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四章 大将军之幼稚

第二十四章 大将军之幼稚

  夜色笼罩着中州城。

  中州城城北,驻扎着中州卫的一个军营。

  最中的一个将军军帐内,弥漫着一股酒香。

  云秦重武,且认为饮酒者豪,所以军中只要不是正值军务者,便不限饮酒。

  正在饮酒的两名将领是关勇和吕灭敌。

  这两名武官原本是中州城防军的高阶将领,在先前付出了许多代价,取得了文玄枢的信任之后,又在关键时刻控制了城防军,文玄枢兵败,他们所做的一切,先前很多人的牺牲,终于有了意义,无论如何,这个时候都是值得欣喜的时候。

  关勇一直是个很粗豪的人,他并不懂得察言观色,在军中便得罪了不少人,后来跟着吕灭敌,才获得赏识,成为了吕灭敌的臂膀。

  他饮酒的心情是欣喜的,然而这第二壶酒温完,看到吕灭敌原本沉冷的面色变得越加难看起来,他也终于觉察到了不对。

  “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看着脸色阴沉难看的吕灭敌问道。

  吕灭敌阴沉的看着手中的酒杯,放佛那是他的敌人,他缓声道:“今日圣上已经拟好旨,明日正武司的任命就会正式下来,我会升任中州卫中枢将军,你会任城防军大统领。”

  关勇一愣。

  他一时实在想不明白,这明明是两个提升的消息。中州卫中枢将军,其实便是中州卫的第二号人物,城防军大统领,是整个城防军的第一号人物。

  虽说他和吕灭敌在这次平乱之中起了很大作用,然而吕灭敌断然不会觉得这样的奖赏还不足够,还配不上他们的功劳。

  “狄愁飞任中州卫大统领,加封平波大将军,且兼任正武司大督察。”吕灭敌冷笑了一声,说道。

  关勇顿时脸色大变。

  “他狄愁飞压在我们头上,我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在中州城里,我们原本只是小人物。论修为,论军功,论统军打仗,我们的确一样都不如狄愁飞。”吕灭敌冷笑着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厉声道:“但他狄愁飞有什么资格和顾大将军平起平坐?统领中州军…再加上正武司大督察,这种实权,已经足以和顾大将军平起平坐…他有什么资格?”

  关勇的脸色也顿时变得愈加难看起来。

  “更何况他只是借着文玄枢的手才从龙蛇边军出来,外人不知道,我们军方的很多人却都知道,他便是在龙蛇会战时想对林大人不轨,所以才在龙蛇边军遭到谪贬,他自然是林大人的敌人,且对顾大将军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意,圣上直接将他扶上这样的位置,在这多事之秋,有什么好处!对南边战线,有什么好处!”

  吕灭敌的面容冷厉,但心情却显然越来越为愤慨,激动,他的嘴角都不可遏制的颤抖了起来:“且今天司里下了一道军令,令山阴军转而向北。”

  “令山阴军向北进?这是什么意思!”关勇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牙齿都格格作响:“圣上想要做什么?”

  “说是要在山海山脉设边关驻军。但山海之后是四季平原,四季平原之后是登天山脉,登天山脉里有青鸾学院…这是云秦四岁小孩都知道的事情。登天山脉和青鸾学院,就是我云秦帝国最北的天然屏障,我云秦立国至今,从未向北设防!”吕灭敌厉笑了起来,“圣上这么做,还能有什么意思,无非便是困守住青鸾学院。”

  关勇震惊、愤慨、失望…一时间张开口,竟不知如何应声。

  吕灭敌却是接着厉笑道:“自碧落陵至今,便是这中州城和几个陵卫里的百姓,生活便变得比之前困窘了许多,更不用说南方数个行省的难民。我原以为,圣上在秋祭除逆之后,就算不是先行稳定南方数省的行省,不设法通过各种手段让国库再度充盈,让百姓的生活恢复以往,也至少要先行恢复军路通畅,齐心收复千霞山,杀死闻人苍月这个逆贼再说。然而我却只看到圣上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对付青鸾学院!”

  关勇呆了半响,终于发出声音,“我们应该做什么?”

  “我们能做什么?”吕灭敌惨然的笑道:“若还是文玄枢这样的人在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然而做这样事情的是圣上,是天子!我们还能做什么!”

  说完这句,他提起酒壶,将烈酒倒成线,不停注入自己的口中,腹中。

  然而酒入愁肠却更愁。

  秋寒更浓。

  ……

  夜色里,须发皆白的顾云静正借着烛火,在一个沙盘前紧皱着眉头思考。

  随着数声低沉而尊敬的通报声,林夕的身影在门口出现。

  顾云静紧皱着的眉头松了开来,他转身看着走进来的林夕,温和道:“你是想要离开坠星陵了?”

  林夕微微一笑,道:“大将军料事如神。”

  顾云静微笑道:“真正料事如神的是你。”

  林夕笑容收敛,恭谨而认真的对顾云静深深躬身行礼:“此次正是向大将军辞行,并谢大将军这十余日来对我的照料。”

  “何必这么正式。”顾云静也笑容收敛,眼神复杂的看着他早在龙蛇山脉时便已十分喜爱的年轻人,他感慨的回礼道:“若真要说谢,反而应该是我替南陵行省后方的数省难民和这里的军人谢你。”

  林夕的目光落在了顾云静先前看着的沙盘之上,他伸出了手,点了点上面的某一面小旗,没有任何过渡的直接轻声道:“那支从龙蛇方向赶来的流寇军,您可以认为是我的。”

  顾云静微微一怔,眉头微蹙,神情凝重了数分。

  “你准备让我怎么做?”他也不问其它,只是转过身去,看着沙盘。

  林夕走到了他的身旁,也看着沙盘,说道:“我想让这支流寇军带着这支大莽军回螯角山。”

  “即便我有些关照,以目前的情形,这支流寇军想要回到螯角山,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顾云静缓声说道。

  “现在大莽军对湛台浅唐的军队和这支流寇军是前后夹击之势。”林夕看着沙盘上那两面代表大莽军的旗帜,“我只需要大将军拦住大莽后面的追军。”

  顾云静有些略微惊异道:“前面堵截的大莽军七千众,你确定这支流寇军能够对付得了?”

