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九章 走向末路的大德祥

第二十九章 走向末路的大德祥

  一名高挑的,看上去林夕矮了没有多少的青衫少女和林夕牵着手,站在一条开满野花的山岗上,看着落日余晖下远处的一个寻常小镇。

  小镇里有炊烟袅袅。

  异常清秀和美丽的高挑少女自然是高亚楠,她看着远处那淡淡的炊烟,显得有些忧虑的轻声问道:“陈妃蓉给你的信笺里面已经说得很清楚,这样只进不出,大德祥到下月中旬恐怕就会支撑不住,你到底是什么想法?”

  林夕一只手舍不得放开高亚楠的手,另外一只手却是随意的挠了挠头。

  在东景陵之后,他已经很少有这种孩子气的动作,但此刻和高亚楠在一起,他却是很放松,却像个孩子。

  “其实不管是大德祥能够到今天这样的地步,还是我有可以让青鸾学院在云秦存在下去的信心,是因为我脑海里知道的各种战争,各种权利斗争,比这个世界所有人都要多,我的信心,大多来自于超出这个世间的见地。”挠了挠头之后,林夕轻声的说道。

  高亚楠微蹙着眉头,沉静的想着。

  林夕看着她好看的侧脸,轻声的解释道:“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能够决定这世间的是多少银两,多少财力或者是一支军队,胜不胜,终究靠的是人心。”

  “云秦人很质朴,这种质朴,甚至能够改变我…在东景陵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一个城共存亡,但是看到那些慨然赴死的云秦军人,看到那些明知会死还留在城里参战的普通百姓,我却也改变了想法。云秦人热爱这个帝国,这种热爱,会化成最果决的勇气,我相信绝大多数云秦人到了真正要选择的时候,他们会做出忠于自己内心的选择。所以我赌的就是云秦人的质朴,我赌的就是大德祥为他们不顾一切这么做之后,不会倒下。”

  “万一赌输了呢?”

  “真的不行,最多就是逃到哪个皇帝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去算了。”林夕看着远处城镇里淡淡的炊烟,骄傲的笑了笑,道:“就算输了,至少也让很多人吃上了许多顿饱饭。”

  ……

  云秦帝国里,有强大的修行者,然而绝大多数人,都是像林夕父亲一样的普通人。

  张棋就是和林夕父亲一样的普通人。

  他也是一名身材微胖、有些谢顶的中年男子,平时胆小谨慎、待人和气,在南临行省青果镇经营着一间南北干货铺子。

  他也有一个读过些书的妻子,有一个十二三岁,很调皮却很聪明的儿子。

  当南陵行省战事不利,大莽一些军队时有侵入袭扰的消息传来,他和所有镇上的人们一起关闭了铺子,离开了家园,逃往云秦北方的行省。

  一些留在铺子里的干货都没有什么损失,然而镇里的人在经历了一次逃亡之后,都变得异常拮据,他铺子的生意自然也惨淡到了极点,难以为继。

  最为不巧的是,他的妻儿都病倒了,哪怕只是普通的染了风寒,但日日饿着,小病也不见愈,反而越来越重。

  能找的亲朋都已经找过了,就唯有他的堂兄家里应该还拿得出钱粮来,然而他的堂兄平时便十分势利,有些看不起他,要去借钱粮,要承受多少冷眼冷语不说,能不能借到,还是未知之数。

  平时张棋若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哪怕再困难,都必定不会去求这个堂兄,然而为了自己的妻儿,张棋便已咬牙下了决心,哪怕就是在堂兄家门口跪下请求,也要借出救命的钱粮出来。

  只是现在,他已经用不着去求这名平时十分势利的堂兄了,他的手里有一袋沉重的白米……大德祥的白米。

  这一袋白米在没有战乱、风调雨顺的年份里,根本不算什么,然而现在,对于张棋这样一名普通的云秦人而言,这却是沉甸甸的救命东西,这却是他的脸面。

  这一袋大德祥赊欠给他的白米,可以让他不用去做不愿意做的,让他觉得没有脸面的事情。

  对于很多云秦人来说,脸面甚至比命还要重要。

  所以此刻的这名普通的云秦中年男子,这名普通的丈夫、父亲,他在心中想着,今后大德祥要是有要自己帮忙的地方,自己连命都给。

  “本店,从即日起,米面可赊欠!”

  在云秦许多个城镇里,这样的声音在不断的响起。

  大德祥的很多个发出这样声音的店铺掌柜,都很清楚这样的声音对于大德祥而言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都挺着胸膛,和那名老掌柜一样,用微颤的,骄傲和尊敬的声音,将这个声音喝得很大声,传得很远。

  很多云秦人也知道这样的声音对大德祥而言也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们只赊欠堪堪够自己家中生活的米面,在提着米面走出大德祥的铺子前,都对着大德祥的雇员和掌柜深深的鞠躬。

  也有些云秦人没有想到这对于大德祥意味着什么,但他们也知道一个铺子里的米面总归不可能无穷无尽,但镇上和他们一样的人家却有很多,所以他们也只是赊欠堪堪够自己家中生活的米面。

  农户们用最后的积蓄换取了粮种,在先前荒废的农田之中重新播种…一些没有生意的生意人,也和一些鱼户、猎户一样,去采摘野菜,学着打猎捕鱼,一些可以换些钱的货物,舍痛低价出手…日子就在云秦人的苦撑里一天天如流水般过去。

