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章 不明白和明白

第三十章 不明白和明白

  中州城,大盛高盛家的宅院里,别有一番隆重气息。

  正中厅堂里,大盛高的十余个掌柜,带着家眷已经齐聚。

  东首靠墙处放了香案,置了一个大铁锅,白汤滚滚,煮着一头肥羊,汤水里没有放酒姜等去腥臊之物,只是撒了盐沫和野葱,浓厚的羊腥味和香气热烈的交缠着。

  这是大盛高一年一度的羊头宴。

  大盛高这样的习俗,是因为源自大盛高创始时,有一年困窘,一群兄弟许久连肉都吃不起,又正值下雪,盛家祖上便想出了个办法,用尽手上的余钱,买了头羊,冒充野羊,设计在宴请兄弟时故意跑入…托辞为是老天都在帮他们,看着他们吃不到肉,都在下雪时送了一头羊上门。当时那些士气低落的兄弟伙顿时士气大震,大盛高就如此撑了下来。

  所以大盛高后来这隆重的大宴,都是在山阴行省第一场雪落的消息传来之后,便马上进行。

  然而今年里,大盛高的这羊头宴却是未按惯例,举行的比往年早得许多,未等山阴行省第一场雪落,便已进行。

  大盛高的大东家盛满盈并没有解释什么,然而每一名赶来的大盛高掌柜偏偏却都知道为什么。

  和往年一样,盛满盈带着全家见过又已替大盛高辛苦奔忙一年的这十几名掌柜家小,热闹一番之后,便一刀切下羊头,切出一块滚烫羊肉大嚼,开始大宴。

  一时间欢呼哄闹声震堂,十余名掌柜纷纷切肉,一叠叠热切腾腾的大盆菜也如流水一般摆上席面。

  一切都似乎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数杯酒过后,席间却是自然的慢慢沉寂下来。

  所有的掌柜,包括那些刚刚才开始学写字的小孩子,目光都落在了盛满盈的身上。

  盛满盈端了端酒杯,然后又将自己的酒杯斟得更满了些,站起来一饮而尽,然后对着所有在场的掌柜和家人深深的行了一礼:“对不住各位…拖累各位了。”

  所有的掌柜都是鼻中微涩,知道了盛满盈的决定。

  “来年里,恐怕要请各位另谋高就了。实在对不住各位…席后给诸位备了些银两,情重礼轻,希望诸位不要嫌弃。”

  盛满盈的声音微颤,但是脸上却带着真挚的微笑。

  许久无声。

  一声叹息响起。

  显得比去年已老了许多的大盛高大掌柜慕宗离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大东家,这一杯我敬你。”

  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我已经老了。”他呼出了一口酒气,缓声道:“为大盛高和大德祥这样的商号做事之后,也不想再到别的商号里做事,就歇着吧。多谢大东家的盛情,只是这些年承蒙大东家厚待,生活想必已无问题…如果大东家还当我是朋友,这种急需用钱的时候,就不要再和我提这种算是遣散安老的银两了。”

  “大东家,我们也敬你…”席间,数分悲壮,数分不舍。

  ……

  在云秦南方肥沃的田野间,有一个村庄。

  村庄前有一条小溪,小溪旁有大片大片刚刚烧了杂草,翻过的农田。

  最靠近农田的两间矮房里,一个卧病在床,已到弥留之际的老妇人用力挪开了自己的头,让出了自己绣着花的布枕头。

  伏在她床前的儿子和儿媳知道她快去了,忍不住大声的哭了起来。

  她儿子身穿着一件干净的月白布棉袍,看上去应该是一名乡间的私塾老师。

  他知道母亲一生节俭,她枕着的这个草芯布面枕头里,就有着她一生的积蓄…这积蓄并不多,只是不会再要增加他的负担,足以承担她去世后丧葬的费用。

  脸色蜡黄的老妇人脸上莫名的起了红光。

  卧床已经许久的老人已经真正到了最后回光返照的弥留之际,她原本已经有些涣散和迷离的双瞳,却变得有神起来。

  “去给刘掌柜…”

  她挪动了自己的头颅,将枕头让了出来,却是又用最后的力气,用自己的脸,靠了靠她的这个枕头,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伏在她面前的儿子和儿媳呆住了。

  这便是云秦所说的真正的棺材本,母亲她……

  儿子呆着,愣着,这名即将死去的老妇人却是恼怒了起来,她已经许久抬不起的手抬了起来,似乎要打她这生最疼爱的儿子,她的声音气若游丝,却是分外的震动人心,“我这一辈子…辛辛苦苦,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让你读书…难道你的书念到狗肚子里去了么…大德祥是为了我们关铺的…我们赊欠的钱怎么能不还…棺材薄一点,我躺着也安心…”

  老妇人的手僵在了空中,落了下来,再也不会抬起。

  跪伏在她床前的儿子再也听不到她的训斥,再也听不到她告诉的做人的道理。他只能流泪着点头,让离开这世间的老母亲走得安心。

  ……

  在距离南方行省很遥远的云秦北方,也有一个普通的村庄。

  这个村庄里到处都种着苹果树,收成的苹果,会卖到云秦很多个大城里。

  在这个村庄里,有唯一的一个铁匠叫丁铁柱。

  名字叫铁柱,长大了真是整天和铁块、铁疙瘩打交道,成了铁匠。

  在村子里别的人看来,他是一个极其粗壮,看上去凶神恶煞,声音也分外大声,但实际却是一个脾气不错,对妻子和家里的老人也很温柔,只是有时候性子比较倔的人。

  这种倔就体现在,他就喜欢吃带着肥膘的五花肉,若是买不到五花肉了,宁可不吃,若是硬让他尝尝腿精肉,他或许便会生气。

  这种倔就体现在,他认定了的东西,便很难改变。

  这一天,他伐了很多松木,准备自己烧些冬天里要用的炭出来。

  所以虽然已经很冷,但浑身臭汗的他还是准备洗个澡。

  然而看到了妻子递给自己的一块皂膏,他黑粗的眉头却是深深的皱了起来,不喜的粗声道:“怎么不是大德祥的?”