  林夕安静的点了点头:“我确定。”

  顾云静轻声叹了口气:“我还真是看不透你啊。”

  林夕摇了摇头,“大将军又不是唐牛。”

  顾云静苦笑:“这又是什么胡话…你这么有信心,看来是连这支军队途中的军粮都能解决了,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可以先抢一批堵截的大莽军队的粮草,至于接下来的,可以解决掉。”林夕认真道。

  “流寇军是流寇军,大莽军和大莽军,这其中的性质是截然不同的。”顾云静转过身来,静静的看着林夕,“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

  “其实皇帝和文玄枢之争,我并不插手,并不是要看两虎相争,坐收其利,我只是想看看皇帝的态度。其实还有一句胡话,叫做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九道帷幕都被他拆了,文玄枢死了,整个云秦都已经几乎没有能够阻挡他意志的东西,我想他应该满足,然而他却依旧没有满足,他不想留一线。”林夕看着顾云静,认真道:“想必您也十分清楚,并非我危险耸听,必要的时候,他或许甚至连您都会对付。”

  “很多时候,我不能仅凭我一个人的喜好行事,就如贺白荷他们,即便想要杀死圣上,却都最终来到了这里,死在这里。”顾云静看着林夕摇了摇头,“我或许会容忍数千人的流寇军在龙蛇边军身后,但五万大莽军在龙蛇边军身后,这种事情,对于云秦而言,却太过危险。”

  林夕张了张口,但还不等他说什么,顾云静却是已经盯着他的眼睛,诚挚的说道:“最简单而言,我能装作看不到,但不能帮助你推翻这个帝国…其实即便我完全站在你一边,我也没有任何信心做成这样的事情。虽然从碧落陵之乱开始,云秦的圣师就越来越少,少到连中州城都快要没有…这样一来虽然显得青鸾学院的圣师和讲师们会更加强大,这也的确已经是你们年轻一辈的时代,但这个世界,不是一两个强大的修行者所能决定的世界。圣上秋祭之后,威望已经恢复到了顶点,身在这样的帝国里,在这样的人世间里,要推翻一个挟带着这个帝国的皇帝,胜机实在太过渺茫,最终的结果,恐怕反而是导致这个帝国彻底走向灭亡。”

  “神仙打架,苦的终究是老百姓。”顾云静满怀希冀的看着林夕,恳求道:“以我之间,我觉得目前最为可行的,是你们全部暂避到唐藏去。”

  “您是因为太过担心这个帝国,所以才说出了让我都觉得幼稚的话来。”林夕毫不客气的说道:“您竟然想不到,若是真按你这种说法…皇帝就会改变主意,将力量放在对付闻人苍月上面?”

  林夕微嘲的笑了起来,摇头:“他恐怕直接就会将战火烧到唐藏去,设法将我们从唐藏铲除。”

  “而且…”林夕微微一顿之后,看着面容微苦的顾云静,接着道:“我可以将家人送到唐藏去,我的用意自然是保证我家人的绝对安全,然而对于唐藏而言,我的家人也相当于他们的人质,相当于我的承诺…我们云秦和唐藏毕竟是敌国,虽然青鸾学院和唐藏之间有过一次合作,但这天下最强大的依旧是云秦,唐藏也必须时刻担心着来自云秦的威胁。我将家人送到那里,唐藏皇帝不会担心我青鸾学院再对他们有任何图谋,这是最牢靠的互相信任,然而若是我们青鸾学院都全部过去,若是我们青鸾学院都难以在云秦立足,将军您觉得他们会冒着和云秦皇帝开战的危险,收留我们所有人?唐藏会怀疑我们的实力…而且他们也必定会考虑这样的大战会死多少人,即便他们预估一定可以战而胜之。更何况唐藏的时局并不算稳定,所以将军您自己也应该明白,即便我和青鸾学院可以显得那么伟大,可以给自己戴上诸如是为了天下黎民百姓而忍辱负重等光环,但这的确是行不通的。”

  顾云静并没有愤怒,只是神情黯淡,他知道林夕说的不错,自己的确只是因为心情激荡而说出了幼稚的话。

  他和中州城里那两个借酒消愁的将领一样,也自知无法阻止这种注定是悲剧的事情发生。

  这是一条无法逆流的大河。

  “学院有神木飞鹤,所以消息传递要比军方还要快一些,您可能还不知道,在秋祭文玄枢开始讨伐时,山阴行省的一支大军日夜兼程的赶向中州城,想要和文玄枢一战,虽然那支地方军在时间上依旧赶不及,但却至少表明了对皇帝的忠诚。事实上这支军队也的确对皇帝十分忠诚,现在这支地方军,已经接到命令,不用再赶至中州城,已经改行北上。”林夕平静道:“不知是为了将来直接攻青鸾学院做准备,还是想彻底断绝青鸾学院的一些资源和信息的传递。”

  顾云静霍然抬首。

  “就如我和唐藏实际也是一个交易。”林夕对着他再度躬身行礼,凝声道:“我请求您让这支流寇军带着湛台浅唐的大莽军队回螯角山,其实也是想恳请大将军和我做一个交易。”

  接下来是开始步入全书最**部分,所以希望一些没有耐心的书友可以耐心点,因为没有耐心的话,会看不出里面的脉络,看这本书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