  南陵行省的云秦军队依旧在势如破竹的收复着一块块失地,好消息不断的传来。

  深秋逝去,云秦迎来了冬。

  ……

  那名曾用唱戏一样的声音,大唱宣布“本店从即日里,米面可赊欠”的老掌柜,早早的,在清晨开铺前,穿着一件皮袄,站在了铺子门口,他身后所有店铺里的大德祥伙计,包括账房、库房,都和平常新年里第一天开业时一样,全部都聚集在了他的身后。

  老掌柜的面前,也站了很多人。

  而且即便是第一天宣布可赊欠时,都没有这么多人。

  这么多人今日里并不是来赊欠米面的,而是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了某个消息,特意赶在今日清晨开铺前赶到了铺子外的街道上。

  冬天的晨光里,已到了开铺时。

  身穿新皮袄的老掌柜缓缓呼出了口白气,然后对着所有聚集在面前街道里的街坊邻居深深的鞠了个躬,慢慢致歉道:“昨日里接到消息,大掌柜一时半会筹不出银钱,暂时送不过米面过来,大德祥的铺子会分批歇业,今天是本铺最后一天开业,劳烦大家转告各位乡邻,明日里起就不要白跑一趟了…真是对不住了。”

  老掌柜身后所有大德祥这家铺子的雇员们也全部深深的鞠躬致歉。

  铺子前街道里聚集的所有民众全部陷入了沉默,一片安静。

  “掌柜,你们什么时候重新开业呢?”突然间,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然后很多同样急切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什么时候能重新开业呢?”

  在这样的声音里,老掌柜再次深鞠一躬,艰难的摇头,道:“对不住各位了…这我真不知道。”

  街道再次陷入沉默。

  随着一天天的过去,很多原先没有意识到一直提供赊欠对于大德祥而言意味着什么的人们,也开始意识到某件事情…而现在,这名老掌柜的神情,也让这些人们真切的知道,或许从今日开始,大德祥的这家铺子,将不会再开了。或许云秦很多处地方,大德祥的铺子,都将永远不会再开了。

  或许那个传奇一样的云秦商号,今后的铺子,都将不会再开了,只剩下“大德祥”这样的名字。

  所有这些人都很难过。

  他们难过的不是赊欠不到米面,而是因为大德祥为了他们,最终落到了这样的结果。

  ……

  钱塘行省的省城里,一辆有大德祥标记的马车,正从一条僻静的胡同里驶出。

  陈妃蓉就坐在这辆马车里。

  这条胡同深处,有一片数进的宅院,看上去并不特别起眼,和一般的富户人家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这里有着名震云秦的“天元奎”。

  天元奎是整个钱塘行省财力最大的钱庄,此刻,也恐怕是整个云秦最有财力的钱庄。

  即便南边一直很不太平,先前的难民潮甚至波及到了钱塘行省,但天元奎主事人依旧居住在这一片老宅里。

  在陈妃蓉的马车行出这条僻静的胡同时,天元奎的东家沈雨楼和他的几个弟弟,天元奎的几个重要掌柜,请出了创立天元奎的老太爷沈重山。

  “难哪…”

  坐在锦塌里的天元奎老太爷在许多人的目光里,幽幽的叹了口气。

  “陈妃蓉难…天元奎也难哪…像大德祥这样一个日进斗金的商号,被拖到了关铺的地步,这要亏空了多少银子?你们也觉得难…是因为大德祥不是因为生意,而是因为让我们南方这几个行省的人都能有口饭吃,有口粥汤喝,才落到了如此田地。否则只按生意场上来,你们还有什么难的,哪里能够答应陈妃蓉,还用得着来问我么?”

  老太爷幽幽的声音响在沉寂的厅堂里,在这样的冬日里就像倏倏的雪落。

  “而且大德祥不是使虚的,只是算算这时日,就知道大德祥支使了多少银两出去,这是一棵大树的根,都让这么多张嘴给啃断了。我知道你们请我出来,是都想帮大德祥。”

  “人心都是肉长的,不说远的,南边这些商号里头,哪一个不佩服大德祥的东家,哪一个不佩服这大德祥的陈大掌柜?就是那几个眼光比我还长在头顶上的老不死,都对大德祥没二话。”老太爷看着聚集在自己面前沉默着的子孙们,“我比你们活得长多了,差的年份,我比你们见得多,我也想帮大德祥…可是我这一把老骨头,还是要提醒你们一句,我们把天元奎的所有余钱都接济给大德祥,大德祥能够撑到明年秋天么?如果能够,那我天元奎肯定也和大德祥一起拼了,好歹我这一把老骨头入土前还能做件光宗耀祖的事情。但是你们也都应该明白,这事不能!我们把天元奎填进去,也填不掉这空子,只能陪着大德祥一起死。”

  “我们有很多产业…很多在做的事情对南边的这些父老乡亲还有用。大德祥倒了,我们好歹还能够顶上做些事情,我们陪着一起死了,这却没有任何的意义。”老太爷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咳嗽了起来,“出些银两吧,除非……”

  老太爷的声音在咳嗽中断了。

  然而天元奎的所有重要人物都明白他的意思,出些银两只是表达对大德祥的敬意,除非大德祥能够填补些亏空,出现一些起死回生的迹象,天元奎才有可能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也押上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