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三章 新生的世界里的年轻人

第二十三章 新生的世界里的年轻人

  云秦皇帝身后的皇宫无比的残破,他面前的中州城,很多处街巷也因为先前江家、钟家以及现在文玄枢的战斗而变得有些残破,有些倒塌的房屋甚至已经长满了枯草,给人荒芜的感觉。

  然而云秦皇帝却是异常的满足。

  不破不立。

  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新生的城,一个新生的世界。

  就如那名文玄枢身旁那名白衣文士最后祭出的飞虫,有生就有死,新生,便也意味着死亡。

  有太多的老人死去,才促成了长孙锦瑟眼里这样一个新生的世界。

  ……

  光阴似箭。

  在深秋里,炼狱山的气温也终于降低了一些。

  张平握着手里一卷黑红色的文书,面色变得十分苍白,浑身不停的颤抖起来。

  在颤抖中,他肌肤下微蓝色的血管凸显起来,就像是一条条符纹,要从他身上飞离出来。

  在过往的南伐、南陵行省的战役里,在和庞大的云秦帝国的交战中,炼狱山也损失了很多强大的力量,炼狱山掌教深邃的双眸里,看到了更多更深的危机,所以炼狱山需要更强大的力量。

  即便炼狱山对于自身起源一直讳莫若深,但到了炼狱山的核心弟子这一阶层,却都隐隐的知道,炼狱山的修行之法,起源于炼狱山后面的不可知之地,天魔狱原。

  天魔狱原在世间有很多种称呼,有叫做火狱原,有叫做魔火死域,有叫做炼狱原,但不管何种称谓,任何典籍对于这片不可知之地的描述都是一样的。

  这片到处都是活火山口和间歇性热泉、火泉的区域,到处都是流淌着浓烟、烈火和岩浆,里面可能会有传说中的仙魔大战时期的一些遗迹,一些交战之地,一些魂兵,一些强大的修行之法,以及更为现实和确定一点的是,会有很多世上极其珍惜,外界甚至没有的炼制魂兵的宝石、独特金属。

  从数百年来修行者世界的各种典籍的记载来看,有关这种强大的修行者足迹都不至的不可知之地,要么没有魂兵和修行之法出现,要有出现,往往就是比现在所有大匠师能够制造的魂兵都要厉害,张院长的大黑,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件东西。修行之法也必定是和青鸾学院以及般若寺那种修行之地的顶尖修行之法一样,十分恐怖的存在。

  这数百年来,整个修行者的世界里,都已经形成了共识,不管当年到底是真的如传说中的一样,有强大的异族入侵交锋,还是几个帝国之间的征战,但那场战争必定庞大到难以想象,甚至近乎毁灭了修行者的世界。

  那时修行者对于魂兵、对于符文以及对于修行者自身**的研究和探索肯定已经远远超过现在的这个世间。

  所以这些不可知之地,一直是许多强大修行者眼中力量的来源,哪怕只是从中能够得到一两件魂兵的残片,或许上面的一些符文,就能够给现在的匠师和修行者莫大的启发,造就出这个时代强大的魂兵。

  然而不可知之地之所以被称为不可知之地,便是因为这个世界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即便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圣阶以上的修行者,进入这些地方,能够生还的机会都很少。

  就是因为这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以来,进去的修行者大多都死掉了,死得太多,死得让人寒心,死得几乎没有能够活着的出来,所以才慢慢变得根本没有人敢进入。

  然而事实上炼狱山对于整个大莽帝国的最南边,对于天魔狱原这个地方的探索一直在进行着。

  炼狱山有足够数量的农奴。

  这些农奴在炼狱山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眼里,和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他们这数百年来,一直在驱赶着这些蚂蚁进入火灶里面去找寻东西。

  丢入火灶的蚂蚁自然会烤焦,但在长久的岁月里面,也偶尔会有一两只蚂蚁运气很好的活下来,能够带出一些东西。这些东西,让炼狱山一直屹立在大莽之巅的同时,也变得越来越强大和神秘。

  在炼狱山那些最高层的人眼里,炼狱山那些身穿红色神官袍的弟子们,和蚂蚁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真要说有区别的话,那就只是高级一些的蚂蚁。

  炼狱山掌教损失了很多力量,看到了他即便通过闻人苍月发动了这一场战争,即便张院长依旧没有出现,今后或许永远都不可能出现,但他也看到自己依旧无法征服云秦,感到了威胁,于是他更加迫切的需要更强的力量….于是他需要有更高级的蚂蚁。

