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晚上一章正在写

晚上一章正在写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无罪)正文,敬请欣赏!

  这列最后出现在中州城里的红sè队伍,是从中州军的某处大营里行出。

  因为远远的看到了摘星楼上,那一朵飘落下来的中州城里此刻最鲜艳和美丽的花朵,这一列队伍也赶得十分急切。

  只要和皇宫里行出的那一支红sè队伍汇合,周围五里,便也凡夫俗子不能进入。

  然而此刻,却有人不让这支红sè队伍和停留在摘星楼前的那列队伍汇合。

  天空无雪。

  深巷中却有飞雪卷出。

  林夕在飘舞的细雪中走出,将背上的大铁箱重重的锤在地上,拦住了这列从中州军军营里行出的喜庆队伍。

  队伍停住。

  狄愁飞就在这一列鲜红的队伍的最前列。

  他身上穿着的金属铠甲,赫然也是鲜红sè的,他身下的马匹,也是一匹很高大的红马。

  他身后的那些部将们,也都是穿着鲜艳的红sè皮甲。

  有风卷起的雪粒,吹到了狄愁飞的面前。

  狄愁飞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如果说林夕是要激起他的愤怒的话,那毫无疑问,林夕已经做到了。

  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拦在路中的林夕此刻只是在看着他的马,这只是在**裸的提醒,他那两匹视为伙伴的老马是被他杀死的事实。

  而冷秋语此时的所为,也让他明白:冷秋语只是想让他看到她,都根本得不到她。

  她是想让他亲眼看到这一幕。

  她只是想用这种方式,给他最深的羞辱。

  在这晴天白雪之下,云秦城里肯定有很多人看到了这一朵飘落下来的最鲜艳花朵,从这一rì起,云秦城里注定流传,冷秋语即便是宁愿跳楼殉情,玉石俱焚,也不肯成为他的妻子。

  若是婚事尚未进行,冷秋语殉情死去,这还不算什么,然而这种整个城都会知道有这样一场婚事的情形下,冷秋语以这种决烈的方式报复,便是对他最大的羞辱。

  狄愁飞已经愤怒到脸上也都是遏制不住的冰寒杀意。

  然而他依旧在告诉自己要克制,告诉自己只要不冲动,林夕便注定是个失败者。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抬起了头,没有出声。

  一匹快马沿着大道赶来。

  马上的骑者穿着御都科的官服,面孔因为冬rì的严寒而有些微紫,并非是刘学青,而是昔rì林夕的旧识,汪不平。

  因为林夕那rì在城门关说的话已经很透彻,所以这些天来,汪不平一直没有在林夕的面前出现。

  只是今rì,听到林夕身穿大红祭司袍行向这里的消息时,汪不平却是知道自己必须来这里。

  林夕转身,看着唯有独自一人前来的汪不平,他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欣慰的神sè。

  他也依旧没有出声。

  就在汪不平这一骑的后方,远处的大道上,又在此刻出现了一条鲜红sè的流影。

  这是一名身穿红甲的军人。

  这名军人的骑技显然远在汪不平之上,虽从汪不平后方远处疾驰而来,却是很快超过了汪不平。

  在距离林夕还有百步之遥的地方,这名军人看着站立不动的林夕,再也不敢上前,翻身下马,单膝跪地,禀报道:“邱大人救下了公主。公主魂力喷涌过剧,暂且昏迷,但确定不妨碍婚事。”

  在这名军人下马,刚刚出声的瞬间,汪不平身后的道路上,又已出现了一条淡淡的灰sè身影。

  这条淡淡的灰sè身影看似闲庭信步,但和汪不平之间的距离,也在不断的拉近。

  听到从摘星楼赶来的这名同僚的声音,再看到远处赶来的影子圣师,狄愁飞身旁和身后许多身穿红甲的部下,眼中都同时出现了喜悦的神sè。

  “你不继续像乌龟一样在军营里躲着了?”

  然而林夕却在此刻出声。

  他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这名军人的禀报,只是宁静的看着狄愁飞,嘲讽道:“或者你是把迎娶冷秋语看成是对我的反击?”

  “只可惜你是自取其辱。”林夕的语气越来越为冰冷,“像你这样的癞蛤蟆,终究是癞蛤蟆,怎么配得上天鹅?”

  在林夕冰冷讥诮的声音里,狄愁飞剑眉挑起,黑sè的长发缓缓的飘舞在风中。

  “凭臆断便认定谁是凶手,那是很愚蠢的事情。”他冷漠的看了一眼林夕:“你有证据?”

