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五章 望夫

第四十五章 望夫

  依旧小雪。

  连下了两日,中州城或深或浅的白,将这座雄伟壮观的古城装饰得更加美丽,如同一卷水墨山水画。

  林夕依旧缓步行走在中州城的街道上,依旧背着大铁箱,只是没有再穿之前的青布棉袄,而是穿着祭司长袍。

  鲜艳的红色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分外的耀眼。

  所有沿途的中州城百姓,都觉察出今日对于林夕而言,似乎有些特别的意义。

  今日,的确不是普通的日子。

  林夕是在朝着中州皇城的方位行走。

  此刻,从中州皇城里,正行出一列长长的队伍。

  这支队伍,也都是鲜艳的红色。

  队伍中间的大红色轿子里,冷秋语也穿着最鲜艳的大红嫁衣,她的双唇也印了胭脂,比世上最娇艳的花朵还要娇艳。

  鲜红色嫁衣上层层叠叠的凤纹,头饰上的宝石、明珠,映衬得她前所未有的美丽。

  穿上嫁衣时,这本身便是一名女子一生中,最美丽绽放的时候。

  红衣白雪。

  林夕的身后,留下了一长串的深深浅浅的脚印。

  这列鼓瑟齐奏的队伍,后面留下更多的脚印。

  在这已然拥有了无数传奇的中州城里,这两列脚印,就将相遇。

  然而有人不想让这两列脚印相遇。

  林夕的前方,出现了一名身穿着灰色衣衫的男子。

  这名男子身上的灰色衣衫,分明是极细的金属丝编织而成,但却似乎吸收着周围的光芒,使得这名男子即便在白雪之中都显得有些朦胧,有些淡,就像一条淡淡的灰色影子,然而他身上隐隐蓄积着的某种气势,却像是一座高山,一座世人根本看不到顶端的高山。

  在九道帷幕落幕,在真正的秋祭之后,整个中州城里,这样的人已经极少,所以林夕只是一眼,便已知道了这名灰衣男子的身份。

  但他依旧没有停步,似乎眼前的这名影子圣师只是虚无的空气,而他就将穿过这道虚无的空气继续前行。

  影子圣师微微抬手。

  没有飞剑飞出,但随着他五指的屈伸,地上的积雪被他的魂力抽引成了五条细细的雪柱,就像牢门一样树立在了林夕的面前。

  “前面已经封锁了,不准通行。”他看着林夕,看着林夕背上的大铁箱,冰冷而不屑的出声。

  林夕停了下来,看了一眼这名皇帝身边的强大圣师,平静道:“为什么不准通行?”

  影子圣师淡然道:“公主出嫁,闲杂人等一律远避五里。”

  林夕看了一眼影子圣师身后的重重屋顶:“这就是册封公主的目的?”

  “即便你为国有些贡献,即便祭司院给了你这样的荣耀,嘲讽圣意的话,我也可以将你定罪。”影子圣师冷漠道。

  林夕想了想,笑了笑,“听说你的剑都被文玄枢的人震碎了?受的伤好了没有?”

  影子圣师冷冷的抬起头,看着林夕:“即便有伤,也能杀了你。”

  林夕看了一眼这名圣师,沉默了下来。

  看着沉默下来的林夕,影子圣师嘲讽道:“我劝你省些力气,即便你用尽全力发出些什么声音,那列队伍里的人也不会听得清楚,喜乐声会盖掉一切。或者你可以向我发出挑战,和我决斗。虽然胜负与否,你同样不可能过去。”

  林夕没有理会影子圣师的嘲讽,他只是在静静的思索着某个问题。

  终于,他似乎下了决定,抬起了头,他的手缓缓的落在了身后的大铁箱上,似是想要打开大铁箱,从中取出大黑。

  看到他这样的动作,影子圣师眼中嘲讽的神色更浓。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动作却是骤然停顿,目光眺望远方。

  影子圣师的眉头也微微的蹙起。

  林夕凝视的地方,有一座很高的高楼。

  那座楼叫做摘星楼,是中州城里很出名的一座观景楼阁,开放给所有到中州城的旅人、游客,在这样的天气里,应该可以看到大半个中州城。

  此时那一行从宫中走出的红色队伍,便已行进到这座楼附近。

  而此刻,影子圣师比林夕更清晰的感觉得出,依旧响起的喜乐位置却是没有改变,那一列红色队伍,停在了那座楼附近。

  ……

  林夕的手从大铁箱上收了回来。

  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笑容,一丝如释重负,欣慰的笑容。

  这种笑容让影子圣师感觉到了莫名的诡异。

  “如果你不想让冷秋语死的话,最好现在马上赶去摘星楼下。”

