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四章 秘密武器

第十四章 秘密武器

  数场秋雨过后,秋意分外的浓烈,窗外的黄叶飘落于黑瓦白墙的如画般院落之间。

  林夕伸手轻抚自己的胸口,用力的咳了数声,咳出了些黑红色的血沫之后,重重的喘息了数声,然后缓缓坐回床上,开始用魂力震荡着自己的身体。

  从东景陵到坠星陵,他的每一个命令都牵涉着许多人的生死,他的命令,甚至让许多云秦军人在他的面前死去,而且这一场大战的后方,还有数省的百姓…再到最后见到花寂月,他所受的压力,比湛台浅唐还要直接,还要沉重百倍。

  期间种种最真实的痛苦和心神冲击,极度的疲惫,让他的魂力修为有了不少的增进,且他现在的资质已经不是“林二”,而是“林三”,这便使得他到达圣师的时间,可能能节省数年的时光。但他最后救花寂月时,相当于用自己的身体帮花寂月挡了许多刀,所以他伤得也十分沉重,一歇下来,甚至有举步维艰之感。

  虽说顾云静已经送了军中最好的药物过来,但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清楚,此刻最多有平时的六七分实力,可能至少要一个月左右的休养,才能和人正常的交手。

  有轻柔的脚步声响起。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看向门口。

  “林夕?”

  一声轻柔的声音响起,却是秦惜月的声音。

  “请进吧,我现在又变成个病号,就厚着脸皮不起来给你开门了。”林夕微微一笑,说道。

  吱呀一声,身穿一件普通青布衫的秦惜月推门走了进来,微微一笑,道:“需要这么客气么?”

  林夕微微一愣。

  秦惜月奇怪的看了看林夕,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怎么?”

  “没什么。”林夕醒悟过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先前一直看惯了你穿甲衣的样子,现在陡然看你穿普通的衣衫,一时有些不习惯了。”

  “那是不是我要回去换身甲衣来再和你说话?”秦惜月瞪了林夕一眼,满不在意的样子,但脸上却是某名的有了些绯红。

  林夕笑了笑,说道:“我又不要和你打仗,换甲衣做什么,再说了,就是好看我才有点发愣的,穿成这样挺好。”

  “林夕,你还真是敢说。”秦惜月摇了摇头,在林夕身前左侧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幸亏我们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若是换了别人,肯定以为你是三心二意的登徒子,口无遮拦。”

  林夕看着这名面目精致到了极点,只能用美来形容的女子,笑了笑,“说实话难道也不行么?”

  “油嘴滑舌。”秦惜月看着林夕,不知道为什么,此刻这座城里的人看着林夕,大多都是用看着高不可攀的高山般的敬畏眼神看林夕,然而她看林夕,却是心中柔软,有莫名的怜惜。因为其余的人都只看到了林夕的强大,看到了林夕总是能在关键时刻下达最正确的命令,总是能够解决最强大的对手。然而只有她们,才见过林夕在青鸾学院时的弱小、狼狈,才见过林夕在碧落陵里的悲伤无助。在她的眼里,林夕也是一个普通人,分外的真实。

  在这个风雨飘摇的秋里,她看着林夕,想着发生过的事情,脑海里的林夕,就像一只力量有限,却背着比自己身体重许多倍的东西前行的蚂蚁。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秦惜月将一缕发丝夹到耳后,轻声说道。

  林夕又是微微发呆。

  秦惜月的这个动作自然极美,但他此刻却是又不自然的想到了安可依,因为安可依也一直习惯性的做这样的动作。

  “又怎么了?”秦惜月心中微恼,耳廓却有些微微的发烫,不知道今日林夕为什么这么古怪。

  “安老师也经常做你刚才的动作。”林夕看着她,轻声道:“不知道算不算所谓的战争后遗症,在东景陵我曾经以为我会守不住那座城,死在那座城里,最终活下来之后,我总是觉得和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应该珍惜。”

  秦惜月的眉头微微蹙起,恼羞尽去,心中却是沉重了几分。

  “其实在碧落陵回到青鸾学院之后,我们每个人也都一直觉得都是自己太弱,帮不上什么忙。”她微垂下头,莫名想到了跳崖的蒙白。

  “不说这些了。”林夕笑了笑,看着秦惜月,道:“其实我这次找你,是想问问张平…先前战事紧张,都没有什么闲暇,现在别人的消息都有,唯独没有他的消息…我怀疑他也和花寂月一样,去大莽做了潜隐。我问过花寂月,她却也不知道,只说张平离开青鸾学院前一天,好像去找过你,我便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他的消息。”

