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四章 复仇

第四十四章 复仇

  中州卫的军营里,狄愁飞平静的听着数名将领的回报。

  虽然这些时日他一步都没有离开军营,但是通过这些心腹的回报,他却清晰的知道林夕在过往的数天里,从没有明确说他就是背后害死李开云的人,然而却已经让这中州城里几乎所有的百姓认定他就是那名可耻的出卖者。

  “要不要将老爷和老夫人接到军营里来?”

  一名刚刚回报了唐威在狄府面前被林夕阻拦住的国字脸将领,皱着眉头,很是忧虑的看着狄愁飞问道。

  “根本不需要。”

  狄愁飞讥讽的摇了摇头,“胡辙你也是从龙蛇边军我做校尉时便跟着我的人,怎么到此时却反而乱了心神,反而忘记了打仗对敌,都切忌不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而是要自行出奇制胜,反过来牵着对方的鼻子走。”

  “名声威望这种东西,用得太过,便很容易将先前的积累全部毁光。只要我不理会他,只要我依旧坐在这个位置上,时日越长,那些民众便会越来越会怀疑先前的判断,越来越觉得我不可能是出卖李开云的那人。”

  “无所谓真相,因为只要拖得足够久,真相自然就会湮灭在岁月里,无人会再计较。”

  狄愁飞自信的笑了起来:“他做了这些事情,终究不敢公然不顾云秦律法,便始终是小打小闹,根本不敢做出什么真正的大事。”

  “他终究不是当年进入中州城的张院长。”狄愁飞收敛了笑容,讥讽道:“他终究不是有着大黑,便可以打遍中州城的无敌圣师。”

  ……

  清晨。

  林夕从聆风客栈中再次走出。

  他陪着方竺在客栈门前的一个豆腐花摊子前要了两碗豆腐花,又学着中州城里最流行的吃法,去隔壁的油条摊子要了两根油条,扯碎了加在豆腐花里,慢慢吃完。

  方竺的胃口还不太好,不过林夕却还不满足,又要了几个夹馅大饼,又吃了几个油炸的萝卜丝饼,这才将方竺送回客栈,然后和之前一样,背着大铁箱子,慢慢的行走在中州城布满岁月沧桑痕迹的石板路上。

  他的步伐很轻很慢,依旧像一名走马观花,走一路,看一路,吃一路的外地旅人。

  然而谁都知道,他在复仇。

  有风,天空微微下起了小雪。

  看着天空洒落的晶莹微粒,林夕便想到了登天山脉里的十指岭,想到了半雪苍原…想到了青鸾学院,想到了许多该死和不应该死去的人。

  他顺着朱雀大道看去,看到狄府的门口道路上堆着许多垃圾,有无用的断砖,有腐烂的菜叶,有残菜剩饭。

  看到变成垃圾场的狄府门口,想到中州城里这些百姓的质朴和分明的爱憎,林夕的心中略微有些温暖。

  “只是这还不够。”

  他又摇了摇头,然后在这小雪的天气里,他突然很想喝酒。

  于是他在沿街的一家酒铺里要了一葫芦的中州烧酒,擎在手中,一边喝着,一边穿入了旁边的小巷中。

  烈酒像一条火线般燃烧在林夕的喉咙里,燃烧在他的胃里。

  然而他的心中更冷,眼神也更加的冷酷。

  “饮不尽的杯中酒,唱不完的别离歌,放不下的宝刀,上不得的高楼,流不尽的英雄血,杀不完的仇人头…”

  然后很多人听到了林夕清冷而高亢的歌声。

  很多人都放下了手里正在做的事情,朝着这歌声发出的方位看去,他们隐隐觉得,小林大人正要做一件什么事情。

  胡同里有一株高大的老槐树。

  饮酒而歌的林夕走到了这棵老槐树下。

  他的脚尖点在这株老槐树的树身上,就像走平地一般,顺着这棵老槐树的树干往上走,老槐树似是怕痒般微微颤动。

  老槐树的顶部可以看到整个狄府的慨貌。

  林夕饮完了葫芦里的最后一口酒,然后打开了背上的大铁箱子。

  在大铁箱子打开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气息,再次升腾在中州城冰冷的空气里,很多依旧在紧紧的盯着他一举一动的修行者,身体瞬间冰冷。

  林夕将葫芦挂在身旁的老槐树枝桠上,然后没有丝毫的停留,体内的魂力喷薄而出,拨动了大黑的三根琴弦。

  两道黑色的线出现在飘雪的天空里。

  就像天空中陡然多了两条黑色的裂痕。

  两条黑色的线落到了狄府的后院。

  后院的最后面是一间马房。

  马房里有两匹很干净,毛色很亮的老马。

  马房的屋面上,陡然出现了两个破洞。

  在晶莹的细雪从破洞里飘落之前,两条黑线便准确无误的落在了这两匹老马的马头上。

  然后这两匹老马的马头便像一个盛满了鲜红酒液的葫芦一样炸开。

  强大的力量继续往下,撕裂了两匹老马的脖腔、身体,这两匹老马破碎的血肉和内脏,尽情的喷洒而出,充斥了这一间屋子。

  一名最为接近马房的狄府人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声凄厉的叫声,从这名狄府人的口中发出。

