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一章 喜

第三十一章 喜

  在大德祥的铺子开始分批关闭之后,云秦一家百年商号李庄记也被迫转卖,盘给其它商号。

  李庄记这个起源于栖霞行省,以香云纱出名的商号,主营的是布匹生意,先前和大德祥根本没有生意上的往来,之所以会受到大德祥这场风波的牵连,只是因为一个消息的不慎传出:李庄记乘着大德大德祥的这次难关,想要收购大德祥的皂膏和金丝蜜柚茶等生意,给的价格比正常的收购价格要低不少。

  这种乘人之危,压价收购的例子在生意场上层出不穷,在平时也显不出有多恶劣,和普通的云秦百姓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

  然而这样的消息在云秦的这个初冬传开,却是引起了云秦百姓的极大愤慨。

  几乎所有的云秦百姓都自发的抵|制李庄记的商品,李庄记的铺子的门口,也经常会在开铺前堆满各种瓜皮烂叶,一些平日里没什么事情做的老妇人,也会搬着个小板凳,坐在李庄记的铺子外面闲聊,有意无意的堵住李庄记铺子的路口。

  许多原本和李庄记有生意往来的商号也很默契的和李庄记停止了生意,所以李庄记的东家很快就觉得大势已去,开始将一个个铺子盘给其它商号。

  云秦帝国并不都是质朴和可爱的人。

  李庄记自食恶果的大东家便至少不是这种人,只是大多数云秦人,却都是这种人。

  他们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质朴和可爱,那是因为他们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人,生活在这样的人中间,他们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

  他们唯一清醒的意识到的,是他们热爱这个让他们骄傲的帝国,他们记得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知道这个强大的帝国是怎样建立的

  湘水行省白沙陵。

  张宫山站在一间大德祥关闭的米铺前。

  他是白沙陵里最大的香油铺子的老板,但是他平时异常的节省、吝啬,连胭脂水粉都不舍得给老婆买一盒,平常吃得最多的就是咸鱼和青菜。

  因为白沙陵某段时间的青鱼大量出塘时会非常便宜,用来腌成咸鱼存起来,自然也要比别的肉菜要便宜得多…而且咸鱼那么咸,一顿饭也吃不了多少。

  张宫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他在白沙陵里面的外号就叫冷水鸡。意思就是冷水烫鸡,一毛难拔。

  平日里他对大德祥的铺子也没有太多好感,最多的情绪恐怕是嫉妒,嫉妒大德祥铺子的生意实在太好,如果他的铺子生意有这么好,那他就不用吃那么多咸鱼,可以多吃几顿肘子了。

  在大德祥铺子关掉之后的前几天里,他也没有特别的感觉。

  只是随着大德祥铺子关掉的时间越来越长,每次经过走过这里,他看着那一块块封住门的黑褐色门板,和在冬天的风里飘摇的大德祥的招牌,他的心里就莫名的越来越不舒服。

  大德祥的铺子门口一直都很干净。

  即便很多天没开铺,铺子里的伙计和那个吴掌柜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但铺子门口到铺子上的排门板都甚至比他每日冲洗的铺子门口还要干净。

  这一日,他看着已经关了很久,似乎不会再开的这间大德祥的铺子很久,看着那块在风里摇摆的大德祥招牌,他越来越不舒服,不舒服到身体里这么多年吃下去的咸鱼的不舒服味道似乎全部在这一刻泛上来了。

  他觉得自己在这个铺子面前,好像变成了一条咸鱼。

  他咬了咬牙,离开了这个关着的铺子,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从床底下的一个大箱子底里取出了一个包裹,然后他用颤抖着的双手打开了包裹,清点了一下里面的银票,揣入了怀里,走了出去。

  这一天夜里,他的家中飘出了红烧肘子的香气。

  红烧肘子是对面的郑屠户送来的。

  因为整个白沙陵的人都知道了,平日里最为抠门的一毛难拔的张宫山,捐出了足足相当于他经营的香油铺子的银两,捐给了大德祥。

  随着大德祥的那些铺子关闭的时间越来越长,随着大德祥大掌柜陈妃蓉在云秦各地奔走的时间越来越长,大德祥的消亡原本似乎已经不可避免,因为哪怕大德祥给出了可以分出一些股份的条件,也没有足够财力的商号对大德祥进行真正可以救命的注资。原因都是一样,生意人不怕砸钱,怕的只是再怎么砸钱,都没有回报,都砸入了一个无底洞。