  就在影子圣师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之时,他听到林夕出声。

  他的目光剧烈的一闪。

  林夕看着他,“你不要忘记,我是将神。你不可能在我那棵槐树下,知道狄愁飞的那两匹马在什么地方,正如你不可能预知到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我不知你还在犹豫什么?我告诉了你,但你不去救…这罪责便是你来承担,你生怕我借机冲过去?你不要忘记,你已经告诉过我已经封禁,我过去,便是我违禁,这就是你们想要看到的事情。而且我可以告诉你要很快,不然就来不及。”

  林夕嘲笑着影子圣师。

  之前是影子圣师不断的嘲笑着他,但现在却换成他嘲笑影子圣师。

  影子圣师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阴沉,他连续发出了数声晦涩难言的厉喝,发出了数道命令。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化成了一道极快的流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掠向摘星楼的方向。

  ……

  冷秋语正在登楼。

  所有的人都以为她不知道李开云阵亡的消息,以为她已经接受了父母的安排。

  就如此刻她所说在婚事之前最后的请求,要登上摘星楼看一看南方,只是在缅怀那一段刚刚萌芽的恋情,只是割舍掉最后一丝对那名青鸾学生的感情。

  毕竟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像她这种大门阀中的女子,必须为了大门阀的利益,放弃许多东西。

  她一直被幽禁在皇宫先前的祭司院里,之前唯一能和她接触的,便只有冷镇南。

  在李开云战死之后,没有任何的消息能够传入重新修葺的皇宫,没有任何的消息能够传入她的手中。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那道册封她为公主的圣旨里,却隐匿着最真的讯息。

  就如青鸾学院的一些有关对手心理的课程中所说的一样,有两种潜隐最为可怕,一种是没有什么感情,忘记了七情六欲,最会演戏的潜隐,而另外一种,却是不准备活着,去做某件事情的潜隐。

  冷秋语不是最会演戏的潜隐。

  然而在看到圣旨里隐匿着的讯息时,她的心便已经死了。

  所以她演戏演得比最好的潜隐还要真。

  此刻在所有她身边的人,包括她的母亲,一名和她面目有五六分相像的美艳贵妇的眼中,她只是一名有些幽怨,有些不舍的少女。

  除了此刻正在朝着摘星楼以最大速度疾行的影子圣师,没有人觉得她会做出什么意外的事情。

  因为她是修行者。

  万一知道真相,知道林夕来了中州城,她最应该做的事情,也只可能是和林夕一起复仇。

  修行者要杀死自己,十分简单,根本不需要像寻常人一样麻烦。

  没有人知道,她只是想为李开云穿一次嫁衣。

  没有人知道,她这一生中最美的时候,只是因为那一名在战场上,抱着她号啕大哭的人绽放。

  ……

  她登上了楼的最高处。

  她可以看见大半个中州城,可以看到南方很远的地方。

  雪后初晴的天空,显得分外的湛蓝。

  只是高处的空气有些寒冷。

  然后她就想到那刺入李开云身体的兵刃一定也很冷,埋着李开云的泥土也一定很冷。

  自己为他穿起了嫁衣,自己这么美丽,但他永远无法看到。

  然后她就开始流泪。

  然后她体内所有的魂力,在这一瞬间,全部往后迸发而出。

  在一片惊恐的大叫声中,曾经让她在战场上也会时不时想到的亲爱母亲,那名贵夫人,也被她喷涌的魂力往后抛出,撞在后面的墙壁上。

  而她的身体,就如一朵最鲜艳的花朵,飞向了前方的天空,扑向这个曾经让她有无数憧憬,承载着她无数梦想的天地之间。

  冷秋语用这种方式,诠释着一名少女的梦幻而后忠贞。

  她为李开云而殉情,跳楼。

  摘星楼很高。

  远近很多人都看到了这朵最鲜艳的花朵。

  在摘星楼上惊恐的声音响起之时,外面看到的人,都震惊得来不及发出任何的声音。

  影子圣师距离摘星楼还有百步。

  在这一瞬间,他发出了一声厉喝,一道新的、淡绿色的薄薄飞剑,从他的衣袖中带着一股狂风,狂飙而出。

  也就在此时,一些先前在他的命令之下,拦在林夕面前的修行者,不知自己该做什么。

  因为林夕已然再次动步。

  他的步伐很快,但没有朝摘星楼的方向前行,而是朝着摘星楼的东侧疾行。

  摘星楼的东侧大道远处,原本也已经出现了一支红色的队伍。

  此刻,这支红色的队伍前行的速度,也骤然加快。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