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五章 权势

第三十五章 权势

  狄愁飞从听风细雨楼走出,上了一辆等候在外面的马车。..

  听风细雨楼是中州城一等一的销金窟,说得好听些便是红倌人聚集之地,说得不好听些,便是最上等的青楼窑子。

  云秦重武,对于这风月之事倒也是没什么限制,男人找女人,这在云秦人而言看来十分寻常。所不同的是,你口袋里银钱有限,便只能去姑娘姿色较为寻常的地方,你本事大,混出了人样,便能去城里最好的去处,连一杯酒都至少要一两银子的地方。

  宝剑、玉人、美酒,这在云秦人心目中似乎都是和英雄连在一块的,所以即便是云秦朝堂之中的一些名臣,从这些名楼里赎出一个相好的姑娘,纳为偏房,这也是常有的事情。

  像狄愁飞这样的年轻修行者,气血旺盛,之前又常年在龙蛇边军之中,一年也见不到多少次女人,所以在这方面自然也有需要。

  今日里,他便是刚刚开了听风细雨楼里最红的清倌人紫嫣的苞,其实他早就知道紫嫣和吏司一名叫卓青盈的年轻官员互有情愫,若不是他的出现,那么紫嫣这名丽人的结局应该就是被卓青盈这样年轻有为的官员赎身,成就些佳话。

  然而他即便暗中知道紫嫣心有所属,却依旧装作不知,而今日里,面对他的索求,紫嫣也非但没有拒绝,非但是将自己清白的身子交给了他,而且还是百般奉承,用尽了自己的手段来伺候他,取悦他。

  想到紫嫣被他破瓜时眼角滴出的一些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那名年轻吏司官员的泪水,以及即便初次之后十分肿痛都尽力侍奉了他三次,又想到最后他离开时,她脸上看不出多少虚假的笑容,马车里的狄愁飞脸上就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权力,真是个好东西。”他轻笑着,自傲的轻声自语了这一句。

  因为他很清楚紫嫣今日里如此,只是因为他的权势,因为自从文玄枢之乱之后,在这中州城里,已经没有几个人比他更有权势。

  她很清楚,只要此刻的狄愁飞一句话,便可以轻易断了她的情郎,那名吏司年轻官员的前程。

  狄愁飞也完全不担心从今日开始,紫嫣和那名吏司年轻官员还有什么藕断丝连之事,并非是因为他不在意这名听风细雨楼里的红倌人,事实上她白羊般的姣美身体对他也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在中州城里也恐怕找不出几名和紫嫣一样出色的女子。他之所以不担心,是因为他知道紫嫣是很聪明的女子,不需要他说什么,从她尽力侍奉他时的眼眸里,他就知道她也认清了她的命运,明白他对于她是比那名年轻吏司官员更好的选择。

  这不是他的力量。

  这是权势的力量。

  狄愁飞知道这两日便是林夕大喜的日子,想到自己的死敌娶的是首辅之女,又想到不管方才迎承自己的女子是多么的美艳,终究只是出身于青楼的女子,他的面上却也没有丝毫的怨怒,反而只是浮出了一丝更为意味深长的笑意。

  马车缓缓行驶在中州城的街巷之中,行向朱雀大道,最终在朱雀大道旁的一座大宅院前停了下来。

  这座大宅院原本是属于内务司大臣朱正隶,在江家、钟家之乱之后,朱正隶便也受牵连,被捕入狱,家产也被罚没,现在这一座大宅院,便被赐给了狄愁飞。

  狄愁飞的双亲和一些弟妹等家人,以及龙蛇山脉一些忠心的下属,也已经被接送到了中州城里,大多也被安置在这座大宅里,再加上先前朱正隶家中的一些妻小、侍女也因罪被罚为奴为婢,一并赐给了狄愁飞,所以先前的朱府,此刻的这座狄府并不寂寥冷静,一副望族气息。

  狄愁飞精致的官靴在刚刚洒水清扫过的微湿廊道上碾压过去,他穿过了数重庭院,到了大宅最后方的马房。

  马房里有着两头老马,一黑一黄。

  看到狄愁飞走进来,这两头老马纷纷发出嘶鸣,都露出欣喜亲近之态。

  狄愁飞微微一笑,挽起了袖子,亲自帮这两头老马刷洗,然后添了些饲料。

  这两匹老马是他在龙蛇边关时所用的军马,伴随着他在龙蛇边关渡过了很多年,对于他而言,人或许会背叛他,但这马却不会,所以他一直将这两匹老马当成自己的老朋友,在离开龙蛇山脉的时候,他也想方设法将这两匹老马从龙蛇边关带了出来。

