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五章 逆袭的年轻人们

第二十五章 逆袭的年轻人们

  顾云静已经很老。

  他原本就是整个云秦军方最老的将领之一,且常年镇守龙蛇边关,污浊湿热的空气和常年不见天光,对他的身体也造成了不小的损伤,使得他的面容本身不像一般的圣师一样有光彩。

  此时他的面容显得更老了一些。

  他看着林夕,肃穆的轻声问道:“什么交易?”

  林夕说道:“将军不死,抑或皇帝不挥师进入登天山脉,我决不动用这支流寇军和湛台浅唐的大莽军。”

  顾云静眉梢微挑,说道:“你说话倒也直接,怎么连我死不死都成了条件?”

  “您不是普通人,行事但求心安,所以你会管眼前事,身前事,所以你不想见到云秦这个由青鸾和先皇一手建立的帝国彻底陷入内乱之中。”林夕看着这名苍老的将军,尊敬道:“有将军镇守这里,有将军在云秦军方,我会放心,但若是您不在了,便已无人能让我们放心。这边关,这天下,身前事,由将军管,若将军不在,将军这身后事,这云秦,就请将军放心交给我们。”

  顾云静轻叹了一声,微嘲道:“看来你们青鸾学院的人,也已经看出我的身体支撑不了太久了?”

  林夕微微沉默。

  虽然立场不同,但是经历过东景陵之后,他便更能理解云秦军人的一些固执,迂腐,甚至幼稚。

  他知道换了自己,这一生,都根本不可能像顾云静这些人这样,真正的伟大。

  这个秋,对于云秦帝国而言就像是一个去旧迎新的魔咒,老人们离开历史的舞台,是难以避免的,然而只是在这个秋里,离开的却似乎太多了一些。

  听到顾云静的一声微嘲,林夕的心情,便说不出的复杂。

  “不出意外,撑个**年还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将军难免阵上亡,你也不用多解释什么,我明白你的意思。”顾云静看着面前这个年轻得如同朝阳的后辈,又收敛了自嘲的笑意,认真道:“只是即便只管身前事,湛台浅唐的这些大莽军不是五千人,而是五万人。”

  “这是五万人啊。”顾云静重复着,重重道:“连在龙蛇边关那种穷山恶水的地方,你都能将一支流寇军装备得比我的黑蛇军还要好…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装备这五万人都做得到。一支武装到了牙齿的五万精兵,到了云秦境内就是脱缰的烈马啊,一路的地方军都根本不可能是敌手,都甚至能够直取中州,有能力对付这样军队的边军,也只能在后面追着。”

  林夕知道顾云静这是依旧重忧而拒绝,但他却没有任何失望之意,只是平静的看着顾云静,说道:“所以我也会让大将军您放心,我会告诉您我的一条命脉。若是我有违我们之间的约定,您可以轻易的切断我的这条命脉。”

  顾云静的眼睛微微眯起。

  这个时候的抉择对于他来说很难,然而他这一生也不知道经过多少艰难的抉择,这使得他在任何惊心动魄的时刻,都不会有太多的犹豫,所以他眼中随即闪现出亮光,他点了点头,道:“你说说看。”

  林夕也点了点头,安静道:“大德祥是我的。”

  顾云静身上的衣衫一震,他先前唯有担忧和无奈的面容上,出现了一丝震惊,这使得他的目光里,似乎有刀剑飞起。

  林夕的这句话虽然极其简单,但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却十分明白这句话代表的意义。

  这句话,比林夕说还拥有数万大军,还要令他这样的人物动容。

  “怪不得你先前去了一次碧落陵,谁都不会怀疑你…因为你去是对付神象军,但对付神象军,平定了碧水、天落两个行省的局势,获利最大的自然是大德祥。”顾云静眯着眼睛,眼睛里的光芒不断的闪动:“民以食为天,云秦的粮食价格将近上涨两成,碧水、天落行省的稳定,那些商行将再也没有一个能够对大德祥造成威胁。你能让大德祥成就这样的传奇,自然能让它变得更强,更加庞大。所以你有信心解决五万大莽军的吃饭问题。甚至在将来,在某个时候,你都可以决定让云秦哪只军队得不到足够军粮,让云秦哪只军队,拥有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粮草。想不到你才是大德祥的真正大东家!”