  然而因为有着足够多的质朴和可爱的云秦人,大德祥的命运,又出现了一丝转机。

  一个震撼的消息传开。

  山阴行省第一富商,大盛高的大东家盛满盈开始变卖产业,将所有的银两都投入到大德祥中。

  从大德祥开始经营米面生意时开始,大盛高就一直是大德祥最有力的伙伴,虽然随着大德祥的飞快扩张和庞大,大盛高至少有数分之一的命脉也紧紧和大德祥联系在一起,但在大德祥已经出现崩塌迹象的时候,大盛高果断抽身的话,也最多大伤元气,不会彻底的赔上身家性命。

  然而大盛高却是彻底的放弃了抽身的机会,将所有的产业都押了上去。

  云秦南方的一些商号开始联手为大德祥募集一些银两。

  最早从南方数个行省开始,很快到整个云秦帝国,地方上的一些官宦、富商,开始为大德祥募捐。

  ……

  ……

  一辆大德祥的马车,正风尘仆仆的赶向中州城。

  马车里陈妃蓉合上了手中最新拿到的账簿,有些疲惫的微微一笑,轻声自语道:“林夕…你的确又超出了我的预料。”

  云秦民间的力量是惊人的。

  在大盛高的一次全力注资之后,一批批各地募捐的银两也开始涌入大德祥,她无法想象这些银两里面到底有多少是像那名枕头里藏着银两的老妇人,多少像张宫山这样平时自己根本舍不得花钱的铁公鸡捐出来的。但这一批批银两的数目,全部远远的超出了她的想象。

  这些银两,已经让大德祥一些关闭的工坊开始运转,已经足以让大德祥绝大多数关闭的工坊重新开业。

  只是她和林夕要考虑的问题不只是让大德祥的铺子能够重新开起来,而是要让大德祥和那些生活极其困窘的南方行省的人们一起,撑到明年的夏天。

  所以目前的力量,对于大德祥而言还不足够。

  她和大德祥还需要更多的支持。

  所以她的身上,带着一份计划书。

  一份来自林夕,然后由她亲笔抄录的计划书。

  随着这份计划书传递给她的,还有一个让她替林夕高兴的好消息。

  ……

  东林行省燕来镇,一名肤色白皙的女子正提着一个菜篮子走在街道上。

  这名女子长得很美,虽然穿得朴素,提着篮子,但依旧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思敏,这是我家刚刚做出来的麻饼,你带几块回去给林掌柜尝尝。别的我不知道,他这个还是很爱吃的,前些年有时还会到我这念叨。要是林掌柜责怪起来,就说是我硬塞给你的。”在一家大饼店门口,一个围着花围裙的中年老板娘拉住了这名女子,硬是用布包着,在她的篮子里塞了几块麻饼。

  女子推辞不过,只能无奈的致谢。

  在将视线从篮子里的麻饼和围着花围裙的老板娘身上离开的瞬间,这名正从这家饼店的廊檐下走出的女子突然呆住了,挽着的菜蓝从她的臂弯里滑落在了地上。

  那几块用布包着的麻饼也从篮子里掉了出来,散在地上。

  刚刚转过身的中年老板娘愕然的望去。

  她只看到在这名已然捂住了自己嘴的美丽女子的对面,站着一个身穿青衣,微笑着的年轻人。

  年轻人很挺拔,显得很英俊,而且绝对不是附近这几个镇子的人。

  忽然间街巷里有人惊呼出了声音,“姜…这是小姜大人?”

  这名愕然的中年老板娘的眼睛陡然睁大了,听着那人惊呼的声音,看着视线里王思敏的样子,她想到了这个微笑着,眼睛里全部是闪光的年轻人是谁。

  “小林大人也回来了么?”

  街巷里有人又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然后这名原先来自鹿林镇,在这里做生意的中年老板娘看到了那名安静的迎向王思敏的年轻人谦和的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微微的点头。

  “林二也回来了!”

  这名中年老板娘感到震撼,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啪!”的一声,接下来的一瞬间,她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呸呸呸…打你个胡说无礼不懂事的。林夕都这样了,你还敢喊林二。”她摸着自己的脸,想着林夕终究是自己鹿林镇出来的,越来越感到自豪。

  “小林大人回来了!”

  “什么?”

  “小林大人回来了?”

  一声声的大叫声搅乱了平静的街巷,整个街巷开始陷入彻底的沸腾。

  东港、燕来、清河这数镇的人们,都开始知道,他们最敬爱的小林大人,从前线回来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