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强音

第十九章 强音

  中州城是世间第一雄伟大城,是决定整个云秦的城。

  决定中州城谁属的这场战斗,势必比发生在东景陵和韶华陵的战斗还要剧烈,还要残酷,牵扯的超凡脱俗的人更多。

  皇宫正门发生的战斗,只是这场惊天之变中的一个剪影,即便是无数的仙一学院的剑师,无数的雷霆学院修行者,都只不过是为真正的大人物登场清扫出一条道路的牺牲品,在中州城的其余地方,已经有些单独提出来,都能算是传奇的大人物的死去。

  只在倪鹤年和文玄枢交谈的只字片语里被提及的一些圣师战已经结束。

  然而除了倪鹤年这名在中州城里无敌的圣师之外,竟又有一名强大的御剑圣师出现。

  任何圣师,都是不容轻视的存在。

  此时倪鹤年和炼狱山大长老激战正酣一名是中州城中无敌的修行者,一名是炼狱山最强大最神秘,身份比大莽皇帝还要尊贵的大长老,这样的战斗,对于任何一名修行者而言,都是一生难得一见,必定会是记载在后世故事中的传奇一战,且最为关键的是,倪鹤年和炼狱山大长老这样的存在,他们的交手,恐怕会极其的短暂,因为一息的时间,对于他们的感知和反应而言,恐怕就会十分的漫长,就可以让他们做很多的事情。

  所以这样的交手,自然牢牢的吸引着所有修行者的心神,让人不自觉的想要一直不眨眼的看着这两人,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任何一个惊心动魄的画面。

  在这种时候,这一道淡淡如影的飞剑刺杀,自然更显阴险,更具威胁。

  文玄枢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倪鹤年和炼狱山大长老的身上,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道如影的飞剑,然而他的左袖却是微震,嗡的一声,似有一只蜜蜂飞舞。

  没有飞剑飞出。

  只有一只紫砂色的金属小手掌伸出。

  这只金属小手外观就如云秦人常用来挠背的“挠手”差不多大小,但五根手指却是分外纤细优美,惟妙惟肖,五指曼妙,就像是在虚空拈花,又像是在采摘一片新茶。

  这样的一只金属小手,更像是一件玩具,而不像是一件魂兵。

  然而只在这只金属小手从文玄枢的袖中露出的瞬间,一声骇然至极的尖叫,便从某处琉璃瓦破碎的飞檐上响起。

  “居留手!”

  “文玄枢…你你竟是居留氏后人?!”

  ……

  “得到居留氏魂兵的,就一定是居留氏的后人么?”在这一瞬,文玄枢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名和自己下了一盘棋,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女子的身影,同时响起了这句话。

  然而他此刻根本不屑解释,所以他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紫砂色的金属小手往那道如影的飞剑稳定的伸出。

  “叮!”

  在这只小手出现的同时,如影般的飞剑便已震颤着狂退。这只金属小手并没有能够直接触及到这柄飞剑,然而却是凭空一摘,直接就将这柄飞剑摘到了金属小手之中。

  居留手,专锁天下飞剑!

  西夷十五部的某些幡类武器,据说便是昔日西夷某位修行者有幸见到居留手之后,从居留手上的某条符文得到的领悟。

  这道如影飞剑在那名飞檐上的御剑圣师的失声惊呼中被牢牢摄在金属小手的手掌中,文玄枢的手臂只是微微的一震。

  然而这一剑刺杀并未结束。

  就在这一道飞剑被居留手拘锁的前一瞬,一道更细更薄的剑影从这一道飞剑中分化了出来。

  这是一柄真实的,截然不同的飞剑。

  御使着这一柄更薄,更像影子的飞剑的,是一名站立在金銮殿某根大梁上的灰衣修行者。

  他是云秦绝大多数修行者都听说过,但却没有见过的影子圣师,是云秦皇帝的最强近侍。

  他最擅长的,一直都不是守护而是刺杀。

  只是那些企图刺杀云秦皇帝的人,却往往在他的悄然刺杀中死去。

  他这一柄飞剑,是悄无声息的贴在了先前那一柄飞剑的剑下,阴险的藏匿在了那柄飞剑的影子里。

  所以从一开始,袭向文玄枢的,便不是一名御剑圣师,而是两名,从一开始,便不是一柄飞剑,而是两柄。

  在文玄枢轻易的锁住一柄飞剑的同时,这柄更薄更阴险的飞剑,便已经倏然飘飞,刺向文玄枢的眉心

  这一瞬间,倪鹤年对敌炼狱山大长老,还在宁静的思索。

  文玄枢同时遭遇两名御剑圣师的刺杀。

  然而还不止。

  在“叮”的一声,他手中的居留手锁住一柄飞剑的同时,他身后的一辆车驾上,工司司首周用贤一声惊呼,被震飞了出去。

  云秦以武立国,以军功升迁,能够成为工司司首的,自然也是强大的修行者。

  然而此刻面对身旁气息的迸发,他显然还不够强大。

  此时出手的是冷镇南。

  自从文玄枢成为首辅,而他代替黄姓老人坐到重重帷幕之后,便一直坚定的支持着文玄枢的每一个政令,没有他的支持,文玄枢也不可能在秋祭时压得住百官,也不可能轻易的带军进入中州城。