  “大德祥毕竟只是正经的商行,这个秘密告诉了您,您若是要对付大德祥,也只是举手之劳。”林夕看着顾云静,道:“所以大德祥是南宫未央和湛台浅唐这支军队的命脉,是我的命脉。您说得不错,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修行者带着一群修行者就能推翻的世界…所以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你已经足够强大,但这还不够。”顾云静摇了摇头,看着林夕,认真道。

  关闭<广告>

  “大将军如果是唐牛,就会知道一句老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终究是人心之争。”林夕说着玩闹般的话,但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玩闹的表情:“时间会证明一切,我想云秦人,会做出自己最为正确的选择。”

  顾云静不再多说,只是伸手,沙盘上的一面代表大莽军的小旗,从沙盘上凌空飞出,落入他的手心。

  “我会帮你对付闻人苍月的这支军队,其余的事情,就看你了。”他充满忧虑,沉重的说道。

  …………云秦的朝堂设置和林夕认知中的每个朝代都截然不同。

  在皇宫正门至金銮殿的中轴大道两侧,分设有八司的殿阁,八司里的重要官员,在每曰早朝之后,便会各自进入各司的这些殿阁里办公。若是有各自紧急事务,便是送至首辅内阁府,首辅决议不下,或是要请示皇帝批复的,便由首辅批注说明和建议之后,再送往御书房。

  祭司殿,便设立在礼司之后,在最靠近皇宫城墙的一处角落里。

  因为皇宫本身极大极威严,再位于最深处,所以祭司殿平时便是最为沉寂清净的地方。

  今曰的祭司殿却是分外的热闹,数十名皇宫侍卫拱卫着数名工司和内务司官员,站在殿口石阶下方,正和数名礼司官员和祭司交待着事情。

  数名礼司官员和祭司原本显得十分配合,然而只是听了数句,脸色便都顿时变得不可置信和愤怒。

  “这种修缮,我们自己也能做…即便是你们工司和内务司负责修缮,要让我们搬出这里,但为什么要直接让我们祭司殿搬出中州城?”

  听着一名礼司官员的愤怒喝声,为首一名工司官员面容不改,温和道:“修缮工作是统一进行,并没有什么针对,届时要搬出中州城的,也不只祭司院一处。圣上想必也是觉得残破殿宇修缮需要很长时间,凑合一下不现实,索姓先行帮祭司院先取一个清幽所在。”

  “迁出祭司殿是好意,那今后祭司进入礼司,不准进入军中,所有军中祭司召回,连进入民间宣教,招收新祭司都需要经过御堵科和圣上核准,这是什么意思?”在这名工司官员的平和声音里,一名祭司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难道祭司院已经成了御堵科下某个附属衙门,难道云秦已经不需要祭司了么!”

  面容温和的工司官员在心中轻叹了一声,温和的笑笑,没有出声,只是在心中想道,圣上的这些旨意,原本就是要将祭司院从中州城彻底清除出去,只是因为祭司院在先前对于某人的支持,以及在江家和钟家的那些事里的态度,触怒了圣上,这种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现在还说明声说出来,这便没有什么意思了,陡增大家尴尬而已。

  这名工司官员是温和圆滑,然而他身后数名官员却并不都是和他这样的脾气。

  其中有一人忍不住便寒声道:“这是圣上的旨意,我等只是执行圣上的旨意,若是你有什么意见,自可以现在就去面圣。难道你还敢指责圣上的不是?”

  一时间,祭司殿前一片死寂。

  数名礼司官员和祭司都是愤怒得浑身发抖,然而那曰天罚的雷光和圣上的威严,却是让他们说不出的畏惧。

  “心在光明,天下便皆是光明,在哪里都是一样。”

  就在此时,一个苍老平淡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圣上要我们搬走,我们搬走便是,有什么好争执的呢?”

  这个声音一传出来,祭司殿门口数名礼司官员和祭司便顿时愧然而尊敬的的垂下了头,不再言语。

  ……身穿银色、绣着龙鳞纹威严官服的狄愁飞,远远的看着祭司殿门口发生的事情。

  “哪里是修葺,分明是拆掉祭司殿而已。”

  “祭司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有什么用。”他俊美而骄傲,显得分外自信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得意和嘲讽的笑容。

  看到随着那个苍老声音的发出,再也没有什么纷争出现,他转身上了后方候着的一辆马车。

  这辆马车行出了皇宫,穿过了中州城的大街小巷,到了中州城的一处近郊。

  这里有一条并不宽的河道,河道里的水有些浑浊和泛黄,发出一些腐烂的臭味。

  河畔有一片工坊,里面有许多工匠在奔忙,一些露天的场地上,堆放着还未处理的牛皮,即便是在深秋里,飞舞的苍蝇都如同在下雨。

  这是云秦的一间军需制甲工坊,制作的是云秦最普通制式的轻皮甲。

  工坊里正在赶工,每个人都很忙,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停在河边的这样一辆马车。

  狄愁飞掀开了车帘,微皱着鼻子,很有兴致的看着工坊里的许多身影,他的目光,开始一直停留在一名短发的年轻人身上,这个年轻人很是壮实,但身体偏偏却有些佝偻。

  他盯着这名年轻人看着,看了很长的时间。

  等到夕阳降落之时,他才从马车里走了出来,走入了这个工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