  那名断腿的炼狱山长老本来是一只很好的蚂蚁。

  将这名断腿的蚂蚁送到云秦之后,他也需要有很好的替代品。

  大批的蚂蚁,也需要有绝对忠诚于炼狱山的蚂蚁带领。

  张平并不是绝对忠诚于炼狱山的蚂蚁,然而他却是通过了炼狱山忠诚考验的蚂蚁,在炼狱山所有的上位者眼里,他是最忠诚的蚂蚁之一。

  所以,他便接到了这样的命令,成为了需要带领一批蚂蚁进入魔原的高级蚂蚁之一。

  这是张平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

  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成功接纳了魔变的药物,必定会彻底修成魔变,必定会成为炼狱山最为举足轻重的弟子之一,却依旧会被派去执行这样的命令。

  他知道执行这样的命令比接受魔变的药物还要危险,自己活下来的几率会更小。

  所以他愤怒,恐惧,觉得这根本没有道理。

  然而在炼狱山里,从来就没有什么道理,只有顺从、服从、接受,要么死亡。

  所以他只能痛苦,痛苦到自己不能接受到怨恨…他想着自己修成了魔变之后,或许有一天便能回去面对他永远都无法忘记的那张完美的容颜,然而为什么好像所有不幸的事情,都要落在他的身上。

  但他依旧只有顺从和服从。

  ……

  更为寒冷一些的云秦深秋里,一名胖胖的年轻人捧着一堆卷轴行走在南陵行省的某个军部里。

  他惊人的记忆力和逻辑推断能力,使得他在军部显得越来越重要,位置也越来越高,只是让军方的一些高阶将领唯一不满意的是,这名叫蒙白的年轻人,似乎太过怯弱和胆小。

  “想不到真龙山的秘密这么多。”

  在坠星陵,同样的秋光里,坐在窗畔书桌旁的林夕合上了手上的案卷,发出了轻声的感叹。

  他旁边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坐着身穿着普通薄棉衣的周首辅。

  “仙一学院不复存在,雷霆学院已然成了他的私军,胡家失势,容家彻底表明了态度。在普通的云秦百姓看来,这是代表着长孙氏皇权不可侵犯的圣迹,他已经扫除了他所认为的一切障碍。”周首辅一声幽然的叹息。

  林夕安静的说道:“只剩下了一个最大的障碍。”

  周首辅看了林夕一眼,微苦道:“所以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林夕的神色很尊敬,但他还是看着周首辅的眼睛,说道:“我以为你还会设法阻止或者挽回。”

  周首辅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窗外的秋光:“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比任何人都长,所以我比你们更了解他。所以我知道,不管我做任何事情,他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要和青鸾学院开战。”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这个世间的想法,我一直是一个很懒的人,我也答应过长孙无疆一些事情,但我总被人推着做一些事情。这次,我已经不能再回避。”林夕看着周首辅,轻声道:“我只能主动面对这场战争。”

  周首辅点了点头。

  他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的点头,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这让林夕很欣慰,更加尊敬。

  在他以前的印象里,他总觉得周首辅是一个死忠到迂腐的人,然而到现在,他却发现,周首辅只是那个始终想让这个帝国变得更好,想用最温和的手段让这个帝国变得更好的那个人。

  “这场大战皇帝胜了,他重拾了敬畏,但是同样他也暴露了真龙山的秘密…这真龙山必定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否则他不会让那么多人用命来填,拖延时间。所以青鸾学院和他的这场战争,我觉得还是有胜机。”林夕看着周首辅,深深躬身行礼,“晚辈有一个请求。”

  周首辅躬身回礼,“什么请求?”

  “请周首辅离开云秦。”林夕抬起头,看着他:“我想让您和我的家人一起离开,去唐藏。”

  “因为这场战争已经开始,整个云秦都会是战场,所以我现在就必须开始准备,我必须没有一些后顾之忧。”林夕看着周首辅,认真道:“夏副院长也认为,唐藏将会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答应你的要求,我去唐藏,或许会有些用处。”周首辅点了点头,看着林夕,“但我也有一个要求。”

  林夕问道:“什么要求?”

  “在我离开云秦之前,你和亚楠成婚吧。”周首辅微笑了起来,然后又轻声道:“帮我照顾好亚楠。”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