  妻子正急着添柴烧热水,生怕自己的丈夫着凉,随口应了句,“这是唐青山的,也差不多。”

  丁铁柱便沉下了脸,没有说话。

  正在添着柴火,有些被烟火熏了眼睛的妻子便也没有注意。

  “啪!”

  丁铁柱便用力的将皂膏拍在灶台上,拍出了很大的声音,怒道:“不洗了!”

  妻子这才看到他铁青的脸色,扯住了往外走的他,看着他湿透的棉衣,又是心疼,又是委屈,眼泪在眼眶里开始打转,“没事你又冲我发脾气,你有什么怒气,也先洗过了再说。”

  妻子的性情温婉,男人便最容易软化,然而丁铁柱却是还直着脖子,连声怒道:“还说差不多!唐青山的和大德祥的能一样么!婆娘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这是东西一样不一样的关系么!大德祥做了什么!唐青山这样的商号做了什么?大德祥让南边那几个省的大大小小有热粥喝,所以我才一定要买大德祥的皂膏!我才认这个理!这不是东西差不差不多的问题,你懂不懂这个理?”

  “我懂。”女人心疼,不争辩,只是将他往灶台推,“我记得下次一定帮你买大德祥的…只是今天也是因为楚嫂那里正好没有。而且楚嫂也说了,城里大德祥的铺子关了,以后想要买大德祥的皂膏就难了…”

  丁铁柱呆了呆:“大德祥的铺子关了?怎么会关的?今后买困难了…大德祥的铺子关了就不开了?”

  女人擦了擦眼泪,先用一块干毛巾擦着他湿冷的身体,轻声道:“说是因为赊账太多,亏空太多,实在没办法周转,所以就关铺了…不是城里一家关,说是外面的都关了。”

  “亏空了这么多…填不上?”丁铁柱呆呆的问:“不是只有米面生意赊欠么…大德祥的生意做得这么大,大家又都用他家的皂膏,这皂膏也能不停的给赚不少银两吧,要撑不住,也应该最多要关只关米面铺子,怎么会连皂膏杂货铺子都关了?”

  这个村子里力气最大的粗豪铁匠想不出缘由。

  他的女人也和他一样从没有读过书,也回答不出他的问题。

  他有些失魂落魄的冲完了澡,连身上的老泥垢都没有搓一搓,只是混乱的去了去寒意,便穿上衣物去了村长最有见识的老村长家里。

  “做生意不是像打铁这样,一锤子就是一锤子这么简单的。”

  佝偻着背的老头叹着气对着丁铁柱慢慢解释,“付不起工钱还不要紧,有些原料你必须要花银两买吧…即便也能先赊着,到时候又未必还得上,人家就不会一直赊给你。而且做生意,别人觉得你肯定不成了,就生怕你先前欠着的债还不出,反而会催着结账,就会更加雪上加霜。而且大德祥这么大的生意,很多地方都是一环套着一环,其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又没有足够的银子去填补,整个链子就全断了。那么多张嘴吃饭呢,大德祥能撑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先前就已经是这些皂膏铺子也在一起帮着撑着了,现在只是这些帮手一样的皂膏铺子也撑不住了。”

  老村长说得很详细,甚至解释了即便一个地方的皂膏做出来了,要是运送的环节已经出了问题,那也只会继续亏着…生意就做不下去。丁铁柱听了许多,听得很仔细,虽然他依旧是似懂非懂,但是他至少可以肯定,自己女人说的是真的,大德祥真的是要倒闭了,关了。那个曾在大街小巷很多人口里津津乐道的大德祥掌柜也似乎山穷水尽,已经无力回天了。

  为什么大德祥这么大的,这么好的商号都会关呢?

  为什么大德祥都可以不停的赊米面给那几个行省的灾民,为什么别的商号不能也不停的赊给大德祥呢?

  丁铁柱这个铁匠不懂生意,所以他想不通很多问题,他只是觉得浑身都不舒服,连平时最喜欢吃的五花肉都没有滋味。

  在晚饭的时候,他端着一碗米饭,看着面前一碗闪着油花的五花肉,他突然想到那些南方行省的人在吃什么,那些大德祥的雇员今后在吃什么…忽然,他抬起头,对女人说:“我们出趟远门吧?”

  他的女人抬起头来,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我知道大德祥在碧水行省和天落行省里开荒。”丁铁柱看着他的女人,说道:“就算大德祥不成了,田地总归还在,只要有人种,总会有收成…我们家没有什么钱,可我有的是力气,我去那里帮他们一起种地。”

  女人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她知道去了那么远的外地,怎么可能比得上现在的生活。

  但是她知道自己的男人很倔,她又有些为自己的男人骄傲所以她抽泣着,开始帮自己的男人和自己整理行李。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