  云秦皇帝很快就撤掉了九道重重帷幕。

  冷镇南便成了最短命的元老会成员。

  所以冷镇南和文玄枢站在同一战线,在所有云秦官员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是直到此刻,所有人才知道他也是皇帝握在手里的一张牌。

  现在这张牌落下。

  冷镇南的手里有一张弓。

  一张赤金色,唯有正常强弓一半大小的短弓。

  这具短弓的弓弦是银色的,赤金色的弓身上的符文粗大且充满古意,就像一头流淌着赤红色鲜血的狼。

  所以这柄弓就叫“射天狼”。

  这是曾经的云秦名箭师赵弥伦的佩弓,在昔日坠星陵一役,赵弥伦战死之后,这具“射天狼”便不知所踪,直至今日,在冷镇南的手中出现。

  也直至今日,在场许多原本已经知道冷镇南是圣师的人,才知道他竟然是一名箭师。

  因为在这种时候,他只会动用自己最强的手段。

  ……

  冷镇南的身周有飓风,风云色变。

  仅是他全力施箭时,身周产生的飓风,便将已经是巅峰大国师的周用贤硬生生的震了出去。

  仅此一点,便可知他这一箭是何等的强大。

  且他距离文玄枢极近。

  这种距离,对于他这种修行者而言,就好像用弓箭在顶着文玄枢的后脑激发。

  所以这一瞬间,文玄枢是面对三名圣师的陡然联手刺杀!

  所有他身旁不远处的中州卫将领脸色全部瞬间变得惨白。

  然而面对三大圣师的联手刺杀,面对冷镇南在这时的背叛,文玄枢的嘴角,却是泛开一丝冷漠讥讽的意味。

  在这样的一场厮杀里,他当然不会认为皇帝手里的力量到倪鹤年便已为止。

  他自己的手里的力量,自然也不可能只到炼狱山大长老为止。

  面对这样阴险而强大的刺杀,他没有管刺向自己眉心的飞剑,只是右手反手往后拍出。

  飞剑剑尖已然触及了文玄枢眉心的肌肤。

  天地间却又多了一道剑气。

  文玄枢马车旁那名儒雅的白衫文士眼光死死的锁定了影子圣师的这柄轻薄飞剑,一道不知从他身上何处飞出的洁白剑光,点击在影子圣师这柄轻薄飞剑的剑身上。

  “绕指柔!”

  影子圣师的厉喝声响起。

  洁白剑光和他这柄飞剑并没有发出任何撞击声,只是发出了尖利的摩擦声。

  洁白的小飞剑柔软的缠绕在了他的飞剑上,硬生生将他的飞剑,从文玄枢的眉心间拖走。

  文玄枢的眉心间,出现了一道红痕,鲜艳欲滴。

  冷镇南手中的银色箭矢,已经发出了恐怖的爆音,箭尖已经震断了文玄枢头上箍发的玉环。

  文玄枢的耳朵里,有两条淡淡的血痕在流淌出来。

  他的手根本就不可能拍得到已然要落在他后脑的这根金色箭矢。

  这一瞬间的画面若是凝固,便会可以看到,很多中州卫和跟随在文玄枢车驾后的许多官员,嘴巴都是张开的,然而他们的声音,却都不如这一箭快。

  文玄枢已经被这一箭的音波和气浪震伤,他的头颅,就将像一颗西瓜一样爆开。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嘴角冷酷而讥讽的意味却没有丝毫的减少,一股更为暴戾的气息,却是从他的身上喷薄而出。

  他身上的首辅官服碎裂成了无数片,被箭风吹拂,就要往前飘出,然而却还来不及飘出。

  碎裂的官服下,皆是比纯金还要金黄的颜色。

  一颗颗,皆是真龙宝石。

  世间唯一的一件真龙宝衣,现在在他的身上。

  而且他身上此刻喷涌的气息,比皇庭供奉张秋玄还要强大。

  所以他是比张秋玄还要强大的修行者,他自己本身,也是他手中的一张底牌。

  “轰!”

  金黄色的闪电,就像风暴一样散开,淹没了飞剑、淹没了箭光,无比明亮耀眼。

  所有的中州军军士和官员都双目刺痛,他们惊恐的用力睁着眼睛,一时看不清这闪电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