或许还不如先前一座山的风景好。

  但不管怎么说,这才是真的人生。

  这样的人生才精彩。

  所以文玄枢此刻并不后悔,他只想翻过皇宫,翻过这座不可一世的真龙山看看。

  ……

  就在文玄枢解除了心中的唯一羁绊,目光重新往向前方的大道时,银色潮水的中州军,已经开始进攻。

  第一轮箭雨,已经带着刺耳的啸鸣,落入皇宫之中。

  ***

  (接下来两章可能还要到明天晚上吧头疼)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