  照料好了自己的这两匹老马之后,狄愁飞才又行出了这座宅院,上了马车。

  马车又开始在中州城的街巷中穿行,一直行进到可以清晰的看见还在修补中的皇城的天麒巷,这才在另一座大宅前停了下来。

  这座大宅是冷家的大宅。

  在文玄枢谋逆的最后战斗里,中州城的人才赫然发现,原来从头到尾,最有理由加入文玄枢一方的冷镇南,一直都是皇帝的人,也就在那场战斗力,中州城的很多人才醒觉,原来冷镇南也是一名强大的圣师。

  在文玄枢的党羽被彻底从中州城铲除之后,冷镇南的地位在明面上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依旧掌管着内务司,然而无论从威望上,还是在实际权力上,都有了很大程度的提升。

  冷镇南似乎早已知道狄愁飞会在这个时候到来,所以门房并没有通报,直接就让狄愁飞的这一辆马车行进到了冷镇南的书房前,这才请出了狄愁飞,迎进了书房。

  相互见礼之后,在朝堂中一直以沉默寡言著称的冷镇南沉吟了片刻,抬首看着狄愁飞,看不出什么情绪的平声问道:“这只是你的意思,还是还有来自圣上的意思?”

  狄愁飞看着这名在皇城之战里受了伤,面容还显得有些过分苍白的大人物,恭谨应声道:“既有我的意思,也有圣上的意思,圣上先前已经对我透露过,只要冷大人同意,他便可下旨赐婚,后世子孙也可承蒙圣恩。”

  冷镇南点了点头,一时却是又沉默不语。

  狄愁飞并不着急,只是平静的微笑,接着出声道:“冷大人是圣上看重的重臣,功劳比我等后辈高出太多,圣上的意思也十分明显,不特意召见你当面说此事,其实也是不想冷大人为难。只要冷大人不愿意,圣上又没有亲口对冷大人开口说过,便也不算违了圣意,不算折了圣上的颜面。圣上对冷大人的厚爱,实则令我等后辈钦羡,但想必冷大人也明白圣上心中的宏图大谋…圣上和青鸾学院之间,已然不可能和平相处。所以不管早晚,冷大人总是会有面临选择的时候。”

  “我是军中重臣,掌管中州军,又监督各地将领,在地方上,我的威信和力量远不如顾云静,但在这中州城,我的权势却比顾云静还重。”微微一顿之后,看着依旧思考不语的冷镇南,狄愁飞继续缓声道:“朝堂各司官员,现在又以冷大人为首,圣上准许我和冷家联姻,便是想以此表明对我们的放心。恕晚辈直言,圣上这么做已然不易,他让我们安心,我们不能让他安心,便有关我们的性命前程。圣上想要一个更强盛的盛世,他要的便是一个稳固的,可以让他安心的朝堂,可以完全贯彻他的旨意。而且我斗胆问大人一句,抛开一切感情因素,就事论事,您认为圣上会败在林夕那样一名连大国师境都没有达到的修行者手里么?”

  “请大人想想您的前程,想想您的家人,想想您的女儿若是和青鸾学院的那名土包学生在一起,今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狄愁飞认真的说完了这一句,然后恭敬的对着冷镇南行礼。

  冷镇南依旧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想着这个强大的云秦帝国,想着强大的真龙山,他认为狄愁飞的话是对的。

  他觉得这才是对自己和对自己的女儿最负责的决定。

  所以他点了点头,没有什么不快的看着狄愁飞,说道:“现在的中州城里,没有比你更出色的年轻人,既然圣上也有这样的心意,那便请圣上安排,择良辰吉日,行大喜之事。”

  狄愁飞笑得灿烂,跪伏下来,对着冷镇南行了一个跪拜大礼,如瀑的黑发流淌在背后。

  “岳父大人必定会名留青史,小婿也会沾染光泽,那些试图和这个帝国对抗的人,势必如烟囱里的炊烟,转瞬即逝。”

  冷镇南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扶起狄愁飞,说道:“今后还要贤婿照应,这中州城里,终究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狄愁飞微笑着。

  他似乎可以看到自己的权势又朝着上方跨出了一大步,站在了只比中州城里最高的真龙山略矮一些的地方,俯瞰着城里的众生。

  同时他又在心中自嘲着,很多时候,权贵和青楼里的妓女,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所以青楼里的红牌和首辅的女儿,又有什么大的分别?

  “林夕,我拥有着中州城里最强的权势,你又凭什么,能和我为敌?”这名出色的,骄傲的,即将成就圣师的黑发如瀑的年轻人,在心中讥讽的问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