  “他在青鸾学院一共和我见过两次面,都是在试炼山谷外面。”秦惜月疑惑的看着林夕,“他离开前去找过我么?我没有见过他啊。”

  林夕愣了愣,然后看着秦惜月,苦笑了一下。

  秦惜月也蹙了蹙眉头,知道只有一个可能,张平去找过她,但最终却还是没有和她见面。

  林夕叹了口气,道:“算了,有机会问夏副院长再说。”

  这一句话出口,他却是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秦惜月看着林夕咳得喘不过气的样子,不自觉的伸出了手,就要拍拍他的背,然而伸出了手之后,却是又轻垂了下来。

  林夕的咳嗽声渐小,呼吸再度平顺下来。

  “你的伤到底怎么样?”秦惜月看着他,问道。

  林夕笑了笑,道:“咳着咳着就习惯了,反正也不会咳出块肝啊肺啊出来。”

  “没个正经。”秦惜月微恼,很快却是又沉默了下来,“文玄枢和皇帝之争,你觉得谁能胜出?”

  林夕也认真了起来,轻声道:“这不好说…从表面上来看,光是中州军就能将皇帝淹死。但就如炼狱山一直将闻人苍月当剑使一样,皇帝也一直将文玄枢当剑使,用来对付那些元老,他虽然疯了点,但他或许比我们还要聪明点,所以他手里肯定有些没有展现出来的力量。所以这次,终究还是看双方没有展现出来的力量更为强大一些。”

  “就看谁的秘密武器更多。”秦惜月点了点头,“但不管谁胜谁负,对中州,对整个云秦都会没有好处。”

  “所以现在我都甚至懒得去想中州将会发生,或者已经发生的事。”林夕也点了点头,看着窗外的秋风中的坠星陵,“我考虑的是我们这边的事…如果接下来的冬季,这边得到不到充足的粮草和军械供应,情况也会变得很糟糕。”

  秦惜月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她顺着林夕的目光看出去,看到许多屋檐上的荒草,她忍不住想着…林夕既然考虑这样的事情,便是想要解决这样的事情,只是这样困难的事情,他又能做到么?

  她此时没有想到的是。林夕在心中忧愁的考虑着的,还有更严重的事情。

  林夕在此刻想着,无论是皇帝和文玄枢哪个胜利,顾云静此刻都是云秦最举足轻重的存在…甚至换句话说,顾云静甚至拥有和皇帝、文玄枢抗衡的力量也不一定。

  文玄枢胜了,自然要和顾云静一战,顾云静这里到时便是腹背受敌。

  皇帝胜了,皇帝连那九名元老也容不得,等到边关平定,他又会容得力量对比到时候显得比九老还要强大的顾云静么?

  这才是他在云秦帝国的这个秋里,真正最为担心的事情。

  ……

  ……

  全部身穿银铠的中州军,在整个云秦而言,或许相对于碧落和龙蛇边军,算不上是最会战斗和最强的军队,但绝对是装备最好的军队。

  无数的箭矢在嘶鸣中坠落在云秦皇宫的金黄色屋瓦上。

  一枝枝巨大的弩箭和刃片,狠狠的砸在皇宫内里的墙上。

  银潮般的中州军并没有第一时间用人去冲锋,只是利用军械的力量,将森冷的金属尽情的洒落在云秦帝国最为威严的地方。

  金黄色的屋瓦上出现了无数的孔洞,飞檐上精美的雕刻和吊着的青铜檐兽纷纷破损,墙体上也出现了无数洞窟,有些宫殿甚至倒塌了半边。

  世间最为富丽堂皇的皇宫在肆虐中呻吟,毁坏。

  对于很多在宫里呆了许多年的人而言,这种景象就像是家中最精美的古董花瓶被人一个个打碎一样,一般的感觉,令人心痛到了极点。

  然而在皇宫深处的御书房里,透过打开的门户看着流瀑一般的金属洪流,看着汇聚着数代云秦杰出匠人心血的殿宇损毁得不成样子,云秦皇帝却是没有任何心痛的神情,他只是平静的看着如燃烧般冒着烟尘的殿宇,带着一些快意,轻声自语道:“破吧….都打破了,才能造就新的…”

  在这种变态般的无人听见的自语之中,他对着等待在他御书房外的数名将领做了个手势,发出了一个命令,砸出了他手中的第一件秘密武器。

  ***

  (晚些时候还有一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