  ……

  这声凄厉的尖叫声,就像一场大戏的开场锣鼓声。

  冬日清晨的沉寂,瞬间被打破。

  原本无比清冷的街巷,瞬间充斥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了无数的烟火气。

  无数的脚步声响起,在胡同里急速的穿行。

  林夕搓了搓有些寒冷的手,平静的呵了口气,然后收起了大黑,从高大的槐树上飘落。

  一名身穿正武司官服的修行者第一个出现在了这条胡同的一头,然而看到林夕平静的面容,这名正武司的修行者的脚步便骤然停住,只是满含震惊的看着林夕和林夕背着的大铁箱。

  有更多的人聚集到了这条胡同的两端。

  有许多重铠震动如潮水的声音响起。

  一名中州卫的便服将领已经从狄府的人口中得到了回报,知道了狄将军从龙蛇山脉中运回来,视为亲朋的两匹老马便在方才的一瞬间被射杀。

  这名身穿便服的将领除了惊怒之外,心中的寒意却更浓。

  他知道林夕肯定是得到了有关这两匹老马的讯息,但是他依旧无法想象,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在根本不可能看到屋内那两匹马的情形下,林夕是怎么能够做到一击必杀的?

  林夕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这些惊怒畏惧的官员和将领们,他眼里也根本没有那些堵住胡同两头的重铠骑军。

  他平静的走向其中的一端。

  那一端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往后退步。

  “够了!”

  一声愤怒的斥责声在空气里炸响。

  所有心中知道自己根本不够资格对林夕做出任何处置的人心中都是一松,齐齐顺着斥责声发出的地方看去,只见刘学青越众而出,迎向林夕。

  刘学青走到了林夕的面前,愤怒道:“我知道林大人做过提捕,对云秦律法十分熟悉,懂得利用,但以私愤挟民意,再加现在作为,却不是君子所为。”

  面对刘学青的愤怒,林夕却是摇了摇头,轻声道:“刘大人,我从来不认为我是君子,我只是林二。”

  “醉酒狂放,错手落箭,破了些屋瓦,射杀两头马匹,所幸无人员伤亡,按律是要罚些银两。”微微一顿后,林夕微笑道:“刘大人最好只会狄大人一声,不知道他想不想当面问我收罚银。”

  刘学青更怒,但却硬生生的忍住,面色有些铁青的压低声音,用唯有他和林夕能听得见的低声道:“我已设法帮你将消息传给了冷秋语,我只是想让你行事注意些分寸,不要落下欺凌老弱的口实。”

  “在这座城里,我看到了许多我希望看到的东西,还听人讲了一些有用的道理…岁月会证明一切。问心无愧,便根本不用去想别的,只需做自己要做的事情。”林夕看了一眼刘学青,沉默了片刻,轻声道:“我听到消息,后天狄愁飞要和冷秋语完婚。冷秋语在哪里?既然你已经将真实的消息传递给了冷秋语,为什么这场婚事还会如期举行?”

  刘学青看着林夕,道:“冷秋语和冷镇南全部在皇宫里原先的祭司院。圣上下旨,封了冷秋语为天武公主,收为义女,赐婚。我是通过了那名传旨的官员传了消息。”

  “所以很简单,就只有三个可能,冷秋语知道了,但还要嫁,冷秋语不肯嫁,但被限制了行动能力,或者那名官员欺骗了你。”林夕微微眯起了眼睛,“既是重臣赐婚联姻,便不可能偷偷躲起来见不着光的办。大婚是在哪里举行?”

  刘学青沉默的看着林夕,一时不出声。

  “到今日,你也应该对我有所了解。而且你应该知道,即便你不告诉我,我也有我的办法,知道大婚在哪里举行。”林夕看着刘学青,平静的说道:“这种大婚,我一定会去。而且我可以保证,我不会伤及无辜。”

  “告诉那些官员和军中的大佬们,不要对我有什么想法,不要想阻止我…否则,我会做出比今天更为过分的事情。”林夕在纷扬的小雪里转身,“如果真想这中州城恢复平静,你们最好的办法,是劝狄愁飞不要在军营里躲着,出来和我谈谈清楚。”

  Ps:还有2天,《仙魔变》就要正式内测了,最近听说这次选择天魔的作家还有火星引力和乱世狂刀,还有为了平息一些书友说我不务正业的怒火,我还为大家准备了丰厚的礼物,话费Q币纵横币什么的都有,还有ipad大奖当然,如果你运气够好实力最牛,就能拿到由我签名的精美周边,还和我亲密接触,还有特地请了美女模特来,大家是不是动心了呢?详情留意纵横仙魔变专区,地址:www.yawen8.com,有什么问题来仙魔变书友群一起交流吧,群号67407091。至于不务正业…也申辩一下,什么才是正业啊?写书当然是,可是看看哈利波特,想想我们的玄幻文学…其实谁都知道中国的无论影视游戏原创和国外都有着很大的差距,但有差距,却总是不能自己鄙夷自己,总是要有人做的,总是要有人慢慢前行,开拓的。我有梦想,然后我在尽我的所有力量,哪怕只是成为成功道路上的基石,但我们毕竟做过,毕竟做出过贡献。没有梦想,就没有超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