  林夕看着他,道:“你去找过唐可的麻烦…这对于我而言已经足够。”

  狄愁飞眼中厉sè一闪,却是又自负的笑了起来:“只是这根本不能算是证据,且你根本不能改变什么。包括你最好的兄弟的女人,还是会嫁给我做我的妻子。”

  “林大人!”

  就在此时,汪不平已经到了林夕的身后,他翻身下马,一个踉跄,发出了急切的声音。

  林夕微微一笑,朝着他颔首回了一礼。

  那道灰sè的身影已经在距离林夕后方百步,那名报讯的红甲军人身旁站定。

  “如果你死了,就什么事都做不成,你只是一只死去的癞蛤蟆。”

  林夕转头,看着狄愁飞,道:“在爬得最高的时候死去,想必会更痛苦。”

  “他不会死。”影子圣师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方才的急剧调用魂力,也使得他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他冷漠的看着林夕,道:“若是你不赶快离开,冲撞公主圣驾,便说不定会死。”

  “请让一让。”

  狄愁飞身旁的一名部将面无表情的前行。

  这名国字脸的部将浑身全部都是铁血气息,看着林夕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条拦路的狗。

  这是一种**裸挑衅的神sè,然而林夕却是依旧十分平静。

  他看了一眼这名先前也在龙蛇边军中的将领,缓声道:“你是胡辙?中州军军机处最高将领,恐怕害死十几名云秦军人这样的事情,也少不了你的功劳。”

  胡辙寒声道:“我没有和你耍嘴皮子的时间。”

  “很好。”

  林夕点了点头,转身看了一眼身后满脸不屑的影子圣师,却是淡淡的笑了起来:“你在我面前一直很傲…看着我就像是一只随时可以被你捏死的蚂蚁,先前和我说话,也总是三句不离杀死我,你以为你杀得死我,而我杀不死你?想必你们一直都很想知道,我要来中州城,为什么偏偏来得这么慢,要在途中耽搁二十几天,你们想必也很想知道,我要这二十几天的时间做什么…现在我便可以告诉你们答案。”

  林夕没有听任何人的回答。

  他只是说出了这句话,不管对方回答是想听不想听,不管身后左右所有人的目光,他说出了这句话,便马上闭上了眼睛。

  狄愁飞和胡辙等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眯起。

  因为他们的确查不出林夕这多花了二十几天时间是要做什么。

  满脸不屑的影子圣师面sè骤寒,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林夕身上的气机,迅速的和整个天地融为了一体。

  阵前冥想!

  只在这一瞬间,林夕便已经直接进入了冥想修行,这是唯有身经无数战阵的强者,世间极少的修行者才能做到的事情。

  即便是影子圣师,也不可能这么快,在这种情形下,直接进入冥想修行。

  而就在这转眼之间,所有人都感觉到,林夕身上的气息,在以惊人的速度提升。

  “啵”的一声。

  林夕身外的空气微微一震,就好像一个鸡蛋壳破开。

  所有在场的修行者,都可以感到,林夕体内的魂力,在这一瞬间,有了惊人的提升。

  这是破境!

  影子圣师眼中的不屑终于彻底消失,变成了凝重。

  魂力修行对于任何国士阶之上的修行者而言,都是rì积月累的过程,不可能有人能想突破修为就马上突破修为。

  林夕此刻的变化,只能说明他在过往的二十余天时间里,一直是在苦修…他多用的那二十几天时间,只是为了让他的修为,能够提升到国士阶的巅峰,提升到距离大国师境唯有最后的一股气息。

  他只是想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只是一名国士阶的修行者。

  然而实际上,他已然是一名大国师阶的修行者!

  除了汪不平之外,最靠近林夕的胡辙陡然感觉到异常的心悸和恐怖。

  这种恐怖不只来自林夕的实力陡然提升,还来自于林夕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杀气。

  林夕睁开了眼睛,笑了笑。

  笑容里有快意,有疲惫。

  这些时rì,他修行得十分辛苦,比当年离开碧落陵之后的修行还要辛苦,即便是南宫未央都不可能做到。

  而现在,终于到了他真正大行的时候。

  他的手落在了大铁箱上。

  大黑从大铁箱里落了出来,落在他的手上。

  一只黑黑的小爪子从他的袍袖里伸了出来。

  一股白sè的冰流,直接盖在了胡辙的脸上。

  无数的冰屑飞洒,同时飞洒出去的,还有狄愁飞这名忠实部下的头颅上的鲜血和碎骨!

  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中州军正二品高阶将领,军机处参将胡辙大人,就这样被林夕当着所有人杀死,变成了一个头部碎裂,像冻裂了的西瓜一样的死人。

  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飞洒在地上,冻成疙瘩的鲜血,都说不出话来,因为没有人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